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覺醒!魔靈之辰!小說(姜雨辰和姜塵)完整版免費閱讀

覺醒!魔靈之辰!小說(姜雨辰和姜塵)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6-20 20:43作者:凌月沐秋 標籤: 姜銘 江月辰 現代言情

怨氣是否能被淡化?最終女主的靈魂是否能得到升華 背景設定:女主經過一場戰爭後,她那原本被母親藏在內心裏的暗黑水晶被怨氣激活了,在戰鬥結束的那一刻,她一直昏迷不醒,當時所有人都以為她體內的那顆暗黑水晶被淡化了,但是實際上並不是,而是變得越來越強大,被魔化後的女主…
第9章 月神之淚的得來對於她來說相當不易,這是她的命

其實他說這句話並不是想威脅他什麼的。只是你將家族的東西賣出去了,家族的聲譽自然不會毀,但是你的聲譽是一定會毀的。

這是家族的規矩,同時也是我們守護了這麼久的規矩,這一切都是為了守護某種東西,但是如果你一旦破解了這種規矩的話,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月辰,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莉莉她並不是要賣武器,而是在找她當年所遺留在家族裏面的那件武器。雖然說這件武器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但是他堅信就在倉庫裏面!!」

當晴雪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月辰已經開始生氣了,畢竟,曾經他就是因為犯了家族的規章制度然後才會被開除出家族的,按道理來說家族的東西是不應該帶出家族的,但是的話,根據晴雪的說法,家族的東西是可以隨便拿走的,那就是不對了!

「覺得你現話合理嗎?根據家族的規章制度來說,一旦是被開除出家族的都不允許將家族的武器甚至是其他東西帶走。這是屬於偷東西了。他現在已經不屬於家族了,但是你卻將他光明正大的帶進來,我不說你已經是很不錯的了,你現在還想去倉庫拿武器。所以請你立刻馬上離開!」月辰的眼神變得十分鋒利!

「離開?你是誰啊?敢讓我離開?」莉莉聽到這句話後,立即就翻臉了。但是的話,他並沒有注意到晴雪的表情已經開始有所變化了。

「你覺得我會是誰呢 ?能現在在這裡和你說話的人,你覺得有可能會是誰呢?」月辰的這句話,瞬間將她給整不會了。

只見莉莉的眼神不自覺轉向了晴雪,但是此時的晴雪已經慌得不行了,根本就不會注意到她這種細節。

「雪兒?他是誰啊?她也是家族的人嗎?我怎麼沒有見過她啊?家族的規矩呢?」

好傢夥,莉莉說的這句話,瞬間給她們整不會了。

「家族的規矩?難不成現在家族的規矩是由你來定的嗎?這也太草率了吧!」當月辰聽到她說的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腦瓜子都是嗡嗡的。

究竟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態讓現在的家族規矩變了一種感覺。難不成他根本就不知道對方是誰?他來家族多久了?最基本的成員他都不知道嗎?、

月辰開始一點一點去套她的話。只是還沒有等月辰開始套話呢,對方就慫了。

「莉莉不允許瞎說話哈。這位是我們的長老,他也是最早誕生於家族。創造家族的一個長老,你現在竟然有這麼不公的態度跟他說話。你想想你自己吧。家族的規矩是不能亂改的。這段時間讓你做足了公主的范兒。現在請你馬上離開。我雖然剛開始允許你進來,是因為你跟我說你對這個家族要如指掌,已經在這裡待了很多年了。現在你退休了而已,但是現在看來你撒謊了。」

晴雪發現現在情況不對,馬上做出了應急的反應,她知道,這次,莉莉肯定又想帶她一起下水,所以,他這次學聰明了!

其實月辰早就看出來這一點了,只是他沒有明說而已,她知道其實都不容易,更何況她已經被坑了一次了,應該就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當莉莉感覺她已經控制不了場面了的時候,轉身就走了,她可不想和她們再耗下去。

「你們聊,我就先撤了。畢竟我已經是已經被開除的人,就不適合再待在這裡。再見了。」莉莉的這句話,光是聽着就覺得特別彆扭,又不知道怎麼說好。

「走吧!你本來就不屬於這裡,就不用假惺惺的了,沒必要!還有,以後,再看到你出現在家族大院里或者是家族的倉庫里的話,就小心點了,一旦被發現可不是說說而已的了。」月辰說完後,就在手機上面通知了什麼,說完後便走了。

走之前還對晴雪說,「以後要是家族的人進來的話,就不要怪我,對他不客氣了還有。這份名單你看熟了,這都是開除以及成功出去工作的。一些人,還有上戰場的名單,你都要記住了。你是守護者。你要懂得這些道理。現在的家族十分困難。所以我們要更加警惕,明白了嗎?」

晴雪接過那份名單後,整個人都變得緊張起來了。

因為他從來都沒有接觸過這種東西,自打他進來以後,他每天都過着。摸魚的生活,如果說要辦正事兒的話,他是一次都沒有干過的。這就是他進來那麼多年都不知道。有哪些人可以進,哪些人不能進的原因。

不過,晴雪曾經也是參與過戰鬥的人,但是為什麼,現在的她就像一個進新手村的人一樣,什麼都不懂,甚至在某個時候還是一副懵懂的狀態呢?

不管這些了,現在去找下一個人,或許又會有新的諮詢和八卦了。

當月辰來到了家族別墅的大院的時候,奇蹟般發現,今天的別墅大院異常安靜,別的不說,甚至是平常遛寵物的那個保安大爺也沒在。

阿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她們都去哪裡了?

當月辰還在迷惑不解的時候,突然間一隻小貓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了出來,另外還帶上了一隻小兔子。

雖然說月辰是不害怕小動物的,但是的話,這麼突然,還是會被嚇一跳。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穿着法式長裙的女人走了出來,那優雅的步伐,差點讓月辰誤以為她不是家族的人了。

她緩緩地跑過來,然後抱起了兔子和小貓咪,然後很不好意思地說了一句「抱歉,剛才給她們換飼料的時候,不小心讓她們跑出來了,誒?你是月長老吧!我記得你,我叫凱薇,是這個成員別墅區的一個小小管理員,可能不得穿着並不像是管理員,但是我確實是管理員。今天是成員們集訓的日子,現在他們應該在訓練場。」說完這句,月辰點了點頭,剛想問她點兒事兒的時候,突然間他說,他還有事忙,先離開一步了。

月辰也沒有阻止,而是直接去了訓練場了。

其實,月辰在以前是見過她的,但是一年多兩年沒見,這變化也太大了,當年他還是身穿戰鬥服隨時待命的,但是現在確實換上了好看的裙子。

雖然不知道他這些年都發生了什麼。但是他現在變成了一個自己喜歡的樣子,這也是很不錯的一件事兒。你是現在已經世界和平了。他也不用再那麼心驚膽戰了。想起那時候的他每天都是抱着劍睡覺的。然後她的武器都是放在身邊的。現在的話,倒是抱起了小貓和小兔子。

這麼看來,這幾年確實是屬於和平的狀態的。

月辰一路來到了訓練場,他剛開始以為那些成員真的有在很認真的訓練,畢竟很快就要到考核的時間了。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的一幕讓他簡直是想帶刀上陣。

他看到成員全部都是懶懶散散的在那裡。看手機的看手機,聊天的聊天。在認真訓練的就更不用說了,就只有一兩個代表。看到這一幕,還想讓上戰場。還想通過考核,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畢竟上戰場可不是兒戲。有可能會連命都丟了。但是現在他們的這種態度讓月辰感覺到很不適。他甚至都想親自去給他們培訓了。

當岳辰來到了樓下的時候,應該是有人看到了,他過來了。所以就急忙打出暗示。想要他們。趕緊集中到一起。但無奈沒有人聽他的,有人說他曾經過敏。有的人說你想訓練你自己訓練吧,我才不要跟你一起瘋。這句話讓月辰聽到又會是怎樣的感覺?

「難不成你們就真的沒有想過?你們來到家族是為了什麼嗎?這裡不是大學。這裡是要上戰場的地方。雖然我們都是在同一個城市,但是我們接着任務。是比任何一個普通人都要特殊的任務。看來你們是不打算繼續待在這裡了。」

眾人聽到這句話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目光全部都轉移到了月辰的身上。

或許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人是他們惹不起的人。但是有一個人的眼神中再整一點,無所畏懼。

「你裝什麼老師啊?我們幹什麼?跟你有什麼關係嗎?雖然說你穿着跟我們完全不一樣。但是你也不是家族的人吧?說吧,來這有什麼目的?要是給長老知道了。那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哦。」

那個女生的語氣非常的尖銳。然而他旁邊的男生一直都在揪他的袖子。好像那個男生已經知道了。月辰是什麼身份?但是那個女生卻沒有理他。轉頭還罵了他一句。

「看來你們的導員根本就沒有告訴過你們我是誰吧?我是這個家族最大的那個人。也是上一任的長老。你們這老師就沒有教過你們見到人要問好嗎?」月辰實在是氣不過,他用能量直接在原地畫了個聚能環。這個劇能還一旦有些走出了這個聚能環的話,他將不會是家族的人。

那個女生聽到這句話後,瞬間傻眼了。他好像知道他惹到了不該惹的人。但是現在又能怎麼樣呢?道歉他是不可能道歉的,因為他從來沒有給人道過歉。但是現在的話,所有人都距離他遠遠的,好像都不參與這件事情。

「既然你們現在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那你們就應該知現在該怎麼做。所有的人集合到這裡來。然後拿出你們的武器給我,好好的在這裡。今天我不把你們訓的有規矩。你們也就別想離開這個聚能環,雖然說你們離開了也不會死。但是如果你們離開了之後,你們將不會是家族的人。因為你們一旦離開你們到達的地方。就是家族的族門之外,這是我之前所升級到的一樣東西。現在也該有一個試驗了。」說完,月辰便拿出了自己的那把武器,月神之淚,這把劍是之前月辰經過無數次升級後所得到的一把劍,一直和他合二為一。

當眾人看到了月神之淚的時候,全部的人都看呆了,這把劍劍閃着淡藍色的微光,而且還有一點點的能量環,在他們看起來,這把劍就是無價之寶。

「長老,你這把劍,有點意思誒我可以摸一下嗎?~」一個男生看到了這把劍,兩眼直發光。

但是,那個男生不一定能把劍拿起來。

月辰聽到這句話後,淺淺地笑了一下,隨後將劍插到了地上去。

「你要是能把這把劍拿起來,那麼就借你去耍一下。」月辰看着他這麼想要,就給他耍一下了。

當那個男生興緻勃勃走過去拔劍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那把劍,根本就拿不起來,甚至是動都不帶動的。

當時那個男的的表情就不太對了。

他幾乎全身的力氣都用上了,但是,那把劍還是原封不動的插在原地。然後動都不帶動的。而且還越陷越深。

「還沒有將它**嗎?我忘了告訴你了,這把劍它是認主人的。之前我已經跟他融為一體了。只有我一個人可以拔的出來。不過不過你想碰的話,你可以這麼碰一下。但是我是不會讓你拿着的,因為它的重量你是沒有辦法體會的。」

月辰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可以看到那個男生的眼神瞬間就不一樣了。他的眼神裏面既有尷尬,然後又責怪月辰沒有告訴他。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他也沒問啊。

「這把劍的名字叫做月神之淚。難不成是之前?能讓巨環所產生的能量就是這把劍所產生的能量呢?所以說當年你跟這把劍合二為一的時候,是不是就是你所有能量都注入進去了?那麼你現在還有這麼大的能量在嗎?」

其實這個問題月辰也不知道。他只是知道自己在自己所剩下的能量還是可以用的。而且的話,不出意外。這一切。都彷彿是有人在提醒他。不要動用自己的能量。真是他想要保住之前的能量,就必須要使用出來剩下的能量值。

「月神之淚就是之前在戰鬥中用的那把劍。而且那把劍之前是被封印的。但是現在的話,那把劍已經恢復正常使用了。因為我已經將這把劍激活了。」

月辰猶豫了一下,然後接著說「當年這把劍在戰鬥之中被封印的原因是因為它一直在吸收周圍的所有能量,包括我身上僅存的那一絲能量。當時的他在戰鬥中是非常有威力的。但是長老為了讓我能活下來。他在戰鬥中在這把劍封印了起來。我只拿它賜予一絲絲的能量。失敗的地方。但是到後來這把劍他的身上真正存在有我的味道之後,他就一直跟着我了。有些人可能不理解。為什麼一把劍要給他取一個名字叫月神之淚?因為在那段時間那把劍一旦吸收了月光的能量之後,他就會猛的升級。所以長老才會給他取一個這個名字。」

難不成月神之淚之前是沒有名字的?

「他之前是有個名字。但是他不叫月神之淚。他叫紅噬。因為這把劍曾經並不屬於我。而是屬於一個很厲害的人。但是到後來他將會把劍賜予給我之後。那個名字就不復存在了。雖然我能記得住但是一旦你召喚了這個名字之後,他是不會出現的。所以現在這把劍的名字叫月神之淚,也有他的種用途。只不過這麼多年以來,其實我還是比較好奇那個人到底是誰?他為什麼要賜予我那把劍?但是到現在我總算是明白了。他是一個曾經救我的救命恩人。但是到後來他因為戰爭而去世了。這件事兒也是我自己去調查的。長老也不知道。」

月辰說完以後,就將那把劍拔了出來,然後開始訓練這一波成員。

「你們現在站好了。我現在要對你們進行第一波訓練。我知道你們是守護者。但是我曾經也是當守護者的。守護者基本的規矩就是守護好家族,不讓外界入侵。但是在有的時候,守護者也是要上戰場的!所以現在不管你們十一怎麼樣的一個態度,認識家族的危急,才是你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月辰一邊說著,一邊將他們的武器硬生生的召喚了出來。沒有想到他們的武器竟然都是在最初級的階段。只有一兩個代表是已經升級到了四五級。

月辰看到之後,也沒有再說什麼了,只是說,這些年以來開門的指導員根本就沒有教他們怎麼樣用武器來保護自己,保護家族。只是跟他們說了家族的一些基本的規矩,與其是一些常規的課程。

不過那個教導員他也並不看好,因為看上去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老師。但是家族他不是大學。他是不能畢業的。一旦畢業了,就是要上了戰場。才算是畢業。但是如今這裡沒有一個人能夠順利畢業。而且現在他們進來已經快要一年多了,但是卻什麼東西也沒學會。這些東西在他們腦海裏面都是什麼樣子的?誰都無法得知。

覺醒!魔靈之辰!

覺醒!魔靈之辰!

作者:凌月沐秋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怨氣是否能被淡化?最終女主的靈魂是否能得到升華
背景設定:女主經過一場戰爭後,她那原本被母親藏在內心裏的暗黑水晶被怨氣激活了,在戰鬥結束的那一刻,她一直昏迷不醒,當時所有人都以為她體內的那顆暗黑水晶被淡化了,但是實際上並不是,而是變得越來越強大,被魔化後的女主,竟然有統治世界的想法
最後突破了自身的力量,和女主的靈魂合為一體了
最終女主的靈魂是否能得到升華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