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深愛難求:展先生已錯過小說(展正勛周子梔大結局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

深愛難求:展先生已錯過小說(展正勛周子梔大結局小說)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4 15:53作者:三朵 標籤: 周子梔 展正勛 現代言情

中秋家宴,她滿心歡喜的等待着丈夫回來,沒想到他竟然摟抱着別的女人,扔下了一紙離婚協議!三年來他沒碰過她一下,聲稱嫌她噁心她傷心憤怒:離婚是吧,行,我要個孩子!你不是噁心嗎,那就好好噁心噁心你!他氣場全開,將她禁錮:你是在找死
第5章 不舒服嗎?


「這就受不住了,不是說我不行嗎。」
————-
周子梔小臉慘白,體內如同被捅了一刀的疼痛,讓她萬分恐懼,展正勛輕微的動作都會讓她一陣顫慄。
她咬緊牙關,不想在他面前太過軟弱,卻愣是疼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拚命的呼吸着緩解疼痛。
展正勛眉頭也越擰越緊,他實際忍得辛苦,哪怕略微一點動作,都會讓她反應極大,像是受驚了的小獸,偏偏還倔強的要命。
結婚三年,周子梔向來逆來順受,他都不知道這個女人竟然這麼倔!
展正勛眸底閃過一絲憤怒,「怎麼不說話?這不是你要求的嗎?怎麼樣,不爽嗎。」
周子梔咬緊牙關,屈辱的瞪過去,喘息着,「對,我就是不爽。」
展正勛眸中的怒火更甚,這個女人在惹怒他這方面的本事倒是水漲船高,他猛地加大動作,突然的刺激與疼痛讓周子梔叫喊出聲,又迅速的咽了回去,她緊咬着唇,默默地承受着展正勛的怒火,身體在他的動作下不住地顫抖。
展正勛氣憤不已,和他服個軟就這麼難嘛?這個女人!
眼看唇角被咬出了血,他大手捏住她的下巴,指頭撬開她的牙關,「受不了,你可以求我啊。」
破碎的嗓音從周子梔喉嚨深處溢出來,她擰着眉,那些聲音更讓她感到羞辱,蒼白的小臉也逐漸的漲紅。
展正勛卻彷彿受到了鼓勵,動作也輕緩下來,大掌更是在她身上處處點火,直到周子梔完全適應下來。
周子梔根本招架不住,疼痛過後的愉悅感讓她周身發緊,不知何時展正勛解開了她手腕的束縛,她只有牢牢的攀附在他的身上尋找支撐……那些抑制不住的聲音不斷的從她口中溢出,羞恥感更甚。
展正勛親吻着她的耳廓,性感的嗓音敲擊着她的耳膜,「聽見了嗎,可真放蕩。」
周子梔猛地一顫,每一個字都如同一把利刃刺進她的心臟,眼眶不由得泛紅,她擰着眉瞪過去,反唇相譏,「彼此彼此,你不是非梅娜不娶嗎?竟然還能心安理得的和我一起?」
展正勛眸光眯緊,故意折磨她似得猛地進攻,周子梔痛呼出聲,他笑着開口,「不牢你費心,和你離婚以後,我會給她最好的婚禮。」
周子梔淚水掉落下來,咬牙切齒,「展正勛你就是個魔鬼!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嫁給你!」
展正勛不悅的皺起眉,低頭吻死了她的口,制止住那些聲音,發泄似得在她的身上為所欲為!
他故意在她口中糾纏不休,那些聲音也盡數被他吞入腹中。
周子梔只能承受着,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陽光透過窗帘縫隙灼熱的射在床上,周子梔輕哼一聲,渾身就像散架了似得,到處都在叫囂着疼痛,她抬手遮擋着臉上的陽光,睜開了眼睛。
手腕上的傷痕觸目驚心,她眨了眨眼睛,展正勛什麼時候離開的她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昨晚幾乎就要死過去,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停止的,只覺得永無止境似得……關節略微一動就痛的厲害,小腹也脹痛的像來了月經,她吃力的從床上坐起來。
一眼就看到了床頭擺放好的離婚協議。
展正勛已經簽好了字。
她唇角扯了一絲凄涼的微笑,真沒想到,她和展正勛會以這種方式發生關係。
下床的瞬間差點栽倒,顫抖着雙腿走進浴室,仔仔細細的洗了個澡,上過葯後感覺好了很多,鏡子里的她有些憔悴,她又畫了一個淡妝讓自己看起來氣色好一些。
都已經中午了,萬玉芬以及傭人們沒有一個來叫她做事情,她知道展正勛一定都交代過了,而她今天也就要離開,離開展家。
她穿着自己在網上買的裙子,萬玉芬準備的那些匹配展家少奶奶的昂貴衣物,她一件都沒有拿,只帶了一些日用品,她自己還有一點積蓄,是沒嫁給展正勛之前存下的,不多,但暫時也夠自己生活。
被子折起來的瞬間,床單上觸目驚心的血跡,讓她紅了眼眶。
昨晚的一切,每每回想起來都會讓她渾身泛涼,她知曉展正勛討厭她,卻沒想到她的第一次竟然會是這樣……以離婚的方式來擁有。
她也沒什麼好遺憾了,儘管他粗魯、殘暴,不帶有一絲感情。
周子梔吸了吸鼻子,開始收拾房間,都打掃乾淨後,她溢了一身的冷汗,身體虛弱的要命,她坐下來休息了好一會兒,才顫抖着指尖,握起了筆。
簽下名字,她們之間就再無瓜葛。
電話響起,她手一抖,筆扔在了離婚協議上。
來電顯示是姥姥,她擰擰眉接起,「喂,姥姥有什麼事嗎。」
王荷哭天喊地的哭訴聲湧進來,「小梔啊!你可要救救你舅舅啊!你要是不救救他,咱們家都完了啊!他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嗚嗚嗚……」
周子梔心中一慌,卻也更加的悲涼無奈,她這個舅舅嗜賭成性,偏偏姥姥又重男輕女,當年媽媽和爸爸離婚後,姥姥嫌丟人一直不肯認媽媽,但每次舅舅出事,總是忘不掉在她們母女這尋好處。
媽媽去世後,倒是安分了很多,可當她嫁進展家以後,就又開始了變本加厲。
儘管如此,姥姥和舅舅,仍是她為數不多的親人了。
她連忙開口想問清楚,「姥姥你先別急,到底怎麼回事啊?」
王荷就等着她問似得,哭腔也收了回去,直入正題,「小梔啊你也知道,你舅舅哪裡都好挑不出毛病的,就是偶爾喜歡玩兩把。再說,現在他也是展正勛的舅舅,身份不一樣了,玩的也就大了點……」
周子梔心裏咯噔一聲,她深呼吸,「輸了多少。」
王荷急忙開口,「不多不多,五十萬。」
「五十萬?!」
「誒呀你嚇我一跳,大驚小怪的,你要嚇死我這把老骨頭啊。」
周子梔簡直不可置信,「大驚小怪?姥姥,五十萬還不多?舅舅不是保證過不賭了嗎!怎麼又會欠下這麼多錢呢。」
王荷被問的說不出什麼,開始倚老賣老,「小梔啊,其實我今天給你打電話,就是想讓你向展家要錢的,現在你舅舅東躲西藏的,連頓飯都沒好好吃,你要是心疼他,就把錢拿回來,姥姥跟你保證,你舅舅這一次一定學乖了,我不會讓他在賭了。小梔,你就幫幫忙……」

深愛難求:展先生已錯過

深愛難求:展先生已錯過

作者:三朵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中秋家宴,她滿心歡喜的等待着丈夫回來,沒想到他竟然摟抱着別的女人,扔下了一紙離婚協議!三年來他沒碰過她一下,聲稱嫌她噁心
她傷心憤怒:離婚是吧,行,我要個孩子!你不是噁心嗎,那就好好噁心噁心你!他氣場全開,將她禁錮:你是在找死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