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血獄聖主小說(嬿兒萬家齊)完整版免費閱讀

血獄聖主小說(嬿兒萬家齊)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4 15:51作者:嬿兒 標籤: 萬家齊 奇幻玄幻 嬿兒

失去雙眼,一切都那麼清晰,失去一切,才知道什麼值得珍惜,為了我你失去了一切,縱使拼得所有我也要送你回家!為了那條證道的路,永遠背負廢人之名的閻生也在努力,究竟是命運的安排還是預言的詛咒,少年曆經迷茫與磨難不斷前行,為了自己失去的尊嚴,自信以及女人,那些阻攔他道…

血獄聖主

推薦指數:10分

《血獄聖主》在線閱讀

第一章 預言

精彩節選

星空下,少年行,腳踏虛空之門,背負彩色鳳凰翼,一身黑服,略顯緊張的對着北方的某處火速的趕着行程,掌心緊攥着一張信函,大大的喜字被他捏出了淺淺的坑,這消息太過唐突,繞是現在的他,心裏也泛起了絲絲漣漪。

大荒歷五月十八,玄域大陸雷府。

夜已深,月微涼,燈火通明,萬家齊歡騰,不知不覺,人們似乎已經忘卻了那個斗破八荒,與魔為伍的閻家小子,忘記了那個被三十名大帝齊齊鎮壓的逆天少年,時至今日,已是過去了兩個年頭,冥魔侵佔了玄域,囚禁了雷帝,而今晚則正是冥主座下五王殿的大婚之日,宴請了九幽十二域各族有名的強者,其中不乏有一些大帝之境的強者前來巴結。

高聳的雷帝塔依舊散發著陣陣雷弧,二十層的高度依稀可見那道塔尖內盤坐的渺小人影,他身着銀色緊身長服,手佩璀璨蒼龍戒,灰發垂聳,緊簇着威嚴的眉宇,似是知曉了外界發生了什麼,正在醞釀實力試圖做最後的突破。

雷龍盤踞,風動九天,這面色冷俊的男人,正是這玄域的前任主人—雷帝

雷帝塔外,乾殿

「呵呵,艷兒,你怎麼還不開心?主人都已經應允了釋放你父親,哦、不是咱爹!嘻嘻,結婚了,高興點!外面可是有哥哥他們看着呢!」

由紫水晶打造的閨閣內,順着地面上那條紅潤地毯望去,一二十左右的少年對着床頭的那道倩影吐道,只見他手持的幽綠青銅杯盞,不時拉了拉系著兩人的紅色綉布,這男人面容邪異,深邃如冰,明顯有一股天生的王子氣質,也難怪,大婚之日,男人都是這般氣質,沉穩、激動且不失溫柔。

「呵,說的也是,結婚了,應該開心點呢!」聞言,那方形蓋頭下的女孩小聲呢喃道,聲音纖細,引人心魄,只是那語氣怎麼聽都是有些無奈,或是…自嘲。

紅色的婚紗包裹着那道坐在床頭的曼妙身影,風兒透過左側的檀木窗子不時的吹起她頭上的紅蓋頭,漏出了那張冷艷的面容,只見她面帶桃花,嘴角微並,十指合攏置於身前,看來對於結婚這等大事繞是以她這仙女般性格的女孩都緊張異常,白皙的掌心不知不覺已經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漢滴。

「漱漱」風兒划過,那男子似是猜到了什麼,半倚在檀木桌上的身子緩緩拄起,邁着同樣節奏的步伐走到床頭,修長的手指前伸,拇指與食指捏在了女孩的下顎,雖沒有用力,但那指甲里淺淺的紫色紋路卻騙不得人,這冥下的王殿是有些動怒。

「你還在想他?」那男子淡淡吐道,語氣略顯生硬,彷彿一想到那個螻蟻他的怒氣都會瞬間爆棚,兩年前的玄域大戰,三十名大帝的聯手一擊都沒能留下那只有靈王境的消瘦少年,這恥辱,它這高貴的血統顯然是不能忘卻。

聞言,那女孩並沒有解釋什麼,紅色的蓋頭下一雙琉璃般的眸子平靜的看着前方,那寓意顯然不用多說,這輩子,她心裏最重要的位置早已經被人佔了,而且不可能再容下另一個人,縱使現實殘酷,但那份感情是不可磨滅的。

「嗡嗡」女孩脖領的銀色小塔不時的外溢出淡淡的毫芒。

寬敞的閨閣內僅有四盞燈燭散發著淺淺光暈,淡黃色的二人世界裏女孩似是察覺到了什麼,白皙的手掌拉向男子的手掌,十指相扣,輕聲的道:

「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你還計較這些嗎?」

「能不能忘了他,你知道我對你」這男子尚未說完,女孩的左手便是捂住了他的嘴唇,紅色的蓋頭示意他看向門口被打發來看望的伴娘與伴娘,時間已經差不多,再不出去外面的人可是有些等待不起。

「今日成婚,我們不提這些好嗎?」女孩輕聲在那妖異的男子耳邊吐道。

直至今日,她早已不信了那些奇蹟,有些時候,現實是不允許人去做出選擇,她的父親在冥主手裡,面前這魔族王殿又傾心於她,她賭不起,現實就是這麼簡單、殘酷。

步入修仙界,了卻生死情緣。這生硬的字眼不知何時已經改變了她的一生。

「彭」叩門的聲音傳出,自大小數十丈的主殿內已經聚集了滿滿的賓客,他們種族不同,衣飾不同,三成人類七成妖,最不起眼的某處石桌上,七道黑衣的人影自顧自的喝着佳釀,黑帽遮掩,隱隱可以看出是五男兩女,像他們這樣遮掩行徑的人也不在少數,更何況這裡無法窺視,自然沒人多想些什麼。

這裡,可是冥下五王殿成親的地方,誰敢造次?

風兒吹過,掀起他們衣袍,露出了那貼身的衣物的一角,一團火,一抹光,逆向旋轉,若隱若現,光憑那一瞬的瞥視,遠遠處的一眾海王類霸主當下便是有人給認了出來,綉袍一揮,對那為首的龍首人身老東西暗暗說著什麼。

「嗯?啊!」只見那老龍先是一驚,隨即拉扯着身後的女孩便迅速後扯,它們這地正處廣場中央,周圍四壁環繞被一條通紅的地毯分成兩半,按理說正是一睹這盛世婚禮的絕佳好地,但這在海域相當有名望的龍王竟然二話沒說,拉起夫人就躲了三十多米的距離,一眾異類坐在牆角悄悄的說著什麼,那一道統一的服飾便是足以說明一切

異界路,踏歌行,血獄建,霸主歸!

短短几個字,已經詮釋了這兩年剛剛在海域組建的勢力的厲害之處,而那血獄的主人則更是駭人,七星聖品丹藥師,皇階中期!

「嬿兒姐,他們怎麼還不出來啊,輝兒都等急了!」那石桌的右側,十七八歲大小的小姑娘耷拉着腿,前後不停地甩着,彷彿這廣場數不盡的妖魔鬼怪都不能給她帶來什麼危險的感覺。

「咳咳,大姐的病怎麼還沒好啊,心智怎麼又退變十歲。」在那女孩的對面靠右位置,一背負碩大十字黑尺的男人悄悄的對那與他一般大小的和尚說到,看他面色清瘦,漆黑的眸子不時打着轉,天生的一副孩童心。

「虛,小點聲,可能是受刺激了吧,大姐可是從陰陽界回來的人,一會就能緩過來。」那銀色龍紋布匹遮掩雙眼的小和尚道,說也奇怪,他竟然只有五個點,莫名其妙的就少了一個。

「來了」

「來了」

「終於來了呢,我到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女子能把閻哥逼得那麼慘,兩年前錯過了,這次,可要找回點場子。」被稱為嬿兒姐的高挑女子扯了扯麵容上的銀月面具,睜大那雙水晶般透徹的藍眸看向主殿的樓門口。

「啪啪…」鼓掌聲接連響起,順着紅毯看去,漫天撒下了無盡的玫瑰狀靈花,光點潰散,隨風颳起,融入了主殿上方一條金色的圓輪,這諾大的主殿,唯一的光源便是這道光環。

主殿外漫天的爆竹散成了陣陣彩色光暈,只見那遙遠的天際似是掠來了一道白光,這一天終於是來了,感受着手心小塔印跡愈發的滾燙,閻生知道,她終究還是輸給了時間,兩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愛恨恩怨,也該有個結果。

「看,五哥好帥啊!紅袍高帽,錦繡端莊,不愧是我哥!」主殿御龍台,雷龍椅上三人高坐,它們並沒有擬做人形,淡紫色的紋路覆蓋著類似人類的軀體,嘴大牙尖,背附逆骨,長長的刺閃耀着寒芒,尤其是那雙紫色的蝠翼,隱隱間給人一種極端神秘的感覺,看來歷時萬載,麒麟一族已經是變異頗多,完全沒有了那瑞獸的感覺。

「此時此景,俺、俺真想、想吟、吟、吟…」靠邊的傻大個捂着腹部,手提金色長杯結巴的道,滿頭大汗,焦急異常。

「哎,七弟,老五結婚你淫什麼淫,憋一會,等哥把那龍族小公主抓來給你!」王座的中央的瘦子道,看其模樣,顯然地位不低,至少他來坐這王座,全場沒人敢說些什麼,至於抓龍,不過是動動念想的事,海域的那些懦夫,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好、好…好」這貨吞吞吐吐,一個字念了半天沒個結果,不過看它的表情來看還是相當的滿意,一想起龍族裡那些小東西的反抗它的臉就更猥瑣了,漆黑的觸角都立起來了,冒着大泡。

在兩人漫步了十數米後,一身着紅色錦服,佩戴鳳翅金簪的女子自地毯下踏出一步,與那二人一同前往地毯的盡頭。

「殿下,拿起這鳳羽簪,便要為她撐起所有風雨,無論日後幸福亦是坎坷,你的肩膀願意為她化為愛的羽翼,付諸生命去呵護她嗎?」

五王殿眉目下移,掌心一吸,將那女子所攜的一枚金簪收於掌心,輕輕的為身旁的佳人佩戴,於此同時,用那少有的溫柔吐道:

「我願意!」此言一出,全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心,歷時兩年,這五王殿用盡手段終於是得到了這貌美的佳人,走在這紅地毯,經這數千人的恭維,不得不說,這王殿的心裏還是有點小飄的,連握着金簪的手都是有點抖。

「公主,拾得這龍靈戒,便要與他攜手在這神聖的婚約生活中,今後,無論是美貌或是失色,順利或是失意,你願意這初心去愛他,安慰他,與其一同在歲月中緩緩老去,不離不棄嗎?」

「我…我…」女孩支支吾吾,沒有理會身旁拉着自己縴手的男子,目光散亂,似是有一些失落,瞥的胸口愈發通明的小塔,女孩掙了掙手掌,開始在人群中尋找起來。

主殿上方是一座塔尖,銀色的雷弧宛若一道道長鞭不斷的對那彩色鳳翼的男子匯籠,不過卻是在一道黑洞的遮掩下格擋在外,透過那用靈力撕開的口子,男子看向主殿內的那道夢見了無數次的倩影,感受到鎖妖塔的異變,男子似是自嘲的一笑,她終究是放棄了嗎。

「不進去看看嗎?」在男子的體內,一道帶有顫音的聲音傳近他的腦海,顯然,那道聲音的來源也在閻生的體內,更確切的說,是一道精神虛體,聽其語氣,似乎與閻生的感情極好。

「不了!這樣挺好的,至少楊前輩是能獲救了!」少年語氣平淡,目光直視身體卻有些發抖,一滴滴滾燙的血液流經深陷掌心的指甲啪嗒啪嗒的落在屋頂,不出十秒,竟然給殿頂給融了,數十丈,幾滴血,烈焰的火蓮緩緩出現在屋頂,逆向旋轉,赫然與那幾位神秘強者衣服上的刻畫一般模樣。

「他來了」

「他來了」

「怎麼可能!他還活着!」

「你還真敢來啊!」

「閻哥哥,還活着!」

雖然這地界不大,女孩的舉動以及上方的突變還是引起了眾人的注意,轟亂的人群開始有了不同的議論,尤其是那海域之主的臉上更是青的可怕,看來它猜的是沒有錯,那男人,回來了!而且,是強勢的歸來!正應了那句話

異界路,踏歌行,血獄建,霸主歸。

只見那男子身影消瘦,立足火蓮之頂,滔天的烈焰焚燒虛空,發出噼啪的聲響,他並沒有帥氣的外表,白皙的臉龐,烈焰的眸子,漆黑的衣服無不說明男孩背景的普通。

他目光深邃,收回那盯着女孩哭花的臉的眸子,緊握着拳頭,一字一頓對下方的人海道:

「她不願意!」

血獄聖主

血獄聖主

作者:嬿兒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失去雙眼,一切都那麼清晰,失去一切,才知道什麼值得珍惜,為了我你失去了一切,縱使拼得所有我也要送你回家!為了那條證道的路,永遠背負廢人之名的閻生也在努力,究竟是命運的安排還是預言的詛咒,少年曆經迷茫與磨難不斷前行,為了自己失去的尊嚴,自信以及女人,那些阻攔他道路的人,都將迎接來自地獄的恐怖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