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殿下,本後有喜了小說(安瑾寧長生)完整版免費閱讀

殿下,本後有喜了小說(安瑾寧長生)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4 15:49作者:風沙飄飄 標籤: 寧長生 安瑾 現代言情

聳立百年的宮殿在烈火中倒塌,大周公主墜樓而亡,舉國覆滅!重生一世,安瑾成了敵國丞相府的大公子,女扮男裝深入敵後步步為營虐渣男,斗國師,揭開滅國真相化身護國公主,安瑾要光復大周國的榮光,卻被人鎖住了手腳「王爺,您抱錯了人吧?」「沒錯,本王剛剛驗過,貨真價實!」安…
第2章 涅槃重生

曾經他在她面前是那般深情。

【瑾兒,遇見你是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瑾兒,得了你,便是負了天下又如何,北昭皇帝不允,我便不尊;父親若不願,我便斷了這父子關係!只是,往後怕要委屈你養我了。】

【瑾兒,我終於完完全全的擁有你了,我愛你,這輩子、下輩子、下輩子,世世都愛你。】

舉目遠眺,倒塌的宮殿串起幾米高的火龍,冒起的狼煙中彷彿印着父皇兄長、以及所有皇親貴胄猙獰而責備的面孔。

「孽子!都是你!都是你引狼入室,毀我江山,害我大周!」

「瑾兒,皇兄早和你說過,寧長生他狼子野心,要犯我大周,只有為兄是一心一意只為你的啊。」

「安公主,不,你不配生為我大周的公主,是你,全是你,是你這個叛徒害了我大周!」

「你是大周的罪人,死不足惜,我們所有人都死了,為什麼你還不死!」

安瑾眼中的生氣,一點一點的滅了下去,整個人如失了線的木偶向著火海走去,失了血色的嘴唇輕顫,「是,是我害了大周,是我引狼入室,我是大周的罪人,我該死。」

寧長生與萬倩兒相視一笑,成了!

卻不想,臨門一腳,安瑾突然回過頭,雙目含恨,炙燒着熊熊烈火,三千青絲隨風飛揚,火紅的衣裙裹着搖曳的身姿墜向千丈高的火海,似鳳凰飛舞,似涅槃重生。

「我安瑾以死謝罪,只長恨難平,願以我血為酒,骸骨成戟,祭我大周將士英烈。」

「願來世生而為男,血洗北昭,平今日之恨。」

「寧長生,我安瑾在此立誓,如有來生,我必將你碎屍萬斷。」

「轟「的一聲,晴朗的天空響起一聲悶雷,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從天空瀉了下來,灌澆在燒了整整三日的宮殿上。

周曆萬安年農曆十五,長公主大婚。

當夜,帝後駕崩,太子自戕,公主墜樓而亡。

大周國祚百年,終。

……

轉眼就過去了三個月,北昭國丞相府內,賀相爺一進門就朝着偏院走去,邊走還邊問身旁的管家道:「那個混賬東西呢?死了沒有?」

「啟稟相爺,公子如今還是昏睡不醒!」丞相大人一聽,賀今朝竟然還未起床,氣惱的一腳就將房門給踹開了。

「這個孽障,我賀家怎麼會有這樣的子孫,簡直丟盡了丞相府的臉!你們去把那逆子給我拉起來,今日就是用刀架着他的脖子,也要拉他去負荊請罪!」

……

「大公子,大公子快醒醒,丞相大人來了,大公子!」

公子?安瑾忍着腦袋的劇痛睜開眼,胸口憋悶的讓她喘不過氣來,可最重要的還不是這個,她看着面前的二人有些莫名其妙,她不是躍入火海以身殉國了嗎?這兒是哪裡?

「你們是誰?」

安瑾的話剛落,啪的一聲,一個響亮的耳光就打在了她的臉上。安瑾抬頭看向來人,眼底都是怒氣。

「孽障,你還敢瞪老夫,沒死就給老夫起來,馬上去三皇子府上賠罪去!」

安瑾瞳孔縮了縮,腦里湧入了一段記憶……

原來這裡是北昭國的丞相府,面前的這位正是原主賀今朝的祖父,北昭國丞相大人賀古年。

她這是重生了?

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物,所以她真的變成了男人?

可又感覺不對,安謹理了理記憶,原來她本是女兒身,父親是丞相府的嫡子卻英年早逝,母親林氏為了保住她在丞相府中的地位,所以從小就讓她女扮男裝。

「你個孽障,你可知道昨日姚小姐被你當眾調戲,為保清白人家還跳了河,人家好好的清白女子,險些被你給糟蹋了,你卻還是這副不思悔改的樣子,昨晚老夫就該讓人直接打死你!」

安瑾看了老相爺一眼,其實真正的賀今朝已經被老相爺給打死了,不然安瑾的魂魄也不會附在這賀今朝的身上。

她繼承了賀今朝的記憶,也知道其實是那位姚小姐故意引賀今朝過去,假裝被賀今朝調戲跳河,全程賀今朝連一根手指頭都沒有碰到那位姚小姐。

眾所周知,那位姚小姐是三皇子的未婚妻。

可惜的是,賀今朝很迷戀這位三皇子,當時確實動了殺念,不過也只是一閃念的想法而已,她紈絝貪玩,卻膽小心善,竟然以為姚小姐摔下去是自己的錯,這才沒有辯解。

安瑾有些無語,為了男人連命都丟了,這賀今朝是何其的蠢鈍。轉又一想,她不也是如此嗎?

殿下,本後有喜了

殿下,本後有喜了

作者:風沙飄飄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聳立百年的宮殿在烈火中倒塌,大周公主墜樓而亡,舉國覆滅!重生一世,安瑾成了敵國丞相府的大公子,女扮男裝深入敵後步步為營
虐渣男,斗國師,揭開滅國真相
化身護國公主,安瑾要光復大周國的榮光,卻被人鎖住了手腳
「王爺,您抱錯了人吧?」「沒錯,本王剛剛驗過,貨真價實!」安瑾氣瘋,想咬死這色胚
世子慘敗前來求饒,直接被安瑾一腳踹開
「哪來的狗東西,別髒了本公子的鞋!」王爺瞧着世子的慘樣淡淡一笑:「拖出去喂狗!」至此,王爺便在寵妻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了
皇后:「相公,為妻要去闖蕩江湖!」皇帝:「娘子稍等,等朕把皇位傳給太子,朕陪你一起去闖,如何?」太子:「坑爹的父母!」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