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凰權在上:攝政王,有禮了小說(蕭紫筠簡介)完整版免費閱讀

凰權在上:攝政王,有禮了小說(蕭紫筠簡介)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4 15:48作者:夙元子子 標籤: 現代言情 蕭筠溪 蕭筠蕾

她扶持夫君登上太子,替他掃除一切障礙,他卻害得她家破人亡被最好的姐妹打掉孩子,血崩而死,含恨而終重生四年前,她帶着記憶發誓要保護家人,搶佔先機,二房機關算盡,姨娘步步緊逼,姐妹一個比一個陰險狡詐,巴不得她死於非命不過,她已經不是以前的她了,玩陰的?她更陰,想她…
第3章 夢

七律二十一年,京城,慶國公府。

蕭筠溪只感覺渾身冰涼,身子似千金重,耳邊依稀傳來哭泣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她猛地睜開眼睛,直接坐起身,這一舉動嚇的身旁人一驚,正在抽噎的蕭筠蕾更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雙桃花眼中透着驚愕。

似乎反應了過來,趕緊隱了眼中神色,隨即面露擔憂看向蕭筠溪。

蕭筠溪疑惑環視屋中眾人,慢慢將目光落在蕭筠蕾的身上。

此刻的她十六芳華,梳着女兒家的髮髻,膚白勝雪,哭的梨花帶雨,倒稱的上嬌美二字,不似那日在私牢中的面目猙獰。

「姐姐真是嚇死妹妹了,燒了三天還不見好。」蕭筠蕾起身,走到蕭筠溪的床榻邊坐下,拉起她的手,眼中儘是擔心。

隨即又展了個燦爛的笑。

「如今姐姐醒了,妹妹也就放心了。」

蕭筠溪嫌惡的皺了皺眉,將手抽了回來,抬頭看向屋中擺設,這是她在慶國公府時的閨房,可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她記得自己好像已經死了……

突然,記憶席捲而來,頭痛欲裂,她捂着頭不禁悶哼出聲。

她這模樣嚇壞了一屋子的丫頭婆子,劉嬤嬤趕忙招呼着杏兒。

「還不快去請大夫!」

「是。」

「不必!」杏兒還沒走出內室,就被蕭筠溪揚聲叫住。她此刻想起了一切,在昏暗的地牢中自己被蕭筠蕾還有邵元馳欺辱,還打掉了她的孩子,最終血崩而亡。

她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抬眸望向蕭筠蕾,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她抬頭問向劉嬤嬤。

「嬤嬤,如今是何年月?」

劉嬤嬤疑惑,但想到她昏睡三日許是睡糊塗了,也就耐着性子回道:「七律二十一年,六月初三。」

蕭筠溪一愣,她記得自己四年前生過一場大病,病來的突然詭異,宮中御醫也都沒得法子,她足足發了三日的高燒,好在第四日外祖父請來個江湖郎中,這才撿回一條命。

事後外祖父囑咐她多留意府中的人,她這病應是人為。

她幼年喪母,八歲時母親就去了,家宅瑣事也無人幫襯,兩眼一抹黑自己摸索。聽了外族父的話她立刻就想到了姨娘小韓氏,壓根沒往蕭筠蕾身上想。

那時她們姐妹情深,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如今看來她可謂是養了一匹惡狼在身邊。

她看着眼前熟悉的閨房,還有熟悉的丫頭、嬤嬤,有些恍惚,自己是在做夢么?還是……

蕭筠蕾被蕭筠溪犀利的眼神嚇得一哆嗦,額頭一瞬就蒙上了層細汗。也只是一瞬,再看時,蕭筠溪的眼神充滿平靜,眸如止水,眼底含笑。

難道是自己眼花?

就聽蕭筠溪虛弱說道:「不必去請大夫,許是剛醒的緣故,方才起的急了,有些頭暈,無礙,都退下吧。」

劉嬤嬤聽她如此說也就鬆了一口氣,忙着福了福身。

「那大小姐好生歇着,奴婢們就先退下了。」

見丫頭關了內室的門,蕭筠溪這才轉頭看向蕭筠蕾。

「二妹妹也回吧,一會兒過了病氣可就不好了。」

蕭筠蕾這才回過神兒來,笑着說道:「姐姐這是哪裡話,照顧生病的姐姐是妹妹應該做的,還怕什麼病氣。」

蕭筠溪死死握住雙拳,這才剋制住想要撲上去撕爛她的衝動。她將視線收了回來,低頭擺弄着衣袖。

「左右還隔着房,若是姐姐連累妹妹生病,二嬸嬸怕是要怪罪我了。」

蕭筠蕾一聽這話顯然有些吃驚,為何一向和她親厚的姐姐突然生疏起來,自己應沒有在她面前露出馬腳才是。

趕緊又道:「母親怎會怪罪呢!還是她讓我來照顧姐姐的呢。」

聽此,蕭筠溪也只是笑笑,並未再言語。

凰權在上:攝政王,有禮了

凰權在上:攝政王,有禮了

作者:夙元子子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她扶持夫君登上太子,替他掃除一切障礙,他卻害得她家破人亡
被最好的姐妹打掉孩子,血崩而死,含恨而終
重生四年前,她帶着記憶發誓要保護家人,搶佔先機,二房機關算盡,姨娘步步緊逼,姐妹一個比一個陰險狡詐,巴不得她死於非命
不過,她已經不是以前的她了,玩陰的?她更陰,想她死?那她就先下手為強
本以為她不會再愛上任何人,卻不想竟被妖孽王爺迷了眼,第一次見面撲倒了他,經此之後她就已經逃不出這妖孽的魔爪
「既然撲倒了本王,就要負責
」某王爺厚着臉皮挑眉邪笑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