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殘王毒妃小說(蘇錦楚湛蘇卿)完整版免費閱讀

殘王毒妃小說(蘇錦楚湛蘇卿)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4 15:38作者:殘王毒妃 標籤: 其他小說 蘇臻 蘇蓁

她蘇臻,因身辰不詳,被心愛之人處以五馬分屍極刑,她不甘,煞氣附身,跟閻王做交易,做鬼也要手刃仇人 他是新任閻王,掌握世間生死大權,卻因被丟失的記憶對她產生情愫 一場場天羅地網的陰謀接踵而來,剝開最後的真相,她才發現原來早已萬劫不復

殘王毒妃

推薦指數:10分

《殘王毒妃》在線閱讀

第3章 賭約

她的話音才落,原本寂靜一片的走廊處徒然傳來了活潑的男聲:「嘿嘿,真是好險啊!」

一個身着白衣的少年郎突然從屋頂跳下來,滿面堆笑,一雙靈活的眼珠子忽閃忽閃,正望向蘇蓁。

白衣少年郎的鼻子嘴巴都快皺到一起了,他的笑臉垮下來:「蓁姐姐笑笑嘛別這麼無情啊··· ···」

「行了,你又在胡鬧,趕快帶蘇臻回去。」猛然間,不大的走廊中猛然又出現了個少年郎的模樣的人。

他一身黑衣,面容同那個方才的少年有幾分相似,只是冷漠的多,一雙眸子里淡淡得不帶絲毫感情,掃了蘇蓁一眼,道:「剛接到閻君新指令,還望姑娘隨我們回去。」一個冷漠的連句話都不肯多說,另一個則是出了名的見面三分笑。

這樣的兩個人,誰能想到他們是一對親兄弟?

況且··· ···

蘇蓁的眼神沉了沉,她點點頭,蓮步輕搖,往前走了幾步,只見那走廊之中竟忽然出現了一處通口,隱隱泛光,白衣少年調皮的一吐舌,卻還不死心,朝着蘇蓁搖手道:「蓁姐姐,快來,大人還在等着你呢。」

他伸出的手十分白凈,連一絲血管也無,蘇蓁不過猶豫了片刻,便就伸出手,輕輕的握住了那隻手掌。

冰冷。

只有冰冷。

彷彿是手中握着的是一塊千年萬年的玄冰,冰冷的感覺一路傳到身體每個角落,讓她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真是的。」

白衣少年笑着開口,聲音多了幾分無奈:「蓁姐姐有那麼冷嘛,看你這身子顫的。」

怕冷嗎?

只有死人才不怕冷吧。

蘇蓁這樣想着,便略略有些想笑,而牽着她手的白衣少年卻彷彿看透了她的心思,竟然笑着摸了摸她的頭髮:「蓁姐姐又在想只有死人才不怕冷了吧。」

少年的笑容漂亮的如同冰雪,帶着一點點狡黠的光,他歪着頭,一本正經的開口:「可是,蓁姐姐你可別忘了,你也是個死人了喲。」

去往地府的必經之路上有一條名叫忘川的河,活人沉水底,死者浮舟輕。

傳說里那些已經身死卻還不自知的鬼魂都會聚集到忘川的邊上,然後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最後化作曼珠沙華,開遍整個忘川的河灘。

蘇臻慌神的功夫便到了醧望台,這裡便是生死輪迴畢竟之地,常言道飲下孟婆湯,前世浮華終歸塵。

而此時孟婆湯前排着長隊,有名書生在望鄉台旁吵鬧不要喝孟婆湯寧願當孤魂野鬼,只要能讓他陪着他的夫人,奈何,生死輪迴終是宿命,他被牛頭馬面捆綁起來,強硬的餵了孟婆湯,一腳揣進了輪迴道。

「哎呀,可惜了,又是一個痴情汗。」白衣少年笑盈盈的接過一碗,看了一眼已經蹙起眉的黑衣少年,一飲而盡:「要我說啊,孟婆你這茶湯都多少年沒換過味道了。」

「你當這孟婆湯是喝來消遣的不是?」被喚作孟婆的女子看起來不過年方二十五六,她並不生氣,只是笑着嗔了一句,隨記,便端起另一碗冒着熱氣的茶湯,遞到了蘇臻的面前。

「來來回回是為輪迴,喝吧,這可是規矩。」

「我既是渡魂師,這陰間的湯,對我有何用?」蘇臻對孟千佑的恨意太深,自是不願就這樣忘記。

「若你執念不深,該忘的事情自會忘卻活人不喝孟婆湯,不入地府門,這就是地府的規矩。

。」孟婆這湯已經熬了千年,靈力自是不容小徐。

蘇臻不再言語,粗瓷做的茶碗有些粗糙,她暗自用陰陽針刺破自己的血,扎的她的掌心有些刺痛,那茶湯帶着清香味,她猶豫了片刻,咬了咬牙,仰頭喝了個乾淨。

「行了,你們走吧。」比起蘇臻的不情願,孟婆更像是長舒了一口氣,她身着素衫,不加半分修飾,卻更顯得她身形窈窕,不似是個已經千百年的地府鬼怪,倒是同尋常人間的婦人並無差別。

「你的孟婆湯似乎不靈,我對前世那個人似乎恨意更深了。」蘇臻通過孟婆身旁時候,低聲私語。

孟婆不由得多看了蘇臻一眼,未言語,笑容晏晏,不着痕迹的轉過身,身後則是一條更為狹窄的白玉小橋。「請吧,閻君已經等你們多時了。」

孟婆對着三人做了個「請」的手勢,蘇臻下意識的看一眼身邊的鬼使白,只見他轉了轉眼珠,也對着蘇臻笑了笑,同做了個「請」的手勢:「臻姐姐,從這就能到閻君府上了,你可得快些過去,不然閻君可是會不高興的。」

「你呢?」蘇臻皺了皺眉,「你們兩個不用過去嗎?」

鬼使黑張了張嘴,彷彿要說些什麼,卻被一邊的鬼使白一把拽住,只見那少年模樣的臉上正是一派天真的笑意:「走吧,臻姐姐。」

··· ···

蘇臻此時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想來必然是這次的事有了什麼紕漏,需要找人擔責任罷了。

只是··· ···

她的眼神暗了暗,只不過是她沒有想到,地府的消息來得這麼快罷了。

小橋就在眼前,她嘆了口氣,慢慢的走了上去。

橋面冰冷,堅硬。

一步步,彷彿都走在冰尖上一樣。

她幼年的時候似乎聽過一個什麼異志的故事,說有一位鮫人,因為愛上某個國家的皇子,就許下諾言,用尾巴去交換了一雙可以行走的雙腳,只是每當她行走的時候,就如同走在刀尖上一般痛苦。

鮫人痴情,以為有了一雙同他們一樣的雙腿就能有愛人。

可是到最後,皇子還是另娶,而她所受的那些痛苦都伴隨着她的身死而無人知曉。

這般可悲的人生,她頓了頓,竟然生出一絲悲涼來,四周更是黝黑一片,即便是在地府,這樣的陰冷也事極其少見的,而正當蘇臻有些躊躇的時候,石橋的盡頭,也就是最陰冷的地方,

府邸的大門突然打開,如同水畫一般,四周緩緩鋪開,這地府的鮫人燈硫磺異彩,而大廳正中間的地方,正坐着一個黑衣墨發的男子,他低着頭,手中一桿硃筆。

「你來了。」男子頭也不抬的開口道。

他的聲音很冷,彷彿飛越了千年萬年的冰霜一般,帶着讓人無法忽略的寒意與壓迫,就像是至高無上的威嚴在對着蒼生施威。

蘇臻不自覺的打了個冷戰:」閻君。」

「看來你還記得我這個閻君。」

硃筆被輕輕的放回了硯台,夜重華驀然抬頭,望着眼前已經臉色慘白的少女,漫不經心的開口:「我還當,你已經忘記我們的交易了。」

「小女不敢。」

蘇臻低了低眉,淡淡道。

「不敢?」

被叫做閻君的男人挑了挑眉,似乎是聽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上下打量了眼前的少女一番,才道:「讓你渡魂,你卻把魂魄放了?。」

「我··· ···」

蘇臻剛要開口辯解,那閻君卻是淡淡的笑了:隨意放冤魂,破壞生死輪迴,你可知錯。」

夜重華的聲音很冷,也很淡漠。

他抬起頭,俊美無雙的面容上,一雙點漆般眼眸上下掃了蘇蓁一番,隨即便有些嘲諷的笑了:

「蘇蓁。」

他接着開口,大殿之中的氣溫也急劇下降,蘇蓁被凍的幾乎喘不過氣的時候,猛然間,冰冷的氣流一松,她雙腿一軟,癱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我,我··· ···」

「本府君跟你的交易,看來你是不想再履行了?」

聲音淡漠,卻帶着不容置喙的權威。

眼看着面前這位喜怒無常的閻君已經抬起手,朱紅的判官筆正欲落下,蘇蓁心頭一驚,再也顧不得其他,便猛然撲上前去,一把扣住閻君的手腕:「閻君未曾讓我接受訓練,初次任務有所失誤,情理之中,忘閻君再給一次機會。」

「哦?」

被死死扣住手腕的閻君夜重華挑了挑眉,並沒有急於震開面前臉色煞白的少女。

她用的力氣很大,甚至還在微微的顫抖,可見是懼怕到了極點,而那緊緊扣住自己的手掌間雖然冰冷,但還是帶着輕微的,不同於地府里的溫熱。

凡人。

已經身死,卻還保留着肉身的凡人。

夜重華的眼神動了動,隨即,他冷哼一聲,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猛然攤開蘇蓁,蘇蓁單薄的身體猝不及防,重重的摔落在地,她卻像絲毫沒有知覺一樣,只定定的抬起頭,看着面前的

夜重華:「閻君一職向來一言九鼎,既然先前同我已經有過約定,又怎麼能輕易反悔?」

夜重華又是一掌劈在了蘇臻的左肩處:「本府君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若是再犯,爾只有灰飛煙滅這一條路可走。」

蘇臻顧不得疼痛仿若抓住最後一根稻草:「閻君請說。」

「幫本府君找一個人!前提是你先把陳侯府遺留的爛攤子搞定。」夜重華力道很重的甩在了蘇臻身上,下一秒,她便又回到了人間。

蘇臻隨着一道白光出現在了陳侯府,差點跌倒在地,左胳膊那叫一個酸疼,她自知這是夜重華有意為難,卻也無話可說!

殘王毒妃

殘王毒妃

作者:殘王毒妃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她蘇臻,因身辰不詳,被心愛之人處以五馬分屍極刑,她不甘,煞氣附身,跟閻王做交易,做鬼也要手刃仇人 他是新任閻王,掌握世間生死大權,卻因被丟失的記憶對她產生情愫 一場場天羅地網的陰謀接踵而來,剝開最後的真相,她才發現原來早已萬劫不復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