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花都超品高手小說(蕭辰姜詩嫻)完整版免費閱讀

花都超品高手小說(蕭辰姜詩嫻)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3 15:50作者:宋佳倩 標籤: 葉蕭 宋佳倩 現代言情

山裡走出的絕世高手,為了探尋身世入花都,成為美女大小姐的貼身高手,原本以為只是作為普通保鏢,奈何金鱗遠非池中物,為了不讓生死兄弟、紅顏知己陷入危機,他不得不走向了一條屬於他的王者之路!
第5章 這僱主不醜

時至中午,明海市客運站並沒有太多的人,不過,就在客運站的一處!

「嘿嘿,美女別害怕,哥幾個都是講道理的人,只要你讓哥幾個摸摸你就行了,這光天化日的誰也不能去干那些晚上做的事情,我的話你能明白吧!」一個賊頭賊腦的青年一雙鼠目緊緊地盯着眼前一個妙齡女孩的胸部,眼中散發著陣陣精光,如同是在剋制着什麼!

「你……你們別過來,你們再往前走我可就報警了!」女孩兒緊張的身體都在顫抖,說話的朱唇更是顫抖的厲害,話都說不利索了!

宋佳倩此時真是懊惱,早知道自己就老老實實的坐火車來了,而且如果不是自己暈車的緣故,怎麼可能在客車上睡著了,甚至於乘務員已經催促讓她下車了,她還要在車上多休息一會兒,然而這一睡卻睡出了麻煩,竟然落到了這幾個社會青年的手裡!

雖然這裡是客運站,可是,因為此時已經過了人流的高峰期,而且,因為之前那個客車所停的地方還有些偏僻所以,此時的宋佳倩真的是到了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地步!

女孩兒的緊張、顫抖都在幾個社會青年的眼中,他們原本還能夠剋制的底線,終於全線崩潰了!

「草,給臉不要臉,老子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光天化日之下玩愛情的!」青年之中的一個領頭的似乎剋制不住了,說著一步上前就直接要去抓宋佳倩!

宋佳倩的臉色一下子被嚇得慘白,下意識的就大聲尖叫,那人一把捂住了宋佳倩的嘴巴,直接把宋佳倩按倒在了地方!

旁邊的三個青年頓時都哈哈笑起來,剛剛那個賊頭賊腦的青年還大聲叫喚着:「你叫啊,哈哈,你就是叫破了喉嚨也沒人敢過來的,哈哈,豹哥,弔帶結了呀,哈哈……」

宋佳倩使出全身的力氣掙扎,她想喊出聲,可是,對方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她根本就動彈不得,更喊不出半點聲音,更恐怖的是夏天本來就穿的很單薄,此時,那個骯髒的青年已經快要碰到了她,宋佳倩此時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豹哥的心情非常的棒,他真的沒想到,來這裡受保護費竟然還能有這樣的好事兒,看來以後一定要多來這個客運站,說不定……

就在豹哥一邊想着如何讓自己更具男人的時候,突然,一道嘩啦啦的流水聲傳到了在場所以人的耳朵裏面,這讓正要幹活的豹哥也愣了一下!

「小灰,你去看看怎麼回事,老子辦事的時候可不希望有不和諧的聲音!」之前那個賊頭賊腦的青年立即點頭,嘴裏罵罵咧咧的就向旁邊的一輛客車的後面走去,當小灰走過去的時候,他發現一個穿的土裡土氣的青年站在客車的一個輪子邊上正在撒尿,你說撒尿你就撒尿唄,沒事還玩跳高!

「草,你在這幹嘛?」小灰看向那個正尿的興奮的青年大聲道!

正在撒尿的青年小心的將自己的寶貝收起來,緩緩轉過身,一雙明亮如水的眼睛帶着淡淡的微笑看向小灰!

「你是在說我嗎?」青年笑着看向小灰!

小灰上下打量着這個青年,怎麼看都像是一個未經世事的高中生,小灰的身上可是有着紋身,小灰見到眼前的青年竟然根本不怕自己,頓時有些怒了!

「趕緊滾,否則老子現在就讓你永遠的不會撒尿!」小灰非常囂張的說,故意將胳膊上面的紋身還亮了亮!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尖銳的聲音傳了過來!

「救命啊……」

小灰的臉色刷的一變,然而青年的面容卻靜如止水,如同沒事發生一樣!

「滾!」小灰怒道!

青年突地嘿嘿一笑,說:「哥們兒,有好事只有你們高興,那可怎麼行,見者有份,嘿嘿!」

小灰愣了愣,今天是什麼日子,竟然這事兒還有見者有份的?

「草,見你瑪去吧!」小灰話音剛落拳頭就直接砸向了這個青年的面門,青年的表情還是帶着那副玩世不恭的微笑,可是,就在拳頭和他的面頰相聚不到3厘米的時候,青年身影一晃就在原地消失了!

小灰頓時驚呆了,眼前的人竟然憑空消失了,這不是扯淡嗎?

正在小灰去尋找青年的時候,一個聲音在他的後面響起!

「哎呀,我的師姐呀,你不是說這個世界是很美好的嗎?而且還說什麼不讓我跟人動手,可是,人家打我怎麼辦!」這聲音即幽怨又無奈,活像是這青年受到了極大的委屈一樣!

小灰不敢相信,人的速度竟然可以這麼快,就大喊一聲:「老大,點子扎手!」

小灰的話剛剛落地,青年就看似不快的在小灰的脖頸敲了一下,小灰頓時就兩眼一翻沒了知覺!

青年依靠着客車後屁股,望向天空嘆氣說道:「師傅說過,人不犯我,我可以不輕易犯人,但是,人要犯我我可就要一百倍的奉還了,哎,要聽師傅的話!」

正在想要把宋佳倩辦了的豹哥,聽到小灰的叫喊,哪裡還有辦事兒的心情,立即就帶着另外兩個小弟走過來了,當他走過來看到客車後面小灰已經躺地上不知死活,而旁邊卻多出來了一個青年,這青年剛剛說的話,豹哥也是聽到了!

豹哥和兩個手下怒氣沖沖的看向青年:「草,你敢打我的兄弟!」

「你說錯台詞了,作為老大,你應該這麼跟我說『草,老子砍了你!』」葉蕭嘿嘿笑着對豹哥說!

豹哥明顯知道被戲弄,二話不講,立馬揮拳就向青年打了過去,而兩個手下也是眼疾手快,分兩個方向向青年打過去!

眼看着三個人以包圍之勢就把青年給圍住了,青年只有挨打的份兒了,可是,青年豈是隨隨便便就能夠被人欺負的主?

只聽到幾聲慘叫之後,青年嘿嘿笑着走了出來,而之前的豹哥和兩個小弟,全都昏倒在地上!

青年漫步走到了宋佳倩所在的地方,此時的宋佳倩已經把衣服穿到了身上,但是,還是很凌亂的樣子!

宋佳倩不是聾子,所以剛剛發生的一切,她是聽得清清楚楚,所以,她也知道此時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正是將自己從萬丈深淵就上來的英雄!

青年嘿嘿笑着看了看宋佳倩兩眼,嘴裏拋出一句宋佳倩差點吐血的話,然後就直接轉身要走!

「這妞還挺正的,怪不得這幾個傢伙會想要那事兒,算了,我是正直的,嗯,我怎麼這麼正直,草!」

青年要走,宋佳倩立馬上前兩步說:「你……你叫什麼?」

青年腳步停頓,轉身看向宋佳倩,臉上依舊是那玩世不恭的笑容,說:「怎麼?莫不是你還想以身相許么?你最好想清楚,不要為自己的一時衝動而讓自己給錯了人,呵呵,我知道你想說想問我叫什麼名字,告訴你也無妨,我……呵呵,我叫葉蕭!」

宋佳倩本來想要問的話,葉蕭都給說完了,這讓宋佳倩直接愣在了原地,葉蕭臉上帶着微笑,轉身就直接離開,當宋佳倩反應過來的時候,葉蕭就已經走遠了!

「好奇怪的傢伙,不過,他好像很有意思!」宋佳倩喃喃的說著,這時她突然想到剛剛發生的一場驚心動魄的狀況,嚇得她趕緊向客運站跑去,原本她還想追上葉蕭好好的謝謝呢,可是,當她走出來的時候,葉蕭已經不再客運站的門口了!

……

客運站的一個不算大的超市,葉蕭悠閑的站在超市門口看着宋佳倩匆忙的跑到客運站大門,左右張望了一陣,失望的離開,頓時,葉蕭呵呵一笑,嘴裏不由喃喃的說道:「送到嘴的肥肉就這麼扔了,真是可惜,師姐呀師姐,如果不是和你的約定,唉……」

葉蕭走出客運站,立馬就有一個的哥走過來,笑着看向葉蕭,說:「小兄弟去哪?」

葉蕭立即從衣服裏面拿出一張非常皺巴的字條,上面的字跡已經有些模糊了,不過,還是可以看出來的有四個字,恆宇集團!

葉蕭將這個字條遞給了的哥,說:「麻煩你送我去這個地方!」

的哥接過字條看了看,隨後立即抬頭看向了葉蕭,有些不太確定的說:「你去恆宇集團?」

葉蕭點點頭說:「上面不是寫了嗎?」

「你說的是明海市排名前三的那個恆宇集團?」的哥還是有些不太確定,畢竟那可是恆宇集團,號稱財富可達數百億的大財閥,然而,眼前的這個土裡土氣,一看就是個鄉巴佬的青年是去恆宇集團?

「你去不去,不去我找別的的士了!」葉蕭有些不耐煩的說!

的哥立即嘿嘿笑着說:「去,當然去,怎麼能不去呢,小兄弟趕緊上車,咱們現在就走!」

路上,的哥不時的詢問葉蕭和恆宇集團的關係,葉蕭也是實話實說,沒有關係,第一次來明海市!

大概半個小時之後,的士就來到了一棟56層的大樓的附近,葉蕭也看到了大樓的上面有着四個大字,『恆宇大廈』!

下了的士,葉蕭就漫步向恆宇大廈走去了!

可是,剛剛走到恆宇大廈的門口,就被兩個保安給攔住了。

葉蕭雖然人長的也不算難看,可是,一身衣服咋一看跟民工似的,這也難怪恆宇大廈的保安會攔住他!

「先生,你有什麼事嗎?」一個和葉蕭年齡相仿的保安站在葉蕭的面前說!

葉蕭想了想,隨後說:「我找凌恆宇!」

「凌恆宇?」那個人立馬微微一愣,只是感覺這個名字很熟悉的樣子,可是一時之間卻想不起來這是從哪聽過了!

這時,旁邊一個年齡大一些的保安立即神色一正,上下打量着葉蕭,說:「你是找凌董事長?」

「他原來是個董事長,嗯,我就找他。」葉蕭很輕鬆的說。

這時候,之前那個年輕保安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連董事長的名字都忘了,作為保安,連保護的人都不知道是誰,還當什麼保安,可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眼前的這個人穿着就像是電視上演的民工似的,莫不是,他是來討債的?頓時,年輕保安立即警覺的再次攔住了葉蕭!

「你真的找凌董事長?」年輕保安說:「你不是來搗亂的吧?告訴你,恆宇集團可不是吃素的。」

「我喜歡吃葷的!」葉蕭懶得再跟這個保安胡謅,就直接大步向恆宇大廈裏面走去!

年輕保安聽到葉蕭的話,心中一驚,這小子還要吃葷,莫不是來找事兒的,作為保安,自己絕對不能放任這小子亂來!

「小子,你現在滾出去便罷,否則,你就跟我去保衛科喝茶!」那年輕保安攔住葉蕭,手裡的電棍也揮了揮,顯然,他已經做好了攻擊的準備!

這時,年紀大的保安趕緊攔住了同伴,小聲說:「小李,這小子不會是個扮豬吃老虎的角色吧!」

小李保安立馬不屑的說:「老張,你看小說看多了吧,今天我就看看他怎麼吃得了我這隻老虎!」

就在這時,葉蕭就直接向恆宇集團一樓的前台走去了,小李保安看到這裡,頓時大怒,他發覺自己的尊嚴被狠狠的踐踏了!

小李保安立即一個箭步沖了過來,年輕人是比較衝動的,這小李保安頭腦一熱竟然就直接用電棍砸向了葉蕭!

葉蕭不由一陣苦笑,這城市裏面還真是沒有昆崙山上面好,怎麼動不動就動手打人呢?

葉蕭身形一晃,輕鬆的躲過了小李保安的攻擊,眨眼間小李保安手中的電棍竟然也被葉蕭奪走了!

小李保安大吃一驚,他根本就沒有看到自己手中的電棍是怎麼被奪走的,可是,這個時候,小李保安震驚了,電棍在葉蕭的手裡正在速度極快的砸向自己的腦袋,小李保安甚至於包括場內的所有的人都嚇壞了,甚至於有些人已經準備打110了。

然而,就在電棍和小李保安的腦袋還有不到3厘米的地方,電棍下降的幅度嘎然而止,如同時間靜止了一樣,小李保安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葉蕭看着小李保安被嚇得魂不附體,微微一笑,將手中的電棍扔到了旁邊的地上,就在這時,老張保安立即警戒的看向葉蕭,說:「你……你不要鬧事,我這就報警!」

葉蕭根本沒搭理他,事實上自己好像根本沒有打人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洪亮的笑聲傳了過來!

「哈哈,報什麼警啊!」一個體型微胖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當這男子走過來的時候,場內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頓時,一個個唏噓不已,甚至於趕緊離開這裡!

「韋秘書!」老張保安立馬嚇了一跳!

韋傑笑着走到葉蕭的面前,對他說:「你就是葉蕭吧!」

葉蕭並不認識眼前這人,更不知道他是怎麼認識自己的,不過,似乎這人在這裡挺有分量的,葉蕭說:「我是葉蕭,你怎麼認識我!」

韋傑說:「是凌先生讓我下來迎迎你的,沒想到剛下來就見到葉先生你了!」

葉蕭說:「凌先生?你是說凌恆宇?」

韋傑趕緊說:「葉先生,這凌先生的名諱可是不能亂叫的!」

「為什麼,人的名字取來難道不就是讓人叫的嗎?算了,你還是帶我去見你的凌先生吧,我有急事找他!」

韋傑臉上依舊是笑容滿面,可是,心中卻是微微疑惑,凌先生心思縝密,怎麼會對這麼一個有些莽撞的少年那麼重視呢!

韋傑說:「好的,葉先生請跟我來!」

「你別叫我葉先生了,還是叫我葉蕭比較好!」葉蕭含笑說!

韋傑笑笑,沒有再說話,便帶着葉蕭上了電梯,時間不長,兩人就來到了恆宇大廈的頂層,這裡也正是凌恆宇的辦公地所在!

時間不長,韋傑帶着葉蕭來到了一個紅木門前,敲了敲門,裏面傳來了聲音不大,卻有些渾厚的聲音:「進!」

於是,韋傑推開了門,和葉蕭一起走了進去!

「凌先生,葉先生到了!」韋傑恭敬的看向那個被稱為凌先生,同時也是恆宇集團的掌舵人的凌恆宇!

凌恆宇是一個身材勻稱,帶着眼睛的白面中年人,葉蕭不會看人,但是,卻可以看出來這凌恆宇曾經肯定也是一個帥哥,至少應該是跟自己差不多帥氣吧!

凌恆宇此時正在辦公,緩緩抬起頭,臉上帶着微笑,但是,葉蕭卻從凌恆宇的眉宇之間看到了上位者的那種不怒自威的神色,這絕對是一般人裝不來的,看來這個凌恆宇不是一般人!

凌恆宇看向葉蕭,笑着說:「你就是葉蕭吧,都長這麼大了!」

葉蕭聽到凌恆宇的話語,微微一愣,難道自己和這個叫做凌恆宇的人很熟嗎?自己明明是第一次見到他吧!

「你就是凌恆宇吧,我找你來的目的你應該是很清楚的,我想知道我的父母到底是誰,但是,我家裡的老頭子一直不肯告訴我,說什麼想知道答案就來這裡找你,現在你告訴我吧!」葉蕭看向凌恆宇,直截了當的說!

其實說到這裡,葉蕭也是很煩的,自小他就成長在昆崙山,那地方真的算是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本來在那裡待着就待着吧,自小那個老頭子就告訴葉蕭,想要知道自己父母是誰,就趕緊長到十八、九歲,達到出山的條件,小孩子總是有莫大的好奇心的,於是,葉蕭刻苦的鑽研昆崙山的武學,同時,經過一些奇遇得到了一些稀世功法,今年,葉蕭十九了,所以,他終於可以下山,並且不用再回山了,本來他是已經做好了得知自己父母的信息,可是,萬惡的老頭子說什麼他無法告知葉蕭的父母是誰,想要知道就去明海市去找凌恆宇!

得知了這些之後,葉蕭當場就怒了,非要去暴揍老頭子,可是,卻被老頭子三兩下打得找不着北了,終於,葉蕭再次明白了,和天斗和地斗,絕對不能和那個該死的老頭子斗!

十幾年了,葉蕭無時無刻不想知道自己父母的下落,所以,此時找到了可能知道答案的人,葉蕭自然是想要趕緊知道答案!

可是……

凌恆宇微微笑着看向葉蕭,說:「年輕人不要衝動嗎?你要明白,我是個生意人,不可能做賠本的買賣,我知道你父母的一些消息,但是,我也不能白白的告訴你呀!」

葉蕭說:「你說吧,想讓我做什麼,只要不違背俠義道德,我都能接受!」

葉蕭的話當然是廢話,這丫乾的違背俠義道德的事情可不少,只是現在葉蕭覺得應該表現的正義一點!

凌恆宇聽到也笑的話,眼中頓時露出了狡黠的光芒!

葉蕭看到這裡,心中不由暗道,壞了,好像中了這老小子的圈套了!

可是,話已脫口,自然也沒有了收回的可能了,所以,葉蕭也只能是硬着頭皮等着凌恆宇的條件!

果然,凌恆宇開口了!

「我要你做的事情其實非常的簡單,只是,希望你能夠做得完美,僅此而已,另外我還會另外付給你一些報酬!」凌恆宇說!

葉蕭說:「你直說吧!」

凌恆宇說:「我有一獨女,今年十八了,在明海高中上學,你也知道人一旦有些富裕了,就會有很多人眼紅,所以,為了我能夠安心的忙事業,我希望你能夠在我女兒上大學之前,你去做他的私人保鏢!」

葉蕭頓時笑了笑說:「我還當是什麼事兒呢,原來就是做保鏢啊,這沒問題,你放心,你告訴我你女孩兒的名字和她的長相,接下來的事情你不用管了!」

「我不想讓我的女兒上學有心理壓力,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扮作學生,進入學校,入學等一些繁瑣的手續我都已經辦妥了!」凌恆宇說!

「等等,凌先生,你這意思是說,我還要上學?」葉蕭一臉的疑惑!

凌恆宇說:「沒錯,你要在作為一名學生的情況下,保護我的女孩兒,還是那句話,我要我的女兒安全!」

「不行!」葉蕭斬釘截鐵的說:「我不能去上學,我也不會去上學,你也能夠看得出來我的性格,校園絕對不適合我!」

凌恆宇說:「不去也可以,但是,你想知道的事情,我是不會說的!」

「你在威脅我!」葉蕭的臉色頹然一變!

凌恆宇卻絲毫沒有因為葉蕭的表情變化,而有任何的情緒波動,說:「你可以這麼認為,如果你真的為難的話,現在也可以走,我決不強求!」

葉蕭頓時天人交合,他現在真的很想過去一巴掌將凌恆宇給打趴下,可是,他也能夠看得出來,這凌恆宇顯然也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用武力就可以嚇唬的!

於是,葉蕭無奈之餘,為了弄清楚自己的身世,葉蕭認真的說:「好吧,不過我的薪酬絕不能太低!」

「沒問題,月薪五萬!」

葉蕭聽到凌恆宇給自己開的薪酬竟然是五萬,而且是每個月,這讓葉蕭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這凌恆宇的獨女到底是個什麼貨色,不過是個有心理障礙的或者是個恐龍吧!

如果是個有心理障礙的美女的話,葉蕭這貨還是比較樂意的,畢竟只是保護她的安全,可是,如果是個恐龍的話,葉蕭的心不由咯噔一下,如果真的是個恐龍自己這這至少兩年的青春難道就要浪費這個有錢的恐龍身上了?

葉蕭潛意識的第一反應就是,一定要拒絕,大丈夫一定要做到威武不能屈!

可是,第二個念頭出現直接打敗了葉蕭的精神意識!

目前這個凌恆宇是自己所知道的可以了解到身世的人,如果自己甩手走人或許很乾脆利索,可是,那樣自己很有可能這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對於一個從小都沒見過父母的孩子來講,最大的希望莫過於見到自己的父母了,為了自己的父母,葉蕭一咬牙,算了,就拼上一兩年的青春,大不了就當是自己做惡夢了,即便是這凌恆宇的女兒再丑還能比昆崙山上的那些豺狼虎豹更加醜陋么?

「好吧,對了,包吃住嗎?」葉蕭問到了一個就業者最關心的話題,既然已經到了非做不可的地步,葉蕭當然最關心的還是自己的待遇問題!

凌恆宇的臉上笑容滿面,說:「吃喝住行,都是額外計算的,如果你表現的不錯,年底還有獎金呢!」

見到葉蕭已經同意了,凌恆宇的表情也緩和了許多,這個剛剛那個面容堅毅不容半絲退讓的他判若兩人,葉蕭雖然沒正兒八經的上過學,可是,也是曾經出去過,見識也不少,而且在電腦上也自學了很多的知識,所以,此時,見到凌恆宇的情緒變化,葉蕭不由暗驚,這個凌恆宇可真不是一般人,變臉比翻書都快,看來以後還真得放着這貨點!

凌恆宇接著說:「我因為做生意,所以對小女的管教不是很好,她的性格可能有些任性,所以,還希望葉先生能夠多多擔待,她比你小一歲,以後你就把她當做妹妹來看待就行了,以後小女的日常生活你也要多多關心一點,我相信,你們年輕人沒有代溝,肯定可以相處的很融洽的。」

葉蕭聽着凌恆宇這話,不由得很納悶,這是在給他閨女找保鏢還是找保姆啊?

「凌先生,我的任務不就是保證令嬡的安全嗎?」葉蕭有些疑惑!

凌恆宇說:「以後你們會一起上學,一起吃飯,我希望你能夠把她當做朋友,那樣也有利於你的工作,當然了,更有利於到了約定的時間,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葉蕭當即點點頭,事已至此,自己也只有點頭的份兒了,況且人家都已經再次提到了自己所想知道的事情了!

凌恆宇看向旁邊的韋傑,說:「阿傑,現在已經十一點了,你現在就帶着葉先生去明海高中吧,先讓他熟悉一下明海高中!」

葉蕭說:「凌先生,我現在就可以去上學?據我所知,像我這種從來都沒有上過學的人,進入一個學校做插班生,不會那麼輕鬆就進去的吧!」

凌恆宇笑着說:「這個你不用擔心,另外,你不用叫我凌先生,那樣還真是顯得生疏,以我的年紀讓你稱呼一聲叔叔應該不過分吧!」

靠,還想占我便宜?

可是,葉蕭為了自己父母,也只能委曲求全了!

「凌叔!」

這時,韋傑笑着說:「葉先生,在明海市還沒有多少是凌先生不能辦的事情,只是在明海市安插一個插班生,這很簡單!」

這恆宇集團到底是個什麼樣的集團?

葉蕭想了想,沒想通,最後也不再想了,他只知道,這年頭確實是有錢好辦事!

隨後,葉蕭跟着韋傑就離開了恆宇大廈,坐上一輛黑色奔馳s600上面很快離開了恆宇集團!

葉蕭坐在副駕駛上面,眼角的餘光一直都在觀察者韋傑,然而,同時,韋傑也在同時一邊嫻熟的開車,一邊用眼角餘光瞄着葉蕭!

韋傑很納悶,想要找保鏢那還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而且月薪五萬的保鏢也有很多高質量的,為什麼偏偏要選中這麼一個年紀輕輕,看着身上沒有二兩肉的瘦小伙呢,這個葉蕭到底有什麼樣的特別呢?而且,如果是正常的保鏢,在進入一個新的環境的時候,肯定會很警覺的,可是,這丫的竟然一點都沒有,反而是不時的向外看,面容還有些痛苦的樣子!

「葉先生,難道你不想在我這裡知道一些關於小姐的事情嗎?」韋傑突然對葉蕭說道!

葉蕭這才看向韋傑說:「如果你想說的話,我也願意聽,另外,葉先生這三個字怪怪的,你還是叫我葉蕭吧!」

韋傑笑笑,至少這小夥子不是那種自命不凡的貨色!

「你肯定對我們小姐也是很好奇吧!」

葉蕭突然撲哧一笑,說:「你說的沒錯,我對這個僱主真的很好奇,之前我在凌叔那裡就很想問一個問題,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訴我!」

韋傑說:「你說吧,只要我知道,我會告訴你的!」

「你們小姐智商怎麼樣?」葉蕭詢問。

韋傑說:「至少比一般的人要高出很多!」

腦子好使?葉蕭的臉上的痛楚可就更多了!

這一點,韋傑也是發現了!

「你似乎從集團出來就一直不太高興,能告訴我為什麼嗎?我們小姐雖然任性了點,但是做我們小姐的保鏢應該也不能算是太為難的事兒吧!」

葉蕭說:「韋叔,你看我都叫你叔叔了,你可一定要回答我,下面這個問題,你們小姐長的是不是非常難看?」

難看?

韋傑聽到葉蕭的話,當即愣了一下,隨後哈哈大笑起來,說:「原來你是為了這個才面容痛楚的啊,哈哈……」

韋傑只是說了這句話,就一直在笑,根本沒有告訴葉蕭一個標準的答案,這倒是讓葉蕭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了,到底這個大小姐是個什麼級別的呢?葉蕭現在的要求並不高,只要……只要一般化就行!

一路上,韋傑沒有再說話,也不再觀察葉蕭了,對於葉蕭,為了也是有了一個新的認識,雖然不知道葉蕭的實力如何,但是,至少,這葉蕭的心性還是一個小孩子,對小姐應該不會有危險的!

時間不長,轎車就停在了明海高中的門口,然後韋傑從後備箱里拎出來一個書包,然後對葉蕭說:「現在你一個人去明海高中吧,進學校之後去校長辦公室報道就行了,校長會告訴你接下來你應該怎麼做的,晚上六點左右我會來接你和小姐的!」

葉蕭接過了書包,點點頭隨後說:「韋叔,你還沒告訴我,你們小姐到底長什麼樣子呢?包括她的名字!」

「小姐的名字叫做凌舒雅,至於長相嗎?呵呵,人生中還是有些驚喜比較好!」韋傑說完就直接開車走人了!

葉蕭看着韋傑開車起步的速度,不由暗道,完啦完啦,這個驚喜恐怕是個大大的驚喜了,看來自己這兩年的時光真的要和這個恐龍在一起度過了,不過,名字還挺不錯的,凌舒雅,可惜這個名字了!

葉蕭沒有背過書包,不過,卻見別人背過,所以,也就照葫蘆畫瓢,不過,葉蕭的衣服雖然還算乾淨,但是,原本的天藍色的衣服此時已經洗的呈白色的,所以,他這一身行頭進入這個明海高中真的有點不倫不類的!

「幹嘛呢?」一個校園保衛攔住了葉蕭說道!

葉蕭看向這校園保衛,跟之前在恆宇集團遇到的體格差不多!

「我是剛來的學生,請讓我進去!」這次和上次不同,葉蕭也學乖了,畢竟咱可是來上學的呀!

哪知道那個保安嘰嘰喳喳的說了一大堆,就是不讓葉蕭進去,還非要讓葉蕭帶家長來什麼的!

雖然葉蕭沒上過學,但是,見家長這些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保衛來管了?所以,葉蕭就有些不爽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正在對葉蕭嘰嘰喳喳的耍嘴的保衛突然止聲,看向葉蕭的側面,一張臉笑得跟狗尾巴花似的,說:「蘇老師,你來啦!」

葉蕭循聲也看向了那個所謂的蘇老師!

然而,這不看不知道,一看還真是嚇一跳,並不是這個蘇老師太丑,而是太漂亮了,漆黑的秀髮的披在肩頭,一身米色的職業裝讓這個身材幾近完美的女性襯托得更加凹凸有致!

正所謂,多一分胖了,少一分瘦了!

眼前的女子絕對比那電視上面的明星要漂亮多了,而且還多出了一些清新,這年頭,清新的美女太難找了!

葉蕭也算是閱女無數,能夠和眼前這個蘇美女相提並論的,恐怕也就只有昆崙山上的自己那位師姐了!

蘇韻對保衛禮貌的點點頭,然後就往裏面走!

這時,葉蕭也直接跟着向裏面走,但是在此被保衛攔下來!

「你站住,我讓你進去了嗎?」保衛尖聲喊道

蘇韻被保衛尖叫嚇了一跳,疑惑的看向跟着自己的葉蕭,說:「同學,你是?」

葉蕭立即一臉天真無邪的看向蘇韻,說:「蘇老師,我是剛剛來這個學校報到的學生,可是,卻遇到這個太過於盡忠職守的保衛大哥,為了學習我不遠千里來到這裡,難道就因為我的穿着寒酸就不能來上學了嗎?這麼怎麼對得起父母,對得起……(以下省略數百字)」

葉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但是,蘇韻卻被葉蕭深深的感動了,然後看了葉蕭入學的介紹信的信封,發現正是校長親啟的,於是,蘇韻就和保衛說了一聲,帶着葉蕭走進了這個明海高中!

而葉蕭並不知道他精彩的人生也是從這一刻開始徹底的改變了!

葉蕭跟着蘇韻走進了明海高中,葉蕭從來沒有以一個學生的身份出入過校園,此時此刻,他已經算是明海高中的一名學生了,葉蕭的心裏還是有點小小的激動的!

不過,這貨此時最激動地還是,難道學校裏面的女老師都是和眼前的這個蘇老師長的一樣好看嗎?如果是那樣的話,他決定如果到了自己兩年僱傭期結束的時候,他還要在這個明海高中繼續上學,不然怎麼對得起這些善良的美女老師呢!

「你是哪一年級的插班生呀?看樣子似乎不是本地人吧!」蘇韻臉上沒有半點葉蕭印象中那些嚴肅的老師的模樣,反而是一臉柔和的微笑,這讓葉蕭頓時心都融化了!

可是,葉蕭也被蘇韻的問題問的啞口無言,自己是哪一年級的插班生呢?葉蕭還真是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是要來明海高中上學的!

不過,聰明如葉蕭,自然不可能將自己捉襟見肘的模樣表現在這個美女老師的面前呀!

「聽蘇老師的口音,應該也不是本地人吧!」葉蕭邊走邊說!

蘇韻說:「是啊,我是天津市人,在師範的時候被分配到了這裡!」

葉蕭隨後說:「蘇老師,你是教哪一年級的,你這麼漂亮肯定是教英語的吧!」

「為什麼一定是教英語的呢?我是教語文的!」蘇韻笑着對葉蕭說:「看在咱們都是在異地他鄉的份上,以後有什麼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可以幫忙的!」

葉蕭立即口若蜜糖似的說:「蘇老師人不但漂亮,心地也很好,現在像蘇老師這樣老師真是越來越少了,以前我們學校的老師,一個比一個歹毒,如果有蘇老師一半的善良,我根本就不用轉學,蘇老師,是不是明海高中的老師都像是你一樣的善良美麗呢!」

蘇韻被葉蕭一番花言巧語說的一張原本俏麗的臉蛋紅撲撲的,非常的不好意思!

可是,這在葉蕭的眼中,此時的蘇韻卻分外的好看,就像是熟透的蘋果,葉蕭有上去咬一口的衝動,當然了,這只是衝動!

這時,倆人走到了一處辦公樓前面,蘇韻對葉蕭說:「李校長在辦公樓的三樓最南邊的一個辦公室,我就不跟你上去了,我還要去看看班裡的學生呢!」

葉蕭點點頭,笑着說:「蘇老師,你先忙,今天真是太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恐怕連校門都進不了呢!」

蘇韻再次臉蛋緋紅,說了句不客氣之後,就直接向旁邊的教學樓走去了!

葉蕭看着離開的蘇韻,不由嘆了口氣,心道,自己是學生是不能胡思亂想的!

可是,葉蕭突然轉念一想,不對呀,自己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學生,那麼自己就可以胡思亂想了!

葉蕭對於自己純潔的思想佩服得五體投地,隨後就雄赳赳氣昂昂的向辦公樓的樓梯走去了!

……

辦公樓的三樓走廊!

三個少年一個個都像是泄了氣的皮球!

「靠,簡直就是扯淡,這個李校長怎麼老是找我的麻煩,難道我老爹送禮送的還少不成?」劉新磊一臉不爽的說著。

這時旁邊一個叫做張小建的少年,對劉新磊說:「磊哥,要不你就找你大哥在社會上的人過來好好教訓一下這個李肥豬,我還就不信了,還整不了他!」

劉新磊聽到張小建的話,覺得似乎還就是這個理兒,說:「看來是在琢磨琢磨了,草,不行,老子現在想要找個人打一頓出氣,不然的話,這口氣得把我憋死!」

「磊哥,快看,出氣筒來了!」張小建笑着對旁邊的劉新磊說道!

劉新磊也看向了樓道,發現一個穿着跟民工一樣的年輕人正低着頭向上走,雖然背個書包,但是怎麼看都像是一個民工!

劉新磊此時正心情不好呢,也正是想要找個人出氣,這整個就有個人出現了!

這人正是葉蕭,葉蕭也是有功夫的人,所以,聽覺已經非常敏銳了,這幾個人的談話,葉蕭也是聽得很清楚的,也是在這一時刻,葉蕭告誡自己,絕不能衝動,自己現在的身份是保鏢,不能因為一時的衝動而暴露的身份,那可就不好了!

葉蕭雖然發現了劉新磊看他,但是,他還是低着頭走,直到劉新磊、張小建和趙馳三個人攔住了葉蕭的去路!

葉蕭抬頭看向劉新磊三個人,他已經聽到了劉新磊他們三個想要找個人出氣的事兒,所以,葉蕭的臉上故意帶着一些不自然,對他們說:「有什麼事嗎?我要過去!」

「憑什麼讓你先過?我看你是想要點麻煩是不是?」張小建看向葉蕭,一臉的囂張!

葉蕭趕緊說:「不是不是,我只是一個新來的插班生,哪裡敢找什麼麻煩呀,我是來找李校長報道的!」

劉新磊、張小建和趙馳互視一眼,隨後前者說:「你以為找李建文就可以嚇得到我們?呵呵,小子,我看你還是想找事!」

葉蕭說:「真的沒有,現在可是大白天的,難道你們想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人嗎?這個社會可是法治社會呀!」

「哈哈,聽到了嗎?這小子竟然跟我講法治,好吧,今天老子讓你知道這是一個拳頭為尊的社會!」劉新磊說著就直接想要揮拳去打葉蕭!

可是,卻被趙馳給攔住了!

趙馳低聲對劉新磊說:「磊哥,這裡打人的話,肯定會讓李建文知道的,到時候可就不好看了,咱們還是拉着他去個每個人的地方,胖揍一頓,他還只是一個插班生,挨一頓也不會怎麼樣!」

劉新磊想到剛剛李建文那指着鼻子罵他們的模樣,頓時,也有些擔心了,於是立即給張小建、趙馳使了個眼色,二人隨即就領悟了,兩個人一左一右的就向葉蕭的身邊走去了,葉蕭多聰明,一眼就看出了這三個人的陰謀詭計!

可是,他卻並沒有想要去教訓他們的念頭,這些都是學生,就是打他們一頓,也提不起什麼興趣,所以,葉蕭選擇了一個閃身越過了他們,直接來到了三樓的走廊,隨後向李建文李校長的辦公室走去了!

劉新磊嚇了一跳,可是,隨後卻怒了,雖然是不知道葉蕭是怎麼越過自己的,可是,他還是有些不服氣的,想要去打葉蕭,然而,葉蕭竟然已經臨近李建文的辦公室門口了!

「麻了戈壁的,這傢伙速度怎麼這麼快,草,你們兩個給我過去把他抓過來!」劉新磊氣呼呼的說!

張小建和趙馳頓時一臉的難色!

「磊哥,他已經到李建文的辦公室門口了,如果讓李建文再次撞見的話,咱們幾個可就難過了呀!」趙馳說!

聽到趙馳的話,劉新磊想了想,頓時非常不爽,可是,這個時候,葉蕭已經敲了李建文的辦公室門,隨後便被允許進去了!

劉新磊三個人自然是不敢跑過去了,可是,對於這個葉蕭,劉新磊是記在心裏了,劉新磊是個很小氣的傢伙!

……

「你就是一個葉蕭?」李建文上下打量着葉蕭,嘴上說道!

葉蕭看着這個肥胖的中年人,不由汗顏,這貨再不減肥的話還能走得上來嗎?

不過嘴上還是挺有禮貌的說:「是的,李校長!」

李建文說:「聽說你是凌董事長的親戚?」

葉蕭說:「凌董事長?李校長你怎麼也稱呼他凌董事長?」

李建文頓時笑着說:「這有什麼不可以的,凌董事長現在是明海高中的大股東,明海高中75%的設施都是凌董事長出錢!」

「哦!」葉蕭這才明白,原來這個明海高中還是一個私立學校,而凌恆宇是這個學校的最大股東,怪不得可以這麼輕易的就將自己這麼從來沒有上過學的人塞進來,而且,還是直接找校長報道!

葉蕭說:「李校長,我應該去哪個班級呀?」

「不着急,等會兒我請你吃飯,只有吃飽了飯才有力氣學習嘛!」李建文臉上的笑容自始至終都沒有放下過!

顯然,這李建文對葉蕭的態度是好得出奇,不過,也是也是明白這是為什麼,李建文肯定是以為自己是凌恆宇的什麼親戚,他是想要跟自己套近乎呢!

葉蕭可不想仗着凌恆宇的實力耀武揚威,恰恰相反,他是很討厭凌恆宇的,這個老小子竟然威脅自己,如果不是自己非常想要知道親生父母是誰的話,他一定要好好的讓凌恆宇知道知道自己的厲害!

葉蕭說:「李校長,吃飯不急於一時,改變我請你吃飯,對於我來講,還是學習更加重要!」

李建文見到葉蕭不太情願,也不勉強,隨後對葉蕭說:「葉蕭同學,我現在讓你的班主任過來把你帶到班級,熟悉熟悉,改日怎麼好好坐坐!」

葉蕭說:「沒問題,李校長!」

葉蕭的表現,不且不懼,絲毫沒有普通高中生的那種稚氣,這也是讓李建文不敢小瞧葉蕭的一大原因!

隨後,李建文拿起了電話撥了一連串的號碼,很快接通了!

「小蘇老師,你來一下,嗯,好的,快一點!」

李建文打完電話大概五分鐘之後,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此時,李建文正和葉蕭有說有笑呢,前者對門口說了句:「進!」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個美麗的倩影出現在門口,米色的工作服襯托出魔鬼的身材,長長的秀髮配合著俏麗的面孔,這……這竟然是之前指引葉蕭來到了辦公樓的蘇韻,蘇老師!

蘇韻走進了辦公室之後,見到葉蕭之後,頓時也有些意外!

「李校長,你找我有什麼事嗎?」蘇韻含笑看向李建文!

蘇韻表現得是非常自然的,可是,李建文卻略微遲疑了一下,嘴角明顯多出一點難以察覺的口水,只不過,這傢伙收回的早一些,蘇韻沒有看到,而洞察力如葉蕭,卻看的清楚!

「小蘇老師啊,我來介紹一下,這位葉蕭同學是剛剛來到學校的,學校決定將葉蕭同學分配到你所管理的班級,高二一班!」李建文對蘇韻說!

蘇韻說:「好的,沒問題,原來你叫葉蕭!」

葉蕭笑着看着蘇韻,說:「蘇老師,咱們這兩個同樣來自異地他鄉的人,以後要互相幫助呀!」

蘇韻說:「以後你就是我的學生,有什麼問題可就立即跟我說!」

葉蕭立即看向李建文說:「李校長,蘇老師真是不但人漂亮,心也漂亮,哎,現在這世道這樣的好人實在是太少了!」

李建文說:「那是當然,小蘇老師是我們學校教師中的典範,小蘇老師,不要辜負學校對你的希望!」

蘇韻心中暗道,這倆人怎麼回事啊,怎麼一唱一和的,還有,這葉蕭怎麼和校長說話那麼隨便呢!

葉蕭似乎也看出了蘇韻的顧慮,立即說:「蘇老師,你還是先帶我去看一看班級吧,這對於以後我的學習生活有很大的影響的!」

葉蕭說的非常認真,就連蘇韻都想笑,因為,葉蕭認真起來的樣子真的很好笑!

蘇韻看向李建文,後者立即說:「小蘇老師,葉蕭同學是個愛學習的學生,以後你可要多多照顧了,現在你帶葉蕭同學去教室吧!」

蘇韻點頭稱是,隨後和葉蕭一起離開了李建文的辦公室!

離開了辦公樓,蘇韻實在是有些忍不住了,一邊走一邊詢問葉蕭,說:「葉蕭,你和李校長很熟嗎?」

「第一次見面,怎麼了?」

「怎麼看你們的樣子,就像是非常熟悉一般呢!」

葉蕭頓時笑了,說:「像我這麼聽話的學生,校長當然喜歡跟我說話了!」

蘇韻頓時微微一笑,心道,這個葉蕭還挺自戀呢!

隨後,二人就飛快的來到了高二教學區,找到了高二一班,通過和蘇韻一路的談話,葉蕭知道了明海高中的校園是挺大的,有四個教學區,分別是高一、高二、高三和高四!

本來是不應該有高四的,而為了能夠讓學校的升學率有保證,學校特地將那些在高三留級的學習成績比較好的就安排在了高四復讀,每年級都有二十多個班級,學生的多少那就可想而知了!

此時,正是上午最後一節課的時間,這節課是自習課,當葉蕭和蘇韻快要走進教室的時候,就聽到亂鬨哄的,葉蕭觀察到蘇韻的眉頭有些皺,顯然,她有些不高興了!

當蘇韻走到班級門口的時候,高二一班的學生們立馬就止聲了!

雖然蘇韻的年齡不大,只有二十齣頭,但是,她畢竟也是班主任,很少有學生會不聽班主任的話的!

「自習課要有上自習課的樣子!」蘇韻板著臉走進教室!

所有的學生都不敢吱聲,不過,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個民工打扮的葉蕭給吸引過去了,如果這貨不背着書包的話,恐怕就是把這些人的腦細胞全部消耗殆盡,他們也不會想到葉蕭其實是來上學的!

蘇韻示意葉蕭站到講台上,說:「這位是葉蕭同學,從今天開始,葉蕭同學將會成為我們高二一班的成員之一,以後大家一定要互相幫助,互相關心,現在我們歡迎葉蕭同學!」

蘇韻的話音剛落,頓時就響起了很激烈的掌聲!

而此時,葉蕭也的目光也在整個班級裏面快速的神遊開去,他突然發現,這個教室裏面的學生長相最差的也算得上一般人!

「還好!還好!」葉蕭嘆了口氣,嘴上不自覺的喃喃說道!

葉蕭的這個『還好還好』說出來之後,整個班級的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誰也不知道葉蕭這句還好還好到底是幾個意思,就連蘇韻也看向了葉蕭!

葉蕭見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這才想到哪裡出了問題,趕緊臉上的表情變的微微激動,繼續說:「還好大家都沒有嫌棄我,謝謝大家,以後我們就是同學了,只要大家有用得着我葉蕭的地方,我一定會盡量去做的,呵呵,我叫葉蕭,請多多關照!」

就在這個時候,蘇韻突然看向倒數第三排的幾個空位置說:「韓飛他們四個怎麼沒在教室,凌舒雅,她們去哪了?」

葉蕭站在蘇韻的身邊,所以,當蘇韻說到了『凌舒雅』三個字的時候,葉蕭不由得精神一振,他急得很清楚,凌恆宇說過,他的獨女就是凌舒雅,同時,也是葉蕭現在的僱主,葉蕭立即看向那些學生,想要看看到底哪個是凌舒雅!

然而,就在葉蕭正在往兩側的長相一般的女學生那裡看去的時候,中間第四排的一個高挑少女站了起來!

當著少女站起來的時候,葉蕭微微一愣,這就是自己的僱主凌舒雅?

原來凌舒雅就是長這個樣子?

教室中站起來的凌舒雅和葉蕭腦海中的凌舒雅長的真的相差太多了,凌舒雅真的是對得起她的名字,細膩白凈的富有彈性的皮膚,一雙大眼睛讓人一看就是很聰明的人,蘇韻是頂尖美女的行列,而那凌舒雅此時根本不次於蘇韻,而且,凌舒雅還在長大,或許以後會比蘇韻還要美麗!

這僱主不醜啊!

葉蕭一直以來都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看來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凌舒雅站起來說:「他們沒有跟我請假,我也不知道他們去哪了!」

蘇韻示意凌舒雅坐下,然後蘇韻看向葉蕭說:「你就先去坐那個位置吧!」

蘇韻說的就是之前她所指的所謂韓飛所在的地方,葉蕭立即快步走了過去,直接一屁股坐了下來!

然而,當葉蕭坐下之後,很多人都投來了複雜的表情,顯然,所有的人都不看好葉蕭坐在那個位置,而此時的葉蕭還在沉浸於僱主不醜和出入教室的激動,所以,根本沒有注意那麼多!

而注意葉蕭最多的一個人,不是旁人,正是凌舒雅,不過這妮子的臉色卻一直都不好看,眼睛也是一直都瞪着葉蕭,就像是葉蕭欠他豆腐錢似的!

葉蕭坐到座位沒多久,就下課了,葉蕭猶豫要不要和凌舒雅說話呢,可是,轉念一想,不一定人家怎麼想的,於是,就準備出教室門,此時,也是中午吃飯的時間,所以,他準備出門去弄點吃的,現在還真有點餓了!

可是,當路過凌舒雅的座位附近的時候,就聽到凌舒雅對葉蕭說:「葉蕭,你過來!」

葉蕭微微一愣,不知道凌舒雅找自己什麼事兒,不過還是立即走過去了,誰讓人家是僱主呢!

「凌小……」葉蕭原本非常有禮貌的走過去想要說一聲『凌小姐有什麼事嗎?』

可是,卻被凌舒雅瞪了一下,葉蕭當即明白了,凌舒雅不希望太多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畢竟,如果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凌舒雅的真實身份的話,那麼對於凌舒雅來講絕對沒有什麼好處的!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糊弄我老爸的,但是,我告訴你,你最好隨時做好走人的準備,我不需要什麼伴讀,更不需要什麼保鏢!」凌舒雅的聲音不大,也只有葉蕭和凌舒雅身邊的一個女生聽得比較清楚!

葉蕭頓時一陣暗暗苦笑,自己哪是那麼想來當你這個大小姐的保鏢的呀,自己明明拒絕過了,可是卻被你老爸威脅着非要當保鏢,現在你還嫌棄上了!

不等葉蕭作出反應,凌舒雅旁邊的一個女孩兒好奇的看着葉蕭說:「咦?不對勁兒呀,一般來講保鏢不都應該是向中南海保鏢中李連杰大叔演的那樣嗎?怎麼會是和我們年紀差不多的小孩兒,嘿,葉蕭你很能打嗎?」

葉蕭這時才注意到凌舒雅旁邊的這個女孩兒,出落得亭亭玉立,相貌根本不輸於凌舒雅,只是,這丫頭似乎發育的沒有凌舒雅快,所以,胸部並不是很挺,不過,過兩年肯定也是一個禍國殃民的苗子!

凌舒雅厭惡的看了一眼葉蕭,說:「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趕緊走,別讓人真的以為我們還有什麼關係!」

葉蕭對於凌舒雅的厭惡,並沒有放在心上,之前凌恆宇已經說了,凌舒雅就是一個任性的女孩兒,而且生活在多金的家庭,沒有點大小姐脾氣還真是不對勁兒呢!

葉蕭本來是打算走呢,先找地方吃飯才是正題!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總喜歡唯恐天下不亂的周語嫣,也就是凌舒雅旁邊的那個美少女,笑着說:「葉蕭你先別走,舒雅真的是需要保護的,咱們班裡有個叫韓飛的,總是對舒雅糾纏不休,你去教訓教訓他,說不定舒雅就接受你了呢!」

花都超品高手

花都超品高手

作者:宋佳倩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山裡走出的絕世高手,為了探尋身世入花都,成為美女大小姐的貼身高手,原本以為只是作為普通保鏢,奈何金鱗遠非池中物,為了不讓生死兄弟、紅顏知己陷入危機,他不得不走向了一條屬於他的王者之路!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