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九星修魂訣小說(趙創趙蟒)完整版免費閱讀

九星修魂訣小說(趙創趙蟒)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3 15:49作者:趙創 標籤: 奇幻玄幻 趙創 趙蟒

一個萬劍爭鋒的劍修世界,一個絕世天才層出不窮的時代,一名看守劍庫的少年,偶然得到一部絕世秘籍,從此劍破九天,唯我獨尊!

九星修魂訣

推薦指數:10分

《九星修魂訣》在線閱讀

第003章 打入死牢

「黑鐵重劍,重一百二十斤,長五尺六寸,山中磐石,以劍指之,立碎,素有劈山劍之稱,靈階白品。」

「青霜靈劍,重三十三斤,長三尺七寸,劍光青凜若霜雪,劍刃如洗,鮮血不染,靈階白品。」

「靈寶劍,重三十斤,長三尺,一劍削斷十根手指粗的鐵釘,劍無痕迹,用力屈之如鉤,縱之鏗鏘有聲,復直入弦,靈階白品。」

…………

「我們趙家劍庫在風火城頗有名氣,藏劍足有上百把,每一把劍都是削鐵如泥的寶劍,特別是黑鐵重劍、青霜劍、靈寶劍這三把寶劍甚至達到了靈階品質,這樣品質的寶劍即使整個風火城恐怕也不見得會超過十把。」

一名目光極為清澈的俊秀少年用一塊上好的白凈棉布仔細的擦拭着一把把寶劍,口中隨即說出每一把寶劍的特點,神情專註,如數家珍。顯然,趙創對劍庫內的每一把劍的屬性特點都極為熟悉,甚至對於每一把劍的運用也有着自己的心得,他都再熟悉不過。

當然,誰在劍庫之內這樣待上十年,恐怕其熟悉程度也不會比趙創低。

這名少年名為趙創,身份是趙家的本家弟子,但從其一襲青衣,被派來做清掃劍庫這種低下的工作來看,他在家族之中並不受到重視。

劍靈界,本就是強者為尊的世界。即使是一個劍修家族的本家子弟,如果已經被禁止修鍊的話,那還有什麼前途呢,恐怕甚至連那些護院家丁還不如。

一個時辰後,趙創把劍庫中上百把寶劍擦拭了一遍,完成了本日的工作。

如往常一樣,趙創沒有離開,而是快速的把整個劍庫檢查了一遍,確定無人之後,這才輕輕的吐出一口氣,找到一個偏僻的角落,盤膝而坐,小心翼翼的從衣角的隱蔽處翻出一團紙片來、他目光湛湛,認真的研讀着紙片上的文字,如獲至寶。

赫然,這這個紙片上記載的是修鍊劍靈的功法。

趙創從來沒有放棄過修鍊的念頭,也不知道為此吃了多少苦,但他還是從家族子弟中用各種手段弄來一些修鍊的法訣,偷偷修鍊。這麼多年來,他自我摸索着修鍊,從來沒有停歇過,甚至他用來修鍊的時間和努力的程度,家族的所有子弟都無法與他相比。

誰能想到,一個整天待在劍庫默默不言的少年,竟然有成人都無法有的堅毅和忍耐。

「這狂風劍靈訣第三層好不容易才剛剛搞到手,今晚我就能衝擊劍力境界第三重了。」

趙創從來達到劍力第二重境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他要等待機會。也就在昨晚,他終於幸運的等到一次機會,於是把多年來的積蓄全「借「給了已經輸紅了眼的一名本家少爺,這才換取到了狂風劍靈訣第三層心法。

趙家的狂風劍靈訣屬於靈階高級功法,是狂風十八劍的內功心法。可以說狂風劍靈訣在風火城內諸多劍修功法中也是排得上前三的功法,是風火城三大劍修世家趙家的不傳之秘。

這套狂風劍靈訣共有九層,修鍊到極致甚至可以突破劍力境界達到修鍊的劍氣境界。不過,狂風劍靈訣的前三層並不能艱澀,再加上趙創已經有了相當的基礎,要領悟這層法訣對趙創來說並不難。

趙創用力一握,手指間青光一閃,這片寫有劍訣功法的紙片徹底化成齏粉。此時,趙創依舊沒有急於修鍊,而是靜下心神,調整到最佳狀態,這才開始入定,運轉起狂風劍靈訣功法。漸漸的,他進入了修鍊的忘我境界。

趙創丹田氣海之內劍靈氣息翻湧如潮,而中央之處,一個青光晶瑩卻微微有些稀薄的劍形光團懸空照耀着整個丹田氣海。這個劍形光團就是趙創修鍊的主要劍靈能量氣團,稱之為本命劍靈,劍修的本源能量。

此時,那翻湧如潮的零散劍靈氣息正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牽引一般,化成一絲絲的青色光線,連綿不絕的流進那劍形光團內,徹底融入光團之中,而這劍形光團也在不斷的壯大着,雖然形狀沒有變大,但卻也更加凝實了一些。

不知道過了多久,趙創丹田氣海內涌動的劍靈氣息已經完全被劍靈吸收乾淨,而這個劍形光團劇烈的震動起來,一會明亮一會暗淡,似乎正發生着劇烈的變化。

趙創知道這是他衝擊劍力第三重境界的最關鍵的時刻,他克服體內無以為繼的空虛感和全身經脈劇烈的疼痛,全力運轉功法,不敢有一絲鬆懈。

「啵!啵!啵!」

伴隨着三聲氣爆聲,趙創丹田之處青芒連續閃爍三次。

終於,他體內的劍靈完成了蛻變!

趙創的察覺到他的本命劍靈變得更加凝實,也更加明亮,體內更是充盈着從未有過的強大力量的感覺。劍靈足足增長了一倍

這就是劍力第三重境界!

趙創內心湧起無限欣喜。他的每一點進步都來之不易,比起別人,他甚至要付出他人數倍的艱苦努力,也因此他對自身的每一點進步都極為珍視。

「趙創,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敢違抗家主之命,在此偷練家族功法。」這時,劍庫內突然響起了一陣爆喝之聲。

一下子,趙創從修鍊的境界中清醒了過來,他睜開眼睛看到劍庫大門不知道何時已經悄無聲息的打開,晨曦的陽光斜射進幽暗的劍庫內,把整個劍庫一切照映的清清楚楚,而一名略顯滄桑的灰袍老者已然站在他的面前,對他怒目而視。

這名老者竟然是趙家的大管家,趙大管家。而這名管家的身後還站着一名本家少爺趙蟒,只是這個趙蟒露出的卻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趙創內心一沉,立即明白他多年來的秘密,竟然這一刻完全暴露在別人眼下。

「如果被家主知道,我多年的心血徹底白費,為父母洗刷清白,替他們報仇也變得更加遙遙無期。如今我倒不如出其不意闖出趙家,另覓一條出路。」

趙創心如電轉,迅速思量着被發現的後果,最後內心一橫,定下了魚死網破的決心。

此時已經顧不得多想了,他只有竭力穩住心神,應付眼前局面。

「趙大管家一定是花眼了,我昨天工作累了,只不過在劍庫之內休息了一晚而已。」

趙大管家看到趙創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冷靜下來,驚異的看了他一眼,口中卻冷笑着說道:「嘿嘿,剛才我進入劍庫正看到你忘我修鍊,丹田處劍靈之光外冒,驟然爆發,空氣震蕩,發出蜂鳴之聲,這分明是劍力境界突破才有的異象。你以為我老眼昏花,看不到你做什麼嗎。你不要以為,你天天躲在劍庫之內就無人知道你幹什麼,早就有人懷疑你偷偷修鍊劍技了,今天不過被我正好撞破而已。」

趙創自知已經無法抵賴,索性說道:「既然趙大管家已經知道了,不知道你有何打算?」

趙創說的時候,已經悄悄後退,正退至放有那把黑鐵重劍之處,且暗中聚集劍靈,準備暗中一搏。

趙大管家老奸巨猾,修為比趙創高深很多,他看到趙創暗中動作,怎能猜不出趙創的意圖,只是不屑的說道:「我能有什麼打算,我只是把我所見到的如實稟告給家主而已,如何裁決那便是家主的事情。至於你,如果膽敢反抗,就別怪我綁着你去見家主了。趙蟒,動手,拿住他。」

說到後面,趙大管家言語愈加凌厲,不過此時趙創猝然抓住黑鐵重劍,前沖數步,爆出一團黑影,朝趙蟒狠砸過去。

趙創打算從趙蟒這個方位衝出去。

趙蟒面對趙創突然殺來的雷霆一擊,卻是猙獰一笑,說道:「哼,原來你偷學了武家的磐石劍訣。」同時,他手掌一翻,一把犀利無比閃爍着青光的長劍已經從背後拔了出來,劍尖如芒正點在黑鐵重劍的無鋒劍端之處。

當!靈光濺射,猶如星火。

趙蟒具有劍力四重的實力,而且戰鬥經驗非常豐富,面對趙創一擊,一眼就找到了破解之法,隨即以力量最強的劍尖硬撼砸來的黑鐵重劍,以破掉趙創的劍勢,進而可以反擊得手,但他還是失算了,他只覺胸口一悶,經脈內劍靈的流轉微微一滯,而他的寶劍竟然被黑鐵重劍強大的力量震得彈射而回。

「黑鐵重劍果然不凡!」

趙創絲毫沒有停下,藉助劍勢,猛然橫掃,靈力按照特殊的功法噴射不已,造成黑鐵重劍不斷彈射的攻擊效果,空氣中甚至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這一刻,趙創拚命之下,把不知道練了多少遍的「亂石穿空」施展了出來,熟極而流,發揮出了極大的殺傷力。

果然,趙蟒臉色駭然,只有急退躲避一途。他沒有想到只是偷學武功的趙創,竟然能讓他逼得後退。

噗!

黑影閃過,趙蟒的青色棉袍竟然被划出一個大口子,驚出了他一身冷汗,好在趙蟒畢竟實力和經驗上比趙創高出一籌,終於勉強躲過,避免了斬腰之危。

而這時,利用打開的空隙,趙創腳下一點,身體如箭般朝劍庫大門的方向竄去。由於趙創晉陞到劍力第三重境界,這次施展過磐石劍法的前兩招後,劍靈力也還只是消耗一半,因此趙創衝勁十足,毫不停息直接朝劍庫大門竄去。

「想跑嗎,哪有那麼容易。」

趙大管家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不見作勢,已經擋住了趙創的去路,以指為劍,看似隨意的一點,朝趙創的肩頭點去。只見其指頭劍靈聚集散發出鋒利氣息的光芒,似乎他的指頭就是一把靈階寶劍。

「劍力七重!」

趙創暗暗吃驚不小,想不到這耗不起眼的趙大管家竟然最低也有了劍力七重的境界。凝聚劍靈能夠運達到體表,是劍修達到劍力第七重境界最明顯的標誌。在劍力境界,第七重境界是一個分水嶺。

雖然同屬於劍力境界,但足足差了四個層次,面對趙大管家,趙創壓力徒增從心底升出無力之感,不過從小被壓迫的環境早就鍛鍊出趙創堅毅不屈的性格,即使無力阻擋趙大管家的這一指,但他還是做出自己的最大努力。

砰!一記沉悶的響聲。

就在趙大管家的指頭即將刺到他的肩頭的時候,趙創靈機一動把黑鐵重劍貼在了自己的肩頭,竟然幸運的擋住了這一次攻擊,令趙大管家的指頭直接點在了黑鐵重劍的厚實的劍刃之上。

趙創只覺得一股巨力傳來,身體不再受控制的凌空飛退數丈,重重的跌在地上,摔的他眼冒金花,而他手中的黑鐵重劍已經落在了趙大管家的手上。

趙大管家單手持着奪過來的黑鐵重劍,臉色陰沉,冷冷的看着掙扎而起的趙創。此時趙蟒似乎沒有覺察到趙大管家的一絲難堪神色,卻為自己找到挽回顏面的機會而幸福不已,提起他的青光寶劍朝趙創走去。

「趙創,你不要以為偷學了三招兩式就能打敗我,剛才是我不小心而已。這次我讓你嘗嘗我的厲害。」

趙蟒陰沉的笑着,手中的寶劍一挽,瞬間出現三個青光劍影,同時朝趙創刺去。然而,趙創似乎還沒有站穩,一個趔趄,身體後仰呈水平狀,恰巧躲過了趙蟒的攻擊。

就在趙蟒意識到不好的時候,趙創的身體竟然奇異的一扭,來到了趙蟒的一次,手中不知道何時出現的一把寶劍,劍刃翻轉以詭異的角度刺向了趙蟒。

趙蟒悲催的「啊」了一聲栽倒栽倒,只見他的大腿出現了一個窟窿,血流如注。

「靈寶劍,春柳拂面!」趙蟒顫抖的對着趙創說道。

再次挫敗趙家有名的草包趙蟒,趙創沒有一絲得意之色,對他來說關鍵是如何能度過趙大管家這一關。

「哼,我還是第一看到我們趙家後輩小子中能如此巧妙的施展出拂柳劍法的,不過我也猜得出你只會這麼一招吧。」趙大管家眼睛非常毒辣,一眼就看出趙創的劍勢沒有了後續變化,當即如此說道,「再讓我試試看,你到底偷學了多少劍招!」

趙大管家身影一閃,已經來到趙創近前,單手持着的黑鐵重劍微微滑動,烏光揮灑,劍芒如風,劈斬向趙創。

趙創的速度和力量根本跟不上趙大管家,但他對狂風劍法太熟悉了,還是能夠提前覺察到一絲蛛絲馬跡,巨大的壓力之下,激發體內劍靈,竟然用靈寶劍擋住了黑鐵重劍劈斬的角度。

趙創一聲悶哼,如球般滾到了劍庫深處的另一側,蜷伏在那裡沒有了動靜,唯有口中流出了幾縷鮮血,似乎受傷非常嚴重。那把靈寶劍也再次脫手,不翼而飛。

趙創不論如何不討趙家人的喜歡,犯了多大的錯誤,但畢竟是趙家的本家子弟,處置的權利在家主,他作為一個管家,是不能隨便對趙創怎麼樣的,因此趙大管家對趙創出手還是有一定分寸的。

看到趙創的狀況,趙大管家卻不屑的譏諷道:「趙創,你瞞得了別人瞞不了我,我知道你沒有受到什麼重傷,趕快起來束手就擒。你真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你。」

趙大管家的冷風熱潮似乎沒有什麼效果,趙創依舊一動不動,背朝着趙大管家。

趙大管家眉頭一皺,望向手中的黑鐵重劍,這才恍然一定是這把靈階寶劍的緣故,他的攻擊最多能令趙創受到輕傷,然而因為黑鐵重劍對劍靈力有加成的作用,這才對趙創造成了嚴重後果吧。

趙大管家看到趙創沒有利劍在手,而且受傷的樣子也不像假裝的,戒備之心鬆懈了很多,更何況他也根本不怕趙創能耍出什麼花招,畢竟二者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趙大管家走近趙創,微微俯身,打算仔細查看一下趙創的傷勢,突然暗中一驚,「不對,趙創用的是同樣靈階品質的靈寶劍,黑鐵重劍應該不會……」

「旋風劍!」

剛才似乎奄奄一息的趙創突然一聲大喝,同時腳下一蹬,身體猛然彈起,高速旋轉着朝趙大管家凌空飛去,而他雙手握着的短劍,閃着淡紅色的劍芒,隨着身體高速轉動也快速旋轉着,狠狠的插在了趙大管家的胸口上。

這把短劍,本就一直藏在趙創的懷中,而就在他偽裝受死的時候悄悄的扣在手裡,蓄勢待發,終於抓住時機,一擊成功。

「什麼!」

無名短劍刺破了趙大管家胸口的衣服,卻再也扎不進去了,趙創眼前烏光一閃,這把短劍已經被趙大管家用黑鐵重劍斬成兩截,而他的後背同時被重重的一擊,劍靈潰散,他的身體直接砸向了地面。

「哈哈,小子不自量力,你的偷襲連我的防禦都破不了,你簡直是自取其辱!」趙大管家乾笑起來,似乎用笑聲來掩蓋他顏面盡失的尷尬。

「咳咳……,趙大管家如果我拿的是靈階寶劍,咳咳……,此刻你已經笑不出來了吧!」

趙創緊緊抓着無名短劍的劍柄,目光中射出哀痛之色。他想努力的要掙扎着站起來,去找無名短劍失去的那半截,但怎麼也站不起來了,無奈之下只有把這無鋒劍柄收藏進懷裡再說。

這柄無名短劍,是趙創父母留給他的唯一物品。這次被損,怎能不令他心痛如絞。

趙大管家毒辣辣的看着已經沒有反抗力量的趙創,陰沉沉的說道:「小崽子,你出手狠辣,又能隱忍這麼多年,在趙家後輩之中也算得上一個狠角色。實話告訴你吧,我這次來劍庫,是因為家主要見你。這次算你命大,若是平時,我就是殺了你,恐怕也無人過問吧。」

趙大管家說罷,也不容趙創多言,一手抓住趙創的青衣後襟把他給輕鬆的提了起來,剛走到劍庫大門,忽然轉頭微露不屑看了還在哀嚎的趙蟒一眼,淡淡的說道:「蟒少爺,我這就找人給你醫治,你稍微耐心的等一下。」

趙創面目朝下,被趙大管家橫提着,只能看到不斷後退的路面,但他還是能夠猜出,趙大管家帶他去的地方正是趙家家主一處僻靜的居所,煦風殿。

「家主要見我,難道是偷學武功的事情,不對,我偷學武功才被趙大管家剛剛撞破而已,家主怎會提前知道。再說要懲罰我的話也應該是厲風堂,而不應該是煦風殿才對。這趙大管家雖然打得我劍靈一時潰散,但我實際上並沒有受多大的傷害,而且這是他發現我偷學武功,甚至傷了趙蟒的情況下還對我如此手下留情,這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趙創在這樣的情況下還保持着冷靜,即使他自己都感覺到不可思議,然而事實就是如此,他短短的時間內想了很多可能,又很快都被他自己一一否決,不過他基本能夠肯定他這次去見家主他的小命暫時是可保無虞了。

風火城,三大劍修世家分別是關家,趙家,武家。其中關家勢力最大,是風火城一城之主,隨後便數得着趙家和武家,當然之下風火城三大劍修世家之外還有着大大小小的其他勢力,但都無法與這三大世家相比。

趙家佔地足有近百畝,大小院落重重疊疊,行道彎曲逶迤,期間水池假山,長廊亭榭,花草竹林映入眼帘,自有一番氣象,又因為背依後山的風嘯古林,因此趙家居住的地方又被稱為風嘯山莊。

煦風殿建在靠近風嘯古林的地方。此時,煦風殿內一名少年正跪在一名不怒而威的中年人面前不停的哀求着。這名不怒而威的中年人自然是趙家的一家之主趙天鵬,而這名少年正是他唯一的嫡子趙闖。

對於趙闖的苦苦哀求,趙天鵬正雙眉緊鎖,沒有開口,只是暗自思付着什麼。

趙闖見狀,恐懼之意徒增,連滾帶爬上前抱住趙天鵬的腿,仰頭哭號道:「爹,你一定要想法子救救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不能把我送進風火府治罪,關家的人會把我打進死牢。」

似乎被趙闖吵的心煩,趙天鵬一腳把趙闖踢的足有幾米遠,怒喝道:「你這個不肖子給我安靜一會,我沒說不救你,我這不是正給你想辦法。」

趙闖聽到趙天鵬的話當即放鬆下來,乖乖的退到一旁不再說話。

趙天鵬頗為痛心的看了他這個兒子一眼,忍住怒氣說道:「偌大的風火城你動誰不行,非要動武家的二小姐,你難道不知道這會把我們趙家陷入危險的境地。」

趙天鵬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說你做那事的時候,武家的一名裝死的侍衛趁機逃走了。那後來呢?」

到了此刻,趙創已經不得不說出實話,陰沉的說道:「完事之後,我為了毀掉證據已經把武家二小姐滅口。」

聽了趙闖的話,趙天鵬反而徐徐的吐出一口氣,說道:「也就是說整個事情只有一個人證,那就好辦一些。不過因為這件事情你已經不宜出現,這是魔焰劍宗的令牌,咱們趙家暗中為魔焰劍宗出力出錢上貢這麼多年,也該是得到一些回報的時候了。你是天生的火靈體質,魔焰劍宗想必會收下你這個弟子的。」

趙天鵬把一個印有紅色寶劍圖案的黑色令牌交給趙闖後,用嚴厲的語氣囑咐道:「這次你闖下大禍,武家一定不會善罷干休,甚至關家也會趁機打壓我們,我們趙家從今往後的日子一定會非常艱難,如果你還有一點良心的話,去了魔焰劍宗一定要好好修鍊,不要再胡鬧……再說我還指望着你給我撐起門戶呢。」

風火城附近數百里勢力最強的就是魔焰劍宗,據說魔焰劍宗的宗主已經達到了劍煞境界。趙家暗中與魔焰劍宗有所往來,可見趙天鵬的深謀遠慮,要知道即使是三大劍修世家主也只是達到劍氣境界而已。

「爹不愧是一家之主,竟然暗中還留有一手。」趙闖忍不住面露欣喜狂妄的說道:「爹,你放心。到那時候什麼關家、武家,我讓他們全家滅門,我要讓他們知道趙家才是風火城的真正主人。」

趙天鵬點點頭說道:「我相信憑你的資質一定能做到這點。你現在就去魔焰山吧,希望你早日歸來。」

趙闖匆忙走後,趙天鵬坐在寬大的椅子上,沉默不語,似乎在等着什麼。

不久,腳步聲響起,橫抓着趙創的趙大管家出現在煦風殿大門外。

噗通!趙大管家進入殿內直接把趙創扔在了地上,然後面無表情詳細的敘述了劍庫之內發生的情況。而此時的趙創自知無望逃出煦風殿,反而變得極為鎮定,暗中運轉功法復原本命劍靈。

令趙創奇怪的事,聽到他的真實情況後,作為一家之主的趙天鵬竟然沒有震怒咆哮,反而平靜的接受了事實,更奇怪的是趙天鵬緊緊盯了他良久,突然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陰笑。這讓趙創突然打了一個寒噤。

過了半晌,趙天鵬才開口說道:「管家,你說趙創與我的闖兒是否有幾分相似?」

「趙創是與公子有七八分相似!」趙大管家如實答道。

趙天鵬猛一拍掌道:「那就這麼辦了!」

趙大管家默然點頭,不再說話,退在一旁。

趙創雖然不明白趙天鵬和趙大管家在打什麼啞語,但他已經隱隱感覺不妙,似乎這還與家主獨子趙闖有關。

趙天鵬望着趙創的眼神變得冷厲異常,喝道:「趙創,你的膽子真不小,竟然敢違抗我的命令偷偷修鍊,難道你不知道會帶給我們趙家滅門之災。」

趙創隱忍多年,這一刻卻沒有了任何顧忌,心底多年的壓抑也徹底爆發,直接對一家之主趙天鵬大聲說道:「家主,我不明白為何整個家族的子弟都能修鍊,為何單獨禁止我不能修鍊。我修鍊功法只會增強家族的一分實力,又怎會有損家族利益?」

趙天鵬氣的臉色發青,怒道:「好,好!你年齡不大卻已經敢反抗了,果然是趙家的一個禍根。我實話告訴你吧,禁止你修鍊的不是我,而是純陽劍宗的紫陽真人。因為你的父母勾結天魔界的餘孽魔族,被九陽劍派的紫陽真人發現,這才落得慘死。後來又因為你這個兔崽子,你爺爺用性命相求才保全了你,而條件就是你一生不準修鍊。也正因為你父母的牽連,我們趙家被關家從風火城主之位上趕了下來,並差一點萬劫不復。你說你偷偷修鍊的事情若是傳了出去,我們趙家豈不是因為你而遭到滅門之禍。」

趙天鵬咆哮連連,怒氣沖沖,而趙創已經卻暗自念叨着「紫陽真人」這個名字,其他的再也沒有聽進去。這麼多年來,他終於知道殺害他父母的名字是誰,而至於他父母勾結魔族之事,這只是別人的一面之詞,他從來就沒有相信過。

劍靈界中洲界鼎鼎有名的有五大劍派,九陽劍派就是五大劍派之一。不要說他一個小小的劍修家族,就是風火城隸屬的大秦帝國也不敢開罪五大劍派之一的九陽劍派。

趙天鵬看到趙創沉默不語以為他已經害怕了,就繼續威嚇着他說道:「現在你明白了,與其你給全族帶來滅門之禍,倒不如我先殺了你,消除掉你這個禍根。」

趙天鵬作勢就要殺了趙創,這時趙大管家作勢阻攔,替趙創求情道:「趙創,你還不求求家主,讓他饒你一命。」

趙創雖然不明白家主和趙大管家在演什麼戲,但心中明白一定是再逼迫他要做什麼,而且此時形勢之下他也不得不答應下來,否則他的小命會真的不保。

趙創雙手緊握關節發白,甚至指甲都深深的陷入了血肉之中,但他還是忍住了心中的憤怒,猛然抬頭說道:「家主有何吩咐,我趙創願意為趙家做任何事情。」

趙天鵬看到趙創終於低頭,暗中噓了一口氣,便在趙大管家的「極力」勸阻之下,重新坐了下來。

這時趙天鵬用較為柔軟的語氣說道:「趙創,若不是我看你心性堅毅,處事不驚,是我們趙家的好苗子,我就一劍劈死你。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甚至讓我們趙家冒着巨大的風險讓修鍊劍法,但你也要為我們趙家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你答應嗎?」

「我答應!」趙創問也不問立即咬牙答應了下來。

「那好吧,趙管家你來告訴趙創他應該做的事情!」趙天鵬眼睛閃現出一抹陰謀得逞之色。

…………

「什麼,讓我代替趙闖來背這個姦殺之名的黑鍋!」

趙創臉上拉出數道黑線,立即跳了起來。雖然他年齡不大,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他還是非常清楚的,這種人神共憤的事情似乎已經超出了他的想像之外。

趙天鵬眼睛射出冷厲的目光,冷哼一聲道:「你不答應嗎?」

「哈哈,家主,你說我是禍根,原來那趙闖才是真正的禍根。」趙創怒極而笑。

「實話告訴你吧,你如今不答應也得答應,你以為知道了這件事情,你不答應的話,我還會讓你活下去嗎。其實你偷偷修鍊劍法,為了保全家族我也會殺了你的。這次讓你做這件事,實際上也是給你一個機會。雖然你會被打入死牢,但你未必沒有活下去的機會。」趙天鵬語氣如冰的說道。

「我明白了,這一樣是讓我死啊,而且是背上千古罵名而死。不過,這樣的事情,不是用強迫的方法就可以完成的,需要我願意配合才可以。」趙創冷笑道。

趙天鵬作為一家之主,怎會不知道趙創再想什麼,陰冷的一笑,說道:「說吧,要你甘心做這件事,你要什麼條件,我會盡量的滿足你!」

此時的處境,趙創十分明白,正如趙天鵬所說這件事他不答應也得答應,否則今日他走不出這煦風殿,不過為了得到一點好處,他還是願意討價還價的。此時,趙天鵬為了讓他甘心答應已經鬆口,他自然要趁機完成自己長久以來的心愿。

趙創也不怎麼猶豫,當即說道:「我要狂風十八劍的完整劍訣和與狂風劍靈訣全部的九層心法。」

「哼,原來你還是死性不改。」

趙天鵬眼中閃出一抹冷厲之色,稍稍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好吧,我答應你。這件事還有幾天周旋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內我允許你進入風靈書閣學習狂風十八劍訣和狂風劍靈訣。」

稍微停頓一下後,趙天鵬繼續說道:「對於這件事情,我們趙家會死不承認,不過這樣事情有人親眼看到,對我們非常不利。結果你也明白,你很可能會被打入風火城的死牢。但不論怎樣,你要記住趙大管家給說的每一句話。否則,我會有一百種方法立即讓你死。」

趙創不屑的說道:「到時候我獨力承擔下來就是,一定與趙家無關,更與趙家的趙闖公子爺無關。」

「你……,知道就好。」趙天鵬眉宇間凌厲之色一閃,欲拍椅而起,但最終還是強忍了下來。

趙家,風靈書閣。

一名少年不停的翻閱着裏面的功法秘籍,即使用廢寢忘食一詞也達不到他表現出來的狂熱程度。

這名少年自然就是趙創,從煦風殿出來後,他就直奔風靈書閣,之後再也沒有出來。這是趙創第一進入風靈書閣,也可能是他最後一次。

因為時間緊迫,根本沒有時間參悟修鍊,趙創在風靈書閣找到狂風劍靈訣和與之相配的狂風十八劍訣後,主要是把這兩個修鍊法訣和相關圖像記得滾瓜爛熟,直至不差分毫的牢牢的刻印在腦海里。

三天三夜後,趙創覺得他的記憶再也不會出現任何差錯的時候,他就開始翻閱風靈書閣內的其他書籍。他想用最短的時間來彌補這十多年來所缺失的知識。

「原來劍靈界除了中州界外,還有東荒界、南明界、西天界、北海界,而且每一界的地域都極為浩瀚,我們風火城也算是一座大城,但即使在中州界也只算是滄海一粟而已。……」

「劍修的修鍊分九大境界,分別為劍力、劍氣、劍煞、劍罡、劍丹、劍意、劍法、劍體、劍聖。除劍力(九重劍力)和劍聖(九劫劍聖)這兩階又細分為九個等級外,其他七個修鍊等級則具體劃分為小乘、中乘、大乘三個修鍊階段。據說三大劍修世家的家主都已經達到劍氣境界,我一直以為他已經是劍靈界少有的高手了,原來在整個實力劃分之中也只是剛剛脫離了最低層次而已。不知道我的仇人紫陽真人又達到了何種層次,看來我的修鍊一途還有更長的道路要走……」

「咦,劍魂師,這是什麼,難道劍靈界內除了普通的劍修之外,還有其他一些特殊的存在。他們靈魂變異,先天精神力強大,能夠修鍊出劍魂,這樣的修鍊者被稱為劍魂師。劍魂師修鍊的等級按照星級劃分,共為九星,修鍊到最高境界就是九星劍魂師。九星劍魂師又被稱為劍仙。每階劍魂境界又分三個等級,即小乘、中乘、大乘。據書上說劍魂師萬中無一,不知道我們風火城內又隱藏着多少劍魂師……」

「劍器和丹藥的劃分,在靈階之上還有靈階,玄階,真階,道階,每一階又分白品、藍品、黃品、紫品四個等級。……」

「原來魔族是這麼回事……」

趙創爭分奪秒的翻譯着風靈閣的各類書籍,除了一些修鍊功法外,還有趙家前輩留下來的修鍊筆記,甚至那些介紹劍靈界常識的書他也拿過來就看。但不論是哪一本書籍,都讓他心潮澎湃,激動不已。而他也最大限度的發揮着自己的潛力,把能記下來的東西都牢牢的記在腦海里。

趙創埋首苦讀,似乎時間過得飛快,就在他進入風靈書閣第七天的下午,趙大管家再次出現。

「走吧,風火府關家的人已經來了!」趙大管家面無表情的說道。

關家,風火城三大劍修世家中實力最強,掌管着整個風火城,其勢力明顯高出另外兩大劍修世家趙家和武家一籌。能到趙家要人的,也只有這個入主風火府的關家了。

趙大管家在前頭帶路,趙創跟隨在後。

一路上面對着府中各色人等鄙夷之色,甚至那些丫鬟肆無忌憚的指指點點,趙創面無表情只是冷眼看着趙家的一草一木他感到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他沒有怨,也沒有恨,有的只是滿心的酸楚,滿嘴的苦澀。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本是趙家子弟,那家主趙天鵬甚至是他的大伯,可他又被排斥在趙家家族之外,甚至殘酷的現實逼得他不得不走上這樣有去無回的道路。

「風嘯山莊」四個金碧輝煌的匾牌之下,趙家家主趙天鵬一臉肅然雙手背在腰後站立着,他的對面正站立着一隊赤色勁裝身背寶劍的劍修,而離趙天鵬最近的一人則站着一名身穿紅色錦袍的年輕劍修,氣宇昂揚,正是風火府府主關雲修之子關烈。

趙大管家把趙創帶到之時,趙天鵬正對關烈說道:「此子已經被革除趙家祖籍,其再也不和趙家有半點關係。」

聽到趙天鵬的話,趙創心如刀絞,臉色變得煞白,他感覺到自己被趙家徹底拋棄了,但他瞬間又恢復了平靜,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關烈把趙創仔細認辨了一番,微微一揮手,身旁二名劍修當即迅速把趙創拿住,塞進囚車內。

這時,關烈對趙天鵬一拱手,說道:「趙前輩告辭。」說罷,翻身上馬押着囚車,率隊朝風火府趕去。

風火府審案大堂。

身材偉岸,正氣浩然的關雲修注視着堂下的趙創,眉頭微皺,似乎趙創淡然清爽的氣質與他想像的採花大盜不一樣。

關雲修是關家的家主,也是風火府府主。

關雲修審訊的非常詳細,幾乎沒有遺漏,甚至有替趙創開脫之嫌,幸好趙創在趙大管家的囑咐之下做足了功課,才把姦汙殺害武家二小姐的事情搞的真像自己做的一樣。

面對趙創煞有其事言之鑿鑿的樣子,關雲修不得不承認此案的確是此子所犯。

「趙創你對此案是否還有異議?」

「沒有!」

關雲修搖了搖頭,似乎非常可惜,不過他還是做出了最後的宣判:「此案人證物證俱在,事實確鑿,武家二小姐武若蘭被惡賊趙創姦殺,三個月後在風火廣場對其執行死刑。現在押入死牢,嚴加看管。」

趙創當堂被幾名兇惡非常的差役押走,但還沒有走出大堂,趙創就聽到耳邊傳來一片強烈要求立即殺死他的噪雜聲。

趙創不用看也知道,這些當堂抗議的人自然都是武家的人。

「三個月!我背負如此惡名只是讓我多活了三個月的時間。」趙創暗中思量着,「這是趙家努力的結果呢,還是關雲修真的看出什麼蹊蹺要延遲三個月。不管怎麼說,關雲修作為一府之主似乎並非那麼糊塗。」

趙創已經被蒙上眼睛,但他還是努力記憶着所行走的方向和路線,走了不短的路程,他進入了一個陰冷潮濕的地方,又曲曲折折的走了一段時間,才終於停了下來。

「嗯,這就是死牢的牢房了!」

當他身體的禁制自動消除後,趙創當即把蒙主雙眼的黑布一把拽掉,這才看到他已經身處在一個三丈平方左右的牢房內。這間牢房三面都是比精鋼還要堅硬的特級金剛石,剩下的一面鐵柵欄也是由十分少見的玄鐵鑄造而成。

「這樣的牢房果然是關押死刑犯的專用牢房,就是劍力九重高手,拿着靈階寶劍恐怕也逃不出這個牢房。看來我是真的要在這個牢房待上三個月,然後去刑場了。不過相對其他死刑犯而言,我倒真的受了不少的優待,不僅解除了我身體的禁制,而且能夠獨處一室。當然,最讓人感到欣慰的是他們並沒有搜走我懷中無名短劍的劍柄——也許是因為這僅僅是劍柄緣故吧。」

趙創知道,因為整個審訊過程中他一力承當罪名,趙天鵬這才為他儘力打點,令他在死牢內有了這些特別的待遇。

事關生死,趙創在死牢內開始一遍又一遍的思考着自己的處境:「這樣優待,趙天鵬只是怕我說出真相而已。不過趙天鵬真的相信我不會把真相說出來嗎?恐怕未必。」

「這三個月,武家和趙家一定會拼個你死我活。如果趙家勝了,等待我的只有死路一條,趙天鵬一定不會讓他認為的趙家的禍根活着,也會永遠的守住秘密。如果武家勝了,不言而喻,等待我的依舊是絕境,到那時候我即使說出真兇是趙闖也沒有用,他們不可能放過我。」

「第三種可能,武家和趙家三個月後依舊沒有分出勝負,結果更明顯,他們雙方都樂意我見我被處死。那麼,還有最後一種可能,就是我提前說出真相,看關雲修那樣子也許會真的放了我,不過趙天鵬會讓我活着走出風火城嗎。」

進入牢房後,趙創思來想去,但不論怎麼算,他都是必死無疑。

最後趙創望了望固若金湯的死牢,苦笑道:「三個月後不論怎樣都是死,倒不如徹底放下,努力修鍊狂風十八劍和狂風劍靈訣,最大可能的提升自身修為,同時尋找機會逃出死牢離開風火城,如此才有一線生機。希望這段時間的平靜能夠讓我好好的修鍊一番……,不過,貌似不用在劍庫內偷偷修鍊了,這對我而言也是一種未嘗過的幸福呢。」

九星修魂訣

九星修魂訣

作者:趙創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一個萬劍爭鋒的劍修世界,一個絕世天才層出不窮的時代,一名看守劍庫的少年,偶然得到一部絕世秘籍,從此劍破九天,唯我獨尊!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