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巫神之王小說(寧靜盧幣)完整版免費閱讀

巫神之王小說(寧靜盧幣)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3 15:47作者:寧靜 標籤: 盧幣 寧靜 現代言情

陽光在清晨似條條金黃的米線灑在了寧靜的奧紛里斯鎮,在圓形形似格鬥場一樣的環形的梯形建築的鎮子的房屋正中心仰頭看去,正好能見到遠處的那座山的灌木林散發的稀薄霧氣向著藍天慢慢升騰從天空正上方看去這....

巫神之王

推薦指數:10分

《巫神之王》在線閱讀

第一章 奧紛里斯鎮打破的平靜

精彩節選

陽光在清晨似條條金黃的米線灑在了寧靜的奧紛里斯鎮,在圓形形似格鬥場一樣的環形的梯形建築的鎮子的房屋正中心仰頭看去,正好能見到遠處的那座山的灌木林散發的稀薄霧氣向著藍天慢慢升騰。從天空正上方看去這個鎮子的房屋與街道就像一個螺旋,加上街道旁熙熙攘攘的樹木,雖然很安靜,但在螺旋的襯托下散發出了活躍的生命力,讓人感覺這個鎮子的任何物品都散發著無盡的活力。從側面看,這個村子更像一把傘,中心處有一個一人合抱粗的幾十米高的旗杆,塗成了比血更紅的紅色,一陣讓人眼睛感到涼意的清風吹過,旗杆頂端的旗子似一個打着節拍的女孩在高空舞蹈。

而此時的人們早已開始了忙碌,鎮子的街道上看不到多少人影,勤勞的人們早在安穩的睡眠中醒來出去鎮子外的地里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在環形街道旁的塗了白色粉料的木製大門的商鋪默默的敞開着,像是一個父親張開雙臂等待孩子進入自己的懷抱,而它等待的孩子則是客人手裡的那些盧幣,也就是附近幾個鎮子流通的貨幣。這個厚實的木門已經有多處刀劃斧劈般的破損,可能是因為年代久遠,破損的地方有些木渣像是要馬上脫落掉。任何初來這裡的人必定會流連忘返,隨着視線的移動,店內整齊的擺着幾個暗紅色的貨櫃,這家商鋪的老闆就坐在正對大門的那個貨櫃前,頭頂帶着形似捲起來的荷葉一樣的紅色帽子,側看又像一艘臃腫的小船,上面還有幾顆發不出光芒的藍色寶石。他的兩隻手若不是手指交叉放在腹部前,一定會被寬大的衣袖籠罩起來。大袍一樣的衣服看上去有些華貴,除了領口有閃閃發光的一圈金邊外,身前兩側也有兩條金邊,手指交叉的兩手的手指盡量按着袖口的邊緣,像是為的就是讓人見到他的袖口也有一圈,看上去就是為了彰顯他的身份。他雖是滿面油光,但臉上糾扎的皺紋很容易就能看出這人已經年過中年了,但他半眯的眼神在多年的商場磨礪中無法掩飾的散發著狡詐的光芒,他的眼神並沒有注意商鋪中的貨品,而是將眼神中的光芒掩飾到了鎮子中心的圓形廣場。他的這個商鋪是有高度的,在他那個位置大半個鎮子在他的眼中一覽無餘。此時見到他猶如指向黑暗之路的眼神,都會與他的視線放在同一個方向,凝固。

鎮子中心有一群穿着一色淺黃色麻布衣服的孩子,重複的練着一套拳法,看着他們稚嫩的臉,似迎向天空的薄霧,在這裡醞釀著未來,在商鋪老闆的眼中此時方能感到,他們每一個都是未來沸騰的源泉,加在一起會無比的洶湧澎湃。

「哼!」「哈!」

這裡的寧靜在這些孩子們的演武聲中徹底打破,樹上的鳥兒突然聽到這清脆凝聚在一起的渾厚聲音,驚得振翅而飛。緊隨着聲音的是一陣溫熱的風吹過,將鳥兒翅膀掃落的樹葉吹到了灰色的瓦房上。孩子們圍着廣場站成了扇形,跟着旗杆下一個穿着灰色衣服的少年整齊的做着一些搏鬥的技巧,每一個都已滿頭大汗,但這不是能讓他們倒下的。這個鎮子每年都會遭到外族的入侵,所以每個滿了五歲的孩子都會被人帶到這個小廣場進行嚴酷的訓練。在這個鎮子上滿了十五歲還不會搏鬥的就會被他的親人忍痛放棄,在外族入侵中任其自生自滅。所以這個鎮子上的人,無論男女老少都是身強體壯。

廣場中的人群中有一個赤着上身的孩子,很容易就能猜出他在這群人中的年齡是中等的,因為他們的站隊順序是前面的最小後面的最高,小的剛好五歲大,大的已經有十六七歲,而他站在人群的中間。赤着上身的這個孩子重複的練着這一套動作,臉上滿是不耐煩的表情,眼神四處游移,漂浮不定。這個孩子眉宇軒昂,身上雖沒有像別的孩子那樣有盤扎的肌肉,但他心不在焉的做出來的重複性動作都會散發出超出常人兩倍的熱量,拳頭在不經意的揮舞中虎虎生風。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心不在焉在步伐的轉動中已經偏離了原來的位置,隨着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哼哈聲喊出,他震起了精神,仔細看的話他站成的馬步只有足掌落地,腳後跟並沒有接觸到地面,保持右足不離開原來位置的情況下,他的左足在地上劃開了一個弧度,使身子轉了半圈。這個孩子名叫安格斯,今年十一歲要滿了。他做事振起請神來的時候,別人給他的評價就是這個人非常像一頭髮瘋的猛虎,就算是每天例行的拳法演練,他也會使盡全身力氣,專註的去做。專註時這套每天都要演練的焚身拳法已成了他的本能動作,那就是腦子空蕩蕩的,忘記了一切,此中情況下他往往會眼睛一動不動的盯着前方,而身體在支配大腦。所以側面攻擊的這一拳他出了百分之百的力氣,正好打到了他後面比他大一歲的男孩側胸,打在肋骨上似是讓安格斯感受從拳頭結實命中目標時的聲音中的震蕩感。安格斯知道,知道自己身後的這人心中已經五味雜陳。「咳!咳!你找死!」安格斯聽見身側談吐不清的說道,此時安格斯已收拳,標槍一樣的筆直站立着。同時一根手臂粗長的木棍從旗杆方向快速旋動着打向了安格斯的右腦。

不尋常的動靜,在場的人都帶着吃了糖似的興奮的望向了安格斯,場中惹了禍而不小心成為焦點的焦點,大部分人都是滿腔熱血,在即將引起爭鬥的那裡帶動着他們的情緒隨着血液蠢蠢欲動,興奮之情也就油然而生。

安格斯若被打到那也是不死即殘,場中人都知道那位站在旗杆下帶領他們練拳的模範,無論是力氣還是搏鬥技巧各個方面都是勝過同齡人幾籌的,這也是他能站在最前的原因,場中沒有誰能有信心挑戰他的威嚴。

猛地一個蹲身,這是安格斯平時扎馬步練功訓練出的本能動作,他並不是閃躲,在木棍即將飛過他頭頂時,不知何時躥出的拳頭已經正中木棍的中間。

「啪!」的一聲,木棍斷裂的聲音猶如陶器摔在地上的脆弱不堪,打成兩截的木棍在拳頭力氣的緩衝下靜靜的掉落在了的足下。

木棍似是早就釋放出了某種訊號,對於安格斯來說,旋轉着打過來產生的風聲使對靜下來而對周圍環境異常敏感的他早就發覺了,看似輕易的解決這到來的危險,也算是這些年來苦練的結果。

抖了抖因為蹲下而折起來的褲子,安格斯再次站直,散發著刀芒一般的眼神,在此時微微的轉頭中看向了身後比他大了一歲的人。這個人是他從小以來的老對頭了,從四歲那年從他手裡搶走並折斷那一把木劍開始,這也成了他要超越的目標,只是現在對他來說已是無關緊要的了,一年前的安格斯就能打敗他身後那樣的人了。

安格斯眼中的這個人只比自己高了一點,鎮子上的男性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身體非常強壯,僵硬的站在那裡時就像一頭笨頭笨腦的公牛,能讓人立即體會到的是那些人的力氣至少有一千斤,至少磨坊里磨豆腐的圓滾巨石能舉得起,安格斯想的就是,這些人應該去磨豆腐,去做拉磨的驢子。這裡大部分身體瘦弱的人都會這樣想,因為他們一些人經常會成為被人欺負的對象。安格斯還沒想到的是他以後會不會長到一米八的個頭。

被安格斯不小心打中的這個人名叫柯勒爾,留着一頭蓋過耳朵的金色頭髮,發色上龍凡與他有着些許的不同,安格斯金黃色頭髮中還摻雜着稀疏的黑色髮絲,這個特點使他能和鎮上的明顯的區分開來,因為他的得到了滿頭黑髮的父親的遺傳,安格斯只朦朧的知道父親是來自很遠的城市,所以安格斯經常遭到周圍人的嘲諷,說他是怪胎,成長到現在對於各種各樣的說法安格斯已經能夠堅強的承擔了。

「你這是什麼眼神,真想打么?」科勒爾倒是有些顧及旗杆下的那個人,說話雖是有些犯沖,但盡量將眼神凶煞的迎視壓到了最低點,因為他知道安格斯成長的這些年以來,對待那些欺負過自己的他總會有意無意的去挑戰,不管是在何種場合。

不過科勒爾判斷錯了,安格斯收回了自己挑釁般的眼神,不屑的說道:「你已不值得我出手了。」從剛才自己一拳打中科勒爾時,安格斯心中就已明白這個人已不是自己的對手,能和自己打上一場,激發一下熱血的,至少得要能夠躲開他剛才的那神出鬼沒的一拳。

這時就聽人群中有人起鬨道:「沒種,那傢伙一定害怕泰蒙大隊長。」

對於周圍的聲音安格斯沒聽到般的,直接在原地站好,看向了旗杆下的灰衣少年,泰蒙隊長。在成長中的安格斯,越來越覺得自己缺乏對手了,就算眼前這個實力強勁的人,他也有信心,在三年之內超過,雖然要比別人下更多的努力。

見到接下了自己隨手甩過去的木棍,泰蒙並沒有再次出手。

「大家各自做好自己今天早上的功課,打架的可以去沙池。」泰蒙看向科勒爾,給了他一個眼神,像是贊同他去教訓安格斯一頓。

鎮子中心的這個演武場有很多練身的器具,還有一些武器,東邊的一側的石桌上整齊的擺放着刀槍棍棒等武器,西邊則是琴鍵般的木樁陣,南邊堆砌着很多白色沙袋,匍匐在那裡似一道臨時築起的堤壩,北邊則是沙池。

「努德列,你看安格斯這小子能贏不?」人群中一個光頭道。

「是啊,他進步雖是很快,不過我看他要打倒科勒爾還有點難,科勒爾也是有進步的。」名叫努德列的說道。

「我看安格斯會贏的,那天我看他一個人在磨坊舉起了一千斤的滾石,我也只能勉強拿得動。」又有人插話道,眼神定格在安格斯的身上,對他很有信心。

安格斯突然感到背後一個溫軟的小身軀擠到了自己的背後,還沒反應過來怎麼一回事,安格斯就被人群簇擁着擠向了沙池。

向身後看去,這是跟他年紀差不多的一個女孩子,就住在他家不遠,算是很好的朋友,安格斯記得自己每次打架這女孩子都會在一旁憂心的看着,偶爾還跟着別人起鬨,她的本性還是屬於暴力分子一類。

「安格斯。」這個女孩兩手扳着安格斯的手指,水汪汪的藍眼睛滿是憂慮,看着安格斯此時布滿汗水的側臉,兩滴已滴到他的唇角。

對這種題材的還不太拿手,感覺仙俠和武俠的更容易。這個我會寫下去的,不會像以前那樣寫得好的好差的差,我會不斷摸索的。

巫神之王

巫神之王

作者:寧靜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陽光在清晨似條條金黃的米線灑在了寧靜的奧紛里斯鎮,在圓形形似格鬥場一樣的環形的梯形建築的鎮子的房屋正中心仰頭看去,正好能見到遠處的那座山的灌木林散發的稀薄霧氣向著藍天慢慢升騰
從天空正上方看去這....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