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亞索異界行之劍之大陸小說(亞索的老師)完整版免費閱讀

亞索異界行之劍之大陸小說(亞索的老師)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3 15:46作者:檸爾筱三 標籤: 亞索 奇幻玄幻 楊靈靈

劍之大陸 有太古如夢的神魔故事,演繹正邪的七大劍派,俠骨柔情的快意江湖,勝那天上宮闕的九靈宮,最神秘不過的冰雪國 漫漫長長的尋凶之路,一劍一酒一宿醉,浪客劍心,只為亞索再續一段傳說! 只因:劍之故事,以血為墨!
第一章 絕跡

精彩節選

  一個人,一把劍,伴着風走在一片森林之中,他蕭瑟的臉頰,有誰能知道他經歷了什麼呢,只聽見這若隱若無間,那悲憤的聲音好像從沒有散去。

師傅,你相信我嗎,長者不是我殺的。

哥哥,只有你相信我,而我卻親手….

一個少年,他孤獨的身影望一眼天空,留下含恨的淚水,那一道劍影再次在風中舞起。

夜光下的影子,曾幾何時,誰又知,有一個瀟洒坦蕩的少年,他,叫亞索。

一切的一切,要從那一夜的決鬥開始說起…..

…….            

那一夜,微風微冷,這一夜,月是圓的,月之下,似有笛聲在繞,劍光在閃,兩隻影子在風中舞劍,爭鬥不息。

一道劍影,狂風不絕,一道劍影,無色無彩,卻堅忍如鐵,毫倒退之意,只是這人臉上添了幾分憂慮和滄桑。

風,御風劍術,傲世天下的劍中之術,使用它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亞索。

劍,無色無彩,卻可在月光之下與御風劍術爭輝,他是誰?他便是亞索的親哥哥「永恩」。

許久之後,二人終於停劍了…

微風而過,亞索那頭馬尾瓣隨風輕輕而動,那冷俊的臉在這一刻又多了幾分憂愁。

「哥,你也相信我是殺人兇手?你可是我親哥呀!亞索說道。

永恩沒有回答,許久之後,他終於說話了。

「我只知道,長者死於御風劍術!

亞索沒有說話,只是抬頭望一眼夜空之月,不知道在想什麼,他默默搖頭,嘆一口氣,依然冷笑,只是這笑中帶有幾分痛苦。

亞索看着那道劍影再次出現,他似乎明白了什麼,劍鞘一顫,他的手中多了把利劍,劍之所指卻是他最不願意傷害的人「永恩」。

狂風起,雲在動。月漸亮,卻在動,彷彿快要落地,只是那狂風息息不絕,似乎那月亮也被這狂風吹的微移。

劍影如畫,舞於天地,夜空之中,風亦蕭蕭,人亦蕭蕭。

劍如雨,風如刃,人如劍,相互穿梭,殘影道道,劍聲嘯嘯,劍光之中,忽快忽慢,一輪圓月之下,一道劍影悄然而過,一個人影倒下了,而亞索卻一陣心痛。

    亞索棄劍,眼中之淚不控自流..

「哥!你為什麼不躲。」

永恩笑了,道:亞索,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你,我只想知道御風劍術的殺人風格,現在我知道了,我….,咳咳咳,我不在之後,你要照顧好自己…,我不能再陪你玩鞦韆了,找到真兇,證明自己的清白,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我…..。

有些話想說,卻一直藏在心中,當那一刻來臨,親人近在眼前,心中想說的話只能永遠埋在心裏了。

亞索找了個辟靜的地方,埋葬了自己的哥哥之後,踏上了尋找真兇之路…… 。

「這一路,有誰陪,也許只有手中的劍,是我永遠的陪伴吧!

一陣晚風吹來,落葉紛紛,月光灑下,照在他疲倦的臉龐,顯得如此滄桑。

亞索撫摸着微風,看着身後一片無邊的無際森林,三天,他在這森林中走了三天了,不知有多少追殺者死在了他的劍下,誰又知,他們只為那有點高的賞金呢!

亞索走出最後一片樹林,一陣狂風吹來,而他卻一動不動,迎風繼續向前走去,月光不亮,卻也能看清前方的路。

一片大山後..,不知走了多久,這大山越來越少,到最後卻看見一片平原,沒人知道這是哪裡,只是平原不大不小,一眼竟能望到頭,平原的盡頭立着一顆巨石,巨石不圓不凸,正好一丈之長三尺之寬,上面之字更是充滿威武之氣,《巨神峰》。

亞索看着這三個字,也是眉頭緊皺,不知想到了什麼,一眼望向了巨石後。

沒人能想到,這巨石之後是一片深淵懸崖,幽暗而寒冷,就像一道天硩硬生生阻擋了亞索,亞索也是一笑,走到石碑旁,倒是坐了下來。

亞索拿出一支木笛,懸崖後吹來一陣寒風,而他卻靜靜地吹了起來,笛聲憂傷,似乎如這寒風一樣冷而瀟洒。

風在聽嗎?也許我這難聽的笛聲,也只是風會聽了吧,希望風可以把這笛聲帶給另一個世界的人吧…。

「是誰在吹這麼難聽的聲音,真是難聽,一個男人的聲音傳入亞索的耳中。

亞索毫不在意,視那人如空氣,笛聲仍然在響,而黑暗中的那個男人卻露出一陣陰笑,笑容的背後漸漸閃過一道白光,他握在手中,竟是一把利劍,寒光陣陣。

「都死到臨頭了,還裝得一副自己無敵的樣子,難道你真的以為,御風劍術真的是天下無敵嗎?」

亞索一聽到御風劍術,他收起笛子,扶地站了起來,直直地盯着一丈遠的男子,道:你可以試試。

「呵呵,男子笑道:不愧是掌握御風的天才,說話就是硬氣,可在艾歐尼亞中,不僅僅只有御風劍術才是傳說,才是不可一世,還有一種劍術才是真正的絕世無雙。

「哦?是嗎!呵呵,我真想見見你這絕世無雙的劍術有多厲害。亞索的笑聲中,有嘲諷,有藐視。

那男子向前走了兩步,微弱的月光讓亞索又看清了他幾分模樣,又讓多了幾分疑惑。

亞索說道:你是誰,我從沒有於你見過,你又為何如此了解我?

男子一身黑衣,在黑夜中只能看見他那雙幽深詭異的雙眼,靜而可怕,他大笑一聲,又向前走了兩步,這時離亞索只有半丈之遠。

男子說道:我知道你的一切,包括你親手殺死了你的親哥哥,哈哈哈……。

此時亞索緊握手中之劍,片刻問狂風大作,生生不息,如果不是黑夜可能看不出他眼中的血絲有多少!

男子迎面感受着吹來的陣陣強風,卻是一聲冷笑,便迎風而上,手中之劍竟發一陣暗紅之光,也是越來越盛,彷彿快把這月色比了下去。

男子傲然而道:御風劍術?今日一見,不過如此,受死吧!

男子紅芒之劍也是霸道,迎着狂風竟揮出無數的紅芒,如果仔細看,那紅芒是一道道氣劍之芒。

何為御風劍術?當然是御風為己用,化出一道無形壁障,便是御風劍術絕技之一《風之壁障》。

紅芒千道,嘯嘯不絕,不斷衝擊着那風之壁障,一陣陣如破鐵之聲傳來,也是懾人心弦啊。

風在吹,劍在動,紅芒破風而過如萬劍而過,空氣之中,在這一刻充滿了絕望,他死了嗎?

亞索是誰?怎會輕易死去,看萬芒破風而來,他早以消失在了原地,他去哪了?

男子望着前方,眼睛中閃過幾分驚訝,隨後又消失了,他靜靜的站在原地,他劍上的紅芒也是少了幾分。

男子這時說道:不錯,我沒選錯對手,你值得被我殺掉。

男子的背後傳來一陣冷喝,不是亞索又是誰,在那萬芒而過之時,他穿梭如風,使出了御風劍術的第三絕技《踏前斬》,雖然這次是用來辟其鋒芒而用,但還是保命為上。

亞索一喝而道:你究竟是誰?我與你無怨無仇,你為也來追殺於我,難不成,也是為了那賞金?

男子大笑而轉身,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殺了你,有一件事將永遠埋沒!

「什麼?難道殺長者之人,是你不成?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又能怎樣,你能殺了我嗎?

「呵呵呵…,亞索冷笑道:那你就受死吧!

御風劍術,起!

「好,好,好,這才是真正的御風劍術!

狂風在作,劍聲嘯嘯,天地之間突現龍捲之風,接天通地,大有滅天地之勢!

風之中,更似有萬千劍刃,縱橫不絕。

男子絕世無雙的劍術在這一刻似乎才體現了出來。

見深淵懸崖之上黑氣密布,似有衝天之意。

男子劍指蒼穹,只見他的劍刃紅芒一閃,蒼穹之上竟顯現出一道大裂縫,裂縫之中,有暗電在閃,有暗雷在轟,這裂縫似一道眼珠,注視着這一片大地。

裂縫之中有暗影在動,縱橫起跳間竟一個個向下跌落,那些暗影越聚越多,似人又似劍!

亞索一眼而見,心中也帶有迷惑和退卻之意,因為他看到的暗影像一個個陰兵,手持劍刃,如大軍般向他撲來。

亞索知道,自己太過大意,小看了這名男子,也小看了他的劍術,他揮劍向天,那龍捲之風迎着黑壓壓的

陰兵襲卷而來。

這時,天在抖,地似在顫,風雲如浪,咆哮不絕,陰兵在嘯,萬道劍光也在閃。

頓時間,亞索也愣住了…..

只見龍捲風呼嘯而過,卻未損陰兵一分一毫,而陰兵卻如潮水般滾滾而來,俗要把亞索吞噬進去。

這時,亞索的心中不斷重複: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找到真兇,對,我要找到真兇。

亞索望着身後那深淵懸崖,心中也是失落,可他面對這陰兵大軍又何嘗不是死呢?

亞索大步一躍,竟還是跳下了那深不見底的深淵懸崖。

這一刻,陰兵消失了,只留下亞索那道身影在深淵中飄蕩,不知過了多久,亞索緩緩睜開雙眼,眼前的一幕頓時下了他一跳。

亞索仍在飄蕩,只是深淵懸崖不見了,周圍一陣白色,白色的下方竟是一片汪洋大海。

「這怎麼可能,深淵之下怎麼可能有大海呢?

亞索剛一說完,這大海忽然變色,竟剎那間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片白色,而他仍在飄蕩,這深淵之下究竟是什麼呢?

亞索苦笑一般,他笑這老天真是太會捉弄人了,死又不讓死,生又不生,盪在這白色空間之中,他抱着劍竟睡了過去。

亞索去了哪裡呢?

亞索異界行之劍之大陸

亞索異界行之劍之大陸

作者:檸爾筱三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劍之大陸
有太古如夢的神魔故事,演繹正邪的七大劍派,俠骨柔情的快意江湖,勝那天上宮闕的九靈宮,最神秘不過的冰雪國
漫漫長長的尋凶之路,一劍一酒一宿醉,浪客劍心,只為亞索再續一段傳說! 只因:劍之故事,以血為墨!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