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皇上吃不消:帝妃太鬧騰小說(姜王是什麼)完整版免費閱讀

皇上吃不消:帝妃太鬧騰小說(姜王是什麼)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3 15:41作者:夕陽 標籤: 其他小說 姜王

一朝穿越,讓第一殺手成了公主 更坑爹的是剛穿越過來就被拉着去和親,但她素來驕傲,怎會任由他人掌控她的命運! 輕易逃脫和親隊伍,結果遇上個坑爹的男人把她抓了回去,似乎還是和親對象?
第一章成了被人暗殺的公主

精彩節選

夜如墨。

曲靈犀渾身劇痛着向下墜落,瞳孔死死地映着那個人殘酷虛偽的嘴臉,像是要將他永生永世刻在自己的骨子裡。

終於,下墜終止,她的靈魂發出一聲絕望的嘶吼,陷入一片黑暗。

等到再次醒來,曲靈犀的表情有些懵逼,她抬起手看了看,就看到一雙指若削蔥根的手,纖細到彷彿一折就斷。

這不是她的手,一覺醒來,她就換了個身體。

這具身體也叫曲靈犀,十八歲,姜國公主,姜國的第一美人,玄羽都熠熠生輝的明珠,現在正去往昭國和親的途中。

曲靈犀緩緩坐起來,看了看自己周身,倏然一笑,現在的情況真是太有趣了。

她記得很清楚,她本是K組第一殺手,被愛着的男人設計害死,沒想到竟然靈魂不滅,成了第一美人。

想到那個賤男人,曲靈犀眸光一暗,冷冽如刀。

很快意識到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時代,她閉了閉眼睛,將紛亂的思緒撫平,又攥了攥纖細的手指。

出乎意料的是,這具身體看着嬌軟,卻很擅長騎射,底子不差,本身的力道加上她的技巧,倒不至於沒有自保之力。

天元大陸如今是和平亂世,她這個和親公主遠嫁異國,若是不強大,恐怕會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曲靈犀吐出一口氣,這才看向精雕細琢的車壁,她悄悄掀開車簾往外看去,嘈雜的聲音瞬間入耳,長長的隊伍正行走在平原之上,目及之處一片蒼涼,卻又有種磅礴壯麗之感。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她的動作,蒼老溫柔的女聲傳來,「公主,可要用些飯食?」

曲靈犀淡淡道,「不用了,我要再歇息一會兒,別來打擾我。」

她向來擅長偽裝,憑着記憶,將曲靈犀的姿態語氣拿捏得跟以前沒半點差別,那陪嫁嬤嬤立即應是。

三天後。

曲靈犀從冥想中驚醒,渾身都是冷汗。

她抹了一把額頭,意識到剛才只是做了個噩夢,才狠狠地鬆了口氣。

只是想起夢裡的那些場景,曲靈犀心中便有萬般不解,她竟然會夢到軒轅玦。

軒轅玦是昭國四皇子,也是她將要和親的對象,可曲靈犀很確定,自己根本就沒見過這個男人。

夢裡的片段很是瑣碎,也看不清軒轅玦的臉,她記憶最深的,就是這個男人在屠城,夢裡的她心痛如刀絞,看着瘋狂的軒轅玦,恨不得和他同歸於盡,卻無能為力。

曲靈犀一手攥住身下的被褥,指節微微泛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這個身體有特異功能,能預見未來的事?

這樣想着,曲靈犀掀了掀唇,覺得有些好笑,心裏卻是在計算着,什麼時候是逃跑的最佳時機。

她絕不會去和這個親,在她走後,哪管洪水滔天。

曲靈犀挑起車簾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對旁邊道,「現在到了何處?」

並馬前行的侍衛朝她側着身體行了一禮,然後恭敬道,「啟稟公主,前方就是昭國的邊城,天黑之前就能夠趕到了。」

「昭國邊城?」曲靈犀挑眉,面上看不出喜怒。

那侍衛恭敬應是。

曲靈犀默然看向遠處的一抹斜陽,眯了眯眼睛,過了一會兒,才將車簾放了下來,重新隱入馬車之中打起坐來。

進了昭國邊城,就是別人的地盤了,她要儘早抽身。

曲靈犀想着要怎麼做,不由皺了皺眉頭,這一路上侍衛們都對她看守嚴密,一是為了隔絕刺殺,二是為了防止她逃跑,想來,都是姜王親自下的命令。

兩國聯姻,不容半點閃失。

也許,這邊城是她逃走的唯一機會。

馬車緩緩停了下來,曲靈犀眼睫一顫,睜開了眼睛。

沒一會兒,便聽外面的人道,「公主,玉狼城驛站已到,請您移駕。」

曲靈犀掀開車簾下車,由着侍女小心翼翼地扶着自己。

領隊的季將軍朝她雙手抱拳,「公主,您的房間已經安排好了,末將會派人守在外面,您有任何事都可以吩咐他們。」

曲靈犀微微頜首,沒有說話。

季將軍讓一隊侍衛開路,簇擁着曲靈犀走進驛站,往上房而去,直到這位身份矜貴的公主背影消失在樓梯口,他才輕輕鬆了口氣,又做了個手勢讓另一隊侍衛到了跟前。

「保護好公主,稍有差池,本將拿你們是問。」

是夜。

在平原上行走大半個月的隊伍已是疲累到極點,除了守夜的人,其他人全部陷入了酣睡。

這一晚的月亮格外明亮,皎潔的月光透着緊閉的窗戶,鋪滿了一地銀白。

曲靈犀在柔軟的床上打着坐,面目疏淡,衣衫輕便,她像是在等待着什麼。

倏然,漆黑的雙眸一下子睜開,在黑暗中閃着璀璨的光澤,她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沒想到沒等她悄無聲息離開,就有人更先一步來這裡了。

她很確定,外面那細微的動靜,是朝着她來的,就是不知道是哪一方的人,她剛進入昭國邊城,就忍不住要下手了。

一想到有人威脅到了自己的人身安全,曲靈犀的眸中就閃過一絲暴虐之色。

幾個呼吸之後,驛站上房的窗戶便無聲地開了,全黑的身影猛然從外面竄了進來,悄然落地,再一轉頭,就正對上了一雙美麗的眼眸,那裏面有着無盡殺意。

闖進來的刺客先是一驚,又接着打了個寒顫,他怎麼也沒想到,這看似柔弱的女子眼中,竟會有那般可怕的殺伐之氣。

曲靈犀問了一句,「誰派你來的?」

她這時候的冷靜看起來很不對勁,刺客卻沒有放在心上,他不發一言,抽出匕首,就朝着曲靈犀而去,想要將她一擊斃命。

見他一言不合就動手,曲靈犀冷笑一聲,在那匕首離自己的身體只有兩寸的時候,瞬間扭動身體,如蛇一般滑下了大床,刺客手裡的利器緊隨其後,和她纏鬥起來。

曲靈犀自小受訓,縱使現在的身體不足以支撐她的動作,然而她豐富的格鬥技巧,也能使得她遊刃有餘,完全不落下風,刺客越與她交手越是心驚,這個姜國公主武功路數怪異,還和傳聞完全不同,或許,他來的是個陷阱。

兩人都用的致命的招數,處處朝着對方的要害攻擊,百餘招之後,曲靈犀的腰間就被匕首劃破,瞬間湧出血液來,而刺客的心臟處被她的寸拳狠擊,很快嘴角就現了血跡。

曲靈犀摸摸受傷的地方,然後將手指湊近鼻下嗅了嗅,眼中的殺氣更甚,她看着刺客,已然是看着一個死人了。

已經有很多年沒人能傷得了她了,曲靈犀漠然地想,這人必須死。

她將指尖的血跡往嘴角一弒,呵呵一笑,瞬間又朝着刺客而去,她一心要取這人性命,招式更加狠辣,且她很擅長攻擊人體的弱點,刺客即使手握利器,也被她打得節節敗退,嘴角的鮮血流得更猛。

兩人打得熱火朝天,驛站內外卻一點動靜都沒有,曲靈犀更加放心,她觀察許久,終於找准了機會,從刁鑽的角度踢向刺客的手腕,將匕首踢飛出去,而他的腕骨應聲而斷,錯扭成了詭異的弧度。

刺客忍痛繼續攻向她,曲靈犀嘴角的笑意更深,拳腳越發用力,很快就將他踢飛出去,伴隨着巨大的聲響,他的身體將桌子應聲截斷,仰躺在一片狼藉之上。

他身上已經有十幾根骨頭被曲靈犀踢斷了,現在躺在地上,已是痛極,卻還是沒發出半點聲音來。

曲靈犀將插入床柱的匕首拔出,在刺客掙扎着爬起來的時候,迅速割開他的喉嚨,刺客的身體一僵,低頭看向自己噴洒出大股鮮血的脖子,嘴裏咕噥兩聲,就再沒了氣息。

這一場打鬥對曲靈犀來說,體力的消耗很是巨大,她看人沒有呼吸了,才擦了擦額頭的汗,又將沾血的匕首扔到這刺客身上,動作間不小心扯動了腰間的傷口,她不由嘶了一聲。

「被我逮到是哪個王八蛋敢刺殺我,我跟你沒完。」曲靈犀恨恨道,四處轉悠着找東西包紮傷口。

她現在這一身細皮嫩肉的,還真不捨得留下什麼傷疤。

曲靈犀並不急着走,這刺客把驛站所有人都放倒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她耽擱一會兒再走,這幫人照樣找不到她的蹤跡。

她是追蹤與反追蹤的高手,十分有恃無恐。

然而等曲靈犀剛將傷口包紮好的時候,她耳邊就突然出現了一個低沉的聲音,「姜國公主曲靈犀,原來竟這麼殺人不眨眼。」

曲靈犀一下子汗毛都豎起來了,她站起身來,辨認着聲音發出來的方向,冷聲質問,「誰?」

這人像是已經在暗地裡觀察她許久,甚至可能看到了她殺了刺客的全程,可她一點感覺都沒有,這說明此人的修為遠在她之上。

暗中窺探,又突然暴露行蹤,這人想做什麼?

曲靈犀抿着雙唇,面上有着薄薄的怒氣,眼神卻無比冷靜,繼續觀察着那人的方向。

就在這時,敞開的窗戶被敲了敲,有人自上方翻了進來,攜了一身月光,薄唇勾着淡漠的笑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皇上吃不消:帝妃太鬧騰

皇上吃不消:帝妃太鬧騰

作者:夕陽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一朝穿越,讓第一殺手成了公主
更坑爹的是剛穿越過來就被拉着去和親,但她素來驕傲,怎會任由他人掌控她的命運! 輕易逃脫和親隊伍,結果遇上個坑爹的男人把她抓了回去,似乎還是和親對象?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