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收藏家小說(陳永輝簡介)完整版免費閱讀

收藏家小說(陳永輝簡介)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1 15:54作者:張哲輝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哲輝 老陳

簡介:一次打眼,張哲輝傾盡家財買了個破銅爛鐵,憤怒之下,陰差陽錯得到上古神農氏的造世鼎憑藉著造世鼎對世間萬物的感知力,張哲輝在古玩街如魚得水,財富美女盡在其手

收藏家

推薦指數:10分

《收藏家》在線閱讀

第1章 初始

精彩節選


艷陽高照,氣浪滾滾,幽靜的古玩街,卻不受半點影響,依舊是人潮擁擠,熱鬧非凡。

張哲輝擠在人群中,時不時蹲下來,在攤位上,拿起一件小物件,左看看右瞧瞧。古玩街店鋪,以及地攤上的這些物什,十有八九都是贗品。

玩古玩這一行,靠的是眼裡,經驗。

撿漏。

碰到了真貨,賣家不知道,你給淘到了就是賺。賺千八百的,那都是玩兒,一夜之間暴富也不無可能。只是,這撿漏的概率,跟買彩票的幾率差不多。

擺地攤,開店鋪,基本都是老手,在這一行混了十多年,真貨假貨,一上手瞟上一眼,差不多就能分辨的清楚。

國家是嚴厲打擊販賣,盜賣文物的。擺在明面上的這些玩意兒,大部分是從景德鎮那邊進來的現代工藝品,仿真的東西,有九成以上是假貨。

反正地攤也不用交多少錢攤位費,來四九城旅遊的,有不少人喜歡買點東西回去當紀念。碰上懂行的,精明點的,七八塊錢買來的玩意兒,差不多也能賣個一二百。

有時,碰到個二傻子,一出手,萬八千那都是小數目。坑個十來萬的,夠吃一年。

也不是沒正貨,這就要靠個人眼力了。

張哲輝剛進圈子那會兒,也沒被少騙,好在他手裡也沒什麼錢,沒被騙多少。就當是入行交給老一輩的學費,混了三五年,人也精明多了。

跟古玩街這些老油子們,也熟絡起來。

他拿着一件銅佛,端在手掌上細細打量,乍一看,還以為是唐代出土的玩意兒呢!銅佛刻畫的栩栩如生,面含微笑,額頭飽滿泛光,連牙齒都能看的清楚。

銅佛熏過香,表皮的銅漆落了不少,露出裏面黝黑一塊。看起來,似乎經受過不少歲月的刻畫,才能變成這個樣子。

銅佛坐下刻了一行篆字,怎麼看都像是真玩意兒,特沉。

要放在三年前,張哲輝能興奮死,這可是好東西啊!要真是唐代出土的銅佛,拿到市面上去拍賣,隨便也能賣個千八百萬的。

再往裡看細緻一點,就能分辨的清楚,這看似陳年的佛像,不過是人為的做舊罷了。

唐代出土的佛像,釉色沒有這麼光滑。

玩這東西,就跟醫生看病一樣,要看,摸,聞,問。先看東西像不像,然後再仔細摸摸手感,嗅下有沒有古樸的氣息,然後再問問出土,到手的情況。

大致差不多就能了解一二。

當然,有的攤販比較狡詐,拿來的高仿,先找個墳圈子,埋上一年半載的。這玩意兒,多少也就帶點墳墓里的泥土氣息。

沒經驗的人,一看上,心頭暗喜。販子再假裝自己不識貨,編一套瞎話,說是出自河北,哪的。明明這佛像,是高仿唐代的,他愣說是清朝的。

若真是唐代的玩意兒,價值自然不菲,沒個千八百萬的,連摸都別想摸。買家心頭一熱,還以為自己撞狗屎運了,深怕不早點買下,被別人發現。

販子說多少,然後稍微壓壓價格,花個十來萬的買回家,還竊喜不已。結果拿到專家那一鑒定,就二十塊錢的東西。

在古玩圈,沒文化,確實很可怕。

一個打眼壞了,千萬家的財產,都能給你敗的傾家蕩產。

哪怕你再找小販,要人賠錢,那也是萬萬不可能的。沒準兒,小販昨天一出貨,第二天就消失不見了也是常事。就算還在,你又能把人家怎樣?

古玩就是這樣,真假自辨,錢貨兩清。沒什麼試用七天,不行退款的說法。

張德輝玩這一行,才三五年,眼力只算是一般。論經驗的話,玩古玩一輩子也不算時間長。

他這幾年也賺了不少錢,手裡頭有三十多萬。比那些打工的強多了,每天睡到自然醒,到了大中午,上館子飽飽吃上一頓,下午再出來古玩街溜達一圈。

十天半個月能出手一次,基本上能賺不少。

他攢着幾年錢,是準備回家蓋一套房子,娶老婆用的。尋思在幹上兩年,差不多就可以榮歸故里了。所以,張哲輝出手很嚴謹,不確定是真貨,一般不淘。他本錢少,一般都是玩的小物件,值不了多少錢,自然也甭想賺多少。

偶爾打眼了,也虧不了多少錢。

在這些小攤位上撿漏的幾率實在太少了。人家進貨的時候,差不多就能清楚物件真假。是真貨,又怎麼會隨便擺出來賤賣?真要賺大點,還得找那些偷摸來賣的,河北那邊的人居多。

說白了,就是盜墓的。

這些人一般手裡都是真貨,當然,價格也不會太低。

入這行,不容易,得找個有經驗的師父帶路,先學點理論。然後,再上路摸真假,鍛煉自己的手感和見識。

張哲輝也有個師父,叫老楊,在古玩街開了一家店面,生意還算不錯。剛進圈子那會兒,張哲輝給老楊白乾了一年,一年後出師,除了理論上的知識見漲之外,在分辨物什真假上,還得靠他自己。

張哲輝正行走間,見角落裡,有個人貓着身子,蹲在牆角下。是一個老頭,穿着簡樸,衣服上還打了兩補丁,一看就是鄉下人。他身前擺了一個布子,布子上放了一個碗。

那古色的碗,裂縫斑斑,像是一觸摸就要裂開似的,碗口還有個豁子。

四九城的古玩圈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張哲輝在這一條街,混跡了三年。幾乎這裡所有的小販子和店主,他都認識。

這個老頭沒見過,從裝扮上來看,應該是鄉下老頭子,臉上掛着愁雲。張哲輝快步走了上來,眼睛盯着那碗,細細端詳了片刻。總感覺有些眼熟,好像他師父貨櫃裡邊也有像這樣同樣的一個碗,師父那個沒缺口而已。「老闆,這貨能上手不?」

他想看看碗,一般小販子地攤上的物件都可以隨便看,不用問的。九成都是假貨,真摔壞了也不用他賠多少錢,大家都認識,也不好坑熟人。

真貨,可不敢隨便碰,磕壞了一角都賠不起。

老頭姓陳。

見有顧客上門,老陳雙眼放光,隨口道。「你隨便看吧老闆,別給我弄壞了就成。」

有門。

聽老陳口音,像河北那邊的人。張哲輝的師父老楊就是河北的,他對河北口音在熟悉不過了。河北出土文物頗多,每年撿漏的人,十有八九,都是從河北鄉下人手裡買來的貨。

這碗是真碗,師父那裡也有一個,他沒少看。質地,光澤,釉色都差不多,甚至連碗裡邊裂紋的紋路幾乎都一樣。「真貨是真貨,就是前朝的東西值不了多少錢,而且還有個豁口。」

「哎!」

張哲輝故作可惜,搖了搖頭,隨意道。「老闆,你這碗要價多少?」

老陳大拇指和食指一伸,「八千,一塊不能少,要不是缺了個口子,老家的人說起碼能賣三五萬呢!這東西是祖傳的,我兒子小時候拿這碗盛飯給狗吃,打碎了個豁口,現在家裡有急事,急需一筆錢,所以才拿出賣的。」

祖傳不祖傳,都是那麼個說法,一看那瓷色,八成是棺材裏邊掏來的,張哲輝也不點破。

這碗若是全好,真能賣個幾萬塊錢,可有了瑕疵,就沒那麼值錢了。張哲輝裝作很驚訝的樣子,連連搖頭,起身便要走的樣子。「八千價格太高了,買回去沒人要,算了打擾了。」

「哎哎哎!老闆。」見張哲輝要走,老陳急忙喊道。「您別急着走啊!價格可以商量嘛!要不,各讓一步,七千塊一口價,你看怎樣?」

事實上,張哲輝不太想買,價格顯然還有商量的餘地。關鍵是這東西有了瑕疵,他買來了也不好出手。「師傅,不是價格不價格的問題,你這東西豁了個口子,我要來也沒用啊!」

說話間,張哲輝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老陳。「老闆,下次有什麼好東西,你可以直接打我電話,只要是真貨,完好無缺,價格方面,我們可以商量嘛!」

買賣不成仁義在,況且,張哲輝巴不得多認識老陳他們這種人,往後他們在地下淘到東西,隨便出手一件給他,也能賺不少錢。

老陳接過名片,放手裡瞟了一眼,而後塞進口袋。拉着張哲輝臂膀,像做賊似的,偷摸輕聲道。「張老闆,你叫我老陳就行,你真要貨?我手頭裡有個大傢伙,是遼代的,價錢方面……」

「什麼東西?」

聽到有大傢伙,張哲輝頓時眼前一亮,遼代的大傢伙,八成是青銅器了?那個年頭的東西越大就越值錢。就像齊白石的蝦一樣,小蝦米越多,更是價值連城。「在哪兒呢?」

在這圈子裡混了三年,謹慎成了張哲輝的本能,稍有不慎,那栽的跟頭可不小。

聽到有貨,張哲輝可謂是悲喜交集。從他們這種人手裡買過來,再倒手賣出去肯定能賺不少錢。

問題是,他們要價多少?

他手裡沒多少本錢,別看見好東西,沒錢買,那就只有眼紅的份兒了。

不過,沒關係,大不了,朝他師父借點,要是價錢太高,直接介紹給他師父,等老楊出手倒賣賺錢了,也能分點紅利給他。

「這個……」

老陳四下里掃了一眼,小聲道。「張老闆,你看,那個東西它上不的檯面。東西是真貨,我在老家翻地的時候挖到的,我花錢請人看了,確定是好東西,遼代的大傢伙,銅的。」

「那個,出價最少不能低於一百萬,要不,就算了吧!」

一百萬?

張哲輝在這條街,小心翼翼混了三年,才賺到三十來萬。對方一開口就是一百萬,一口價,不能低。少了這價錢,他要是不答應,估計對方都不讓他去見貨了。

瞅對方這長相,這口音,還有這般賊樣,張哲輝估摸着他口中的那個大傢伙,應該差不了。只可惜,自己沒有那麼多錢,還不容易碰到這麼好的機會,哎……

古玩這東西有時候挺玄的,能不能撿漏賺錢,講究個緣分。如今自己緣分到了,手裡頭卻沒有資金周轉。

張哲輝仍舊不死心,「先看看東西再說吧!」

價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東西沒錯,到時候再壓壓價,實在不行,找他師父老楊借點也沒事。買過來,轉手一賣,翻個十來倍的,還怕沒錢啊?

張哲輝還惦記着等以後賺錢了,娶個漂漂亮亮的媳婦,在老家給爹媽蓋一座小洋房。買部車子,然後在古玩街也開個小店鋪,一輩子,也就這麼過了。

「這……」

收藏家

收藏家

作者:張哲輝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簡介:一次打眼,張哲輝傾盡家財買了個破銅爛鐵,憤怒之下,陰差陽錯得到上古神農氏的造世鼎
憑藉著造世鼎對世間萬物的感知力,張哲輝在古玩街如魚得水,財富美女盡在其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