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寒號鳥小說(葉欣毅楊琴)完整版免費閱讀

寒號鳥小說(葉欣毅楊琴)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1 15:54作者:葉欣毅 標籤: 葉欣毅 楊琴 現代言情

「雪花雖然很美,但她只能生活在寒冷的冬夜每當春天到來的時候,所有的生命都開始蘇醒,唯獨她的生命會走到盡頭」這是一個很平淡故事一個柔弱的少女面對金錢與道德,法律與人性的審判,她所能堅持的,只有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

寒號鳥

推薦指數:10分

《寒號鳥》在線閱讀

第00章 序章

精彩節選

初夏的雨水阻止了那蠢蠢欲動的炎熱,清風夾雜着濕潤的空氣輕撫着大地。還沒有完全露臉的太陽在雲層里若隱若現,偶爾透出幾道柔和的光點。怡人的季節終於得到了短暫的延續。

遠離了都市喧鬧的繁華,在這鄰近郊區的住宅群里,有的只是密集交錯的低矮平房。沒有經過任何修飾的泥土路上還可以看見殘留的水漬,偶爾行駛過的單車輪會被它們浸泡,然後在車身後留下兩道彎曲的長線。

一輛單車停在了一所住宅前,騎車的少年小心的將一份報紙投入門外的報箱內。並沒有驚醒主人的美夢,少年依然騎着車向下一個目標駛去。后座上掛着的兩箱牛奶隨着顛簸的車輪發出一陣陣輕脆的碰撞。

明媚的陽光衝破了雲層,新的一天終於開始。

少年送完了最後一瓶牛奶,臉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女主人已經醒了,捧着牛奶和少年打了個招呼。少年微笑着和她道別,推着單車慢慢離去。他正準備騎上車時,一個六十多歲的大媽叫住了他:「葉欣毅,你今天這麼早就送完了?」少年回頭看見大媽,樂呵呵地說:「嗯,今天我起得早。」大媽關切地問道:「吃早飯了嗎?」少年抓了抓頭,不好意思地說:「今天學校體檢,不能吃東西的。」

「不要總是飢一頓飽一頓,身體才是最重要的!」大媽帶着幾許嗔怪的語氣和少年並排走着,「再過幾個月就要高考了吧?要不大媽還是和區里說說,你現在畢竟是學習要緊……」

少年笑着扶住大媽的手說:「何主任,居委會幫忙給了我兩個短工,我已經很知足了。再說我大哥今年就要大學畢業,我們能照顧好自己。低保應該給那些更困難的人才對!」大媽皺了皺眉,說:「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死心眼,你每天起早貪黑的就不怕影響學習?」少年依然帶着笑容,說道:「真正喜歡學習的人是不會被耽誤的。今年高考您一定要等我的好消息啊?」

大媽沒再說什麼,只是默默地和少年一同走着。回到了居委會大門,少年將單車還給了大媽,大媽說:「就騎着上學去吧,別走那麼遠路!」少年說道:「這可是公家的財產不能亂用的!」說完便笑着跑開了。大媽嘆了口氣,鎖好了車,慢慢地走進辦公室里。一位中年片警正在看報,見她進來後笑問道:「怎麼,小葉還是不願意吃低保啊?」大媽坐了下來,說:「這孩子其實人挺不錯的,就是性子有點倔。」片警搖了搖頭,說:「不能怪小葉呀,你聽聽街坊鄰居都怎麼說他的?有機會我要在街道里開個會,都什麼時代了還這麼長舌!」

大媽嘆了口氣,說:「陳戶計說得對,不能影響這孩子高考。他爸死得早,媽又跟人跑了,他和他哥這些年過得不容易。」

片警說:「這些人,吃飽了撐了。開會的時候一定得說說這事兒,嗯……」他抽了口煙,卻看了眼窗外。

大媽咳嗽了一下,說:「陳戶計,其實他媽跟人跑的事別人倒沒怎麼說了,我其實想說的是這孩子……」

片警把煙戳進煙灰缸里,擺了擺手說:「這種事開會的時候就不要明說了吧,對小葉不好……不過我還是得警告一下這些長舌婦,再胡說八道街道里要給予處分!」

。。。。。。

脫着幾分疲憊的身子,葉欣毅慢慢打開了家門。

已經七點鐘了,學校今天要進行高考前的體檢,不能遲到。葉欣毅摸了摸空空的肚子,慶幸今天又找到了一個不吃早飯的理由。但體檢,卻是葉欣毅自上高中開始最懼怕的一項科目。

少年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獃獃地站在鏡子前,看着那張酷似母親的臉,心裏感到了幾分恐懼。街坊嘴裏的嘲笑和謾罵似乎都是因為這張臉而引起的,因為他母親曾經用自己的容貌做了許多為人不恥的事情。

葉欣毅垂下頭來,已經不敢抬眼再看下去。

多穿了一件內衣,然後用一件寬大的外套遮住了瘦小的身體。他的頭髮已經有半年沒有理過了,亂蓬蓬的遮住了大半邊臉。灰色的長褲和土氣的綠球鞋使他顯得有幾分邋遢,但少年似乎很滿意自己現在的形象。重新露出了笑容,葉欣毅抓起了書包出了門。

快步走在馬路上,葉欣毅覺得越來越緊張。就算馬上就要高考,他也不會十分的在意,但他害怕自己再次面臨體檢那樣尷尬的處境。上次體檢的經歷彷彿還發生在昨天,當他把白皙瘦小的身體暴露在眾人面前時,驚訝、嘲笑、捉弄就一直延續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而現在,葉欣毅的身體似乎比一年前有着更明顯的變化,這種恐懼漸漸拉慢了少年的腳步。

一輛垃圾車卡在了馬路邊的石坎上,年老的大伯費力的向前拖着沉重的車身。葉欣毅神色恍惚地走在了垃圾車旁邊,下意識地在車後幫忙推了起來。車終於走上了正途,老伯看了葉欣毅一眼,笑着抹了把汗:「謝了大妹子!」

葉欣毅呆了一下,搖着沾滿黑泥的手說:「大伯,我是男的!」大伯看了他一眼,笑着說:「對不起,看走眼了。在俺們老家,妹子也沒你長得俊呢!」葉欣毅爽朗地笑了,等大伯走遠後,他獃獃地看着那雙沾滿黑泥的小手,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苦澀而無奈。

「你還不去學校嗎?要遲到了。」一個輕盈的聲音從身後傳進葉欣毅的耳朵,他的心裏重重地跳了一下。葉欣毅回過頭,很隨意地說:「謝謝你提醒,我不會遲到的。」並沒有多看一眼面前的女生,葉欣毅急急地邁開了步子向學校走去。

女生毫不示弱地跟在他的身邊,說:「看不出來你還挺熱心的,居然幫那位老伯推垃圾車。」葉欣毅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指摸了摸臉,女生輕呼了一下,隨後咯咯地笑了起來。葉欣毅不解地望着她,聽她叫了聲:「喵!」少年頓時明白過來,也跟着一起笑了。

來到學校後,女生拽着葉欣毅的袖子來到了水池邊,仔細地用肥皂清洗着他手上的黑泥。葉欣毅雖然帶着很隨意的笑容,但心裏卻一陣陣激動。

當女生捧起水要給他洗臉的時候,葉欣毅有些失措地攔住了她:「不用了楊琴,我自己來……」楊琴愣了一下,有些賭氣的把水灑到了他的臉上,然後用毛巾仔細地擦洗。葉欣毅覺得自己的呼吸有些重了,輕輕地說:「謝謝你。」楊琴用手撫起了他零亂的頭髮,說:「你不是挺樂觀挺勇敢的一個人嗎,為什麼又要躲着大家?」葉欣毅按下了她的小手,說:「對不起,因為有些事情,連我自己都弄不懂。」

楊琴露出了一個笑容,說:「欣毅,不要讓大家失望,像你哥哥那樣考個好大學,行嗎?」葉欣毅也笑着點了點頭,說:「我會的。」

。。。。。。

育才高中相比市區內的學校相差了太多,低矮陳舊的教學樓上隱約地可以看見不少的裂紋,剝落的牆皮里偶爾露出幾塊紅色的方磚。臨時布置出的幾間教室充當著體檢室,從市區協和醫院裏請來的十餘位專職醫生正三三兩兩地坐在一起談着話。手上拿着體檢表,葉欣毅依然露着僵硬的笑容。他希望在內科室里,醫生能夠允許他穿着內衣進行體檢。

「葉欣毅,你好像站錯地方了吧?」一個高大的男生對和自己一起排隊的葉欣毅不無諷刺地說道。葉欣毅的手抖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說:「沒有啊。」

男生用一隻手勾住他的肩膀,指着對面女生的隊伍說:「你應該站在那邊才對。」葉欣毅的臉頓時脹得通紅,有些生氣地說:「徐虎我告訴你,你說什麼都行,就是不要拿這件事跟我開玩笑!」

他這一喊,前後的男生都看了過來。因為葉欣毅似乎沒有經過變聲期,類似童聲的音調暴露了他內心的惶恐。幾個男生不無惡意地盯着他,學着他的聲音說:「不要拿這件事跟我開玩笑!……」隨後一陣鬨笑連綿響起,葉欣毅咬着嘴唇,覺得自己有點想哭。

「徐虎,再跟我們講講你上小學時班上的那個姨娘吧?」不知出於什麼目的,幾個男生連隊也不排了,紛紛圍在了叫徐虎的男生身邊,還不時地用眼睛看着葉欣毅。

徐虎露出了幾分得意的神色,把這個講了無數次的笑話再次呈現了出來:「哎呀別提了,我上小學時班上的那個姨娘別提有多噁心了。他說話女里女氣,穿的衣服也五顏六色。我們男生在一起踢足球吧,他和女生在一起翻花繩。後來上手工勞動課的時候,男生交的作業都是戰車和手槍,他倒好,像其她女生那樣織了條圍巾!」

一個男生很配合地問了一句:「老師就沒問他為什麼要織圍巾嗎?」徐虎扭了扭屁股,用很噁心地音調說:「因為他說:我織的圍巾好好看哦!」

「哈……」所有的男生都笑了起來,有幾個甚至坐到了地上。葉欣毅遠遠地躲在一邊,但這些話還是很清晰地傳進了他的耳朵里。又一個男生喘着氣問徐虎:「這種人是怎麼生出來的呢?」徐虎突然變得很正經,嚴肅地說:「人是人他媽生的,妖是妖他媽生的。所以妖和人一樣,要有一顆仁慈的心。妖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

「你們鬧什麼,不想高考就回家!」一位四十多歲的女教師突然出現在徐虎面前,驚得男生們連忙排好隊。徐虎嚇得臉色慘白,人縮短了一大截。楊琴慢慢地把葉欣毅拉到女教師的面前,說:「余老師,這些男生太不像話了,盡欺侮葉欣毅!」

余老師嘆了口氣,看着面前的瘦弱男孩,說:「不要往心裏去,好好準備高考,知道嗎?」葉欣毅鬆開了緊咬的嘴唇,露出了堅強的笑容:「是,謝謝余老師!」余老師拉過了葉欣毅的小手,說:「你的情況我向一些專家諮詢過了,有一位姓姚的醫師同意單獨為你診斷一下。他現在就在我的辦公室里,欣毅,你跟老師來一下吧?」

「診斷?」葉欣毅看了老師身後的楊琴一眼,「我……我不想去……」余老師抓緊了他的手,說:「聽話!姚醫師聽我說了你的情況後,一直都想看看你。你知道嗎,如果你再不好好地檢查一下身體,以後會出事的!」

葉欣毅聽着老師的話,臉色因為緊張變得有些慘白。

楊琴慢慢地走到他的身邊,說:「去看看吧,治好了病才能好好考試啊!」余老師期待地看着他,說:「勇敢一點,去看看吧!」

過了許久,葉欣毅點了點頭,鼓起勇氣跟隨余老師慢慢地走去了。

看着老師走遠後,徐虎終於又站直了身體,繼續大聲說著剛才的話:「……妖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隨後所有男生齊聲說道:「是人妖!」說完這幾個字,他們帶着無比滿足的表情笑了起來。楊琴惱怒地看着他們,回想着葉欣毅亂髮下那張清秀的臉,心裏湧起了幾分莫明的不安與躁動。

寒號鳥

寒號鳥

作者:葉欣毅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雪花雖然很美,但她只能生活在寒冷的冬夜
每當春天到來的時候,所有的生命都開始蘇醒,唯獨她的生命會走到盡頭
」這是一個很平淡故事
一個柔弱的少女面對金錢與道德,法律與人性的審判,她所能堅持的,只有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