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鬼差來敲門:女王帥裂蒼穹小說(夏紀妹夏紀高)完整版免費閱讀

鬼差來敲門:女王帥裂蒼穹小說(夏紀妹夏紀高)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1 15:54作者:夏紀妹 標籤: 夏紀妹 夏紀高 穿越重生

一言蔽之:這是個女主摸爬滾打一路成神的故事如今這鬼差不好當啊不僅要她鎮得了惡鬼,關鍵姿勢還得拉風——那麼多迷弟迷妹偷摸瞅着呢如今這金手指不好拿啊不僅要她御得了神龍,關鍵做菜手藝還得好——幾小隻扒褲腿等吃呢如今這女主更不好做啊不僅要她帥到異世界去,關鍵要帥得過所…
第1章 孟婆

精彩節選

夏紀妹砸真的只經歷了兩境嘛?

加油,挺過這章就不恐怖了hhhh。孟婆不得不寫在第一章前面的話:男主不是這章出現的鬼差。不要站錯隊。——————————————————人在死之後,會怎麼樣。在咽下那盒安眠藥前,夏紀也不能給出準確答案。「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然後門,自己打開了。「快點走,別磨磨蹭蹭的。」身後猛然傳來一股推力,夏紀腳下一滑,踉蹌間響起「嘩啦,嘩啦」的鎖鏈聲,讓她霎時驚醒過來。本能地低頭一瞧,自己白皙的手腕上正銬着一副黝黑手銬,手銬連着一條生着紅銹的鎖鏈。驀然回頭,卻見另一端牢牢握在一個墨衣男子手裡。那男子約莫三四十歲的樣子,比足有一米七三的夏紀高出一頭有餘,凶目橫眉,眼中精光叫人不敢對視。他手臂強壯,肌肉鼓起似乎飽含無窮力量。見夏紀怔怔地打量自己,便凶神惡煞地瞪了她一眼。好可怕的眼神,夏紀渾身一顫,趕緊垂下頭,加快了些步伐。不管走多久,四周總籠罩灰濛霧氣,如絲如縷,伴隨鬼哭。過了一會兒,男子或許看她還算順從,鼻「哼」一聲後,解釋道:「我們現在走的這條路,叫黃泉路。」走在前邊的夏紀默然點頭,這是因為她沒法開口說話,想到或許是變成鬼的緣故。「看見前面那座橋了沒有。」在走到一個橋墩邊,男子開口,「這是奈何橋。」夏紀點頭,她猜到了。「走過那個橋,就能看到一條河。」忘川河。夏紀張了張嘴,無聲地作出這三字的口型。「沒錯。」男人手一抖,鎖鏈化作黑霧消去,「你上去,走到對面,撿塊石頭過來。」夏紀沒有動,回身望着男子。「我就在這等你。」男子見夏紀疑惑地盯着自己,面色又變得兇狠,「快點去!這點小事別讓我跟着你!」聞言,夏紀順從地飛快回頭,默默地踏上奈何橋。奈何橋,顧名思義,當亡靈踏上,再無回頭路只能帶着前世無奈與悲傷走下去。它外表看上去是木質的,拱起的弧度完美至極,卻極盡滄桑。夏紀再無猶豫向橋的盡頭走去。「嘎吱——」聞聲夏紀瞬間惶恐起來,腳下的觸感明明白白地告訴她,這橋馬上要塌!「別回頭!」男子的聲音突然在夏紀腦海中響起,「往前走!」形勢刻不容緩,夏紀已無心再想男子聲音為何會出現腦海,只能拚命地穩住身體,然後不管不顧地往回跑。當了跑了幾步,她才驀然想起那個男子是讓她往前走…夏紀呼吸急促,臉色煞白,狠下心,閉起眼睛掉頭向奈何橋盡頭疾走。忽然,搖搖欲墜的感覺消失了,心防一松,夏紀軟跪在橋面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那個男子的話果然沒錯。這時她下意識地想回頭。「別回頭!走!」宛如在耳邊炸響的驚雷,夏紀脖子僵住,不敢再回頭。半天她才掙扎着爬起來,繼續往前走。然而才邁出一步,一股刺骨寒意就順着腳底蔓延了上來,夏紀剎時小臉蒼白,一狠心,她決定無視這種感覺。方抬腳想繼續走,卻發現腳根本抬不動。低頭一看,橋底伸出一隻慘白髮青的鬼手正牢牢纏住她的腳。夏紀頓時驚嚇地三魂去了六魄,張着嘴,卻發出一個字求救。此時,男子正站在原地,緊鎖眉頭,奈何橋上有三境,一般人連一境都碰不到,那小鬼竟然碰到兩境,她到底什麼來頭?看那小鬼的樣子,遇到的估計是鬼手吧。嘖,那副柔弱樣,估計凶多吉少了……等等!男人訝異地揚眉,嘀咕:「還挺能幹的嘛。」奈何橋上,夏紀正兩手扶着欄杆,發狠地用另一隻能活動的腿,一下下踐踏鬼手。她受了一輩子氣,死了還要受你個小鬼的氣?再說她都死了,大家都是鬼,怕你啊!一聲慘叫從橋底傳來,鬼手吃痛迅速抽回,消失在橋面上。鬼手一去,那寒氣也消失無蹤。夏紀「呼哧,呼哧」地喘着氣,再也不敢停留,徑直走到橋盡頭。「哎呀,哎呀,你這小姑娘挺厲害啊,連鬼手都不怕。」一個蒼老的婦人聲音,驀然夏紀身旁響起。夏紀轉頭一看,不遠處架着小攤位,一位面目慈祥的老婆婆正對着她笑。「小姑娘,來不來碗湯?」老婆婆勺了碗鍋里的湯水,舉起問道。夏紀搖搖頭,禮貌地回笑。她徑直走到忘川河邊,蹲下身撿起一塊石頭。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這是三生石。果然,石頭握在手心的剎那,前世的種種悉數展現眼前:夏紀前世多磨難,明明母親才是原配,卻被一個年輕貌美的小三生生逼死。父親本就不是因為愛才和母親在一起,利用了外祖父家裡的一些關係才走到了今天,到頭來卻一腳踢開母親,再也不管她的死活。在家裡的她處處受氣,就造就了處事圓滑的本性。在外,她待人溫和周到,網羅了不少朋友,但繼母總是看不慣她得好,動用錢財到處散播夏紀的母親才是小三的假消息,年幼的夏紀哪裡懂得什麼小三?長大以後,朋友們開始和夏紀漸漸疏遠,原因嘛,可能是怕有其母則有其女,自己的男朋友有一天也會被夏紀搶走吧……夏父卻根本懶得管這些,有了後媽就有後爸這話說的真一點沒錯。起初夏父為了對外的名聲還會看照看夏紀一些,到後來兒子漸漸長大,便不曾將一絲一毫的關懷放在夏紀身上。若說夏紀恨不恨夏父么,自然是恨的,恨他對母親的死默然,恨他借了母親家的勢力成功後,轉而恩將仇報,恨他任由繼母糟蹋了母親死後的名聲。但還未等她親眼看到父親被制裁,就來到了這陰曹地府。至於最終她是怎麼死的,是讓繼妹逼死的。用繼妹的話說,就是看不慣她那種受盡折磨還不服輸的眼神。繼妹給了她一瓶安眠藥,夏紀知道這背後肯定有繼母的影子,繼母想要的無非就是那份可觀的家產,她不死,繼母絕不會罷休。她知道,繼母雇的殺手就在別墅門口,只要她安然無恙地踏出這扇門,死相可能就沒那麼安詳了。低頭看着手裡這瓶葯,這算是她們最後的憐憫?夏紀冷笑着打開電腦,打開文件傳輸裝置,摁下了發送鍵。會讓你們如願嗎?夏紀將有關父親貪污受賄的證據全部發送至有關部門,你們要的家產,我讓你們一分都得不到!然後將葯倒在手心,全部灌入口中咽下,恍惚間聽到了敲門的聲音,再之後…夏紀猛地從地上坐起,拚命地咳嗽着,一攤濁黃的水被她吐了出來。「哦,原來你的身世這麼悲慘啊!」夏紀抬頭,那個慈祥的老婆婆正站在自己的身旁,手裡拿着三生石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剛才你掉進忘川河裡,是我救了你。」老婆婆對夏紀解釋。夏紀不疑其它,向婆婆感激點頭。「所以你欠婆婆我一條命哦。」聞言,夏紀的眼睛瞬間瞪大了,她不明白都死了要怎樣還命!「別露出這種表情嘛。」老婆婆拄着仙人拐,指着橋對面說,「原本應該是鬼差,哦,也就是你的引路人來撈你的。但是他因為欠婆婆錢所以不敢過來,就讓你一個人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嘖,真是個冷心冷血的傢伙。」見夏紀還是一臉迷惑的樣子,婆婆也不着急,緩緩道:「只要前世沒有作過大孽,死後都會有鬼差來引路。拿起三生石的剎那會失去意識,初生的鬼都會掌握不住平衡掉進河裡,一般是由鬼差負責撈上來的。但那小子欠我錢沒還,怕見我,就讓你自己過來了,要是婆婆我一個心情不好,沒救你,你永遠也走不出忘川河了。怎麼樣,說你欠我一條命,沒說錯吧?」聞言,夏紀滿臉迷糊,機械點頭。她想着,那男子雖說沒陪着自己過來,但好歹也在自己過奈何橋的時候提醒過兩次,還算挺不錯的。「不過這也都是我和那小子的恩怨,牽扯到你……倒是顯得有些欺負你。」婆婆沉思了一下,「這樣吧,送你個東西。」夏紀手裡憑空出現一個玉墜。「這個是當年一個鬼物遺留的東西,是伴生玉墜哦,所以死後才能一直戴在他身上。告訴你,這玉墜是件有趣的器物,跟在我身邊這麼多年了,多少也帶了點靈氣。」婆婆不舍地看着吊墜。夏紀訝異地看着手心裏溫潤的玉墜,這麼好的東西,那小鬼為什麼不自己留着到下一世呢?「呵,還不都是為了個情字。」婆婆看穿夏紀心思,微微嘆息,「他死活不願喝孟婆湯,說要下輩子也能記住伴侶的樣子,我於心不忍,就讓他留下這個玉墜,便放他去輪迴。」夏紀點點頭,將玉墜緊緊握在手裡,一個痴情人的東西值得她守護。「這樣老婆子就不算欺負你了吧?」婆婆將三生石也扔給了夏紀,「以後若是有事相求於你,可別忘了今日落水贈玉之恩。」夏紀鄭重地點點頭,深吸一口氣走回奈何橋。這次卻沒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不知是不是手裡這塊玉的緣故。夏紀消失在了橋的另一端,忘川河裡突然泛起了層層漣漪。一隻鬼從河裡爬了上來,對老婆婆躬身一拜,道:「孟婆,我幫您救那小鬼上岸,還請您兌現約定。」此時孟婆的臉上哪裡還有半分和藹,她面色平淡無波,隨手盛了碗湯給那水鬼。「來生若是再作孽,可就不一定只在這忘川河裡鎮魂三千年了。」孟婆接回空碗,平淡地說道。「多謝孟婆。」那鬼抱拳,擦乾嘴邊的湯漬,轉身往輪迴池而去。夏紀下了橋,走到男子的面前,夏紀突然從他臉上發現了一絲不自然,不禁抿唇笑了起來。「走吧。」男人尷尬地轉身,指着另一個方向,「去森羅殿。」

鬼差來敲門:女王帥裂蒼穹

鬼差來敲門:女王帥裂蒼穹

作者:夏紀妹類型:穿越重生狀態:連載中

一言蔽之:這是個女主摸爬滾打一路成神的故事
如今這鬼差不好當啊
不僅要她鎮得了惡鬼,關鍵姿勢還得拉風——那麼多迷弟迷妹偷摸瞅着呢
如今這金手指不好拿啊
不僅要她御得了神龍,關鍵做菜手藝還得好——幾小隻扒褲腿等吃呢
如今這女主更不好做啊
不僅要她帥到異世界去,關鍵要帥得過所有男性角色——立志達到【所有女配都是女主後宮】基本原則v
於是所有男性角色磨刀霍霍向女主
【並不】入坑自帶避雷針——天雷滾滾
蘇,只不過蘇得很隱蔽——誰家的主角沒帶點光環就敢生出來啊
男主略總裁風(沒錯有時候我也想揍他)正在努力矯正——總之不喜勿入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