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時光不及你情深小說(溫岐任平生)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光不及你情深小說(溫岐任平生)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1 15:53作者:溫岐 標籤: 任平生 溫岐 現代言情

那年清明時分,雨水纏綿,二十二歲的溫岐漫步在細雨的櫻花園中連片的櫻花在細雨中含嬌欲滴,她流連忘返,雨落了一身也不在意姑娘,當心別感冒了一把黑色的傘出現在她頭頂,握着傘的男人微微笑着彷彿夢中見過千萬次,那男人自雨中漫步來,眉眼之間全是溫柔 溫岐的心就那麼淪陷了後…
第1章 我和你拼了

精彩節選

「阿生,我求求你了。」溫岐跪在地上,她苦苦哀求坐在那裡悠閑喝茶的任平生。

任平生絲毫不為所動,一杯茶見底,他起身蹲到地上,把手錶抬到她眼前。

「你只剩下一分鐘時間考慮了,再說廢話,你就要在裏面呆一整天了。」

跪在地上的溫岐抬頭,任平生正在看着她,他的眉眼間全是溫柔,可他說出來的話卻那麼無情。溫岐害怕極了,手和腳不由自主的顫抖着。她還想求他,可她心裏明白,沒有用的,任平生娶她進門的唯一目的就是羞辱她,折磨她。

溫岐含着淚慘笑,撐着地板起身,她搖搖晃晃的往外走。

任平生也起了身,跟在她的身後,他們下了樓,然後他和她一起進了那間密室。

密室里暗得幾乎不見五指,三米高的牆上有一個排風扇通道,只有那裡有一束光線透進來。那光只能打到牆上,根本照不到地面。

溫岐貼在牆面上,她的呼吸很急促,趴在牆上,她緊緊的掐着牆臂,牆面上凹凸不平,那是往日里她因為害怕生生用指甲摳出來的。

黑暗中,她聽到有絲絲的聲音,任平生養的那幾條冷血動物在地上游移着,溫岐的害怕達到了頂點。

終於,冰冷的感覺貼到了溫岐的腳上,溫岐放聲尖叫起來。抱着胸站在密室門口的任平生吹了幾聲口哨,爬到溫岐身上的那條冷血動物訓練有素,它們熟練的往上爬。有一條爬到了溫岐的臉上,它吐着信子摩擦着溫岐的嘴。有一條則爬到了溫岐的裙子下,它在她的隱私處反覆蹭着。還有幾條盤在她的腿上和手上,更有一條爬進了她的衣服里,鑽到了她的胸前。

溫岐死死的抿緊了嘴,她的指甲掐着牆壁,以此來支撐自己不倒下去,一倒下去意味着那些冷血動物會來得更多。她不敢尖叫,因為蛇會爬進她的嘴裏。她的雙腿也夾得死死的,這樣蛇就沒有辦法繼續往下鑽。

恐懼,無邊的恐懼,每個月這天,溫岐就想無比的渴望死亡,可任平生看她看得很嚴,她連死的機會都沒有。

溫岐太害怕這種冷血動物了。

二十一歲的時候,她去野生動物園,方向感很差的她誤入了蟒蛇區。她進去後,看到大約五、六歲的小女孩正蹲在高台上看大蟒蛇,大蟒蛇在護欄上爬着。溫岐還在想誰家父母心也太大了讓孩子跑到這個區域來,然後她就眼尖地看到了護欄那有一個缺口,蛇頭已經鑽出了洞眼。她只覺得血液從腳底往頭上竄,眼睜睜的看着大蟒蛇張着血盆大口吐出了信子,小女孩和溫岐幾乎同時尖叫出聲,小女孩掉下高台,溫岐當場嚇昏過去……那一幕成為了她永遠的夢魘。從此,她就怕死了蛇,就連聽到蛇字都會怕得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任平生太狠心了,他竟然用這麼可怕的方式折磨她。

在溫岐嚇昏過去之前,任平生拍了兩下巴掌,幾條冷血動物「咻」一下就往下游移,不過喘口氣的功夫,那幾條冷血動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任平生開了燈,他緩步走到了溫岐面前,彎下腰,他朝她伸出了手,溫和道:「好了,我們出去吧。」

溫岐已經站不起來了,她感覺身體在撕裂般的痛。她掐在牆壁上的手指無力的垂到地上,十指間鮮血淋淋。

「你出血了。」任平生指着她的下身微微皺眉,「你的例假來了嗎?」

溫岐的大腦還處在嗡嗡作響中,任平生的聲音彷彿來自遙遠的天際,她機械的低下頭,她的雙腿之間漫出一灘鮮血。

是例假嗎?是吧,她鬆了一大口氣,來例假了就好,這樣就不用承受接下來的折磨了。可為什麼會有一種墜痛感,就像有東西要從她體內剝離出去……

「這麼多血?」任平生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溫岐開始覺得渾身發冷,她想說點什麼,但眼前一黑,她就這麼昏了過去。

溫岐從昏迷中醒過來時,下腹里的墜痛感還沒有完全消失,她有些困難的挪動了一下發麻的屁股。

任平生從窗邊回過頭來,見溫岐醒了,他放下手裡的紅酒杯,踱了幾步到床邊坐了下來。

「想生個我的孩子?」他盯着她,臉上的笑終於斂了,「你的如意算盤打得不錯啊。」

溫岐獃獃的,孩子?她有了他的孩子?

「流產了。」他的臉湊近一點,嘴角又往上揚,眉眼間全是溫柔,他的手指撫過她的臉頰,「快點好起來,下周一你姑姑生日,我們還得去赴宴呢。要是讓她看見你病怏怏的樣子,她又要責備你了。」

流產了?溫岐的手不由自主的撫上了自己的腹部,兩年了,她終於有了一個他的孩子。然而,她還沒來得及感受,孩子就流產了。她想到她昏倒前的最後一刻,想到那些冷血動物……他殺死了自己的孩子,現在還這麼雲淡風輕。兩年來的隱忍和退讓,那無數的委屈,漫無邊際的恐懼……孩子的流產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溫岐一點一點抬頭,她死死地盯着任平生。那張她曾經魂牽夢繞的臉,那個她曾經看一眼就會心跳加速的男人,現在,她心如死灰。

是她太蠢,以為總有一天他會看到她的好,看到她對他的一腔深情。

「任平生。」她慘烈而絕望的喊他的名字。

「嘖嘖,還生氣了。」他輕蔑的一笑,「因為流產生氣?溫岐,你還想有一個我的孩子么?你想得可真美。我覺得你應該高興,就這麼流產了,你還少受點罪,要是我下手,你可就不是躺兩天的事兒了。」

「你為什麼這麼恨我?」溫岐抓着自己的領口,痛不欲生的問他。這兩年來,從他們結婚那天起,他在外人面前是模範丈夫,彬彬有禮,只有她知道他是惡魔。她問過他無數次,不愛她為什麼要娶他?不愛她為什麼不放她走?可他不說,他就是跟瘋了一樣以折磨她為樂。時間長了,她想任平生也許就是心理變態。

任平生還是一如既往的笑一下,然後就要往外走。

「任平生。」溫岐怒吼着,她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跳下床,她就拼盡全力的力氣朝任平生一頭撞了過去。孩子沒了,她的心也死了。

任平生沒提防溫岐會突然撞了上來,他踉蹌一下,然後往旁邊的桌子撲了過去,撲下去時,他的額頭撞到桌頭。眼冒金星,隨即有鑽心的痛襲來,任平生扶着桌子站穩,他的額頭上有血滲出來。

時光不及你情深

時光不及你情深

作者:溫岐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那年清明時分,雨水纏綿,二十二歲的溫岐漫步在細雨的櫻花園中
連片的櫻花在細雨中含嬌欲滴,她流連忘返,雨落了一身也不在意
姑娘,當心別感冒了
一把黑色的傘出現在她頭頂,握着傘的男人微微笑着
彷彿夢中見過千萬次,那男人自雨中漫步來,眉眼之間全是溫柔
溫岐的心就那麼淪陷了
後來,她嫁給了他
那個在A城能呼風喚雨的男人
A城無數女孩羨慕溫岐的好運,溫岐也以為自己被命運之神眷顧
誰知,他卻成為了她的地獄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