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重生之公主嫁到小說(寧千易什麼時候喜歡昭芸)完整版免費閱讀

重生之公主嫁到小說(寧千易什麼時候喜歡昭芸)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1 15:53作者:燃燈 標籤: 時悠寧 現代言情 芸昭

她是西涼最高貴的公主,卻被傾心之人送往別國和親不料死於荒野,卻意外重生但天意弄人重生後的她不再是公主,也沒有了皇室的血統成了大將軍獨女的她要如何面對重來的人生以及這一切背後的陰謀……傲嬌白富美X悶騷小忠犬
重生

精彩節選

  雕花軟榻,輕紗帷幔。一位約莫十一二歲的少女和衣而卧,一雙美目睜的大大的虛望着房頂一動不動。屋外淅淅瀝瀝的小雨連綿不斷的下了三日,院子里的青石路上到處都是一窪窪的淺坑,一位青衫婢女模樣的小姑娘手裡端着一個托盤急匆匆的踏過水坑朝屋這邊奔來。

  「來了來了,這是剛從迎客樓買回來的白玉燕翅粥,我可是馬不停蹄啊,素雪你摸摸這都還燙手呢。」

  「給我吧,你這衣裳都濕了,趕緊先去換身乾淨的省的着涼。」素雪一手接過托盤一手掏出絹帕為半闕擦了擦臉上的水珠。小姐自兩天前就突然開始不思飲食,成日就躺在床上發獃,府里的廚子已經將以往所有小姐愛吃的東西都做了個遍也不能讓小姐有半分胃口。迎客樓的菜肴小姐一直是讚不絕口的,只盼小姐能吃上兩口,她們也才好向夫人有所交代。

  「小姐。」在外間輕喚了聲,意料之中的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素雪不覺將眉頭又緊了一分。將盤子放在軟榻旁的小桌上勸道:「半闕去迎客樓買了小姐最愛的燕翅粥,小姐試試吧。」

  彷彿外界的一切都與之無關,少女連視線都不曾移過半分,要不是還有呼吸都讓人覺得莫不是過了世吧。

  「小姐小姐!」半闕興高采烈地跑了進來:「我聽小采說將軍還有一個月就回京了,將軍這次不僅打退了東榆還收回了失地呢!」半闕還在一旁滔滔不絕地講着,全然沒發現少女徐徐的回了神。

  將軍……西涼的大將軍時向遠?是了,她現在的身份是大將軍的嫡女,叫什麼來着?時歌?好像是這個名字吧,再多她也記不清了。

  素雪見少女總算是有了點笑意,暗暗朝半闕使了眼色示意她多說一些。大將軍常年在外打仗,待在府里的日子屈指可數,這一次和東榆的大戰一去就是大半年,眼見再過幾個月就到年關了,現在大將軍大勝而歸,定是能留在京中過年了,小姐心裏也肯定高興得緊。

  像是為了印證素雪所想,時歌側過身曲臂支着頭似是認真的在聽半闕說話,實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思緒早已經飄到了遙遠的那個地方,那個西涼與南疆的交界……

  「林裴澈!為什麼?難道我的喜歡於你而言就這麼不堪忍受,你竟這樣報復我?讓我背井離鄉嫁去那鳥不生蛋的南疆!」隨着她的一聲質問,原本就陰沉的天空突然降下瓢潑大雨。

  「公主慎言,公主乃皇上嫡親妹妹萬金之軀,和親也是為國為民,何來臣報復一說。」

  「你少在這冠冕堂皇,如今大局已定我也不過是找你要個說法。」遠處,她的侍婢葵心拿着傘急匆匆地跑來為她擋雨,她嘴角揚着嘲諷的笑意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人,看着他站在大雨里一寸一寸的濕了衣襟,彷彿只有讓他難過了她的心裏才會稍稍平衡一些。

  「公主和親南疆是皇上的意思,更是公主深明大義為保西涼不受戰爭之苦。」即使渾身濕透林裴澈也依舊筆直的站在她面前與她對視,神色淡淡不卑不亢。她當初是多麼的喜歡他這樣的氣節啊,可如今她也討厭他這樣的氣節!如今她只想看到他狼狽、看到他低三下四的模樣!

  「萬金之軀?」她挑眉,卻見他眼神微眯,這是他警惕的姿態。正如她了解他一樣,他又何嘗不是對她的脾氣也了如指掌呢。

  但!那又如何!突然伸手將雨傘打落在地:「既然我是萬金之軀,那你就為我遮風擋雨吧。」她是西涼最尊貴的公主,從來不介意用身份來讓別人低頭。

  他沒動,她也不動。葵心站在一旁擔憂得看着也不敢有所動作。彷彿是過了很久,久到她的衣服濕了大半,髮髻有些散亂,他才徐徐的彎腰撿起那柄傘替她遮上。她抬頭,咬牙切齒道:「林裴澈,你真是好得很!」

  待她還想再嘲諷一番的時候,遠處送親的大隊忽然亂了起來。「刺客!有刺客!保護公主!」

  「刺客?」遠處送親的隊伍已經亂成了一團。雖然有些疑惑,但她更多的卻是不屑,正打算上前去看個明白不料林裴澈一個閃身擋在了面前:「公主不逃么。」

  「逃?」彷彿是聽到了一個笑話,她是和親的公主,一人之身關係著兩個國家。兩國聯姻,送親隊伍由鎮國大將軍親自護送,浩浩蕩蕩足有上萬人之多,就算刺客再如何武藝高強,車輪戰都能耗死他們,更何況她還有荊溟……

  「荊溟呢?」被她突然的厲聲質問嚇住了,葵心下意識地跪倒在地:「荊、荊侍衛……在皇、皇宮。丞相大人說、說荊侍衛是……」支支吾吾間眼神不住地瞟向林裴澈。

  「像他這樣的影衛是隸屬皇家而非個人,所以他並不能隨公主出嫁。」林裴澈淡淡道。隸屬皇家?真是可笑,何時皇家的事也輪得到他這個外姓臣子來指手畫腳了?原不知,他竟可以無情至此!

  「葵心,你起來。」不再給她開口的機會,他徑直扶起了葵心將傘遞到她手中:「這裡已是南疆邊境,往前不久就是南木縣,只要找到了當地官員即可護送公主前往南疆皇宮。」

  隨後,便是葵心帶着她匆匆逃往南疆。可……她們依舊沒能逃過一死,她們甚至連楠木縣都沒能到達,便被刺客追上,死在了荒路邊。

  自嘲的一聲冷笑不自覺地從唇齒間溢出,半闕迷茫的看着時歌,小心翼翼問道:「小姐?您沒事吧?」

  「沒事,將軍回朝是大喜事,我很高興。」時歌淡淡道。她以為自己的人生該就此畫下句話了,卻不料想一朝醒來自己便成了鎮國大將軍的嫡女,她整整花了兩天的時間才讓自己接受了這個事實。她死時是長安三十一年,大將軍時向遠大退東榆班師回朝是長安二十三年時的事,也就是說她不僅重生回了西涼皇城,還回到了八年前。

  大難不死重生一世,卻……不再是她自己了。

  輕輕的嘆息聲惹得素雪與半闕面面相覷,總覺得小姐如今似乎怪怪的。不過不管怎麼說總算是願意說話了,不然再那樣不聲不響下去,小姐有沒有事她們不知道,她們先被急死倒是真的。

  「小姐,您已有兩日水米未進了,如今既已沒事不如喝些粥潤潤胃吧。」半闕見時歌的狀態似乎有些好轉,趁熱打鐵的趕緊將燕翅粥端了來:「這可是奴婢排了好久才買到的呢。」說著舀了一勺作勢便要喂時歌吃下。

  見狀時歌微微皺了皺眉。她當公主時脾氣不好,宮女們總是避得遠遠的,二十幾來年都只有葵心一直侍奉左右,如今重生一世突然換了旁的人伺候時歌還是不甚自在,勉強撐起因兩天未進水米而甚是虛弱的身體將碗接了過來,試探道:「半闕?大將軍即將被班師回朝,近日府上……都在忙些什麼呢?」

  半闕細想了下,道:「將軍大勝而歸時年關也將近了,所以夫人正思忖着將府內好好修整一番呢。至於二小姐嘛,據說是忙着和一個不知從哪找來的廚娘學什麼勞什子的菜式,成日都待在廚房,出來也是一股子油煙味兒,一點小姐樣子都沒有,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大將軍府寒酸到連廚子都請不起呢。」半闕心直口快,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素雪在一旁連咳了三四聲都被她忽略了,最後還是時歌的輕笑打斷了她的抱怨。

  半闕吐吐舌頭倒不覺有什麼不妥,素雪卻一向小心謹慎些。而時歌以前身在皇宮,她可以肆意隨性底下的人卻是不敢的,連陪她一同長大的葵心都時刻不忘謹守宮規,所以對於半闕這樣直爽活潑的人時歌也是心下喜歡的緊。

  更何況,半闕說的越多,她能知道的信息也就越多。比如,半闕口中的二小姐,就是她重生前未曾聽說過的。

  時歌正咬着勺子思考着該如何問出關於這個『二小姐』的更多事情,門外即響起了敲門聲以及丫鬟的通報:「大小姐,夫人和二小姐到了。」

  話音剛落,便已有丫鬟為其推開了房門。一位約莫才三十齣頭的女子,梳着婦人的髮髻,頭頂斜插着一支金雀鏤花步搖,一襲煙紫色長裙素雅端莊,姣好的面容上透着掩不去的擔憂神色火急火燎地走進來拉住時歌的手,連半闕和素雪的問安都撇在了身後。

  「歌兒,你真是要急死為娘么,好好的怎麼就不吃飯呢?你看你這小臉連血色都沒有了,為娘就你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你要是有個什麼萬一你讓為娘可怎麼活啊……」說著說著竟還掉下眼淚來,讓沒見過這等架勢的時歌霎時間懵在了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芸昭,時向遠的夫人,她是見過的,畢竟大將軍豐功偉績,家眷入宮參加宴會的機會不少,她身為唯一的嫡親公主也曾設宴款待過這位夫人,不過記憶中這位夫人的性情明明是謙和溫婉的,怎的現下看來,卻並非那麼一回事啊?

  見時歌不語,芸昭又將視線轉向了時歌手中的那碗粥上,「這是什麼?歌兒你就只吃這個?半闕素雪!你們是怎麼伺候大小姐的。」

  「娘。」時歌不漏痕迹的從芸昭手中將自己被握的隱隱有發紅趨勢的手抽出,隨意的將碗遞出,半闕立即接過放置一旁。時歌素手一翻,似在等待什麼,素雪稍稍一頓,轉身擰了毛巾遞上,見時歌拈着毛巾沾了沾唇角後又放回她的手中。動作優雅自然,清華貴氣,不僅半闕素雪頗為意外,就連芸昭都訝異的忘了反應。

  

重生之公主嫁到

重生之公主嫁到

作者:燃燈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她是西涼最高貴的公主,卻被傾心之人送往別國和親不料死於荒野,卻意外重生但天意弄人重生後的她不再是公主,也沒有了皇室的血統成了大將軍獨女的她要如何面對重來的人生以及這一切背後的陰謀……傲嬌白富美X悶騷小忠犬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