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家有悍妃:攝政王獨寵小說(離離雲拿月)完整版免費閱讀

家有悍妃:攝政王獨寵小說(離離雲拿月)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1 15:49作者:小 妮子 標籤: 雲離歌 雲離銳 古代言情

    前世自己被賜婚給雲離歌,他默默護着自己一世  重回到他們大婚當晚,結果遇上了穿越而來的冒牌雲離歌 一個性格火爆,武藝高強,一個現代財閥富二代,風流成性  &nbs…
第1章 刺殺

精彩節選

「一律格殺!不留活口!」

風清韻永遠都記得,她被趕出府的狼狽和那些黑袍罩身的刺客道完這一句話,是怎樣利索地手起刀落,無情地將自己送進地府里的。

老少婦孺的尖叫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鮮血迸濺,順着冰涼的劍尖滴下,一滴滴的在地上跌碎成血花,猶如盛開的紅蓮那般,妖冶又令人心驚。

風清韻喘着粗氣,並指一施力,刀尖狠狠沒入地面半分。

「為什麼……為什麼?我風清韻不服!」

風清韻的身子像是殘敗的花朵一樣頹然凋零,沾染了血跡的手掌里扶着的,是那把舔舐了數條鮮活生命的血刃。

一陣鑼鼓喧天觥籌交錯的聲音隱隱約約傳進風清韻的耳中,風清韻掙扎着起身,目光環視過四周,眼前一片片的紅色令她吃驚,她這是……在哪兒?

最先入目的是靜靜立在紅檀木案上的大紅喜燭和酒樽,她記得,她明明被刺客斬殺於街頭,此刻應是身處地府才是,「是誰救了我?這又是何處?」

風清韻喃喃開口,垂眸看着身上的喜袍,再次逡巡過周圍一片喜嘩之景,驚覺不對勁!這不是自己的喜房嗎?

自己怎麼會重新回到自己的喜房中?難道是靈魂遊走?最後看一看讓她不甘心也最放不下的地方?

風清韻抬手,狠狠地在自己胳膊上擰上一圈,疼痛感頓時蔓延神經,令她禁不住驚呼一聲。

不是做夢,也不是靈魂遊走,是真真切切的感覺。

她沒死?不對,她似乎是重生了。

時光倒轉,她回到了與雲離歌的大婚當夜!

未多思,門外嘈雜聲音使得風清韻眉睫一皺。

「砰。」忽然一聲悶響,門扉被人大力推開。

「呦。」

嬌喝聲傳入風清韻耳中,風清韻抬頭,瞧過雲婉若揚首挺胸的模樣,門外守着的婢女秋菊和鳳蘭緊隨着進來。

風清韻反應迅敏,當下斂盡不解之色,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雲婉若自顧入室,斜睨着風清韻,面上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一旋身撩着裙袂落座,嘲弄道:「嗤,真是什麼人都能嫁進齊王府里來。」

雲婉若雖然是庶女,卻是王府中唯一的女兒,生的也算嬌俏,可這性子着實囂張跋扈。

風清韻端得滿臉驚訝又猶疑之色,身形未動,眼瞼微抬,道:「這話是何意?」

「何意?你還要我告訴你是何意思?」雲婉若尾音上揚,下巴一抬,彎着嫩白小指輕哼了聲道:「京城誰不知道你風清韻,身為將門之女,整日舞刀弄槍拋頭露面,說是打抱不平,可將軍府的臉面,怕是都快被你丟盡了吧。」

雲婉若之所以大婚當夜前來,是因為她早就聽聞風清韻脾性暴躁不堪,多有故意氣氣風清韻的原因在內,想讓風清韻丟臉。

「我身為將軍之女,家中世代為將,自小耳熏目染,習武乃防身之本,有何不可?」

風清韻話音剛落,雲婉若的嗤笑聲便立刻傳來。

她明白,前世她就是氣不過雲婉若的挑撥,導致脾氣暴躁的自己在新婚當夜就對雲婉若大打出手,第二日成了全京城的笑話,如今,卻是不能如此莽撞了。

「入了齊王府,就由不得你如此不知廉恥,日日流連在外成何體統。」

風清韻聽完後,沉吟了一會兒,忽然低笑滾喉,就那麼看着雲婉若,笑的詭譎又神測。

「你笑什麼?」雲婉若柳眉一豎,杏眼圓睜質問道。

怎麼說她風清韻也是在齊王府活了兩世的人了,這雲婉若只不過一個庶女,來這房中本就不安好心,能有膽量在大婚當夜給風清韻一個下馬威,不過全然仗着有側妃撐腰罷了。

上一世,風清韻記得,大婚當夜,她與雲離歌喝的交杯酒中是有毒的,後來修養一月有餘才緩過勁來。

對了!交杯酒!一抹沉思閃過,計謀逐漸成型。

既然別人不善待她在先,那就別怪她翻臉不認人了。

「我笑你不僅愚蠢,而且自以為是。」

風清韻起身,暗中給鳳蘭使了個眼色,後者會意,不動聲色斂了眸。

風清韻踱步到雲婉若身前才接着道:「按照尊卑,你應向我行禮,訓斥之舉你本就沒有資格,我也無須要你教我如何做。按照慣例,大婚當夜,郎人未至,庶妹倒是不請自來,實屬觸了眉頭。」

「我乃爹爹唯一的女兒,是這齊王府中最受寵的,真是笑話!還有我來不得的地方?」雲婉若尖聲喝道。

一入候門深似海。

風清韻明白,她再次重生,諸般事宜和言語都需謹慎。

「哦?」風清韻語調微揚,涼薄的唇一張一合,略帶譏諷的話語猶如尖針一般狠狠扎在雲婉若心上。

「唯一的女兒又如何?非長女非嫡女,嫁娶也將將做個世家小妾,庶女一輩子就是庶女,永遠上不得檯面。」

風清韻明白,雲婉若最提不得的,便是這生來為庶。

果不其然,風清韻話音剛落,雲婉若登時冷了臉,稜角分明的輪廓霎時添了層陰寒,冷喝道:「你這個的賤人!給我閉嘴!」

門外忽然傳來喜娘的吆喝聲,風清韻眸子微抬,心中說,來了。喜娘道是吉時將至,欲讓新郎官前來,行這喜秤挑蓋頭,共飲交杯酒之舉,以免誤了良宵。

交杯酒!風清韻眸光一頓,眼底沉了層冰霜,視線移至雲婉若手邊的酒樽之上,這酒樽的位置,是她暗中使喚婢女不動聲色地挪到雲婉若手旁的。

為的便是,藉手渡劫!

如今,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怎麼?怒了?我說的本就無錯。再者,齊王府中連安分守己都做不到,日後莫說世家小妾,恐名分也無。」風清韻唇角微提,逡了絲笑意。

怒了好,她此番,便是為了激怒雲婉若。

風清韻的笑意落在雲婉若眼中,無外乎與嘲笑譏諷相甚,使得雲婉若當下便覺面上掛不住。

心中萬千思緒,實則不過短短瞬息,須臾間,雲婉若的臉色已被怒色滿滿佔據。

雲婉若「噌」地一下站起來,似是被怒氣沖昏了腦子,冷着眸子一抬手拂下紅檀案上喜酒樽,當即甩手一巴掌狠摑在風清韻臉上。

「啪。」

力道毫無收斂,囂張至極。

「你該死!」

雲婉若怒吼道。

杯盞落地,酒水淋灑而下,清脆的聲響蔓及開來,酒樽摔得七零八碎。

風清韻身形一偏,腳下一個趔趄摔倒在地,捂着紅腫的臉登時蓄了滿眼淚水,抬頭看着雲婉若委屈又憤怒。

喜娘見狀,肥肉橫生的身子一頓,甩着帕子剎那間苦了一張濃妝艷抹的臉,嘴角的痣隨着她說話時抖動,猶如小人兒一樣快要延伸至腮後。

「我的親娘啊!洞房花燭夜,灑了喜酒打了新娘子,觸了大忌!不吉利!不吉利啊!婆娘我可如何交代啊!」

喜娘哀叫完,雲婉若亦是錯愕不已,木訥看着自己的手才後知後覺自己做了什麼,慌亂之景一瞬間布滿雲婉若眸底。

眾人如夢初醒般反應過來,瞧着摔在地上的風清韻連忙想去扶起來,奴婢撞上奴婢,痛呼聲,桌椅摩擦過地面的聲音混雜,房間頓時亂作一團。

門外的小廝一閃身,快步去請了尚在前院的雲離歌。

風清韻嘴角微掀,暗中盯着雲婉若,不錯過她臉上一絲一毫的表情,雲婉若眼底閃過慌亂的時候,那瞬間,她驚慌的神色落在風清韻眼中,讓風清韻心裏霎時也有了底。

門內鬧劇未歇,門外的嘈雜聲陡然傳入風清韻耳中,隱隱約約有刺客的喊聲由遠及近。

她自幼習武,內力集身,聽力也便遠遠勝過常人。

風清韻撐着地,銳利的眸子一眯,眸光倏地一狠,不妙!

「不好了不好了!世子遇刺了!」門外冷不丁衝過來一個婢子,不知是驚嚇過度,還是匆忙致使,身形跌跌撞撞地向風清韻奔來,也未行禮,急急向風清韻稟告。

風清韻一激靈,素手一拍地面身形頓起,一把扯掉頭上的蓋頭,疾步便要去尋,剛及門檻,迎面撞上幾個小廝抬着雲離歌步伐急促進來,府中太醫尾隨而至。

一旋身,風清韻讓着道,待得雲離歌被小廝安穩扶在塌上後,風清韻回頭看着太醫唯唯諾諾正要行禮,當下手一拂,心裏默念不會有事的,顫着聲音吩咐道:「愣着幹什麼!快,取生肌玉紅膏!止血包紮!」

齊王與前來祝賀的世家叔伯紛紛緊張不已,跟隨着太醫一涌而入,風清韻眉頭一皺,起身隨太醫以安靜為由全部請了出去,當下合上門扉才重回塌前。

時間一點點過去,雲離歌躺在塌上不斷出着汗,眉頭擰在一塊,風清韻一遍遍的為他擦拭,寸步未離。

「什麼狀況?」風清韻聲音依舊透着一股子未壓下的顫抖。

「啟稟世子妃,世子腹部受傷,後腦着地,如今已包紮,暫無其他外傷。待我開個方子,世子妃按着方子抓藥即可。至於內傷或者頭顱會不會因為震蕩引起什麼後遺症,要等世子醒來才知。」太醫拂袖作禮,說道。

風清韻聽完後,懸着的心總算落下了些,情況總算是好的,「如此,先謝過太醫了。」

家有悍妃:攝政王獨寵

家有悍妃:攝政王獨寵

作者:小 妮子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前世自己被賜婚給雲離歌,他默默護着自己一世
  重回到他們大婚當晚,結果遇上了穿越而來的冒牌雲離歌
 一個性格火爆,武藝高強,一個現代財閥富二代,風流成性
   兩人將會產生怎樣的火花?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