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穿書後她成了男配的小甜心小說(夏繁楚漣)完整版免費閱讀

穿書後她成了男配的小甜心小說(夏繁楚漣)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1 15:44作者:夏繁 標籤: 夏繁 楚漣 穿越重生

假佛系女主VS假偏執男主   認識夏繁近二十年的青梅竹馬如此放言:誰能讓夏繁生氣,我送那個人一棟別墅外加現金一百萬!   穿書後,夏繁表面一如既往的祥和,如春天之風、冬日之陽,內心卻逐日暴躁   某一日,她掐着書中女三的下巴笑意盈盈:「再淘氣,殺了你哦」   …
001 佛曰,不可說

精彩節選

  冷風帶來的一股腥臭味讓正在閉眼養神的夏繁睜開眼。

  藉著牢籠外頭不斷靠近的一點兒火光,她看到幾道被扭曲的黑影映照在斑駁的牆面上。

  來了。

  夏繁用手輕輕捶了捶自己的左腿,因為懸坐在十字柱上有一段時間,她的左半邊身體已經有些麻木了。

  五天,從她被人從身後打暈到扔進這間水牢,已經過去了五天。

  前兩天她沒什麼太多感觸,只覺得這環境不像是人呆的地方。

  直到第三天聽見外面獄卒的交談聲,她的心才有了一絲觸動。

  熟悉的朝代、熟悉的人名……莫非,她穿書了?

  還是自己寫的那本。

  「祁王,蕭氏罪女就關在裏面。」

  水牢外,身形頎長的那名男子透過牢門往裡頭打探,看到懸坐在十字柱上的那道身影后冷了一張臉。

  見狀,獄卒趕緊解釋道:「王爺,上一個在水牢里連三日都沒熬過,還是個男的。所以……」

  所以看到蕭氏自己爬到十字柱上,他們也沒阻攔。

  想着蕭氏就這麼死在了水牢里,等王爺回來他們只怕更不好交差。

  畢竟,以蕭氏犯下的罪只死在水牢里也太便宜了點兒。

  楚漣握緊拳,好一會兒才對着獄卒說道:「將牢門打開。」

  「是。」

  還坐在十字柱上的夏繁看到走進來的獄卒後微微抿緊唇。

  先前,這名獄卒稱外頭那人為qi王。

  可她書里的主角沒有這號人物,能與那兩個字沾邊的,只有十章之內她被自己寫「失蹤」的一位路人丙,祁王。

  至於為什麼寫「失蹤」,因為更新的那晚和同事喝了幾杯小酒,回家後靈感如泉,就重墨添彩地描述了一位路人,導致書粉強烈要求換男主。

  她懶得換,就把那位路人丙祁王寫失蹤了。

  自然,不滿的書粉有很多。

  聽說,其中一位書粉為此還開了一本自己小說的同人文,大火。

  不過她也就這麼一聽,並沒有在意,更沒有去看一眼。

  想到這裡,夏繁慢慢抬起一雙眼,恰好撞上火光下佇立在牢門門口的那人。

  玄衣冷寂,映襯着那男人肌白如瓷。長發如墨,半攏青絲被一根髮帶高高綁起。

  而披下的長髮中有一縷青絲垂於他胸口,青絲從他耳際下端的位置用一根細繩束住,細繩末端還垂着一顆赤紅的珠子。

  遠遠看去,還以為是這位美人戴了一顆紅珠耳垂。

  當這段獨白出現腦中時,夏繁心中僅有的一點兒微末不妙感也消失了。

  牢門外的,還真是自己寫失蹤的路人丙。

  既然如此,他就不過是一位紙片人,不足為慮。

  「給本王把她扔進水牢里。」

  低低沉沉的一句,讓夏繁慢慢皺緊眉。

  就當另幾名獄卒也趕來時,夏繁對着剛剛轉身準備離開的那道玄影開口道:「祁王,我是被冤枉的。」

  這幾天聽獄卒的閑談她也明白了一件事:蕭氏在楚國皇宮爭寵,殘害了與這位祁王交好的外門姐姐。

  至於怎麼殘害的,她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這件事就與她夏繁無關。

  既然無關,她就一定是被冤枉的。

  作為在國內外一流大學都取得心理學博士學位的她,不說在這穿書世界混得風生水起,起碼不能讓自身遭受迫害。

  沉沉靜靜的一句讓楚漣重新回身,蹙起眉頭再次看向懸坐在十字柱上的那人。

  四目交匯間,楚漣對着身邊的獄卒道:「既然蕭氏嫌水牢臟,就把她送去城外的營帳。將士們風塵僕僕,是該犒勞犒勞他們了。」

  話落,夏繁就被一名獄卒從十字柱上強行扛在了肩頭。

  肢體被迫接觸的一瞬,她心頭湧起了一種從來沒有如此強烈過的煩悶感。

  正如書上所說,心境的確與大環境息息相關。

  被扛在肩頭的夏繁艱難地抬起眸,經過玄衣人身邊時伸出手,無比準確地將那顆紅珠拽下。

  一瞬間,所有人都怔住了。

  楚漣定定看着還被扛在獄卒肩頭的那人手中的紅珠,似乎還有些不敢相信。

  夏繁微微一抖手,粘在那顆紅珠上的幾根青絲就慢慢落在了地上。

  呵。

  別人的書又如何。

  面前這位紙片人的設定還不是沿用的自己的。

  既然如此……

  「放我下來。」

  清冷的一聲讓扛着夏繁的那名獄卒立刻將她放在地上。

  夏繁兩指捏着那顆紅珠,對着還呆怔在原地的楚漣一字一頓道:「王爺若不給我自證清白的機會,我就將這顆佛珠扔進水牢里。沾了水牢下的穢物,這顆佛珠就不靈了吧。」

  楚漣。

  楚國祁王。

  出生時天露異象,被當時的國師稱為殺星降世,因煞氣太重,故從國安寺取下上代主持的念珠來壓制煞氣。

  當時國師放言,小世子只要佛珠壓於發上,不僅不會讓身邊人被煞氣所傷,還能成為楚國的鎮國大將,護國安平。

  而十歲左右又生得十分美艷的小世子,因為發上戴着這麼一顆鮮艷的佛珠常被誤認為小公主。

  一次爭執之下,他發上的佛珠掉落,卻在第二日得知昨日與他爭執的那位鄰國皇子突得急症病斃,而在場的宮人們皆生了一場大病。

  鄰國痛失皇子,與楚國的大戰就此拉開序幕。

  至此,這位小世子也是如今的祁王被世人完完全全當成了殺星。

  那顆佛珠也再也沒有離開過他的發間。

  夏繁收回思緒,先前的一點兒燥意現在已經消淡了不少。

  她掂了掂手中的佛珠對着目光逐漸慌亂的那人繼續道:「王爺,聊聊嗎?」

  仔細一想,她面前人的名字還是自己酒意上頭給他取的,這副花容月貌還是自己在醉意下描繪而來的。

  忽然她就有了一絲親切感。

  這時楚漣也終於冷靜下來。

  就在他準備搶回那顆佛珠時,對面女子的手伸向漆黑的水面處。

  「你再動一下,我就把它扔下去。」

  「你扔下去,我就讓你生不如死。」

  「那我就拿着佛珠跳下去。」

  夏繁抬頭盯着高出自己大半個頭的年輕男子,目光里沒有一絲猶豫。

  楚漣袖內的手再次握緊,對着周圍紛紛低着頭不敢抬眼的獄卒道:「你們都下去。」

  「是。」

  獄卒們都鬆了一口氣,快速退出了水牢。

  夏繁這時也後退了幾步,保持跟對面人之間的距離。

  雖然楚漣沿用的是她的人設,但作為一位路人丙,並沒有細化他的性格特徵。

  誰知道他在那位作者的刻畫下成了什麼樣子。

  夏繁抬眸盯着面色越來越難看的那人,暗道只怕是位偏執狂。

  不然,怎麼會喪心病狂到要把自己作為一件犒勞他營下將士的物件。

  楚漣暗自冷笑一聲,她現在倒怕了。

  他彎起薄唇,餘光落在對面人手中的佛珠上,道:「難道你不知取下這顆佛珠有什麼後果?」

  「能讓王爺給我一個自證清白的機會。」

  機會?

  楚漣不覺笑出聲,他往前走一步,對面的女子就往後退一步。

  「上次搶我佛珠的人,墳頭草已經有兩尺高了。就算證明你是被冤枉的,你還能擋我這一位殺星的煞氣?」

  迷信。

  夏繁繼續往後退一步,道:「王爺再走一步,我可就真帶着佛珠跳下去了。」

  果然,那人立馬停下了腳步。

  夏繁微微彎唇。別說,這樣絕色的紙片人和迷信還挺搭配的。

  「王爺,我不是蕭氏,我是夏繁。」

  下凡?

  仙女下凡?

  楚漣蹙起眉頭,他還沒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女子,跟那位有幾面之緣的蕭氏語氣倒不太像。

  「春夏的夏,繁星的繁。」

  ……

  這個解釋讓楚漣生了一絲難堪,他移開視線望向漆黑的水面,道:「我記得蕭氏沒有雙生子。」

  難道這世上還有這麼相像的人?

  對面人的窘迫讓夏繁生出了一絲希望,看來,這位王爺還聽得進去解釋。

  她繼續道:「我不是楚國人。我是被打暈後擄過來的。」

  打暈?

  楚漣重新看向對面女子。

  不對,他明明是託人找到蕭氏迫害陳姐姐的證物後呈稟皇叔。

  皇叔既然是直接定罪,根本不需將蕭氏打暈送進來。

  難道,她想自裁,才被打暈關進了這裡?

  「我如果放棄了生的希望,不必跟王爺在此周旋。」

  夏繁的話讓楚漣再次一怔。

  這女子居然猜得出自己在想什麼!

  他與蕭氏在皇宮偶然見過幾面,雖說並沒有相談過,但那位蕭氏給他的感覺和如今的這位,似乎真的不太一樣。

  楚漣對着夏繁勾了勾手,道:「你過來,讓我看清一點兒。」

  興許,真是那位蕭氏找了一位替罪的。

  夏繁微微低眸,朝前面走去。

  他猶豫了。

  看到咫尺的一雙黑靴,夏繁停下腳步,垂眸低聲道:「王爺,夏繁是被抓來頂罪的。真正的罪人,王爺您千萬不要放過。」

  話落,她握住身前人的左手,將那顆佛珠放在他的掌心中。

  隨後另一隻手將頸後的黑髮拂到胸前,低下頭繼續輕聲道:「王爺,我頸後應該還有被擊中的淤青。」

  這樣,就能證明自己先前的那句並沒有說謊。

  而自己開始就把威脅於他的佛珠交還,不僅能證明自己只是想擁有一個解釋的機會,更表明了自己對他的信任。

  像這種被冠上「不祥」的紙片人,從心理上最好拿捏。

  哪怕只是不用異樣的眼神看着,也能輕而易舉地生出一份期許來。

  

穿書後她成了男配的小甜心

穿書後她成了男配的小甜心

作者:夏繁類型:穿越重生狀態:連載中

假佛系女主VS假偏執男主
  認識夏繁近二十年的青梅竹馬如此放言:誰能讓夏繁生氣,我送那個人一棟別墅外加現金一百萬!   穿書後,夏繁表面一如既往的祥和,如春天之風、冬日之陽,內心卻逐日暴躁
  某一日,她掐着書中女三的下巴笑意盈盈:「再淘氣,殺了你哦
」   又某一日,她點着書中男主的眉心小意溫柔:「不過一個紙片人,拽什麼?」   夏繁穿了一本別人借用自己小說而寫的同人文
自己小說...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