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魔幻萌戀:血族殿下,別咬我小說(羅綃花梨子)完整版免費閱讀

魔幻萌戀:血族殿下,別咬我小說(羅綃花梨子)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1 15:40作者:羅綃 標籤: 現代言情 羅綃 花梨子

醜陋海怪來求愛,她逃!踩到美貌王子,她親!誰知王子搖身成吸血,還非她不娶!天啊,她不就是做了一個穿越夢么,怎麼竟是遇上一些不正常的王子呢!...
第1章

精彩節選

  最近,一直在做一個怪夢。

  非常奇怪的夢!

  在夢中,她吻了一位陌生的男子!

  嗯。好吧。說得詳細一點。

  就是這陌生的男子,為什麼會這麼帥?

  帥到什麼程度呢——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水見水噴……

  可是——等等——啊——為什麼他的眼睛是紫紅色的?彷彿是一朵躺在血泊中的薰衣草。

  他漂亮的唇瓣在說話呢——來吧,我的新娘,我一直都在黑暗中等你。千年之約,你要守信!

  即使會被太陽灼傷,眼睛永生見不得光明,靈魂永世不被救贖,我也要找到你!

  啪!

  清醒了!

  被人無情地澆醒的……全身的水花花呀,水花花……

  「花梨子,快起床,有沒有搞錯啊,你還真能睡啊,上課又要遲到了,真是敗給你啦!」一位圓臉嬰兒肥的女生拿着杯子對着床上的女生洒水噴花。

  花梨子無奈的起床,鬱悶啊,鬧鐘壞了嗎,竟然沒叫醒她!氣憤,上課又要遲到了。

  「知道啦,我起床了。死羅綃,以後不準再對我噴水了,你以為我是一朵花嗎?你老給我噴水,我也不會結一顆果子給你吃的!」

  「哈哈……你豬啊,我可沒本事讓你結果子,不過你未來的老公就說不定了。」

  羅綃呵呵的大笑起來。

  「你這個豬頭。在胡說什麼啊!」

  花梨子,給了她一個鍋蓋!

  最近總做惡夢,前部分是美麗的愛情吻戲,後半部分為什麼總變得異常的恐怖血腥呢?

  所以,這一整天她都想好好睡一沉,眼皮越來越沉,都睜不開了。

  「梨子啊,男生請我們出去吃飯,你跟我們去吧!」

  羅綃很熱情地拉起趴在桌子上的花梨子。畢竟是男生請客多爽啊。

  「不要啦,你去吧,我只想睡覺,不想去,你就讓我好好睡一會兒吧。你和別的女生去玩。」

  花梨子說完,打着呵欠,又趴在桌子上,繼續睡了下去。

  羅綃無語地鄙視着她,還真能睡啊,真的是無可救藥了啊!

  以前的花梨子,不是這樣的啊!現在整天的就知道睡覺,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夢中和帥哥約會去啦!

  再這樣繼續睡下去,不變成豬頭才怪呢。

  夢中的情景,又斷斷續續的上演了。

  夢中,那帥得「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水見水噴」的男生,又出現了!

  順着鋼琴聲,沿着大理石台階,一步步抬階而上,轉過華麗的花瓶轉角裝飾,來到一間格調高雅而富麗堂皇的宮殿里……

  有一架銀白色的三腳鋼琴,正像位帝王一般,如山巔聳立,不可仰視。

  在銀色鋼琴的反襯下,有位穿宮殿服飾的紫衣少年正閉目彈琴,光滑如鏡的琴面上映着他如絲絹飛舞般的頭髮,寬闊明亮的額頭,睫毛曲卷如羽翼呈翔,俊拔的鼻樑如寶劍出鞘,天生俊雅非凡!

  陽光透過窗帘,把微弱的光線灑在他身上,很神奇的是,他的頭髮竟然是紫黑色的……一圈圈散發著高貴神秘的吸引力……黑中帶紫,紫中透黑……這頭大波浪卷的頭髮像雲卷一般,在他身後風起雲湧……

  他彈得如此的入迷,以至於,自始至終都未睜開過雙眸,就像黑布中藏着的神秘之物,讓人想進一步的去探險。

  紫黑色的珍珠,世上本少見。

  更何況是如此俊美如神祗一般的少年。

  雖然這宮殿外觀是歐洲哥特式風格為主,可是內觀卻又融合著中國古代宮廷的內飾。這是一座中西合璧的城堡。

  少年旁邊前側立有一隻尺許高的螭首銅鼎,鏤空的翔鶴花紋里正吐出裊裊輕煙,氤氳開來,滿室芬芳……清韻流長……

  鋼琴鍵在他強有力的指尖下,快速而歡騰地跳躍着。

  漸進的快節奏,若萬馬奔騰,氣象萬千!

  聽之可讓人的血液,跟着曲調瞬間倒回逆轉……跌宕起伏,不可抑止!

  終於,少年轉過頭,望着她——啊!

  為什麼四周一片的黑。完了,又不見了!

  帥哥呀帥哥……都還沒看到正面的眼睛,就又不見了。氣死!

  睡了很久了,花梨子醒來的時候已經天黑了。四周只有她一個人,怪害怕的!

  突然間,面前出現一面鏡子——

  水幽幽的鏡子,有水紋在上面流動着……

  花梨子害怕地拍了拍水鏡,大叫着:「啊?這是什麼東西?怎麼一回事?為什麼要把我困住!」

  這一拍,就出現了風旋,接着跳出奇怪詭異的畫面了,水紋鏡不見了,一片的黑,像星辰布滿的夜空。

  花梨子想會不會是還在做夢啊,就閉上眼,再睜開!

  可是不行!鏡子又再次出現了。

  她向著四周問道:「回答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面鏡子有什麼用?」

  啪!一聲巨響。

  咚一聲!鏡面上,出現了難懂的字幕。

  水鏡慢慢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一條無限延伸的通道在眼前攤開。

  她摸索着,慢慢地走了進去。

  迷迷糊糊地往前走,眼前出現一大片茂密的叢林,陽光明媚,金色光線在綠葉上跳躍着。

  前面茂密的叢林中,突現一座哥特式的尖頂古堡,在雪峰迷霧中,巍然屹立。

  展現在她眼前的是一條鵝卵石的路,全是純白色的鵝卵石,在盡頭,有一個鐵藝的大門,大門上纏滿了青藤花,繚亂蔓蔓……

  往內瞧,花園裡,奼紫嫣紅的薰衣草,像一枚枚蝶兒,在翩翩綻放……

  風吹拂,薰衣香香。

  一座精美細雕的哥特式古堡建築掩於綠水環山中,米白色的雕花石柱托起鏤空的穹頂,聳天而立,再上就是純白的穹頂,以及飄浮的白雲柳絮。

  仙境?

  花梨子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睛,哇,真的是童話中的仙境啊!

  她昂起頭,仰天微笑,太美了,這個地方!

  她走了進去,小心翼翼。

  哐當!推開鐵門。

  鵝卵石鋪成的路,一直延伸到嵬嵬的古堡門口。

  猶如隱在神秘角落裡的華麗宮殿,等着人去揭開紅綢布。

  撲撲,有飛鳥拍翅的聲音。

  橫斜的枝頭上,幾隻鳥兒正好奇的探頭望着她。

  萬籟俱寂,只有風在耳邊呼嘯而過。

  嘩啦啦,簌簌的響……

  「嘎吱!」憑空一聲,她嚇了一大跳。

  低頭一看,原來是踩到枯樹枝了。而且還有一隻受傷了的小白兔,正蹲在不遠處,純白色,毛茸茸的,很可愛,可是受傷了,鮮紅的血,淌了一地。

  白中的紅,甚是刺目。

  就在這時,古堡的大門自動的開了……從裏面透出了淡淡的光影。

  好似在歡迎賓客的到來,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神秘,彷彿從古堡里傳說一句話來——門已開,快來,快進來……

  真是讓人興奮不已啊。

  可是,思量再三,她還是決定先跑去救起小兔子,把包紮好的小兔子放生。

  突然,她看到地上雜草亂堆中有一枚銀質勳章,好奇地撿起來一看——只見,勳章的圖案是一朵薰衣草,後面標着古老悠遠的年份日期。

  圖案精緻,小巧而華麗,應該是專為女性佩帶而設計的吧。

  她呼扇着大眼睛,睫毛長長的像兩把可愛的小刷子。

  這枚勳章還有一個特別之處,那就是像一把鑰匙的形狀。

  在陽光底下,全身都熠熠泛光,華彩生輝。

  似乎受了神的指示,她感覺這把鑰匙出現在這裡一定是有用處的。

  細心地放進口袋裡,她沿着鵝卵石走了進去。

  走進厚重的門,裏面昏暗一片。

  光線一閃一滅,詭異而神奇。

  花梨子扯了扯嘴角,從這座城堡裏面透出的氣氛也太沉重和神秘了吧。

  延着厚厚的紅地毯進去,是盤旋而上的大理石階梯。

  城堡里點燃着水晶蠟燭,閃閃亮亮,越往裡走,越明亮寬敞……

  旁邊鐵藝花籃里,插着幾束薰衣草,空氣中,飄蕩着淡淡的薰香……

  拾階而上,燈火閃閃。

  映在她的臉上,透析出一種撲朔迷離的迷。

  延着厚厚的紅地毯進去,是盤旋而上的大理石階梯。

  金碧輝煌的宮殿里,色澤宏亮,偌大的長廊兩邊掛滿精美的油畫,像十七,十八世紀的貴族風格。

  巴洛克時期造型的沙發,都整齊地擺放着。似乎隨時歡迎主人的到來。

  金褐色裝飾的牆角,有一扇落地鏡,反射的光芒,把花梨子嚇了一大跳。

  只見鏡面上有紅色的血漬,像睜着陰森的瞳孔在注視着她。

  梨子害怕地後退一步,鏡面上,映着她蒼白的臉……

  那鮮紅的血漬打着一排英文字母——歡迎光臨「吸血鬼」城堡。

  燭光忽閃,氣氛鬼詭。

  「啪啦!」一聲……

  風攸地,灌進窗!

  白色的窗紗在飄蕩……在反光鏡里,蒼白得刺目,像地獄裏的黑白無常在招魂……

  在她還未明白過來時,只聽——

  啊!

  一聲巨響。

  地面突然裂開一條縫,打開一道地面之門。

  倏地,她掉了下去!

  四周回歸於黑暗……彷彿進了撒旦之門。

  只有風呼嘯在耳邊,穿梭不止。

  醒來以後,她慌了,完全亂套了!

  這是什麼地方,怎麼全是一片汪洋的藍色?

  好似在大海的中央地帶?

  剛才是紅,現在是藍啦?

  怎麼都是對比色啊,一暖一冷的!

  「天啊,有誰在啊?有沒有人啊,這裡是哪啊?有人的話,麻煩請快點出來。」

  花梨子害怕極了,很可惜的是,回復她的還是自己的無限迴音……

  「我到底進到什麼地方啦,天啊,誰來告訴我,這是怎麼會事啊。」

  她沮喪地低喃着。

  梨子很想走出這片藍色海域,可是從小就路痴的她,卻怎麼走都會繞回原地,

  上帝啊,可憐可憐她吧。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上帝爺爺啊,發發慈悲吧,快告訴我這是什麼鬼地方啊,人家是路痴啊,上帝爺爺,你讓我出去,我就請你吃雪糕一根!」

  花梨子欲哭無淚地說。

  問題是,現在根本就一根鳥毛也看不見。

  撲吡!有人笑了。

  咦?是誰?

  「誰在此笑本小姐?有種的站出來!哼,躲着算什麼英雄好漢!」

  終於有人聲了,太棒了!

  上帝爺爺聽到她可憐的心聲了。高興雀躍的梨子看向聲源,尋找目標!

  「天,媽咪啊,你是什麼怪物?實在是太丑,太丑了!」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怪物啊?

  實在是,簡直是無法形容眼前看到的這個東西,像魚不是魚,像蛇不是蛇,像海馬不是海馬……

  它是一個長相奇怪的海怪!身上長滿了圓形的膿包!太丑太可怕了!

  「喂,長得丑不是你的錯,可是出來嚇我,就是你的不對了!」

  可是,一看到海怪傷心的樣子,她又不忍心了,真是一付刀子嘴豆腐心的性格。

  「不過沒關係,你長得丑不要緊,只要人溫柔就好了。人溫柔的話,就會有女孩子喜歡你的。」

  那海怪,似乎聽懂了她的意思,朝她點了點頭,真的是溫柔地衝著她笑了……

  咦,看起來不那麼丑啦。

  「請問下,你是誰?我長得這麼丑,你不害怕嗎?」

  海怪開口說話,十分好奇地打量着梨子。

  他發覺這個女孩子竟然不害怕地跟他講話。實在是太可愛了。

  「能告訴我要怎麼走出這裡嗎?」

  梨子現在只想快點逃離這個鬼地方。

  但是,這個海怪卻繞有興趣的繼續凝視着梨子。

  太好了,這個女孩子,雖然長得不是很漂亮,但人很精神啊,又很有愛心,肯跟它講話。

  要知道,因為自己長得太丑的原因,已經很久沒有任何魚類願意主動跟它交流了。它被關在這裡上千年了,好孤獨,好寂寞啊。

  「你好,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你是我見過最可愛特別的女孩子。因為你的可愛特別,所以,我覺得你是這個世界上長得最漂亮的女生了。我很喜歡你……」

  完了,海怪一說完。梨子就鬱悶死了。

  哪有人這樣直接向女孩子表白的,怎麼說也要帶朵玫瑰花意思意思一下吧。

  「我真的長得很漂亮嗎?」

  「嗯,至少在我眼中是最漂亮的。」

  海怪睜着膿包大眼,衝著她真摯的點頭。

  其實,梨子有自知之明啦。自己長得只能算是中等清秀型的女生。

  哈哈,不過,有史以來第一次有人誇自己漂亮,更要死的還是最漂亮,雖然是個醜八怪誇她,但是還是很開心。

  「哈,你太可愛了。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我也覺得自己長得挺漂亮的。」

  梨子狂奔過去,興奮地和它握手啦!

  「我叫花梨子,你可以叫我梨子。嘻嘻。我覺得啊,其實你長得不是很醜,我想你的心一定很溫柔。」

  她自我介紹地說。當然,免不了大夸特誇他一下,畢竟人家說她是最漂亮的女生。

  哈哈哈……

  看到她竟然敢和他握手,海怪是高興得連鼻涕都嘩啦啦地流出來了。

  別怪人家太丑,人家真的是那個「雞凍」呀「雞凍」!

  已過了千年啦,終於有一位這麼善良可愛的女生說它溫柔了。

  神秘的海怪見梨子這麼高興也笑了起來。

  「親愛的海怪先生啊,雖然你長的有礙市容,但因為你剛才的那句至理名言,本小姐就大肚點不跟你一般見識了。」

  「有礙市容?這是什麼東西?」

  海怪一臉疑問,可梨子沒時間解釋。

  「算了,跟你解釋你也不會懂的拉。」

  既然不懂,海怪也就自個兒忽略,它從口袋裡掏出一樣東西。

  「哦,給你這個。」說著就遞給她一塊漂亮的水晶。亮閃閃的。

  「這是什麼東西啊?」

  「這是『紫幻水晶』,我的貼身寶貝。請你一定要好好保管。」

  「你給我幹什麼啊?」

  梨子一愣,不行。

  她當然不是傻子,無功不受祿的道理她還是懂滴。

  天上掉餡餅,一般不會砸在聰明人的頭上。嘿嘿……

  海怪臉紅地盯着她可愛的小臉半天,終於不好意思地說:「梨子,我喜歡你!」

  頓時,梨子傻眼了。

  「這個你剛才說了。」

  喜歡就喜歡嘛,臉紅幹嘛。本小姐讓你喜歡,可是你的榮幸。

  「我的意思是說,我想跟你……那個……「

  「啊?那個?什麼那個?」

  她還是一臉的迷糊呀迷糊。

  海怪先生啊,我被關在這裡很鬱悶的啊,麻煩有P就快放,放完請噴空氣清新劑。

  「我的意思是說,我很喜歡你,想娶你為妻!梨子,你願意嫁給我嗎?為我繁育後代……」

  海怪先生剛說完。

  腦子斷路的梨子,一個抽筋,倒在地上翻滾……

  求婚啊,當場求婚。有這樣求的嗎?

  回神後的梨子,立馬把紫夢水晶扔給海怪先生。

  真的是無功不受祿。

  收了你一個破東西,就要嫁給你啊。

  你早點說行不。嚇人啊。

  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更何況,你還不是人!

  一想到以後自己的小庇股後面,招搖地跟着一群小海怪,她就想自殺算鳥!

  「太可惡啦,你……你……哼,你給我提鞋差不多!」

  梨子氣極了。雖然長的不是傾國傾城,但也不淪落到嫁給這樣的極品海怪。

  雖然,她並不討厭它。但是離喜歡還真的是差太遠了……咳咳咳……

  她提起腳趾踢了過去——撲!完啦,鞋子飛走了!

  眼明手快的海怪先生,飛身上前,真的把鞋子撿回來了。

  它來到梨子面前,很委屈地說:「給你鞋子。我現在可以成為你的跟班嗎?」

  「啊?什麼?」

  「你很注重外表嗎?其實,只要你吻我,並答應嫁給我,我可以變得非常……「

  他還沒說完。梨子就嚇壞了,撒腿就跑,打死她也不嫁給這麼一個醜八怪!

  天啊,要吻他啊?

  一看到它滿身的觸角和膿包,就想吐了。

  更何況還要吻它。它難道從來沒洗過澡嗎?

  深身的惡臭啊!

  還是先逃了再說吧。

  這時,從前方出現一團紫色,一個穿着漂亮公主裙的紫發紫眸的少女,正帶着一群僕人出來散步。

  她一臉嫌惡地看了梨子一眼,說道:「正好我的那些寶貝們餓了,這個人類女人是個好材料,把她帶走吧。」

  「撲啦」一聲,梨子就被一團魔法球給帶到了一個神秘的地方。

  一個閃移,他們把她抓進了一座城堡里。

  上帝爺爺,這座城堡好熟悉啊,以前好像來過?

  天啊!海底里有城堡?

  夢中,也出現過這樣的城堡。

  難道到了童話故事裏啦?

  裏面住着公主還是王子?

  她打開了城堡的門,這門怎麼不上鎖啊!印入眼帘的是血紅色的地毯!

  她總感覺這個城堡很詭異,可是,詭異在哪裡又說不出來。

  「怎麼不點燈啊,有沒有人啊?」她試着膽子,驚魂未定地喊了喊。

  她那個害怕得真想離開這裡了,這個地方太詭異了嘛。

  她等着人回答,可是不如她所願,根本沒有人打理。

  當梨子轉過頭想離開時,一個人影站在門口,因為沒有陽光的原因,看不見他的樣子。

  那個神秘的影子,慢慢地伸長了雙手,向她抓了過來……

  接着,又有無數個影子,飄浮在半空中,陰森森的透着冷氣。

  無風而動,飄浮不定!

  它們張開鋒利的爪子,不約而同地向梨子的方向靠攏!

  一步步的慢慢迫近,危險來了!

  忽地,她定眼一瞧。發現了它們。

  愣了一會兒,但馬上就反應過來,說道:「你們是什麼東西?咦,還挺好玩的啊!飄來又飄去的?是在放風箏嗎?」

  不過,那個操縱幽靈的人沒有回答,依舊站在那。心裏相當鬱悶,這個人類為什麼不怕張牙舞爪的幽靈?

  其實梨子,是怕得要死啊。

  不過沒辦法嘛,與其讓它們嚇她,不如讓她嚇它們!

  看誰的膽子大,誰就能反勝。

  咬緊牙,壯着膽子,梨子再次出聲:「你是誰啊,為什麼要站在門口啊?說話吧,我都說這麼多句了,你就吭一聲,行不?呃……難道你是啞巴嗎?」,

  還是沒有回應。

  一動不動,沉默如臭石頭!

  梨子皺緊眉頭,我靠,竟然打算不鳥我,神氣個什麼啊,鬱悶!

  如果不是人生地不熟,人在屋那個鳥檐下,不得不低聲下氣,本小姐早就暴走啦。

  當然啦,這些討厭的幽靈,一直纏過來,也不是辦法。

  既然他不過來,只好本小姐過去啦。

  嗯,本小姐大肚沒辦法。

  邁着大步子走到他面前!

  「站住!如果你還要命的話,不要再過來!不然把你綁起來,煮了吃!」

  啊,滿頭汗,這個人開口說話了。

  可是一開口,怎麼就要人命啊!

  梨子嚇住了,立在那裡做雕像。

  乖乖,咱不動了還不行嘛。

  本小姐可很愛惜自己的命的——十八歲的青春少女啊,還沒跟帥哥啵親過,可千萬別在這裡光榮地讓人做菜了。

  「本小姐太瘦了,不好吃啊,要吃的話,麻煩先把我養肥再吃吧。……555……先來十個饅頭,二十個包子,三十桶雪糕,四十頭烤乳豬……」

  梨子才樂癲地說完,那人就撲通滿地打滾。

  那人罵了一句,聲線還挺尖銳高調的:「我靠,都成囚犯啦,還想吃的比我還好!」

  藉著光線,梨子終於把他看清了,哇啊,好漂亮的人啊!

  雪膚白臉,墨綠色的短髮,挺鼻紅唇。

  嘿嘿,不知道比我大還是比我小啊。

  梨子湊上前套近乎:「啊,你長得好帥啊,雖然聲音有點像女生尖銳,但是,你長得很帥氣啊。你是GG還是DD啊?我今年十八歲,咱們做個朋友吧。」

  說著,她抓着人家的臂膀搖過來又搖過去了。

  那個被他搖得暈頭轉向,剛想說話,又被她一把抱住:「太好了,終於抓到一個帥哥了。」

  那人滿頭汗,一把推開她。

  「我對你不感興趣!放手,死女人!我喜歡的是男人!」

  嘎?玻璃?

  梨子一臉惋惜地看着他,萬分的同情。

  那人被她看得渾身不自在。

  突然一個女孩子蹦了出來,天真的笑起來:「啊,桑梓,我養的幽靈寶寶還是不夠凶神惡煞,都嚇不了人啊。討厭死了。5555……你快幫我改進啊。」

  穿着公主裙,哭聲撒嬌,並把嘴翹的很高的小女孩在看到梨子後,立刻換上一幅冬季的臉,冰冷如霜地說:「桑梓,你怎麼可以隨便放人進來?為什麼要讓這種醜八怪進我的城堡!不是叫你把她抓起來,扔廚房嗎,別髒了我的地板。」

  一聽到這個小P孩子,竟然罵她是醜八怪,梨子的火就上來了。

  怎麼說話呢,明明人家長得很清秀可愛的嘛。

  梨子,不滿地上前走了幾步,靠近那個小女孩子,嗅了嗅,並仔細打量——哇,好白皙的皮膚啊,眼睛大又亮,睫毛上翹如刷子,不過,她的瞳孔和睫毛怎麼全是是紫色的啊?

  像海底的深紫色。那顏色就像是藏在深海的稀有珍貝。

  等一下,深紫色?人類的瞳孔有紫色的嗎?很少見啊。

  梨子倒吸一口氣,難道這個小女孩不是人類?

  怎麼可能呢,不會不會,這麼可愛的漂亮小孩不可能是妖怪。

  「哇,眼睛好漂亮有神啊,你是不是帶了美瞳的有色隱形眼鏡啊?」

  原諒她會這麼想,因為實在是找不出別的理由了。

  打死她也不要承認這個小孩是只妖精,那太傷她單純的心靈了。

  「不準碰我啦,醜八怪。桑梓,把她趕出去,要不然,扔進廚房洗了煮。」

  啊?媽咪啊,這個小孩心怎麼這麼狠!

  「你要把我吃了?」

  切,小孩無限鄙視地瞪了她一眼。

  「你真沒見識,你不配做我的吃食。你這個下等人類!」

  小孩優雅地提了提裙擺,拉了拉頭髮。示意氣得想吐血的梨子低下頭,聽她講話。

  看着這個小破孩舉止竟這麼高貴如王族,她一時好奇,湊上前:「什麼?」

  「我想說的是,你這個下等人類,只配給我的幽靈寶寶吃!」

  頭上三把火的梨子真想一把拍死這個沒大沒小,沒品沒德的小孩!

  「桑梓,把她弄進廚房,衣服扒了。洗乾淨點。」

  不會吧,開始發號師令了!

  「你你你……要叫他扒我衣服?」

  梨子的臉一會兒白,一會兒紅的,開始結巴。

  雖然,這個桑梓是長得挺帥的。但是男女有別啊。

  「要不然,你還想讓我幫你脫嗎?」

  小破孩,用紫眸鄙視着她。

  好像在說,這個下等人類不但好醜,還好笨!

  梨子和她對視着,這個小破孩,一直罵她是什麼下等人類?

  什麼意思啊,難道她不是人類,真的不是?

  那她長得這麼高貴漂亮,又是什麼東西?

  和海怪是同一個類型的?

  惡……

  接着,小破孩繼續用好奇的打量着她,趾高氣揚地說:「你的品味太差了,這件衣服真丑。穿在你身上就像個假小子,是個女孩子就要穿裙子,不然,是非常沒有教養的!」

  梨子生氣了,討厭,這個小孩子居然教訓起她啦,紫眸的眼神繼續對她無限的鄙視!

  「我覺得很好看啊!喂,是誰說的沒穿裙子的女生就是沒教養的?純屬公然毀謗!」

  大聲抗議完後,梨子扯了扯小孩子的頭髮。

  哇,好柔軟啊。這發質真好。

  跳開一大步後,小女孩皺着眉頭,拍掉了梨子扯在她頭髮的手。小嘴嘟起:「這是我哥哥說的。我哥哥可是這個世界上最優雅得體的人啦。他非常討厭沒教養的女孩子!特別是像你這樣的!」

  切,他不願意待見我,我還不願意認識他呢。

  梨子憤憤然地想着,她自我感覺良好地說:「跟你們說吧,說不定啊,你哥哥見了我,就喜歡上我了也說不定的!」

  惡寒……小女孩心裏一陣的反胃。

  「桑梓,快扒下她的衣服,扔進廚房洗洗!不要讓她弄髒了我的地板!」

  這個驕蠻的小孩子在說什麼啊。

  扒她的衣服?

  梨子瞪大眼看着桑梓向她橫衝了過來。

  她只能本能地尖叫起來。

  啊啊——救命啊。

  太過分了,這是什麼玩意啊,要她脫衣服啊,死色狼!

  桑梓是長得挺秀氣的,但是也不準碰她啊!

  梨子立刻後退,下意識的抱胸,罵道:「誰敢動本小姐,我就自殺給你們看!」

  只見,小女孩和桑梓站在原地,一臉的汗水直掉。

  「好吧,請趕緊着自殺吧,我們好省下力氣,直接煮了。」

  「啊——」

  這下,梨子沒話說了。

  該死的小孩子,你有種,以後落到我的手心,看我怎麼整死你!

  「快脫!」

  桑梓拒絕。

  「不要!」

  「快點!」

  「不要,不要!」

  「要不,直接煮了算了!」

  「停!等下,可以選擇不用死嗎?本小姐芳齡才十八歲啊。我可是一『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水見水噴』的良好市民啊。」

  「閉嘴,把她扔進池裡去!先洗洗再說!我的幽靈寶寶都餓着呢。」

  小女孩說完,就走了。

  結果,桑梓提起梨子的衣領就往前跑。

  「不要啊,漂亮的桑梓哥哥啊,請放過我吧。我願意下輩子做牛做馬地報答你。」

  梨子趕緊着抓住一切可以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誰知道桑梓的眉頭扯過來扯過去,明顯非常生氣。

  梨子想,可能人家桑梓才十六歲,不應該叫哥哥。

  好吧。本小姐大肚點,再改口。

  「親愛的桑梓弟弟啊,你就放過姐姐我吧,大不了,我以後天天買糖果給你吃,要不然,介紹我們學校的漂亮MM給你認識啊。」

  停住!

  難道,「美人計」有效果啦?

  切,一群色狼,果然沒錯!

  「你是不是笨蛋啊,都跟你說了,我只喜歡男人!」

  啊,梨子的眼珠子,都掉在地板上了。

  完了,又忘記這俊秀的桑梓是只玻璃啊。

  沒關係,馬上改口!

  「桑梓哥哥啊,沒事的,我也可以介紹強壯的男生跟你認識的。」

  5555……這下可以了吧。

  砰!

  一記大掌!

  「什麼哥哥,弟弟的!誰跟你說我是男人的?討厭!」

  撲啦,桑梓大力地把她扔進了水池裡。

  完啦,看錯了,會錯意了。

  他不是男人,那是什麼啊?

  不男不女?

  現在沒空想這些了,梨子在水底撲騰着!

  她潛到水底,突然發現了一個洞口。

  洞口繪着奇怪的花紋,她好奇極了,檢查了一遍。

  發現這扇洞口之門,是由金銀打造而成的薰衣草花形。

  這個門還有一個鑰匙孔,仔細一看好眼熟啊。

  好像在哪裡見過?想一想,真的很熟悉。

  對了,這個不就是在城堡門口撿到的那把鑰匙勳章嗎?

  撲拉,她直接掉進了一個地洞,她努力地爬了出來。

  外面的陽光金線很刺目,好一會兒,她才適應過來。

  可是,這又是哪裡呢?

  天啊,真美啊!

  這裡就像個巨大的花園一般,竟然種滿了各種各樣的花卉品種。

  此刻,百花齊放,蝶兒翩躚起舞,還有一條溫泉小瀑布,從山壁中傾泄而下……

  梨子高興地跑了過去,想不到這座城堡里會有這麼神奇的空中花園!

  四周靜悄悄的,沒有半點人影。

  只有花兒,蝶兒,鳥兒在啁啾飛翔。

  她口渴得要死,跳進清澈見底的溫泉里,拚命地掬水喝,並且美美地洗了一個泡泡澡,實在是太舒服了。

  溫泉清甜可口,似乎用力聞還浸着一種百花香呢。

  她來到一個神秘的門前,這個門是金色鑲邊的,門中央裝飾着一朵薰衣草。

  這個薰衣草的裝飾好特別啊。對了,她記得那個小女孩身上的衣裙也是這種設計的薰衣草花飾。

  再次掏出鑰匙,插了進去。

  只見裏面漆黑一片。

  她壯着膽子,走了進去,心撲騰着像飛不高的小雛鳥。

  「撲啦!」

  她似乎撞倒了什麼,頭好痛啊!

  她暈眩極了,拍了拍頭,才發現,怎麼自己好像趴在一堆柔軟的東西上面,很Q彈的觸感?

  爬起來,藉著微弱的燭光一看——驚呆了!

  天啊,這是哪裡!

  還有床上這沉睡中的少年是誰?

  她整個人是趴在他身上的,有一股好聞的薰衣香氛在房間里縈繞着……

  她湊上前看,少年已經睡熟了。

  睡姿平穩優雅,大波浪卷的頭髮柔順的服貼。

  下一秒,她驚嘆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頭髮是紫紅色的?泛着一圈紫一圈黑的光澤,好奇特的顏色啊。

  這發質真好,大波浪捲髮,像絲絹般順滑!

  可是,突然間,她感覺不到他的鼻息。

  他全身好冷啊。這紫色的大波發,像海藻一般陣鋪在床上,而他就像是海貝里的睡王子!

  不是吧!怎麼會這樣?為什麼他會這樣的冷,這樣的哀傷。

  真的,她遇見他的第一眼,就覺得他躺在這裡好久了,久得四周似乎都聽得嗚咽的哀傷。

  她把手再次探到他的鼻翼下,好微弱的氣息啊,似有似無的……

  不會是和她一樣,也是被綁架的人?

  不會也是被那群不知生物,投進池子里,洗洗再煮?

  啊?難道他是溺水而亡的?他不會游泳嗎?

  怎麼辦?應該是這樣解釋的才對!

  以前學過怎麼救溺水的人。

  要人工呼吸嗎?

  她盯着他那張過分英俊的臉龐,足足思考了六秒鐘。

  不行,不能見死不救,雖然自己是女孩子,可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

  看着他越來越弱的氣息,她想不想,伸出兩個小爪子,用力地掰開他的唇。

  然後,雙手用力地一上一下地擠壓着他的胸口,嘴上不停地說:「喂,喂,醒一醒。你千萬不要死啊,快點醒過來……我們還要出去的……」

  他輕皺着高聳的眉峰,好像有人打擾了他的午休了。真是大膽!難道不知道,打擾他睡覺是一大禁忌嗎!

  耳邊好吵,而且好像唇上……唇上……有人的氣息……

  像花瓣般柔美的觸感,而且好香滑。

  一陣香橙的甜味,襲上他的味蕾。

  他終於不得不睜開雙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張吸氣得通紅的小臉蛋,她的唇正貼在他的唇上,努力地給他灌氣……

  灌氣?

  天啊……

  他瞪大了眼。不可思議地看着她。

  他猛地翻身。

  啊!

  一聲驚呼,她緊緊地盯着他。

  天啊,怎麼會是這樣,這位少年的雙眸!

  竟然是——就像薰衣草的顏色,是紫色的,幽幽藍般的紫,深紫得可以探進人的心靈深處。

  「你想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兩人異口同聲地問。

  少年愣住了,因為他被她那雙會說話的眼睛迷住了——美如春靄、霧似晨曦。

  不知道為什麼,她這雙如同深海黑珍珠的眸子就像夜空中的繁星在閃爍,好似一顆能給人指明方向的啟明星。

  她說不出一句話來,因為她已經完全被他窒命的氣息所吸引住了。

  「你是不是從上面的水池掉下來的?我怕你溺水而亡,所以,我只是幫你做人工呼吸……」

魔幻萌戀:血族殿下,別咬我

魔幻萌戀:血族殿下,別咬我

作者:羅綃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醜陋海怪來求愛,她逃!踩到美貌王子,她親!誰知王子搖身成吸血,還非她不娶!天啊,她不就是做了一個穿越夢么,怎麼竟是遇上一些不正常的王子呢!...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