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刻碑匠小說(武曌許六召)完整版免費閱讀

刻碑匠小說(武曌許六召)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1 15:37作者:武曌 標籤: 其他小說 武曌 許六召

我出生那年,天煞地玄,爺爺親手為我雕刻了一塊墓碑,準備了一口棺材 別人的童年都是在嬰兒床上度過,而我的幼年,則一直睡在棺材之中 直到六歲之後,我才出了棺,過上了正常生活 但每到逢七的日子,我仍舊要躺在棺材之中度過! 這一切,都只因我是一個該死之人!...

刻碑匠

推薦指數:10分

《刻碑匠》在線閱讀

第一章 鼠群拜月

精彩節選

  我叫許無圩,是一個刻碑匠。

  我們家世代做的,便是刻字立碑的生意。

  自古以來,無論是高官顯貴,亦或者貧苦人家,人死講究入土為安,埋葬必然要刻字立碑。

  可墓碑看似簡單實則玄妙!

  其中譽名已久的,以大秦始皇的尊黃碑,武曌的無字碑,東曲孔林的聖人碑最為神秘!

  爺爺許六召為人刻字立碑無數,名聲傳遍大江南北!

  當然,最讓爺爺名聲大噪的,當屬鎮陰碑!

  鎮陰碑立,閻王迴避!

  無論是多麼險惡的聚陰聚煞之地,只要鎮陰碑立於此地,小則財運亨通,氣運不斷!大則扭轉乾坤、紫薇天命!

  我出生那年,天煞地玄,爺爺親手為我雕刻了一塊墓碑,準備了一口棺材。

  別人的童年都是在嬰兒床上度過,而我的幼年,則一直睡在棺材之中。

  直到六歲,我才出了棺,過上了正常生活。

  但每到逢七的日子,我仍舊要躺在棺材之中度過。

  這一切,都只因我是一個該死之人!

  爺爺以神通庇佑,我才能安然活到這個年紀。

  從我記事兒起,鋪子裏面每天幾乎都是門庭若市,不少高官顯貴,專門不遠萬里前來,帶着各種大禮,求的便是爺爺為他們家中的喪者刻字立碑,更有甚者,開出天價,只為求的一塊鎮陰碑!

  然而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在我十八歲的時候,爺爺突然宣布封刀退隱,從此不再為任何人刻字立碑。

  此言一出,無數人紛至沓來,幾乎擠破了我家的大門,使勁渾身解數,勸爺爺收回金言,但全部被爺爺婉言拒絕,最終閉門謝客,不見任何人。

  外界對於爺爺封刀的傳言眾說紛紜,但他們都不知道的是,真正的事實,是因為發生在過年期間的一件事情!

  大年三十當天夜裡,我與爺爺一起吃完年夜飯之後,便一起坐在樓下的鋪子裏面,看着春晚守歲。

  電視上主持人新年鐘聲剛剛敲響之際,屋子裏面卻突兀的颳起了一陣陰風。

  這股陰風來的十分突兀,颳得門窗呼呼作響,並且整個電視的信號好像受到了強烈的干擾,開始發出滋滋啦啦的聲音,畫面一瞬間變成了雪花狀。

  隨即,一陣唧唧喳喳的聲音,在後院響起!

  我和爺爺同時起身,來到後院之後,就見一副令我頭皮發麻的詭異場景,在院子之中呈現!

  無數的灰毛大老鼠,幾乎佔據了院落的空地!

  他們同時看向朝南的方向,身體直立,兩條前肢併攏,呈現出一種如同跪拜一樣的姿態,看向天空的方向!

  老鼠拜月!

  更加離譜的是,院落角落之中,我六歲之前一直睡在裏面的那口棺材,突然動彈了起來。

  仔細看去,就見那口棺的下方布滿了灰毛老鼠,它們竟然把棺材舉起來,緩緩地朝着外面走去!

  這幅詭異的情況,讓我整個人都傻了,目光獃滯的看向爺爺。

  爺爺的臉色劇變,扭頭看向我,道:「無圩,你回屋裡去!」

  說罷,他轉身回到鋪子裏面,拿出一把黃紙冥幣,二話不說就朝着鼠群撒去,一邊撒,一邊喊道:「年關已過,新年伊始,如若過路,領財而歸!」

  黃紙落地,頓時被一股勁風颳起,形成一個小漩渦一樣的旋風!

  一個淡黑色的影子,在旋風之中,若隱若現!

  「不走?!」

  爺爺的臉色頓時一變,冷聲道:「剛剛開年,就敢如此放肆,當真是猖狂至極!」

  說罷,突然又轉身,從屋子裏面拿出了自己的刻碑刀,二話不說奔着鼠群走去。

  那些個老鼠,就好似完全感受不到危險降臨一般,不躲不移,仍舊跪拜在原地。

  而爺爺的方向,並不是那些拜月的老鼠,反而是奔着那些抬棺的老鼠直撲過去!

  手起刀落,幾隻灰毛大老鼠,頓時屍首分離,鮮血噴濺在地上,看起來煞是血腥恐怖!

  「放下我孫兒棺槨,我就繞你們一命!」

  爺爺猛然拍在棺材沿上,整個棺槨頓時一震,直接落在了地上。

  棺槨下方的灰毛大老鼠,悉數被壓死在棺槨下方!

  「桀桀桀……」

  一陣古怪的笑聲,突然突兀的響起!

  爺爺咬着牙,刻碑刀突然划過自己的手掌,隨即咬牙,再度按在了棺材沿上面!

  「噗!」

  原本旋轉的旋風,突然消散。

  黃紙傾數散落在地!

  還在拜月的那些灰毛大老鼠,好似剛剛反應過來一般,開始瘋狂逃竄!

  不多時,後院之中空空蕩蕩!

  唯有我的那口棺材下方,流淌着死老鼠的血液!

  爺爺並未多言什麼,而是讓我不要管任何事兒,便拉着我一同,上樓休息去了。

  可第二天一早,我和爺爺卻在後院裏面,看到了更加詭異的一幕!

  老鼠的屍體,被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後院的空地上!

  地上流淌的血液匯聚乾枯,形成了一行扎眼的血紅大字:以命換命!

  看到這四個字,爺爺卻突然一笑,神色釋然,目光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隨即,便直接宣布了封刀隱退!

  自此,他的身體卻開始每況愈下,如同染了重病,一日不足一日,最終只能卧躺在床,每日以草藥度日,整個人都顯得蒼老甚多。

  直到我十八歲生日那天,爺爺突然下了床,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精神,容光煥發,一改之前病態的模樣。

  這一天爺爺似乎很是高興,給我準備了酒菜和生日蛋糕,並且親手雕刻了一塊觀音玉佩,送給我作為生日禮物。

  酒足飯飽之後,爺爺卻向我說出了一句,讓我意想不到的話。

  讓我為他親手雕刻一塊墓碑。

  活人不立碑,這是我們這一行的規矩。

  因為碑文字多字少,刻碑的日子時辰,都需要按照死者的死亡時間和生辰八字來進行。

  時辰和碑文一旦搞錯了,極有可能會破壞墓葬風水,從而導致喪者下葬之後,仍舊不得安寧。

  所以在爺爺說出這句話之後,我就察覺到了不對勁,心中頓時一種不好的預感升騰,不停地追問爺爺為何要這麼做。

  爺爺拉着我的手,顯得很是語重心長,神色格外的嚴肅道:「六子,你不要問別的,現在要記住我所說的話,刻完碑文之後,你就立刻去上淮山,在淮山的半山腰,有一顆大槐樹,槐樹正南方向,六尺距離處,用刻碑刀往下挖,深度要挖足夠六尺,然後再回來,知道嗎?」

  「爺爺,您這到底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說這些?」我的心中慌亂感越來越強,看着爺爺問道。

  爺爺沖我笑了笑,並沒有解釋太多,道:「先刻碑吧。」

  「可是……」

  我還想再說什麼,卻被爺爺擺手制止。

  隨後,他帶着我來到後院,找出了藏在花崗岩堆里的一塊銅製無字碑,隨即把跟隨了他一輩子的刻碑刀遞給了我。

  這一塊銅製無名碑,從我記事起就一直在這個地方深藏,我本以為是一塊廢棄的破爛,卻不成想竟然是爺爺為自己準備的墓碑。

  純黃銅的墓碑極其厚重,爺爺並沒有告訴我是按照什麼算好的碑文字數和刻碑時辰,只是在看了一眼天象之後,便沖我點點頭,讓我開始刻字。

  爺爺的這種舉動,明擺的就是在告訴我,他的時日無多,我的心中十分難過,但見他面色正經的向我催促,我只好忍痛開始雕刻起來。

  一刻鐘之後,碑文雕刻完畢。

  爺爺看了一眼時間,滿意的沖我點了點頭,隨即便開始催促,讓我快些上山。

  我不知道爺爺到底要搞什麼,但明知道這老頭不想說的事情,問肯定是問不出來的,只好點點頭,快速朝着門外走去。

  剛出門,爺爺突然喊了我一聲。

  我回頭一看,卻見他只是沖我擺了擺手,漏出一個笑容,讓我路上小心。

  當時的我,根本想不到,這會是我和爺爺見的最後一面。

  我按照爺爺的說法,我到了距離鎮子不遠的淮山,找到了那一棵長在半山腰的大槐樹,在槐樹朝南六尺處,用刻碑刀挖出了一個六尺深。巴掌大小的坑洞。

  坑洞剛剛挖到六尺,突然湧出來一股鮮紅的液體,不多時就灌滿了大洞,然後開始朝着槐樹的方向蔓延。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也來不及去管,做完這一切之後,就連忙撥打了爺爺的電話,想要詢問他我是否能夠回去。

  但是連續打了幾個,爺爺都沒有接通,最終我心一橫,二話不說轉身下山,快速的朝着店鋪奔去。

  剛到店門口,一股凌冽的陰風,突兀的向我撲來。

  我渾身一凜,陰風呼嘯之中,突然聽到了一陣古怪的笑聲!

  這笑聲夾雜在陰風之中,若隱若現顯得極其詭異。

  一種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

  我推開房門之後,便見那座銅碑,赫然立在店鋪的正中央!

  硃砂描紅的刻字之中,深處殷紅的血液!

  一側的房門微微打開。

  屋內,爺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爺爺去世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手足無措。

  看着爺爺的屍體,我的頭腦一片空白。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爺爺的手中,拿着一張字條。

  打開之後發現,這是爺爺留下的遺言。

  遺言之中,爺爺說他清楚自己大限已到,囑咐我在他死後,操辦喪事必須要做到三件事!

刻碑匠

刻碑匠

作者:武曌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我出生那年,天煞地玄,爺爺親手為我雕刻了一塊墓碑,準備了一口棺材
別人的童年都是在嬰兒床上度過,而我的幼年,則一直睡在棺材之中
直到六歲之後,我才出了棺,過上了正常生活
但每到逢七的日子,我仍舊要躺在棺材之中度過! 這一切,都只因我是一個該死之人!...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