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神武狂潮小說(許小飛個人信息)完整版免費閱讀

神武狂潮小說(許小飛個人信息)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0 15:36作者:許飛 標籤: 奇幻玄幻 李俊 許飛

一夜之間,世界淪為死亡之地!身處末日的邊緣,是背負罪孽進行瘋狂,還是掙脫枷鎖獲得救贖?魔界降臨,史詩重現我說過,我會帶你們活下去許飛

神武狂潮

推薦指數:10分

《神武狂潮》在線閱讀

第1章 災難降臨

精彩節選

剛過五月沒幾天,這天氣就和放在沸水裡的水銀溫度計一樣蹭蹭的往上竄。

知了鳴音,水蛙藏蔭,都在述說著對這天氣的抱怨。

迎風城的學堂里卻依然是朗讀聲陣陣,不過背誦朗讀不是什麼知書達禮、品德風尚,背的是法術咒語、靈力運轉法則。

但在學堂中,有一名體型有些清瘦的男生痴痴看着窗外烈陽高照、萬里無雲的藍天,目光深邃而思索。

仔細看他,不光看到他嘴裏念念有詞,手指還在快速掐算的似乎在計算着什麼。

湊近一聽可以聽到他正在碎念……

「五月四,出事是在今天傍晚,還有三個時辰。第一波只是魔氣攻擊,迎風城附近只有城外木梨山是暫時安全的,第二波……」

三分鐘前,許飛還趴在課堂課桌上睡覺。

不過做了很長的一個夢,夢見了另外的一個自己,夢見了另外一個自己的一生。

開始他還只是當做夢境看待。

可是伴隨夢境越來越真實,他發現那可能不是一場夢,是未來的自己對現在自己的警告,甚至於那個未來的自己已經死了,他把他所有的記憶超越了時間空間轉移給現在的他。

而為了警告他……

末日!

「還有五分鐘,如果真的發生了那就代表……」

許飛一直在望天。

因為他還是不敢相信那個夢境會是真實,即使他完全已經在夢中過完了他在末日世界中艱難生存,最後依然因為實力不濟慘死的一生。

他明白,明白如果他的這場夢是真實的,就是未來的現實,那麼他將在五分鐘後看見十分可怕的一幕,也是讓這個天武世界的規則徹底被顛覆的一幕。

血月!

五分鐘晃眼即逝,本來湛藍沒有一朵雲彩的晴朗天空驟然直接被渲染成為了血的顏色。

那一顆本來灼熱無比的烈陽已經在這片血色的天空中悄然消失,換成了一輪邪惡又讓人心臟被握緊的巨大血紅色圓月懸掛在天空上。

這陡然變化的一幕驚擾了課堂中的學習氣息,無論是講台上的老導師,還是剛剛孜孜不倦背誦着法術咒語和靈力運行法則,夢想自己成為靈師的靈士學徒們,他們都紛紛離開了自己的位置,好奇的衝到了窗戶旁邊、門外,觀看這讓人嘆為觀止又驚奇無比的一幕,但是誰都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又即將要發生什麼。

「魔族,魔族要來了!」許飛這下完全肯定自己的夢就是真的了,驚得站起來大聲呼喊的提醒他們,讓他們快點逃、快點做準備。

真正的末日要來了。

萬年之前的封印已經被打破,只存在歷史書卷、驚奇傳說中的魔族將給這個世界帶來真正的末日。

許飛不想他們這些和他共處幾年的老師、同學就這樣慘死。

「許飛,你胡言亂語什麼!不過一個日食現象就把你嚇成這樣。」台上總喜歡自命不凡的,還自以為自己是個帥哥的李俊李靈師譏諷的對許飛這邊訓斥,認為他不要發瘋一樣在這時候嚇大家,本來成績就不好,現在還裝神弄鬼的讓人看得更加討厭。

聽見李老師的話,幾個暗戀他的女學徒吃吃偷笑,也是對許飛這邊投來鄙夷目光。

許飛臉頰抽搐了一下,感覺心裏真是打翻了調味罐,酸甜苦辣鹹的真不是一個滋味。

也在另外一邊聽見另外一名想拍李俊馬屁的男生輕蔑諷刺說:「許飛,我說你是不是想引起某人的注意力所以故意這麼喊。不過我告訴你沒用的,你這樣做只會讓別人看你就是一個白痴。」

邊說邊看向課堂中坐得靠前,白色羽衣羅裳把她承托得像降落凡塵的翩翩仙子的絕美少女。

少女同樣聽見許飛這邊的話朝他這邊看過來,不過她一雙星空一般迷人的眸子里對他是充滿了好奇,似乎不解他為什麼看見這一幕會無由頭的提到魔族,還說魔族要來了。

許飛承認他暗戀這個少女,也知道柳蝶衣在這座學堂,乃至整個迎風城追求者眾多,因為她的絕世美貌,也因為她迎風城城主女兒的身份。

不過他知道他沒有開玩笑,血月只是先兆。代表了魔族已經重新撕開了封印,打開了連接天武大陸的大門,緊接着真正的末日將要到來,如果現在不立即回應,等待他們的將只有死!

「我真不是開玩笑,快走,快去告訴你父親魔族要來了,不然一切都晚了!」許飛懇求對柳蝶衣說,不管他說這話看上去就像個小丑像個傻子,他只想她活下去,他們都能夠活下去。

他們是沒有見過,那將是真正的地獄!

現在還有機會,只要這件事情引起了強者們的警覺,能夠重新鞏固封印還是可以阻止末日的發生的。

現在的血月正是來自魔族魔界的血日投影,說明通道已經重新被打開了!

他是沒有這個能力通知強者,但是她的父親有這個能力。

「許飛你夠了啊!你發瘋就發瘋,別扯上柳蝶衣和城主陪你一起發瘋!你先下課吧,明天的課也不用來了。」李俊快步走過來狠狠推了許飛一把,阻止他繼續對柳蝶衣勸告。

李俊身為老師,卻還不是一樣的屬於柳蝶衣的追求者之一,更是不止一次利用他老師的身份想創造和柳蝶衣獨處的機會。

許飛都知道這些事。被李俊推了一個踉蹌,差點撞在後面的課桌上,是他自己勉強扶住才沒有撞上去。

柳蝶衣也不是不相信他,只是他說的話太沒根沒據,也太有些天方夜譚了,所以一直是將信將疑的看着他,用自己的意識判斷他是在發瘋,還是有幾分是在說真的可能性。

許飛平時見李俊是老師還有些顧忌。

現在他在夢中已經經歷過一次末日,哪裡不知道末日發生以後,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模樣,現在也不需要顧忌什麼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對李俊惡狠狠就像一頭髮怒的狼崽子咬牙切齒駁斥:「李俊,我知道你因為被我撞見過你的那些破事一直排擠我。不過我在這裡肯定告訴你,你會死,你會死的很慘。我以這天上的血日作證!」

許飛指着天上那輪「血月」對李俊斬釘截鐵低吼。

平時的蔑視、鄙夷,還有故意的排擠、譏諷,已經讓他對這個李俊沒有任何面對一名老師的尊敬。

尤其在他撞見這個老師仗着有女生暗戀他的事情偷偷做了什麼事情之後,他看他更加確定在看一個人渣。

「你小子。」

李俊聽見許飛的話也咬牙切齒對他低吼,更是含怒一掌朝許飛拍來。有點做賊心虛想要殺人滅口的不讓許飛再說下去,說出一些他不能讓別人知道的事。

許飛在說完就防備着李俊的偷襲,知道他就是一個卑鄙小人。

所以剛看見他肩頭一動,他就朝他出掌方向相反的方向避讓開,避開了他一掌。

也發現這李俊夠狠的,竟然身為老師在學堂課堂上向自己教導的學生出手不說,還直接用上了他專精的「破風掌」,這一掌直接可以讓他受到足以危機生命的重傷,更可怕是不會立即在這課堂上死。

「李俊,你別讓我再遇見。」許飛即使有點料到,可是沒有想到李俊真的敢為了殺人滅口的要殺他。

這份仇他徹底記下了,也知道這個課堂不能久留,他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立即一個踏風步離開了課堂,也在臨走前一刻深深悲哀的看向了柳蝶衣一眼,不敢想像下一次再見她會是依然這樣絕美的少女,還是……體態猙獰的怪物。

收回目光加快腳步的離開學堂,知道他要趕緊準備物資避難。

「這傢伙。」

李俊看見許飛逃走了,猛地捏緊拳頭咬牙切齒,知道這份仇怨結下這小子必須死。不然他的那些事情被他曝光出去,丟了這裡這份老師工作算小,被他那些染指了的少女們的長輩找上門事大。奪紅丸事不大,但是他是以少女的紅丸練功……

許飛離開學堂,立刻返回他居住的地方收拾細軟要走。知道這迎風城不能待了,因為五月七那天這裡將成為真正的魔巢,整座城不再有一個活人——要麼成為怪物,要麼被怪物殺死。

要走,必須要走。不僅要走,還必須要快!

「小飛哥?」

不過許飛剛回到他坐落在迎風城貧民窟地帶的瓦棚房,要往就是幾塊支起的木板還有刷了樹膠的鐵皮屋頂的房子裏面鑽,耳邊就傳來一名少女的喊聲。

轉頭看過去,看見一名衣衫簍縷,手臂和嘴角還有淤青的少女掛着有點忍疼的笑看着他,少女不過十五六歲模樣,俏麗的容貌也漸漸長開了,只是讓人更加心疼,心疼是誰這麼狠心的原因這麼下毒手打她。

「小紫?她又打你了?!」許飛看見少女這副模樣,眼中頓時爆發出震怒,連他要收拾細軟逃出迎風城的事情都扔到一邊,趕步過去抓起她的手臂打量。

少女慘笑着勉強點了點頭,似乎已經對這樣的日子認命了。

也因為許飛抓得太急似乎把她抓疼了,她不由得發出一聲輕哼又發出一聲低吟。

許飛連忙放手,知道自己焦急下抓大力了一點。

被叫做小紫的少女卻因為他悉心的舉動幸福的甜甜笑起來,知道在這裡只有這個小飛哥最疼她。

許飛也仰望了一眼血紅色天空,知道這一路上所有人都在仰頭望天好奇這天是怎麼了,是不是要發生什麼大事。

許飛也一咬牙下了重大決定的對少女說:「小紫,和我走吧。我來養活你,那個潑婦讓她死了活該,別以為我們不知道就是她害死了你的親娘,還想把你賣到那種地方。」

許飛提起這件事情也是心有餘悸,後怕那天不是他意外提前回來,還真不會碰巧撞見那潑婦要強拽着少女把她拖到迎風城的迎春樓賣掉。如果不是他當時直接操起鐵鏟警告潑婦再敢這麼想這麼做他就爛命一條拍死她,他恐怕在這裡就再也見不到這名少女了。

神武狂潮

神武狂潮

作者:許飛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一夜之間,世界淪為死亡之地!身處末日的邊緣,是背負罪孽進行瘋狂,還是掙脫枷鎖獲得救贖?魔界降臨,史詩重現
我說過,我會帶你們活下去
許飛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