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七十年代那場戰爭小說(吳江沈建興)完整版免費閱讀

七十年代那場戰爭小說(吳江沈建興)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0 15:34作者:吳江龍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岳 吳江龍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中國與越南爆發戰爭剛剛入伍不到半年的吳江龍隨部隊開往前線中國軍隊一路猛攻,僅用了十七天便攻克諒山.直逼河內在攻取諒山後,中國突然主動叫停,向全軍下達了後撤命令吳江龍在撤退前的最後一場阻擊戰中,與連隊失去聯繫為擺脫敵人追擊,吳江龍孤身一人陷…
一、子夜出擊

精彩節選

第一卷 氣貫長虹
一、子夜出擊
子夜時分,吳江龍蜷縮在戰壕里,全身披掛着所有能協帶的武器裝備。胸前子彈帶內插着三支裝滿實彈的彈匣,身後背着四顆手榴彈和一個裝滿水的水壺。五六式衝鋒槍就放在身體右側,伸手能夠抓到的位置上。他使勁撐着上下打架的一雙乾澀眼睛,左右看了看,然後把目光停留在側卧在自己身邊,正在打鼾的劉岳身上。抬起穿着黃膠鞋的左腳,輕輕伸了過去。

這時,三顆綠色信號彈在身後的某一處拔地而起,在天空中划出三道優美的綠色弧線後,向山的一側飛去。吳江龍趁機把腳加重了分量,狠狠地踹向劉岳,大聲喊:「劉岳,進攻開始了。」說完後迅速回過身,扒住戰壕沿就要往上跳。突然從不遠處傳來罵聲:「那是誰,找死啊!給我趴下。」正要跟着他往上跳的劉岳一把把他拉了下來,「排長罵你呢!還不趴下。」

兩人剛剛埋下身子,就見頭頂上亮起一片火光,隨後傳來連珠般的炮擊聲。幾百門130火箭炮、152加農炮、122榴彈炮和分不出來的火器,帶着「嗖、嗖、嗖」嚇人的吼叫聲躥了過去。看着這些火線整齊地飛過後,對面山坡上便炸聲四起,一股股火舌踩着貝多芬交響樂般的曲子湊成一片火海。剎那間,命運之神吞食了全部寂靜夜色,在炫目耀眼的紅光中正式拉開了一場人類戰爭的序幕。

吳江龍悄悄探出腦袋,只見對面山坡的火光中,有人狼奔豕突扑打身上的火,偶爾也能聽見別處響起的零星槍聲。對於從沒參加過真正戰爭,而且僅當兵半年的他,看到這個場面一下子呆住了。就在他發獃的一瞬間,不知是什麼在他屁股上狠狠砸了一嚇,疼的他還沒有把「唉喲」喊出口來,就覺得身體一輕,被人結實地摔倒在壕溝里。他在地上打了個滾,剛想站起來發火,又被人踏上了一隻腳。吳江龍剛想罵人,一抬眼,見排長李森正死死地盯着他,狠勁罵道:「你是不是想死,還沒上戰場就報銷在這。」吳江龍剛要發作的勁頭立時泄了氣,乖乖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排長李森罵完他後,又轉向發傻的劉岳,「還是個老兵呢!看見他這個熊樣,怎麼就不整他,簡直是個死洋眼。」兩人見排長發火,誰也不敢滋聲,就像耗子見了貓似的一個蹲着,一個躺着。李森從吳江龍身上拿下腳,對劉岳說,「一會你給我看死他,他要是再亂動,就給我捆起來。要是出了問題拿你是問。」

「是「劉岳答應。

李森說完,貓着腰向右側的黑暗處鑽去。

劉岳蹲着身子譏笑吳江龍道,「這可是排長說的,你要是不老實,我可真捆噢!」

吳江龍瞪着一雙大眼睛,不知是嚇傻了,還是不服氣,使勁盯着劉岳不還口。劉岳被他看的有點發毛,說;「我還真沒見過你這種新兵蛋子,上邊打成這樣,別人都嚇的要尿褲子,你小子竟然還敢露頭。」劉岳比吳江龍早當一年兵,所以敢叫他新兵蛋子。部隊有個不成文的規矩,新兵入伍後,為了表示對老兵的尊敬,一般情況下都稱呼老兵為班長,不管是多一年還是多幾年。謙虛點的老兵聽到這個稱呼後還能主動進行糾正,而有的老兵則不管那套了,你叫你的,我聽我的,反正我不答應就是了,總之是新敬老的規矩不能變。吳江龍這回還真聽話,不知是怕排長,還是怕老兵,反正是沒人讓他起來,他就一動不動地趴在那。

炮火準備半小時後,四周突然變的寧靜起來。這時,從戰壕的另一頭傳來「準備衝鋒」的命令。吳江龍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蹦了起來,抓過自己的衝鋒槍又趴在了溝沿上。

當天空再次亮起兩顆紅色信號彈時,排長李森向全排下達了戰鬥命令。二排的中國軍人們在排長李森帶領下,迅速跳地跳出了戰壕,悄無聲息地向對面山頭摸去。這時,整個戰壕沿上站滿了向前衝擊的部隊。連與連,排與排,班與班之間的界線被打亂。黑暗中開始有人喊,「班長,你在哪?」「老李,快過來。」

由於中國軍隊十幾年沒有打仗了,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士兵又沒有經歷過類似於這樣大規模的軍事演習。一上來就面對真槍實彈的敵人,沒有被嚇傻,還知道往前跑就已經是不錯了。有的士兵驚慌失措,端着打開保險的槍往前沖,無意識地扣動板擊,走火擊中前邊戰友身體的例子時時發生。還有的士兵,聽到射擊口令後,勾住板擊的食指一摟就摟了個徹底,槍口從地面轉到天上,打成九十度角還不撒手,直到把彈匣里的30發子彈全部打幹凈為止。這是一種典型的戰爭恐懼和沒有戰爭經驗的結果。

負責這次攻擊203高地的是某步兵師三營,擔任主攻任務的是七連和八連,第一次進攻就投入四個排12個班,共有100多人。為了不把攻擊隊伍暴露在敵方火力之下,進攻時絕對不允許出現火光,對於參加夜戰又沒有夜視器材裝備的現代軍人來說,的確是個不小的難題。這些摸着黑向前沖的軍人們,還沒有跑出四百米就亂了建制。七連的兵跑到八連,五班的兵躥到了八班。有的排長找不到自己的兵,有的兵找不到了自己的班長。好在戰前做了充分準備,對於找不到建制的士兵,可以就近加入兄弟連隊的建制進行戰鬥,在條件允許情況下才可以歸隊。

當吳江龍所在的七連二排快接近山坡時,有兩名背着手槍的軍人將他們漫過來的隊伍攔住。一名軍人說道:「仔細看着前面的牌子,順着排雷通道走。」

吳江龍抬頭向前看,有兩快標着箭頭的牌子東西插着。兩個牌子中間是一條寬有兩米,深有一尺的溝。他想起來了,在炮火攻擊時,有好幾條成串的火龍在山坡下炸響,看來這就是排雷炸彈所挖成的排雷通道。

部隊衝到了半山坡。突然,從山頂上的一塊巨石後躥出一道火苗,接着是「嗒、嗒、嗒」的機槍聲,沖在前面的幾個戰士應聲而倒,「卟、卟」有兩個子彈打在了吳江龍腳下。一聽聲音就知道,這是我國自行研製生產的十二點七毫米口徑高射機槍。它的性能即可以對低空飛機射擊,還可以做為地面壓制火力。由於他的射擊距離遠,射速快,體重輕,彈頭大,對於山地作戰非常有效,特別是封索山隘路口的火力要幾倍於班用重機槍,真所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為了睦鄰有好,它一出世,我國就把它白手送給了某國,幫助他們完成自衛戰爭。由於它的造價比較高,直到80年代後,中國部隊才裝備了這種機槍。

山坡上的攻擊部隊被這挺機槍壓的抬不起頭來。排長李森躲在一個低洼處,拳頭砸地的罵道:「用我們的機槍打我們,這幫龜兒子的,等老子上去了,敢緊還給老子。」李森組織幾次火力壓制後都沒有成功,急得搓着手想辦法。

過了一會,從下面爬過來一名戰士問,「連長問你,怎麼不向上沖了」

「老子沖不上去了。告訴連長,把「八二無」調上來。」李森憤憤地對那名戰士說。李森是從一名班長直接提拔為排長的一名軍人。雖然小學文化成度不高,但軍事技術很過硬。當兵九年中,一直在廣西某邊防團服役,對類似於這裡的地型地勢很熟。

七九年時,中國陸軍的一個甲種步兵師共有六個團,三個步兵團、一個炮團、一個坦克團和一個高炮團。一個步兵團分有四個營,三個步兵營和一個炮營。一個步兵營有三個步兵連、一個機槍連和一個炮連。和平時期各兵種按編製訓練,投入戰爭後,則打破所有建制混合成加強連或加強營。所以,一個加強連都配有重機槍、輕機槍、八二無后座力炮、火箭筒等武器,壓制火力足夠大。一些擔任主攻連還配有噴火器等殺傷性極強的武器,或者還能得到配屬坦克和八二迫擊炮的協助。

過了一會,在李森身後出現了兩個扛着「八二」無後坐力炮和背着炮彈的戰士。他們低身匍匐前進到李森跟前,扛炮的戰士問:「排長,打哪個。」

李森指着山坡上的機槍火苗說,「看見沒,就是那個龜兒子不讓我上去,你給我把他轟掉了。」

扛炮的戰士答應一聲後,便和背彈的戰士消失在夜色中。李森轉頭看看走遠的兩人,向全排大喊一聲,「給我火力壓制。」

一挺輕機槍,一挺重機槍和所有衝鋒槍一起朝着對方火力點射擊。在猛烈的的射擊下,十二點七高射機槍不響了。稍稍停頓後,十二點七高射機槍雨點般的子彈又撲了過來。密集的子彈打的地面火星四淺。有一名趴着的戰士,屁股被射過來的子彈擦出了兩道溝。另一名戰士被子彈打中了肩膀,生生地把人立了起來,隨後機槍子彈又打中了他的前胸,這個戰士一聲不吭地摔倒在地上。二排的火力一時間又弱了下來。就在這時,從旁邊不遠處噴出一道兩米多長的火苗,隨後又聽見山坡上「轟」的一聲巨響。只見從隱藏在石頭後的山洞中飛出一挺炸碎了的機槍,接着是人的慘叫聲。

李森抓住這個機會,帶着全排戰士吼叫着沖向了山洞口。

2009年8月26日(開篇)

七十年代那場戰爭

七十年代那場戰爭

作者:吳江龍類型:軍事歷史狀態:連載中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中國與越南爆發戰爭
剛剛入伍不到半年的吳江龍隨部隊開往前線
中國軍隊一路猛攻,僅用了十七天便攻克諒山.直逼河內
在攻取諒山後,中國突然主動叫停,向全軍下達了後撤命令
吳江龍在撤退前的最後一場阻擊戰中,與連隊失去聯繫
為擺脫敵人追擊,吳江龍孤身一人陷入叢林
在叢林中鏖戰一月後才展轉回到國內
這時,中國與越南的的戰爭並未停止
吳江龍憑着豐富戰鬥經驗參加了兩山戰鬥
本篇通過一名戰士的戰鬥經歷,完整地敘述了七九年自衛反擊戰和「兩山」的戰爭過程及重大戰役的激烈戰鬥場面,將歷史用小說演義的形式供給世人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