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莫少歸來:嬌妻慢點逃小說(小馬莫某)完整版免費閱讀

莫少歸來:嬌妻慢點逃小說(小馬莫某)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20 15:34作者:莫少歸來:嬌妻慢點逃 標籤: 其他小說 小馬 莫某

在她年少時以莫來為意淫對象做的春夢中,她幻想着完事的第二天早上,她還枕在莫來懷裡,然後他們同時醒來,莫來溫柔地在她的額上印上一吻,然後,他們相視而笑 顯然,如今,以他們的關係,這是不可能的 他們之間隔了十年的斷層,他為復仇而來,她為救父而往 他們之間,可能只有…
第1章 燕婉之求

精彩節選

明明晃晃的燈光下,燕婉低垂着頭,只是用餘光偷偷注視着窗檯邊默立着抽着煙的男人。

「他什麼時候學會抽煙了呢?」燕婉想着,不覺有些傷感,她和他之間隔了十年的斷層,再見面卻是在這樣的情形。

他不再是當年那個窮酸的保姆兒子,雖然衣服破爛卻始終不卑不亢,她也不再是當年那個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可以呼風喚雨。

現在的他,已經是莫氏集團的一把手,同時,也是她的金主。

正在燕婉沉思之際,男人轉過身,露出曖昧莫測的笑容,道:「你叫燕婉?」說到「婉」字時,他故意拖長了音,普通的問句卻帶着莫名羞辱的意味。

燕婉面露痛色,想着他竟忘了自己,低聲應了個是。

男人向燕婉走來,撥開她烏黑的長髮,挑起下巴,俯首湊近她的耳邊,唇似是有意無意地掠過她的唇,道:「燕婉,出自《詩經》,名字看似詩意,卻是出自諷刺亂倫的詩句的,很是適合出賣自己身子的燕小姐啊。」

男人的聲音一如從前般溫潤如玉,卻宛如一把鋒利的小刀刺向燕婉心裏最柔軟的地方。

從前,他也是用這般溫潤的語調說著「燕婉的名字很好聽,有安詳之意」,讓燕婉的少女心砰砰直跳。現在,聽到他嘲諷父母給她取的名字,燕婉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否定了,她握住拳,對自己說「要忍着」,畢竟為了救病重的父親,這是她自己選擇的道路,因此,不管被怎樣侮辱,這也是自己的選擇。

男人的眼睛透着情慾,手從燕婉的下巴慢慢下移,動作曖昧而溫柔。

燕婉白皙的肩部暴露在有些涼意的空氣中,她忍住顫慄,一動不動地任男人有些微熱的手觸碰。

男人望着燕婉緊抿着的唇,突然想起10年前才剛發育的她問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時天真的笑容,感到喉嚨有些發澀,索性抱起她往床邊走去,然後將她一把放在床上,壓在她的身上。

燕婉望着近在咫尺的朝夕日想的俊臉,想伸出手撫摸,卻被他一把打下。

「別碰我。」他用厭惡的語氣冷冷說道,然後吻住燕婉的唇,碾轉反側地吸允着她的甜蜜。

燕婉感到身下有了反應,抿住唇,努力不叫出聲,任憑淚水滑落。

莫往莫來,悠悠我思。

她思念着十年前不知何故從他家離開的莫來,卻不曾想到會這樣和他見面,也沒曾想莫來竟然忘了她。

莫來感到燕婉臉上的濕意,不禁蹙眉,停下了手裡的動作。

「很委屈?」他冷冷說道,「賣都賣了,要給自己立牌坊么?」他似是喪失了興緻般,起身,理了理衣服,往門口走去,「小馬就給我找了這樣的貨色么?」

「別走!」燕婉想起重病在床的父親,急道,「我是第一次,所以……!」

莫來停下腳步,壓下莫名的興奮,嘴上卻是不留情:「原來,曾經名震s 市的第一名媛的燕家大小姐,還未經人事?這倒是天大的笑話。莫某倒是有幸享福了。」

「只是,」他故意慢條斯理地說,「莫某生平最討厭扭扭捏捏的女人,所以」他意味深長地拖長了語音

燕婉抿唇,未作猶豫便直起身子,走到莫來身前,輕輕抱住莫來,然後踮起腳尖,吻向莫來的唇,動作生澀,但卻格外撩人。對於燕婉而言,雖然驕傲對她來說很重要,但是卻比不上父親的性命,所以她心甘情願,而且正如莫來所說,既然出來賣了,扭扭捏捏就太過矯情了。只是,她畢竟未經人事,所以不知如何下手。

莫來拉開燕婉,直視燕婉的眼眸,他還記得十年前的燕婉的眼睛亮閃閃的,又黑又圓,就像小鹿一樣,此時卻如一汪死水般,像是放棄了生活的希望,不知道為何,比剛才更為惱火,腦子裡又想起自己被逼自殺的母親,最後露出的也是這樣的眼神。像是要把這個念頭甩過一般,他狠狠回吻住燕婉,燕婉吃痛叫出了聲,這更刺激了莫來,他將燕婉重又推向床。

不知為何,他知她是第一次之後,心裏的報復之意突然減輕,溫柔地一邊觀察她的反應一邊吻着她,不想讓他與她的第一次留下不堪的回憶。

儘管如此,燕婉依然吃痛,卻倔強地忍住,心裏卻有莫名的不想被承認的歡喜,像是一朵開在暗處的花。

不管如何,第一次能給自己曾經喜歡的那個少年,她還是歡喜的,情到深處,聞着他身上淡淡的煙味,她喚「阿來……」

恍惚中,彷彿聽到莫來回應了聲「阿婉……」

莫少歸來:嬌妻慢點逃

莫少歸來:嬌妻慢點逃

作者:莫少歸來:嬌妻慢點逃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在她年少時以莫來為意淫對象做的春夢中,她幻想着完事的第二天早上,她還枕在莫來懷裡,然後他們同時醒來,莫來溫柔地在她的額上印上一吻,然後,他們相視而笑
顯然,如今,以他們的關係,這是不可能的
他們之間隔了十年的斷層,他為復仇而來,她為救父而往
他們之間,可能只有如此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