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妃寵不可:這個王妃有點烈小說(虞熙雪秀)完整版免費閱讀

妃寵不可:這個王妃有點烈小說(虞熙雪秀)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19 15:37作者:虞熙 標籤: 現代言情 虞熙 雪秀

因奸人所害,家破人亡,隻身一人帶着丫鬟逃離齊國,在邊境遇到了他,他將她培養成身邊最厲害的劍客強大如斯,能阻止的了事情的發展,卻不能阻止感情的滋生,他的狠心導致了她的離開和遭遇的不幸,為了彌補過錯,他傾舉國之力,目的就是要將女子接回
第1章 忘仇

精彩節選

“醒了?”

虞姬還沒睜開眼睛就聽到有人在說話,晃晃暈乎乎的腦袋,面前一個人影越來越清晰,待看清來人,虞熙隨即放下心來!

此人一身黑衣,頭戴黑巾,胸前掛着他剛剛用來遮臉的黑布,雖然冷着個臉,但是卻給人滿袖清風的感覺,像是某個在山林之中修道的仙人降落人間完成某項任務般!他既然用真面對自己,必是有話要說!

虞姬搖搖身邊的雪秀!

“她暈過去了,若是不及時救治便會有生命危險!”黑衣人走到桌邊端起茶水慢慢送到嘴邊。

“我什麼都沒有!”

黑衣人嘴角微楊:”你不需要有什麼,主人看中的就是你這個人!”

“主人?”

“不錯!”黑衣人走到虞熙面前,在虞熙還沒有來得及阻止的時候從胸前摸出一顆黑色的藥丸喂到雪秀嘴裏。

“雪秀!”虞姬一愣:”你給她吃了什麼?”

“放心,這是救她的,我只是想向你證明,主人有能力救你們兩個!”

雪秀微微鄒起眉頭,稍微動了一下!虞姬趕緊道:”說吧,要我做什麼?”

“要你整個人!”黑衣人轉身背對虞熙:”還有,忘仇!”

“忘仇?”

虞熙不懂,現在仇恨是支撐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力量,如果自己不為了報仇,那麼她那麼努力活下來是為了什麼,難道就是為了四處逃命嗎?難道就是為了做比人的階下囚?做任人宰割的魚肉?

“不可能!”虞熙低着頭。

黑衣人再次微笑:”看看你身邊的人,她怎麼活?再看看你自己,你拿什麼報仇?就憑你一個花瓶和一口牙?”

虞熙知道了,他們這是在招收奴隸,在招收利劍!

“只要助主人完成大業,你就可以離開,甚至可以去報仇!”黑衣人再次走回桌子上坐下,這次他沒有喝茶,他開始有點不自信了,這人是主人點名要的,若是自己不能帶回去,恐怕有負主人重託吧!

虞熙似是考慮了許久,許久慢慢脫口而出:”我答應!”

“我的條件是幫我照顧好雪秀,她不能少一根頭髮!”虞熙再次開口:”若是你們答應,從此我,虞熙便是主人的人,便是主人的利劍,只要主人能給我機會報仇,若是讓我三更死我絕對不會讓自己活到五更!”

黑衣人一愣:”好!明天傍晚,城東橋頭見!”

話未完已經不見了人影,此時雪秀剛剛好醒過來!看似保住了一條命,但是整個人還是非常虛弱,莫名地相信那個所謂的主人!

虞熙跟雪秀解釋了很久,她的決定也許是對的,也許是錯的,但是她們兩若是這樣一直走下去,那及可能就是一個字死!

第二天傍晚,虞熙扶着雪秀來到橋頭,只見昨天的黑衣人依然一身黑衣,但是今天的他帶着一件斗篷!顯得更是神秘!

“你,跟我走!”黑衣人說完轉身離去,虞姬當然知道他說的是自己,她只能將雪秀交到男子手裡,那男子看樣子應該是僕從之類的,看來今天還是見不到那個所謂的主人了!不過既然她救了自己,想來也不會害雪秀,這點還是能相信的!

兩人依依不捨的分開,虞熙身影漸漸遠去,雪秀眼淚已經溢滿眼眶,此去即離別,千山萬水多珍重,歷盡心酸記初心!

“走吧!”

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雪秀身後,雪秀一愣,這個聲音!

“是你?”雪秀看着虞熙離開的路口,露出放心的笑容,彷彿身後的茉莉花香穿過自己已經跟着虞熙遠去!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就是六年了!上了山虞熙才知道,當初帶自己上來的人叫蕭正,就是虞熙上山後的師傅,虞熙身上所有的本事都是他教的!

“現在,撿回所有的豆子!”隨着蕭正的聲音落下,一碗豆子跑向空,只見一美麗身影不停地穿梭在面前這小小地庭院之中,彷彿竹葉落到的地上的速度也變得及慢及慢!

“刷刷刷刷!”豆子彷彿具備了生命般順着劍身滑會蕭正面前的碗中!虞熙雙手作揖跪倒地上:”請師傅指教!”

蕭正還是那個當初見的蕭正,嘴角輕微上揚,虞熙彷彿看得有點痴呆了,轉眼間手中的劍已不見了蹤影!虞熙立刻起身,以最快的速度借住空中一片竹葉,當劍身駕到自己脖子上時,一束頭髮也落到了地上!

“不錯,我已經將所有劍身劍術都傳給你了!”蕭正收起劍轉身往屋內走去!

走到一半忽然停下,他並沒有看虞熙複雜的眼神,而是緩緩道:”最後一課,分神,是戰場上第一大忌!切記!”

“謝師傅!”

蕭正已經回到屋內,飛出一冊子:”這是第一個任務,好好完成,你就快能見到他了!”

虞熙一愣,終於可以見到他了嗎?大家口中的主人,也算是自己的恩人吧!

“是!”虞熙重重雙手抱劍作揖,轉身離去。

蕭正看着面對南方,看着窗外的落葉,眼裡滿是不舍。

這是六年來虞熙第一次下山!

從山腳下往上看去,那裡像極了雲中仙境,他曾偷偷纏着送貨上山的老伯問這問那,得到的消息就是他們是在一個深山之中,離外面的世界遠之又遠,虞熙晃晃腦袋,實在想不起來當初是怎麼上的山了,只知道跟着師傅走了好久好久!最後都不知道自己在那裡,直到有一天,蕭正指着前方一座寺廟:”我們到了!”

從此廟門緊閉,沒有師傅的允許,不能踏出山門半步,否則之前談的一切均不作數,時間最厲害的就是控制人心,讓別人心甘情願,唯你是從!

虞熙一邊下山一邊看向南邊,師傅說過,那邊及其危險,那條路是留給外人的,自家人有自家人的路可走!

難怪昨天練劍的時候師傅當著大家的面故意重提福臨山南面,提醒大家千萬不能輕易踏足哪裡!

樓宇亭台,萬家燈火,車水馬龍,絡繹不絕,如此熱鬧繁華的金都,虞熙彷彿此生是第一次踏足這裡這裡,其實不然,六年前的那個夜晚,讓她忘仇的那個夜晚,她記得清清楚楚,也想的明明白白!

妃寵不可:這個王妃有點烈

妃寵不可:這個王妃有點烈

作者:虞熙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因奸人所害,家破人亡,隻身一人帶着丫鬟逃離齊國,在邊境遇到了他,他將她培養成身邊最厲害的劍客
強大如斯,能阻止的了事情的發展,卻不能阻止感情的滋生,他的狠心導致了她的離開和遭遇的不幸,為了彌補過錯,他傾舉國之力,目的就是要將女子接回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