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武絕巔峰小說(王安余蘭)完整版免費閱讀

武絕巔峰小說(王安余蘭)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19 15:36作者:王安 標籤: 余蘭 奇幻玄幻 王安

簡介:王安自幼博覽群書,因為一次意外,竟然夢見自己十年後的悲慘命運!夢醒,果斷棄文從武,發奮圖強,發誓要逆天改命,武絕巔峰!

武絕巔峰

推薦指數:10分

《武絕巔峰》在線閱讀

第一卷 棄文從武第1章 一夢十年

精彩節選


黑暗的虛空中,王安感覺自己彷彿在夢境中渡過了十年光陰。

「黃醫師,王安他的傷勢怎麼樣?有傷到五臟六腑嗎?」一道擔憂的聲音在房間裏面響起。這是一道溫柔好聽的聲音,讓王安聽起來很熟悉。可是,王安卻感覺已經很久沒聽過這道聲音。此時此刻,王安恨不得馬上張開雙眼看看這女子到底是誰?

聞言,身穿青色長袍的黃醫師搖搖頭,說道:「少爺只是受了重力所創,肩骨碎裂,刺穿了皮膚,並沒有傷及五臟六腑。只需要多加療養,休息一段時間就可以痊癒。」

此時,這女子擰緊的柳眉頓時就放鬆下來,充滿憂色的臉蛋也露出了一絲笑容,轉頭對着身邊的女孩說道:「婉兒,你送黃醫師回去吧。」

床榻之上,受傷不輕的王安迷迷糊糊地昏睡過去,繼續回到夢境中。

「王安,你勾結魔宗,殘害百姓,理應五馬分屍。朕,念你是名門之後,給你一個痛快!」黑暗的虛空中一道宛若神靈的聲音響起,然後一道閃電般的刀光極速閃過。

噗哧!

王安夢見自己的頭顱高高飛起!

「不要!」昏迷在床榻之上的王安猛然坐了起來大喊,後背都濕透了。

醒過來的王安當即環顧四周,當他看到周圍熟悉的環境,心中宛如巨石般的壓抑頓時放鬆了下來。

「原來只不過是做了一場噩夢。」王安心頭不由一松。

「吱呀……」房門被打開。

此時,藉著柔和的燈光,王安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這是一個約莫三十,身穿淡紫色衣裳的女人。雖然只是身穿平常衣裳,不過仍然掩飾不了那一種與生俱來的秀慧。

「娘……」當王安看清楚走進來的竟然是他娘親,打心底湧起一股彷彿壓抑了十年的思念,馬上下床,用力地抱住余蘭。

余蘭正捧着一碗治療內傷的中藥,突然被王安抱住,一下子濺了不少藥水出來。余蘭不由黛眉微皺,正想喝斥王安,不過想起今天他在武院中的遭遇,心頭一下子就軟下來了。

「安兒究竟只是一個孩子,今天在武院被那些武侯家族弟子暴打了一頓。心裏難受也是正常的。」余蘭撫摸着王安的腦袋。

此時此刻,沒有人能夠體會到王安的內心到底有多麼想念他的娘親。在昏迷的過程中,王安感覺自己在夢中渡過了十年光陰!

一夢十年!

雖然已經醒過來,王安對於夢中所發生的一切慘狀仍然歷歷在目。

在夢中的十年中,王安親眼目睹了身邊人悲慘命運,他的義妹(王婉兒)被惡奴侮辱,然後變得瘋瘋癲癲。娘親余蘭更是因為王婉兒的事情愁白了頭,不久後,就得了重病死去。

至於他王安,本身對武道就不感興趣,武道修為很低。雖然滿腹經綸,可是被他父親『山河王』的正妻,一品誥命夫人趙氏下令棄文從武。

成年之後,更是被趙氏趕出了王府,混混霍霍渡過十年。最後,有幸結識靖玉公主,兩人兩情相悅,卻被扣上勾結魔宗,殘害百姓的罪名,被人皇斬殺!

「幸好,這僅僅只是一個噩夢!」王安抱着娘親余蘭一臉後怕地暗道。

夢境中,王安失去了所有親人,只有曾經失去過,才更加懂得珍惜。

「好了,好了。」余蘭輕輕拍打王安的後背,安慰道:「如果你實在不想去武院,那麼明天就迴文院吧。」

王安茫然地看着余蘭,臉龐閃爍一絲擔憂之色。

余蘭彷彿知道王安擔心什麼,安慰道:「你母親那裡,就由我去幫你解釋吧。」

王安只是侍女余蘭為山河王所生的庶子,按照大秦皇朝的律例禮法,山河王的正妻,一品誥命夫人趙氏就是王安的母親。

而王安只能叫余蘭娘親……

自人皇五斧劈山,統一了九州,統稱大秦皇朝。

大秦皇朝立國八百年,兵強馬壯,國運鼎盛。曾經的九州大地,號稱十萬宗門,如今除了極個別宗門能夠依附在朝廷的羽翼之下,絕大部分早已銷聲匿跡。

鎮壓十萬宗門,統領百族,可以想像大秦皇朝的武力有多麼可怕。

自古以來的九州大地,除了人皇,從來沒有人將九州統一。統一九州大地,鎮壓十萬宗派,更是誕生了數不清的王侯將相。

山河王!這個鎮壓過無數宗派黨羽的異姓王,威名遠播。如今的山河王,駐守在洪荒的邊緣,鎮壓億萬妖獸!

王安,就是這個放眼大秦皇朝兩個異姓王之一的庶子!身為庶子,尤其是侍女這種賤籍所生的庶子,王安在王府的地位低得很!

窮文富武,加上王安在府中地位太低,所以每個月的例錢很少,勉強足夠母子三人日常開支。更何況王安本身對武學興趣不太大,一心沉醉在文學中,打算參加明年開春之後的科舉考試,考取功名。

不料,就在前幾天。一品誥命夫人趙氏,宣召王安,說什麼大秦皇朝以武立國,山河王的十個兒子中,全是武將,沒有一個兒子做文臣。直接命令王安棄文從武!

王安寒窗苦讀十載,也抵不上趙氏的一個命令。

大秦皇朝,以武立國,以禮治國。在大秦皇朝,禮法就是就是律例,母命絕對不能違抗!無奈之下,王安只能棄文從武,入讀武院。

不料就在入讀武院的第一天,王安與武院中的一個侯爺的庶子產生了口角,扭打了起來。王安十年光陰都耗費在四書五經上,哪有時間習武,武力卑微,一個照面就被那小侯爺打到重傷昏迷。

王安重新做回床榻之上,喝完苦澀的中藥,發現沒有看到他的義妹(王婉兒)。不由問道:「娘,婉兒去哪了?」

余蘭卻是說道:「送黃醫師離開了,這丫頭,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

「什麼!」

突然,王安彷彿被踩了尾巴的貓咪,猛然站了起來,一臉驚駭,喃喃道:「難道……難道夢境中的預言是真實的?」

在夢境中,王安的義妹王婉兒就是因為送這個黃醫師,歸來的途中被惡奴拉進柴房房侮辱了。自此之後,王婉兒就變得瘋瘋癲癲。

「怎麼了?安兒,你動作輕點,萬一再傷到骨頭就慘了。」余蘭忍不住喝斥道。

王安心中萬分狂恐,婉兒雖然不是他的親妹,不過這十幾年來與婉兒朝夕相處,兩人不是親兄妹,勝過親兄妹。王安原以為那隻不過是一個噩夢,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我一定要去救婉兒!」王安拿起掛在牆上的長劍,根本不顧右肩上的傷勢,跑出房門……

心急如焚的王安緊緊抓住手中的君子劍!

大秦皇朝以武立國,尚武之風很濃,就連手無搏雞之力的儒生也配了一把長劍,叫君子劍。

王安一路狂奔,可能跑得太快了,原本已經包紮好的傷口再次撕裂,滲出鮮血來。

此時,王安也顧不了肩膀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腦海中浮現出夢境中的可怕一幕。

「不……不要,你不要過來……」王安的義妹王婉兒眼神獃滯,瘋瘋癲癲,這一幕深深地刻在王安的腦海里。

「啊!」王安狠狠地甩一下腦袋,奔跑的速度再次加快,眼神里儘是堅定之色,道:「我王安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親人!」

山河王的府邸非常大,佔地上千畝,羊腸小道,假山石林。很快,王安就來到夢中他妹妹發生慘狀的地點。

這是一間荒廢了很久的柴屋,因為之前這裡有一個侍女上吊自殺,鬧過鬼。於是就荒廢了。

柴屋內,一個身穿藍色長袍,滿身酒氣,嘴角有一顆黑痣,外貌有些猙獰的男子正張牙舞爪地按住一個小女孩。

男子臉色潮紅,酒氣衝天,看着眼前長得非常水靈的小姑娘猙獰地笑道:「嘿嘿,平日就覺得你水靈,沒想到這麼帶勁!」

男子張手一抓小姑娘衣服。

「嘶……」一大片衣服被撕破。

「就是這裡!」王安來到柴屋門前。

「你放開我!」

「救命啊!」

就在此時,柴屋內傳來婉兒的呼救聲!

「不好!」

王安臉色大變,立即竄上門前,一腳踢在木門上。

「蓬!」

雖然王安沒怎麼習武,但是山河王府邸靈氣濃郁,王安的武道修為也達到淬體二重天。再加上,王安此時怒火中燒,一腳就能把鎖死的木門踢開。

「住手!」王安衝進柴屋,首先聞到一股猛烈的酒味,然後看到吳德生竟然壓着自己的妹妹,想做出禽獸的事情。

「鏘!」

王安怒火中燒,只感覺到腦海一片空白,不顧一切地拔劍,然後用盡全力刺向吳德生。

吳德生正要對婉兒做出禽獸的事情,不料柴房的木門被踢開,當場就嚇得半醒,然後就看到平時十分窩囊的王安竟然拔劍刺向他!

「是你!王安!」吳德生大吃一驚!

吳德生看到閃爍着寒光的長劍,雖然只是一把普通鋼鐵鑄造的君子劍,可是一旦被刺中要害,不死也要殘廢!

不過,吳德生好歹也是淬體三重天的武者,在極為危險的一刻身體硬生生地快速挪移了一下。

「撲哧!」君子劍刺中了吳德生的肩膀。

吳德生爆退了幾步,癱軟在牆角,撕開衣服,一看傷口,看到自己只是被刺中肩膀,心中稍微也放鬆下來。

「好險,剛才反應只要再慢一點,我就被刺中心臟了。」吳德生用力壓住正在流血的傷口,臉色陰沉下來。

武絕巔峰

武絕巔峰

作者:王安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簡介:王安自幼博覽群書,因為一次意外,竟然夢見自己十年後的悲慘命運!夢醒,果斷棄文從武,發奮圖強,發誓要逆天改命,武絕巔峰!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