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容先生,一生唯你相思小說(林嵐容靳)完整版免費閱讀

容先生,一生唯你相思小說(林嵐容靳)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18 16:54作者:流雲若水 標籤: 容靳 林嵐 現代言情

父親入獄,母親病危她從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一夕跌入塵土前無進路,後無歸途他說:「跟我結婚,各取所需」生平從未賭過的她,卻賭了一生中最大的一把他從不言愛,卻緊握她的手,與她並肩披荊斬棘後來靳相思才明白,原來在愛情里最美的語言不是「我愛你」而是「在一起」!容先生的骨頭…
第1章 人情冷暖

精彩節選


雪已經下了有一會兒了,今冬的初雪來的有點早,雖然不大,卻簌簌不停。
靳相思的腳尖前,已經堆積起薄薄的一層,她站着未動。
隔着五級台階,林嵐交疊着雙手置於身前,髮髻挽得一絲不苟,「思思,阿姨不是不想幫你,也是真的沒辦法。」
雪花落在睫毛上,靳相思眨了眨眼,沒說話。
「你爸爸的事兒,我們也很着急,但是陸家如今的情況也不大好。這兩年金融寒冬,生意原本就不好做。最近你家的事兒,難免也牽累到……」
頓了下,她嘆口氣,「若是以往,這五百萬真不算什麼。但現在,公司里的資金周轉緊張,實在是抽不出來。」
「我明白了。」
僵直着身體轉身,其實結果如何,心裏早就有數的,但真的面對,還是有些不好受。
「思思!」林嵐叫住她,從台階上匆匆走了下來。
一旁的傭人立刻撐傘上前,幫她擋住飄落的雪花。
「思思。」看了她一眼,林嵐低頭拉起她的手,「最近陸家生意不大好,景懷也是焦頭爛額。他現在還在國外談生意,你家的事兒,暫時沒敢告訴他。怕他分心誤事,你能理解的哦?」
「林阿姨,我明白,我不會跟他說的。」
她的暗示,靳相思能懂。
人心總有偏向,這個時候要求自保,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知道是一回事,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人情冷暖,面對之時難免心塞。
見她乖巧聽話,林嵐露出笑意,「真是個好孩子!」
「其實你家這事兒,阿姨說句不中聽的話,旁人想管,怕是也管不了。就算這五百萬填進去,你爸也未必就能出來。」
她說的這些,相思心中何其不知,可不能因為難,就不去做。
更何況,她相信爸爸,絕對不是那樣的人。
「您放心,這事兒不會牽累陸家的。」
輕輕的抽出自己的手,她索性將話挑明了。
她從來不是個喜歡繞彎子的人,這麼明示暗示的說話很難受,倒不如直接說清楚了。
林嵐的面色閃過一抹冷意,她又淡淡的笑了起來,「思思,阿姨不是那個意思。你跟景懷雖沒有正式的婚約,我也是把你當自己孩子看的。只是現在陸家就算想幫忙,也是有心無力。」
「嗯。」她點了下頭,既然得到了結果,又何必做無謂的糾纏。
轉身想走,又聽到林嵐在身後說,「思思,阿姨雖然幫不了你,但可以給你指條明路。」
靳相思回眸。
「在華國,要是說有誰能救得了你爸爸,還有可能出手幫你的話,那就只有一個人。」
靳相思眼皮跳了跳,「誰?」
「容靳。」
呼吸一窒。
這個名字,如雷貫耳!
可這個名字,也是高高在上,伸手遙不可及的那種。
見她眼神黯淡,林嵐接着道,「我若記得不錯,你們怎麼說,還沾着些親。你看,你姓靳,他的名字里也帶個靳字,聽說是母家的姓,往上數數怎麼也是同宗。他若肯幫你,你爸爸就有救了。」
相思知道她說的不錯,若是容靳肯伸手,那爸爸一定有救了,可他若不肯……
彷彿看穿了她的心思,林嵐一步步上前,「我聽說,這兩天容靳就在安城。這簡直是老天給你的機會,你若是願意,我倒是可以讓人打點安排一下,你去求求他,或許,他就肯了呢。」
不是沒有心動的。
這些天,她跑了多少地方,磨破了嘴皮子,可樹倒猢猻散,不落井下石就不錯了,能指望誰雪中送炭呢?
再者說來,就算想送,也得有能送的實力。
「容靳他就住在君悅酒店總統套房,這事兒說急也不急,他怎麼也要住上兩天的。但你爸爸那邊就……」
「謝謝林阿姨。」
道了謝,她並沒有表態,踩着雪走了。
這一次,林嵐站定了沒有叫她,接過傭人遞來的暖手寶握着,只望着那單薄的身影一步步消失。
「太太,她會去嗎?」傭人張媽握着傘,小聲的問道。
林嵐淡然一笑,「狗急了還會跳牆呢。靳家這事兒,除了容靳,她也找不了旁人。等着吧。」
離開陸家,靳相思彷彿失去了方向,漫無目的的走。
她滿腦子都灌着「容靳」這個名字。
事實上,她是曾經見過他的。
那時候應該十二歲吧,爸爸帶她去了一趟帝都,在容家那個雅緻雍容的大院兒里,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見到了容靳。
那會兒的容靳十八九歲的年紀,一身傲氣的站在堂中跟容家老爺子頂撞,具體的原因,她不記得也不知曉,但當時那個劍拔弩張的氣勢,那個冷峻桀驁的少年,卻是給了她很深的印象。
這麼多年來,容靳的名字時有耳聞,都是些讓人嘖嘆的功績,可那個印象中的少年,卻似乎離她越來越遠了。
真的要去求他嗎?
一輛飛度停在她的面前,蘇楠探出頭來,「相思上車,你媽出事了。」

容先生,一生唯你相思

容先生,一生唯你相思

作者:流雲若水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父親入獄,母親病危她從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一夕跌入塵土前無進路,後無歸途他說:「跟我結婚,各取所需
」生平從未賭過的她,卻賭了一生中最大的一把他從不言愛,卻緊握她的手,與她並肩披荊斬棘後來靳相思才明白,原來在愛情里最美的語言不是「我愛你」而是「在一起」!容先生的骨頭裡,早已刻滿相思……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