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冥王都市游小說(蘇離陌鄧詩穎)完整版免費閱讀

冥王都市游小說(蘇離陌鄧詩穎)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18 16:53作者:蘇離陌 標籤: 現代言情 蘇離陌 鄧詩穎

他,令整個山海天為之崩潰,他,招到無數人的詛咒,被超凡的尊聖所圍殺,最後屍骨無存  不知是否是蒼天無眼,他意外重生於世,只是,天還是天,可沒有了曾經的色彩,紈絝公子變嗜血殺神,他的到來,異世又將會發生什麼?  他本是隆冬過後蒼涼的雪,看似有情,實則無情,可再無…

冥王都市游

推薦指數:10分

《冥王都市游》在線閱讀

第1章 不一樣的世界

精彩節選

「你的手染了太多血,註定入不了輪迴,你的存在,便是世界的一大污點,你根本不是人,你連魔都算不上,你是鬼,是世間最惡的鬼冥,跟你染上因果的,都會死,你會被世界拋棄,你不配為人啊,入不了輪迴啊……」

耳邊回蕩着雄厚的宏聲,如同千萬人一同詛咒,那些人面容帶着癲狂、猙獰、歹毒……一張張畫面,如罪惡的化身,只為讓他死,而他也不讓他們失望,自己真的要死了。

肉體一塊塊崩落,田丹碎了,經脈骨骼都在寸寸而裂,他立身高空飄浮,如同天地的棄子,下方是成千上萬之人的詛咒,上方是無數尊聖的俯瞰,他這個令整個山海天都震之崩潰的惡鬼,終於……終於,死了……

……

沉重的鐵床,殷紅的被單,一個男子躺在南昌醫院中,不大的病房只有一張病床,外面樓道的醫務人員在忙碌工作着,沒有人理會病房中全身纏着紗布的男子,他彷彿被全世界遺忘了。

不知過了多久,熾熱的陽光強行從窗框的縫隙中射進一抹光線,不知是不是錯覺,病床中的男子手指動了動,乾裂的嘴唇也扯了扯。

又過去了一段時間,男子彷彿衝破了命運的枷鎖,緊閉的雙眼緩慢的張開,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閃着黑幽的光,如同永夜,彷彿永無天日的地獄之火。

眼中的光芒漸漸散去,男子一動不動直視着天花板,最後又堅難轉動頭掃了掃周方,然後一股強烈的痛意如要將大腦炸爆,男子也再次昏了過去。

「這間病房的病人經費不足了,趕快打電話給他的家人,要不然輸不了液,生死不關醫院的事!」

病房中,一個穿着護士服的胖女人指着病床上的男子,對旁邊的一名護士喝道,胖女人似乎是一個護士長,嗓門很大,說話間口沫飛濺,旁邊是一名年輕的小護士,聽完也喏喏應道。

「真是招人煩,都在這躺好幾天了,半死不活的,也沒個人看望,連醫費都不夠了,難道還要我們給他端屎端尿?」

胖女人與小護士也走出了病房,不過胖女人嫌棄的聲音依然傳出很遠,病床中的男子自從進入到醫院後,一連都一個星期了,卻無人來看望過,沒一個家屬來照應,都是她們護士處理,這如何不讓胖女人態度惡劣。

胖女人與小護士走後,病床上的男子也微不可查睜開了眼,獃獃看着前方,有些傻乎乎,這樣的神情已經在殤的身上出現好幾天了,從當初第一次睜眼到現在,也已經過了三天了。

三天的了解,讓殤摧毀了這是那幾個聖尊以各種手段幻化出的夢境,四周很陌生,不管是人是物皆一樣,讓殤否定眼前是尊聖們幻化出夢境的間接原因,是因為他的腦海中多了一份他人的記憶。

正是腦海中的記憶,讓殤想了三天還是想不明白,這裡是什麼地方,那種言語、服飾、文化……一切的一切都顛覆了他的認知,他想了三天還是未能想明白。

「上萬人不惜元氣大傷,也要詛咒我死無葬身之地,各方尊聖讓我全身寸寸崩裂才能無後患,可我……好像入輪迴了啊,我……還活着啊……」殤的雙眼中閃着幽光,嘴角扯起一條弧度,雯時間一股痛意席捲全身,讓他全身都接着打了一個哆嗦。

「蘇離陌,雲海四大家族之一蘇家少爺,今年二十三歲,從小不學無術,遊離於……燈紅酒綠夜色的生活,欺男霸女,三個月前與一家小型……公司的董事長結婚,一星期前在一間……酒吧被幾個蒙面人打成重傷,頭破血流。」

殤拗口呢喃着,因兩股記憶融合,也讓他隨意而發音,可有些詞語他還是覺得生僻,聞所未聞。

「不知這裡是否還是山海天,可這片天地靈氣太過稀薄了,這具身體更是脆弱如幼童,而此人生前更是隨意糟蹋身體,筋脈很是脆弱無力。」殤……應該是蘇離陌依然自顧自喃喃自語。

「不過不管怎樣,我終於還是活着,雖然如奪舍依附在一個廢物的身上,可如今憑我不僅魂力下降,這具身體更是污垢全身,無從離身,也只好這樣了。」

蘇離陌閉上了眼睛,他在努力適應另一種生存方式,他本來適應力就很強,對於此前發生的事,雖讓他感到難於置信,可他又不得不信。

一連三天,蘇離陌都安安靜靜躺在病床上,可能是那個胖女人的原因,第二天他也得到輸液,對於一根針插在手上,即而就有一股股液體流入體內,蘇離陌感到很神奇,可依然不現於表。

一直在入院的第十一天,蘇離陌的病房中才除了護士醫生外來了一個女子,女子戴着口罩,踩着高跟鞋,看不清具體相貌,可前凸後翹的身材以及那柳眉星眸,還是能夠看出她不是醜人。

女子很冷淡,進入病房後,也默默看着護士長給蘇離陌拆布,胖女人護士長雖然人胖,可手卻很巧,瞪着一雙小眼盯着蘇離陌,幾分鐘後,一個臉色發白,瘦骨嶙峋的男子也出現在床中。

「恢復的不錯,可以出院了,他腦部受到重創,而且還極度缺營養,你最好給他補補身體,要不然發生什麼狀況可不是我們醫院能負責的。」

「好了,沒事就趕緊走,病床我們要騰出來給下一個病人了。」胖女人不耐煩道了幾句,也催促着戴口罩女子帶蘇離陌離開,隨後胖女人也帶着幾個小護士走了。

「走了。」

看都不看蘇離陌,女子拋下一句冷淡的話語便也轉身走出病房,彷彿對於蘇離陌看一眼都覺得噁心。

「鄧詩穎,蘇……我的老婆,菲樂公司的老總。」女子走後,蘇離陌也喃喃,想起這具身體以前的重重,蘇離陌也是微微搖頭一笑,怪不得女子對他如此淡漠。

蘇離陌緩緩從床上走下,也在旁廁所中換了衣服,走到房間唯一的鏡子邊,蘇離陌也看清了自己的長像。

頭髮很短,明顯是動手術剃光的,蒼白的面孔,這副皮囊長得讓殤感到不知該哭該笑,因為他發現一個男人竟然長着丹鳳眼,陰柔如女人般。

沒有作多猶豫,蘇離陌也第一次走出了病床,他的腦部還有傷,全身上下還有地方縫線,明顯那幾個蒙面人根本就沒有留手,想打殘他,卻沒想到打死了,讓殤得以莫名其妙魂落此身。

狹窄的樓道,周邊都充斥着藥水味,一個個病人在家屬陪伴之下踱步,蘇離陌也緩緩一路而去,單薄的背影,不知不覺挺直的腰,同一具身體,可已不再是同一個人了……

「上車。」鄧詩穎在院門等候,看到蘇離陌這般久才出來,也是柳眉一蹙,拋出一句也朝着外面走去,一輛車正停在外面。

蘇離陌神情不變,也艱難邁着步伐而走下,看得出鄧詩穎根本就不在意他,蘇離陌也沒說什麼,走下時,按着腦海中的記憶,也打開了車門,進入其內。

車子起動,鄧詩穎也開着車載着蘇離陌離開了南昌醫院,路途中鄧詩穎很沉默開着車,平靜直視着前方,她本來就不想來接蘇離陌,要不是蘇離陌是自己名義上的老公,她都想讓他死在了醫院才好。

不過她此時也感到蘇離陌與平日有些不一樣,以前的蘇離陌看見她就會動手動腳,有時還會對她施行暴力,若非她以死相威,也許身子再已被蘇離陌給侵犯了。

只是如今坐在車上的蘇離陌卻變得很沉默寡言,眼中帶着好奇在觀察着車體,還時不時抬手摸一摸,讓鄧詩穎不禁想道:「不會被打傻了吧?若是傻了該多好!」

莫約半個時辰的路途,在車中停頓下,鄧詩穎下車後,蘇離陌也知道到他的「家」了,便也打開車門走下。

眼前的建築依然讓蘇離陌眼中閃過迷茫,不過很快這種神情也收斂如常,瞳孔很黑,臉色平靜,看着稍有些呆,蘇離陌也走入了已經打開的院門內。

這所別墅佔地不算小,還有一個不小的小院,蘇離陌一路東看看西瞧瞧便也進入別墅中,一走近也發現別墅內一片狼狽不堪,摔爛的傢具,碎屏的電視。

而鄧詩穎也可能回屋了,蘇離陌站在空闊的大廳中,思緒迴轉,他也微微搖頭,根據這具身體的記憶,在他被酒吧遭人打傷前,在別墅中便欲想強姦鄧詩穎,鄧詩穎死命不從,後來打了他一巴掌,他也打了鄧詩穎一頓。

最後更是癲狂起來,將別墅內的一切都摔得個狼狽,就算以殤古井無波的心境,也不禁對這具身體的主人有一巴掌爆頭之心。

「造孽啊……」

蘇離陌嘆息,便也開始收拾了起來,他身上有傷,也只能把一些碎物給堆積在一起,等傷勢好之後再搬出,至於那些重物,他便搬不動了。

簡單收拾一番,蘇離陌洗了把臉,便也按着記憶回到自己的屋,而蘇離陌不知道,他的一切做為,也被房間中透着窗戶的鄧詩穎看在眼裡。

眼中閃過疑惑,不過下一刻鄧詩穎也甩頭,蹙眉道:「以為這樣就能讓我松心?哼,我死都不會讓你得逞!」脫下口罩的鄧詩穎,嘴角還有一些青紫,明顯是以前蘇離陌留下的。

冥王都市游

冥王都市游

作者:蘇離陌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他,令整個山海天為之崩潰,他,招到無數人的詛咒,被超凡的尊聖所圍殺,最後屍骨無存
  不知是否是蒼天無眼,他意外重生於世,只是,天還是天,可沒有了曾經的色彩,紈絝公子變嗜血殺神,他的到來,異世又將會發生什麼?  他本是隆冬過後蒼涼的雪,看似有情,實則無情,可再無情,也會動情,那人說,你若動了心動了情,那你就離死不遠了
  他本是魔,偽不了佛,註定血海繞身,永陷黑暗如殤!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