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醫品狂妃:攝政王爺纏不停小說(蕭非墨朱玉錦)完整版免費閱讀

醫品狂妃:攝政王爺纏不停小說(蕭非墨朱玉錦)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3-18 16:52作者:四月花開 標籤: 其他小說 朱玉錦 蕭非墨

一朝穿越,21世紀的特種部隊軍醫成了剛剛入門的病弱王妃 側妃狠毒,讓你嘗嘗什麼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權臣之子欺上門,直接送去閻王那裡喝茶 太后找茬,不好意思,本小姐不認識什麼太后 憑藉一身好醫術和好功夫,某女在京城混的風生水起,唯一的意外便是那個不按常理出牌的攝政…
第1章 知道做妾的規矩了嗎

精彩節選

「我要見王爺。」

一道驚雷划過窗戶,鳳輕盈抬起頭,嘴角垂下的鮮血拉開一條長長的紅線。

「鳳輕盈,你本就是命賤的人,哪一點配得上王爺?」

聽到門口傳來的聲音,鳳輕盈像是受了刺激,手腕上的繩索瞬間繃緊,喉嚨里發出低沉的嗚咽聲。

女人在距她三步的地方停住腳步,毫不掩飾笑聲里的恨意,「你死了這條心吧,王爺不會見你的。」

朱玉錦想不明白,鳳家已經沒落,鳳輕盈又從小是個藥罐子,王爺為什麼要把這個病秧子娶進門。

「為什麼?」

鳳輕盈雙目赤紅,死死盯着這個昨日里還笑顏如花叫她姐姐的女人。

「要怪只怪你太蠢了,沒有資格做王爺的正妃!」朱玉錦看她無法掙脫繩索,便又放心的上前了些,「鳳輕盈,你這手腳反正也沒有用處了,乾脆別要了。等你變成人彘,你說王爺還會不會看你一眼?」

一把匕首從朱玉錦袖中甩出,被她拿在手中擺弄着,眼中是藏不住的得意。

鳳輕盈剛想說什麼,又是一口鮮血從喉嚨里噴湧出來。

刀從鳳輕盈的手腕划過,劇痛讓她的眼睛恢復了幾分清明,死死咬着嘴唇。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這麼輕易的死掉,等着身上的肉一塊塊爛掉吧。鳳輕盈,沒福氣當王妃的人就是這樣的下場,怪不得我。」

死到臨頭了,看你還能撐得住幾時。

「哈哈哈……」

鳳輕盈忽然笑了出來,笑容中帶着幾分猙獰,「想讓我死,你還不夠資格!」

朱玉錦半愣,還沒反應過來,就見鳳輕盈掙脫了繩索,從頭上拔下一根發簪刺過來。

「啊……」

朱玉錦一聲尖叫,臉上的血染紅了手掌,她不住的顫抖着,匕首也咣當一聲落地,「你……你這個賤,人到底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只是告訴你做妾的規矩而已。」

鳳輕盈臉上已經沒有剛才的悲戚,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跡。

從這具身體里醒過來時,她就知道自己穿越了。

昨天是她的大婚之夜,不僅沒見到夫君,還被一個側妃困在新房裡害了性命。

這位側妃,朱玉錦,庶女出身,仗着是太后的侄女,在攝政王府一直把自己當成正妃,沒少耀武揚威。

若不是剛才故意裝虛弱迷惑對方,她今天必死無疑。

朱玉錦沒想到鳳輕盈病成這樣還有這麼好的身手,還有她眼中透出來的狠戾,和傳言中那個柔弱的女人完全不同。

「鳳輕盈,我和你拼了。」她顧不上臉上的疼,當即朝着鳳輕盈撲了過去。

鳳輕盈靈敏的閃過身子,讓朱玉錦撲了個空,重心不穩的她跌倒在地上,狼狽不堪。

「好玩嗎?」鳳輕盈冷冷一笑,一腳踩在朱玉錦胸口上。

大婚的紅鞋,硬底鞋,還有跟,踩在身上極痛。

朱玉錦胸口一陣劇痛,忍不住咒罵道,「你這個賤,人,大婚之夜王爺連你房門都沒有進,還想做王妃?你就該早點去死。」

「朱玉錦,我不管之前你在王府怎樣橫行跋扈,你給我記着,從今以後我才是王妃,你是側妃,你最好給我安分點,不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人可是你。」她毫不留情扭動着腳,語氣淡漠,神色凌然。

朱玉錦做夢都沒想到鳳輕盈居然這麼強硬,不但劃傷她的臉,還敢下腳踩她。

是她小瞧了鳳輕盈,今日之辱她會牢牢的記着,一定會讓鳳輕盈知道後院誰說了算。

「鳳輕盈,你這個毒婦。」朱玉錦繼續罵罵咧咧。

「看來給你的教訓還不夠。」鳳輕盈抬起腳,對着朱玉錦的肚子重重踩了下去。

「啊……」朱玉錦慘叫一聲,腹部像是被人捅了一刀。

「朱玉錦,現在記住了么?」

房門忽然被人推開了,冷風魚貫而入。

鳳輕盈衣衫單薄,忍不住縮了縮身子,炎國的冬天居然這麼冷。

她收回腳,坐回床上。

這個身子果然弱的很,這麼一會兒工夫就累了。

抬頭,一個俊朗的身影映入眼帘。

長眉似劍,身如玉樹,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俊,烏黑深邃的眼眸,彷彿可以貫穿人心。

一頭烏黑茂密的頭髮披散着,瀟洒又不羈。

就算鳳輕盈前世在部隊見過不少帥哥,也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是她見過的最好看的男人。

「王爺,王爺救命啊!」看到蕭非墨出現,朱玉錦重新看到了希望,從地上爬起來吼道,「這個女人要殺我,王爺救我!」

蕭非墨面無表情,只冷冷瞥了她一眼,視線便落在穩坐在床沿的鳳輕盈身上。

醫品狂妃:攝政王爺纏不停

醫品狂妃:攝政王爺纏不停

作者:四月花開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一朝穿越,21世紀的特種部隊軍醫成了剛剛入門的病弱王妃
側妃狠毒,讓你嘗嘗什麼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權臣之子欺上門,直接送去閻王那裡喝茶
太后找茬,不好意思,本小姐不認識什麼太后
憑藉一身好醫術和好功夫,某女在京城混的風生水起,唯一的意外便是那個不按常理出牌的攝政王
明明說好了只是演戲,某個王爺會不會太入戲,從此白天佔了她的人,晚上佔了她的床
「蕭非墨,你究竟看中了我什麼?」 某王爺意味深長掃了她一眼,「王妃全身上下都深得本王的心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