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
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 連載中

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薄荷微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千汐 古代言情 宋星淮

七彩錦鯉凌千汐,穿成了一個胎兒
從小沒有爹沒娘的她十分歡喜,可是她還有兩個任務——1、幫娘親找到爹爹,2、平安出生
對於一個神仙來說,簡直不要太簡單
咦?旁邊這個小胎兒是什麼?難道是弟弟! 於是……凌千汐十分高興,馬上認親! 「弟弟,從今以後我罩着你!」 臭屁宋星淮:誰是你弟弟?我從來沒當過弟弟
凌千汐:你就是我弟弟呀,因為你比我小
宋星淮驕傲的說:誰規定小的就是弟弟?說不定只是你吃的多,長得比較胖而已
凌千汐為難了,提議:那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吧,誰輸了誰就是弟弟
於是……展開

《人在娘胎,我能聽見弟弟的心聲》章節試讀:

第7章 絕不當小的


沒多久,凌千汐也睡了。

胎兒睡覺的時間比較多。

周婉兒等人還在向前走,直到太陽下山後,他們才沒有再走了,在土丘邊休息。

晚上走夜路不安全。

即使沒有太陽,也很熱。

他們眼睛裏的光都是灰暗的,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疲憊。

可就算這樣,也在咬牙堅持。

自家人和自家人睡在一起,周婉兒有大哥大嫂,但是他們很不待見她。

她就和娘在一起。

幸好娘不嫌棄她,一路上非常照顧她。

沒多久,周婉兒也睡著了。

凌千汐睡足了後,滿足的睜開眼睛。

剛睜開眼睛,她看見小弟弟在對手指。

她開心的問:「好玩嗎?」

宋星淮的臉頓時紅了,不太高興的說:「誰說我在玩了?我在數數。」

凌千汐很好奇,問:「數什麼?」

宋星淮不太想和他說話,冷酷的說:「說了你也不知道。」

凌千汐不服輸:「你說啊,不說我怎麼知道?」

宋星淮傲嬌的別過臉去,不搭理凌千汐。

凌千汐急了,伸手去扒宋星淮的肩膀。

剛搭上去,他煩躁的抖下來了。

她再搭上去,他又抖下來了。

第三次的時候,他發脾氣了:「你不知道男女要保持距離嗎?請自愛。」

凌千汐也來氣了:「你要不是我弟,我才懶得愛你。」

「我不是你弟,沒同意。」

「可你輸了啊,你就是。」

宋星淮又無語了,眼珠轉了一圈後說:「我沒有輸,是你先答不上我的問題的。」

「那不算呀。」

「那你的也不算。」

「弟弟,你別擔心,我真的會保護你的,我是姐姐。」

「……」

「娘好像睡著了。」凌千汐忽然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高興的說:「你還有什麼吃的?快拿出來,我叫娘去拿。」

宋星淮心中還有氣,但是提到娘的事,他就先把個人情緒放一邊了。

先讓娘活着比較重要,這個小胎兒,以後再收拾。

他說:「你讓娘往月亮的方向走三十步。」

「好。」凌千汐一口答應了。

她緩緩的運用靈力,進入了娘的夢境里。

「娘。」小小的女孩開心的叫着面前的婦人。

周婉兒沒想到再次見到了那個可愛的女孩,非常高興。

伸手下意識的摸着她的小腦袋,說:「小寶,謝謝你。娘按照你說的,真的找到了吃的。」

「不客氣。」凌千汐笑着,趕緊說:「你往月亮的方向走三十步,還有吃的。」

周婉兒很驚訝,還有吃的?

不過,她相信女兒。

眼裡的疼愛變多,立即點頭:「娘這就去拿。」

凌千汐感覺時間還沒到,趕緊又問:「娘,你知道爹爹在哪裡嗎?」

小七說了,她有兩個任務。一個是平安出生,另一個就是找爹爹。

問娘,應該很快就可以找到。

周婉兒愣了,眼神有些迷茫,還有些歉疚。

她輕輕的對凌千汐搖了一下頭,一臉失落。

凌千汐懵了,又問:「爹爹是誰?」

周婉兒眼裡的歉意更深了,還是搖頭。

凌千汐有些犯愁,那這樣怎麼找爹爹?

就在這時候,周婉兒突然說:「我不知道你爹爹是誰,但是聽娘說,這塊玉佩是你爹爹留下來的。」

說著,她從懷裡拿出了一塊玉佩。

這塊玉佩通身瑩潤,色澤剔透,上面雕刻着一條鏤空的龍。

它剛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凌千汐就感覺到了一股很不一般的靈氣。

這靈氣很獨特,讓她非常舒服。

她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玉佩,正要伸手去接的時候,突然離開了夢境。

宋星淮一直在看她,見她睜開了眼睛,問:「跟娘說了嗎?」

凌千汐皺着小小的眉毛,就像遇到了煩惱一樣,說:「說了。」

「那你皺眉幹什麼?娘不相信你?」宋星淮有些擔憂。

凌千汐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自顧自的想着事情,說:「我得再去娘的夢裡一趟。」

然而,周婉兒已經醒了。

急脾氣的宋星淮追問:「到底是什麼事兒啊?」

凌千汐忽然起了捉弄的心思,不懷好意的笑着說:「你叫我一聲姐姐,我就告訴你。」

宋星淮的小臉一下子綠了,嘟着嘴傲嬌的說:「我才不叫,你愛說不說。」

凌千汐着急了:「你叫我,我真的告訴你。」

「不叫。」宋星淮打死不叫,他不是弟弟。

凌千汐真的很想聽這個臭弟弟叫她姐姐,去捏他的臉:「你到底叫不叫?」

「我不叫。」宋星淮倔強的揮開她。

「嘔~」兩個人在裏面鬧着,周婉兒的胃又開始不舒服了。

宋星淮馬上停了下來,嚴肅的警告凌千汐:「別鬧了,娘不舒服。」

凌千汐內疚的停了下來,埋怨的看他一眼:「還不是你不肯叫我姐姐。」

「那你叫我哥哥啊。」宋星淮頂回去。

凌千汐來勁了:「你輸了啊,又不是我。」

宋星淮:「你也輸了。」

凌千汐氣得推了他一下:「你怎麼不認賬?一點兒男子漢的氣概都沒有。」

宋星淮心虛了一下,說:「我不是男子漢,是男胎。」

在這個問題上,能賴過去就賴過去,絕不當小的。

凌千汐白他:「你遲早是要成為男子漢的。」

她聽着外面的動靜,期待娘再一次睡着。

宋星淮小心的注視着她,猜她遇到了什麼事。

她的眉毛還皺着,應該不是簡單的事。

可現在問她,她一定還會讓他叫她姐姐的。

他不想叫,更不能問。

兩個小胎兒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周婉兒嘔了兩下後,停了下來。

旁邊的人沒有被她的聲音吵到,還在睡。

她鬆了一口氣,回想着夢裡小女孩說的話。

下意識的向月亮的方向看過去,沒幾秒鐘,站了起來。

白天夢裡小女孩說有吃的,她找到了。

這一次會不會也有?

謹慎的朝着月亮的方向走。

「一二三四五……」周婉兒走一步數一步。

數到二十的時候,她就看見前面有東西了。

加快腳步,但依舊很小心。

走過去,地上有四個包子,還有幾個小糰子。

不知道那糰子是什麼,但她還是把它們撿起來了。

拿在手裡仔細的看了一下,裏面是飯粒。

「咕嚕嚕……」肚子里傳來聲音。

周婉兒嘴裏都在冒口水,她好餓啊。

猶豫了幾秒鐘,塞了一個糰子在嘴裏。

真香,真甜。

還有三個,等下給娘吃。

正要吃包子的時候,忽然發現前面冒出一個頭。

她嚇得包子都掉在地上,下意識的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