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覺醒!魔靈之辰!
覺醒!魔靈之辰! 連載中

覺醒!魔靈之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凌月沐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銘 江月辰 現代言情

怨氣是否能被淡化?最終女主的靈魂是否能得到升華
背景設定:女主經過一場戰爭後,她那原本被母親藏在內心裏的暗黑水晶被怨氣激活了,在戰鬥結束的那一刻,她一直昏迷不醒,當時所有人都以為她體內的那顆暗黑水晶被淡化了,但是實際上並不是,而是變得越來越強大,被魔化後的女主,竟然有統治世界的想法
最後突破了自身的力量,和女主的靈魂合為一體了
最終女主的靈魂是否能得到升華
展開

《覺醒!魔靈之辰!》章節試讀:

第3章 暗戀者都暗戀到長老身上了?


這句話,好像確實有點道理,畢竟她是家族的族長,也是目前家族的長老,遇到的事情肯定會比正常的管理員多很多很多。。

不過他相信這個小男孩兒一定會有自己堅持的想法吧。

說完,月辰便看着坐在自己對面的那個小男孩。

雖然說蘇宵在家族現在還是有一點點的名氣的,畢竟不要看他長得這麼青春,但是他的辦事能力還是可以的。

「月辰,家族那邊來消息了,說是三大家族和第四家族需要簽署什麼協議,本來是說決定好了,你在休養,讓長老簽署就可以了,但是她們卻點名讓你簽署這份協議。雖然說,讓你簽署也是沒錯,只不過,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簽署呢?」洛洛簡直是一頭霧水。

實際上月辰也沒有想到,她們竟然會這麼快就簽署條約,但是,需要月辰出面簽還是頭一回見。

「你們幫我將行李箱拿到車上去,我稍後就來。」說著,月辰便離開了房間,至於去哪兒,未知。

過了大概十分鐘,月辰終於回來了,她看到了蘇宵在門口等着她,而洛洛早就上車了。

「月辰小姐,請上車~」蘇宵很有禮貌地為月辰拉開了車門,隨後便坐到後面去了。

這時,月辰看到駕駛座上面的那個人竟然是洛洛。

她瞬間睜大了雙眼。

「我靠,你什麼時候考的駕照?我怎麼知道?你該不會是新手上路吧?我命要緊的喂。」

月辰瞬間系好了安全帶,然後牢牢的抓住了把手。

在一旁的洛洛一臉詫異地看着月辰的這般操作。

「不是吧,你這是要幹什麼?我早就考駕照了,我都考了一年多了。你問坐在後面的那個,他都坐了我的車坐了半年多了,你問他安不安全吧。」

聽到這句話後,月辰立馬轉頭看向了蘇宵。

然後蘇宵猛地點頭「你放心好了,他是我坐過最穩的車。反正在目前家族的所有人開的車我都坐過,唯獨你的姐妹開車是最穩的。」

聽完這句話,月辰才鬆了一口氣,她問洛洛,她現在在家族是什麼位置,洛洛說,她現在在家族擔任的是聯絡員。但是的話,偶爾會幫長老去送個快遞什麼的。

「如果說你在家族擔任的是聯絡員的話,那三大家族和第四家族的那些事你是不是都知道?而且第二家族現在有什麼情況,你應該也是知道的吧。」

當月辰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洛洛就知道事情不簡單。

「事情確實是這樣的,但是目前三大家族和第四家族的聯繫並沒有多少,所以,我也是處於摸魚的狀態,但是的話,有關於第二家族。第二家族最近都在做些什麼,每次我聯絡他們的聯絡員的時候,他們總是不接我的電話,而且還。。。經常投訴我說,我沒有向他們回報什麼的,但是實際上,我只是三大家族的一個對外界的一個聯絡員,我向他們回報什麼??」洛洛越說越生氣。

這。。。他們這是要造反嗎?

說話間,他們已經回到了家族大院了,原來的家族只是一個小小的酒店,現在都發展到了大院。

眾人看到他們回來之後,第一時間就跑上去看。然而,當他們看到車上坐着一個他們不認識的人後,整個人都炸了。

「洛洛,你不是說不能帶家族以外的人回來嗎?為什麼突然就。。。要是長老知道了,你就完了!!」

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突然間沖了過來。還貿然的打開門,想要將月辰拉下來,但是當他看到長老的臉色不太好的時候,他們就感覺洛洛要完了。

但是事情遠遠沒有她們想得這麼簡單。只見長老來到月辰旁邊說了句什麼。隨後,便和她一起來到了大院的中間。

在家族大院的中間有一座雕像。這座雕像但是刻了月辰當年做守護者的雕像。

「你看,怎麼樣?和你像不像?這是我特意吩咐別人去做的。還有剛才那兩個沒有禮貌的傢伙,我已經找人去教育他們了。他們都是新來的,所以什麼都不懂。你也不要跟他們一般計較。」

長老這時候的語氣變得十分祥和,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這時候從不遠處走過來的一個女生。他看着眼前的這個月辰,眼神里充滿了好奇。

「長老,他是誰啊?我怎麼沒有見過他?他是外族人嗎?」

聽到這句話後的長老整個人都笑了。然後就說今天晚上我們開個會議。好好給你們介紹一下他是誰?

說完,便帶着月辰四處參觀了。

月辰回來後的那一個下午,整個家族大院都在討論着。這個女人到底是誰?為什麼就是連長老都要讓他三分?莫非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族長還帶他去看了那個雕像,還問他喜不喜歡。莫非他是雕像中人?但是看着也不像啊。

到了晚上吃完了晚宴,他們就行了會議。長老來到了講台上面。先是說了基本的家族規章制度。隨後便邀請了月辰上台講話。

「下面掌聲歡迎你們的族長,還有三大家族的長老,江月辰上來講話!」

這句話剛說出。下面竟然一片安靜。甚至有些人面部表情如此的驚訝。沒想到他們今天討論了一天的人竟然是他們的最高領袖。只不過他為什麼從來沒有出現過呢。

「我猜想你們一定很驚訝。我為什麼是你們的最高領袖?但是我從來卻沒有出現過吧。正如你們有些人所說,我像個外族人一樣。但是實際上我是三大家族和第四家族的結晶。也可以說。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裏。我都去住院修養了。因為我參加了戰爭。我猜你們很多人打扮的光鮮亮麗。但是實際上並沒有參加過戰爭,也沒有參與過考核吧?」

還下面仍然是鴉雀無聲。因為她們根本就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來頭?

看來,是時候要和你們來做個自我介紹了。

「各位成員們,你們。。。」

還沒等月辰把話說完整,就被洛洛搶過去說了。

「月辰姐,你說這麼多,對於她們來說沒用的,她們只顧着眼前的利益,剩下的,她們才不會管你呢!!」洛洛說完後,又面對着在場的所有成員說了。

「你們給我聽好了!」洛洛突然間開麥,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因為她們並不敢招惹洛洛,在他們的眼裡,洛洛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在你們面前站着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是你們的族長,是你們的長老,你們應該學會尊重,但是你們卻連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會。當時我們是怎麼交你們的,是教你們打着家族的幌子去招搖過騙的嗎?還有就是,你們剛來的時候,和我們承認過什麼的?尊重師長,但是現在呢?有了名分,就開始霍霍了??」洛洛喘了口氣後接著說。

「要知道,你們剛開始進來的時候,是誰帶你們進來的?現在你們竟然敢造反。我們知不知道當時你們進來的時候簽了一份合約?一旦你們造反了,家族可容不下你們?還有現在族長回來了,你們接下來的培訓都是由月辰來帶,對了,先給你們大預防針,她隨時帶你們上戰場!」

說完這句話後,洛洛就將話筒交給了月辰,一開始月辰並不想多說什麼,但是還是說了兩句。

「以後你們的訓練都要把訓練名單交給我。我要帶你們上戰場。體驗一下。真正的守護者和戰鬥天使的威力。好了散會吧!」

說完這句話後,月辰便離開了,在場的所有人先是一愣,隨後便瘋狂開始討論。

「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要帶我們去上戰場?我們這個樣子,上了戰場還不得被打死?他是怎麼想的?」

「對咯對咯,好像教導員並沒有教過我們用武器呀。而且他也沒說過要上戰場。他只是說家族也只是缺個文員而已,為什麼在他的口中家族是這樣子的呢?」

「莫非在他的印象裏面?家族就是可以要上戰場的。那我們怎麼辦現在?我們什麼都不會呀。」

台下開始議論紛紛,長老和洛洛也是氣得不輕。

「這教導員是怎麼教學生的?現在三大家族裏面能用的一個戰士也沒有,真的是。要是以後有戰爭,該怎麼辦?」

在場再次陷入一片沉默。

就在這個時候,教導員出來了,在她的手裡有一份問卷,緊接着他二話不說的將問捲髮了下去,並讓他們認真填。

隨後,便說了一句話,讓在場的人都開始變得認真起來了。

「這份問答卷是之前你們來的時候,我忘記給你們發的問答卷。就是我一開始並沒有跟你們說過我是來招文員的。只是你們一直都是在考試,所以你們就只認為我是在招文員。這三次是其實剛開始就要給你們填了。只是我看在你們剛入學的份上。我才先放過你。看來現在不動點真格是不行的了。如果你們不把這份答卷認真填好,分數不在80分以上的。你們就收拾包裹離開家族吧。」

教導員這句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她們不知所措的看着對方,想說點什麼卻又不敢說。最後只好乖乖照做。

雖然說這份問答卷並不是很長,但是,有些地方卻需要她們去思考,這也就是這份問答卷的重點。

教導員和長老還有洛洛在站台上面看着她們填寫答卷,而另一邊月辰已經來到了裝備庫。

裝備庫曾經是她最得力的一個地方。畢竟裏面的東西都是經過他改造的。不然上戰場再加上他的能量,那些武器肯定不能發揮他正常的作用。所以每一次使用這些武器,月辰都會將它們改造。

只是她在這個裝備庫裏面轉了一圈過後,也沒有能發現被他曾經改造過的那幾個武器。那些都是身價不菲的武器,但是為什麼現在都不見了呢?

他來到了剛才開會的地方,看到學生們在做答卷。然後他問了問洛洛,他的那些武器在哪?洛洛就說那些武器一直都在那個倉庫里。可能是近期有幾個學生進去打掃,把他們丟了吧。

這句話雖然說的風輕雲淡,但是,內心還是非常緊張的,她知道月辰的武器就是他的命!

於是,她再次打開了麥,然後問了一句「今天是誰去打掃武器庫的?站出來。有些事情我要問清楚你們」

聽到這句話後,原來諷刺月辰的那兩個人緩緩地站了起來。

隨後,很不以為然的來了一句「是我們兩個。怎麼啦?有什麼事嗎?」

只見月辰差點衝上去,教育他們一頓了。

「你們知不知道裝備庫裏面有些東西是不能丟的?你們說說你們都丟了什麼?」在月辰的語氣中帶着氣憤還有一些些的想要揍他們的衝動。

只見那兩個人挽着手,然後很疑惑地看着月辰「我們什麼都沒有丟哦。我們只是當他們歸類了而已。還有我看到了有幾把花里胡哨的武器。然後我就把它給扔了。畢竟太礙眼了,在那裡。跟那些武器比,他相對於弱了很多啊。」

這句話一說出,月辰的能量值瞬間升到了10000點,從側面都能看出來,他發光了!

「礙眼?你說我升級的武器。能量很弱?你知不知道那幾把武器加起來的能量?都可以支撐起一整個家族的能量了。說你們把他們丟哪兒了?那幾把武器,但是上面的花里胡哨都是能量爆棚所造成的。但是現在沒有了那幾把武器,光是原來的那些武器根本就打不到敵方。即使是我現在在升級,也沒有到那一定的境界了。畢竟那幾把武器我已經升級了整整十年。你們說我應該怎麼辦?」

月辰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人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跟前,那壓迫感,讓那兩個人腿一軟,直接倒在了地上。

周圍的人看到這種情況,也是紛紛讓路。

「那。。。那些武器。。。我都丟到家族外面的那個垃圾收費站了。。。一把武器換了10萬塊錢。。」那個女生很慌張地看着月辰,她知道她要完蛋了。

「洛洛,剩下的交給你親自處置,我去找劉站一趟。」

「好的,你快去吧!」

月辰說完後便迅速離開了。

他一路小跑來到了家族外面的收費站。那裡曾經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收費站。但是到後來因為有很多人把大大小小的武器和垃圾扔在了那裡。所以他就改為垃圾收費站了。而且裏面的那個站長他對那些武器很感興趣。特別是能量爆表的,他肯定會收藏起來。所以月辰才會對他如此熟悉。

月辰剛來到收費站門口,便發現站長在小心翼翼地將那些武器打包起來 ,月辰用她的力量感應了那些武器,正是她的。

「劉站長?在幹嘛呢?」月辰推開了門,看到了這一幕,雖然是面帶微笑,但是還是有些氣憤。

這時候的劉站長看到月辰來了,然後就轉身將他打包好的那幾把武器都拿出來交給月辰。就是站長很早就知道這些都是月辰的武器。只是他實在是不明白那個學生為什麼要這麼做,所以就默默的把它打包好,想要送回家族,交給長老。也正好月辰來了。

「月長老,我真想給您送過去呢!您就來了,那十把武器,全都在這裡了,一把都沒有落下。其實當他送過來的時候,我就知道是您的武器。所以我也不太敢收藏,因為裏面的能量實在是太高了。我的收藏館抵不住那麼高的能量。一開始我就在想,除了您,還有誰的能量比其他人更高?但是後來我想想,這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我就想着送回去給長老確定。就沒想到是您來了。看來你已經知道了呀。」

月辰打開了包裝袋後,用能量感知了一下,確實是她的武器,隨後便用功能量吸收了所有的武器。

「看來我沒有猜錯呀。對了,你是不是給了10萬塊錢給那個女生?」

月辰說著就看向了劉站長。

劉站長點了點頭,還說,那個女生一看就是一個不好惹的角色,所以就賣了10萬給她,我聽到他出門的時候還說了一句什麼家族。看來裏面能賺錢的東西還挺多的。

「那個女生是不是長這樣?旁邊還有一個男生。」說著月辰就將那個男生和女生的照片兒拿出來。遞給了劉站長。

「對,對對,沒錯,就是他。當時那個男的的態度非常的不好。還讓我麻利點兒的。反而那個女生就特別有耐心。只是他拿到錢的那一刻。好像眼神和表情就不對了。不過這下我也管不了太多,畢竟他是家族的人,我也不怎麼能惹得起。」

劉站長看到了照片後,內心想着什麼。

「吶,這裡是10萬,想必那個女生是不會還你錢了。因為他我調查過。是一個一天可以花6萬的人。所以現在10萬。是我代表家族還給你的。還有以後有人在來你這賣武器,你就跟我說一聲,我來看看到底是誰。」

說完,月辰就遞上了卡,然後便離開了。

其實月辰的辦事風格,所有的人都是知道的。只是他們不願意多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