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闊少的江湖人生
闊少的江湖人生 連載中

闊少的江湖人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北方雄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北方雄鷹 柳七夜 都市小說

十年江湖創業路,一朝天子一朝臣,風雨飄搖雪中行,到頭來無非是碎銀幾兩! 幼年突發事件,親兄妹分別天涯,功成身退轉幕後,只剩個孤家寡人! 牛奶咖啡巧克力,我的初戀在哪裡?當年分手實屬無奈,我願和你重修於好,做個佳話來個天仙配! 社會本就是個大染缸,一旦進入,豈能一塵不染,盡如人意! 濃妝艷抹,蛇蠍美人,鮮衣怒馬,衣冠禽獸,三教九流,魚龍混雜,什麼人都能遇到,但是不必懊惱
江湖世界,爾虞我詐,利益爭紛,方顯人性,重劍所指,鋒芒畢露,震懾四方,天下歸心!展開

《闊少的江湖人生》章節試讀:

第4章 雪上加霜


抹去眼淚,剛按下接聽鍵,那邊就傳來了咆哮的聲音。

「小七,你幹什麼呢!怎麼這麼長的時間你都不接電話!」

熟悉而又略顯生分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說話的是他的二姨。

「你趕緊回來,你爸爸快要不行了,快回來見他最後一面······」

七夜無力的說道,「二姨,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我馬上回去。」

說完,手機就垂直掉在了地上。

這個打擊對他很大,在他八歲的時候,三歲的妹妹,因為被拐走,母親突發心臟病早早離開了人世,可以說,他是由父親從小帶到大的。

本想着長大以後,賺了大錢,讓父親能夠頤養天年,過幾天舒心日子。

事實上是,錢賺到了,錢也送到了父親的手中,但是由於工作的緣故,根本就沒有多長時間回家。

在這創業的七八年里,父親也曾多次來到他這裡看看他,給他做做家常飯,在凌晨,他回家的時候,兩個人就會喝上幾杯。

更多的時候,就是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再到後來,可能是擔心會影響到他的休息,再者就是在這周邊,沒有什麼朋友,就回老家去了。

直到現在,七夜也就是每年春節回家待上兩天。

回憶往事,歷歷在目。

柳七夜站起身來,走到了洗手間,看着鏡子中的自己,有些不敢置信。

「這還是我么?」

鏡子中的自己,雙眼通紅,面色憔悴,連續兩個月的奔波早已讓他的精神疲憊不堪。

在這一刻,他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這麼一連串的問號,我這些年來究竟做的值不值?

還有繼續坐下去的必要嗎?

打開水龍頭,簡單洗了洗臉,付完錢之後,就下了樓。

拿出手機,給秘書打了個電話,讓他找最近的一個航班直奔距此千里之外龍泉市的航班。

秘書的效率很快,沒過幾分鐘,短訊就來了,同時電子機票也都傳了過來,並把接機事宜全部布置完畢。

柳七夜看了看,很是滿意。

距離航班起飛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在這段時間內,他就可以把公司的事情安排妥當。

他先是回到了家,打開書房裡的保險柜,將幾份文件拿了出來,然後又打車直接來到了康達集團的總部,找到了自己的老搭檔,公司的首席財務官,英文簡稱就是CFO,主要管理集團的財務還有對外投資等問題。

「阿文,我得出趟遠門,這個關於公司股份稀釋的問題,我就全權交給你來處理了。」

「喏,這是相關文件,我已經在上面簽好了字。」

一聽到這話,文斌一臉的愕然,但是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好的,你放心去吧,但是談判總該有個底線吧。」

柳七夜想了想,說道,「既然選擇了這種方案,那就得承擔相應的後果,你放心大膽的去做,我相信你的能力。」

「畢竟在這方面,你是專家。」

說完,就和文斌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柳七夜出了辦公室,秘書小劉就已經在下面準備好了。

柳七夜一上車,就一溜煙的直奔機場。

趁着這個功夫,柳七夜也順便睡了個覺,因為他知道接下來的事情如果沒有精神,是無法處理好那些事宜的。

半個小時後,來到了機場。

他算了算,這是他本年第五十六次登上飛機,之前的五十五次都是為了工作,到全國各地進行考察、學習和研究,這一次,他終於可以回家了,不過他並不喜歡這次回家的氛圍。

他可以想像到那個畫面,心情一定是沉重的。

進入大廳,通過VIP通道,來到了飛機上的特等商務座。

柳七夜將座位一調,就變成了一個小床,雙眼一閉,就墜入了夢鄉。

五個小時後,飛機平穩的降落在跑道上,而柳七夜還在熟睡當中。

在一名美麗空姐的幫助下,柳七夜從睡夢中醒來。

下了飛機,乘上之前聯繫好的專車,大概花了三個小時的時間就回到了位於小城鎮的老家。

在這段路程當中,有一些地方還都是土路,比較顛簸,不太好走,所以想要再睡會,那就是一種折磨了。

只能是半眯着,偶爾也看看手機,了解一下最近的行業動態。

下了的士,回到家中,已經是半夜了,站在外面的二姨看到我後,就連忙拉着自己往前走。

「小七,聽醫生說,你父親也就是這幾天的事,所以······」

二姨雖然話沒說完,但是其中的意思,七夜已經明白。

如果在這幾天再不好好地陪着老爺子,那就是真的不懂事了,而且接下來的這幾天,應該會很忙。

走到病榻前,看到父親那蒼老而又蠟黃的面龐,七夜的心窩一下子就疼了起來。

半年前,過春節的時候,父親的身體還算是康健,臉上肉雖然不多,但也不是如今的這般乾瘦。怎麼這才過了半年,就變成了這幅樣子。

七夜暗自神傷,這都是我的過錯。

「咳咳···是小七回來了吧。」

柳父發出的聲音顫顫巍巍,音量不大,看到這種情況,七夜連忙俯身貼到父親的面前。

「爸,是我,我回來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

「咳咳咳······」

父親又是咳嗽了一陣,緩了一陣,接著說道,「其實我現在挺為你驕傲的,能夠從這個小地方出去,自力更生,創出一番事業,為父真的為你高興。」

「但是,你這個孩子,就是有一點不好,不知道照顧自己。」

「對別人比較寬容,對自己太過於嚴苛,這不好。」

「而且你都長這麼大了,還沒有成家,這一直我以來都是我一個心病······」

七夜雙手輕輕地握住父親的手,一直輕輕點着頭,聽着父親的話,回憶着年少時的那些不着調的往事,竟然不知不覺笑了起來,一絲絲暖意浮現在心頭。

就這樣七夜陪着老頭子聊上了半個鐘頭。

等父親睡着之後,回頭看去,這間屋子裡的眾人已經離去,估計應該是回家了吧。

走出房門,來到庭院,發現小鎮的夜很靜,很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