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王爺別鬧,王妃忙着種田養娃呢
王爺別鬧,王妃忙着種田養娃呢 連載中

王爺別鬧,王妃忙着種田養娃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包月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暖暖 裴寧遠

一朝穿越,昔日R星戰神克里斯汀.南圖穿成農家女楚暖暖,因不幸遭遇懷被趕出家門 穿越而來的南圖:…… 既來之則安之 且看她小小農女如何華麗轉變 最終走上人生贏家的道路
寶寶:娘親好棒,寶寶愛你
某男子:娘子 那我呢 本文是細水長流文,介意者慎入
展開

《王爺別鬧,王妃忙着種田養娃呢》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成農女


「碰——」巨大的聲響爆發在藍深巨谷。

「艾米,向R星總部發信息請求支援,這邊馬上要撐不住了。」說話的正是R星戰神之稱的克里斯汀.南圖。

「好的,將軍。艾米馬上向總部發出求救信號。」回答的正是她的光腦助理艾米,她們已經並肩作戰300年了。

突然,遠處的炮火更猛烈了。

旁邊一個戰士對她說「將軍,我們中埋伏了,這情況不對,請您先趕緊撤離。」

「別廢話,我已經向總部請求支援了,再堅持一下。」她怎麼可能拋棄她的士兵自己離開呢。

哧——的一聲,身後一陣長箭破空的聲音傳來,來不及反應,長箭已經從後心穿透了她的身體。

她轉頭望去,是他,R星的五王子殿下。

原來,自己早就擋到了別人的路。

可笑,自己還傻乎乎的扶他上位。

同一時間,大寧朝的一個小山村裡,一個小小的農女被人推了一下腦袋碰到了石頭上。

「你這個該死的賤人,懷了不知名的野種,就應該浸豬籠,死了算了還連累我們一家被人笑話。」

罵罵咧咧的聲音不絕於耳。

南圖覺得此刻她的腦袋要炸了,顫顫巍巍的睜開了雙眼。

眼前,一處泥土胚的小房子,搖搖欲墜的桌子,一個破舊的衣櫃,剩下的什麼也沒有了。

好一會兒,她才完全反應過來。

原來這具身體的原身是伏牛縣大南鎮楚家村的一個小農女楚暖暖,原身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留下原身一個人跟隨爺爺奶奶和大伯小叔一家子生活,原身因為沒有父母的庇護,在這個家裡吃不飽,穿不暖的,十二歲小嬸就把她送到鎮上的一家酒樓里做工,一個月以前,原身在酒樓給客人送水的時候,被一個不知名的男人給強佔了,第二天一早,男人早已不見蹤影,只剩原身一個人。

原身感到害怕,也不敢告訴別人就一直瞞着。

直到前兩天原身回家時被小叔家的堂妹嫉妒,就推了一下腦袋磕到了石頭上,請郎中來一看才知道已經懷孕了。

這一下子鬧得全家都吵起來了,村子裏的人也都知道了。

剛剛她聽到的罵罵咧咧的聲音就是原身的小嬸罵的。

正在思考的時候,突然有人破門而入。

「呦 ,醒了,該死的賤丫頭還敢在床上躺着,既然已經醒了就趕緊把這葯喝了,然後去後山把豬草打回來。」原身的小嬸杜氏說道,說完便走了出去。

此刻的南圖,不,是楚暖暖已經完全理清楚了,她不動聲色的摸向肚子,原來這裡已經有一個小生命了嗎。

她剛想呼喚艾米,突然感應到她的空間還在,但是她卻感應不到艾米了,怎麼回事。

「你個死丫頭,不是讓你去打豬草嗎,還在這裡愣着幹什麼。」

正當她想的時候杜氏的聲音又再度傳來,然後罵罵咧咧的走進來。

真當她沒有脾氣了是嗎?

「你女兒推了我,差點致死,這是故意殺人,你猜我把她告到縣衙里她會被判幾年?」

「你個賤丫頭還敢去告我們,看我不打死你。」杜氏說著就伸出手來要打她。

楚暖暖一把接住杜氏的手,把她按在桌子上,一把拿過旁邊針線筐里的剪刀朝她手上扎去。

「啊——」杜氏大叫。

「告訴你們,我光腳不怕穿鞋的,如果再有下次,你看我敢不敢弄死你。」

杜氏睜眼一看,剪刀就扎在自己手指旁邊,只差一點就可以扎穿她的手指。

「滾,我現在不想看到你。」楚暖暖把她推出去,杜氏連滾帶爬的朝外跑去。

楚暖暖一下子脫力,坐在床上,瞬間,神識進入空間,看到空間還是和以前一樣什麼都在,但是為什麼感應不到艾米的存在,這個空間一直是艾米在控制。

她走向空間**,這裡是一汪泉水,只有直徑只有一米左右,這是她在征伐綠晶星球的戰利品。是一汪靈泉,綠晶族的大巫師告訴她這個靈泉是集大自然的靈氣而聚集的,功效非常強大,常常被她們用來救命的。這汪靈泉也在後來的大大小小的戰役中救了她好幾次命。

楚暖暖舀起一瓢靈泉水喝下,水很甘甜,入腹之後溫溫暖暖的。看着空間里的一切,如果不是艾米,那這一切是怎麼運轉的呢?

算了,先出去,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剛剛躺下,杜氏的女兒楚晴晴,也就是前兩天推她的那個人就闖進屋裡。

「呦,楚暖暖,你醒了啊,剛好,爺爺奶奶,大家都在堂屋裡等你呢,趕緊過去吧」說罷,楚晴晴就扭着腰走了出去。

楚暖暖起身跟了出去。

出來才知道原來大家住的都是磚瓦房就她一個人住的是土屋啊,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原身的爹娘蓋的吧,地契上寫的也應該是原身的名字,因為這棟宅院是原身父母在建成之後要送原身的嫁妝,所以就在地契和房契上都寫了原身的名字。

剛走進堂屋 就看見原身的爺爺奶奶伯伯叔叔一大家子都大咧咧的坐在那裡。

「跪下,你竟然敢打你小嬸,你這不知禮數的東西。」原身的奶奶喊道。

一屋子的人都在幸災樂禍。

楚暖暖絲毫不顧,拉起一把椅子就坐下。

「哦~,那你們怎麼不問問我為什麼打她啊」楚暖暖說道。

「你個孽畜,打長輩你還有理了」原身的爺爺說道。

「哼,打她,我就是打她了,你們又能怎麼樣呢,何況她的女兒推了我,差點讓我死掉,這是故意殺人啊,是要進大牢,打板子的」

「暖暖,你妹妹她就是不小心推了你一下,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原身的小叔一臉沉痛的說道,好像是原身的錯一樣。

還沒等楚暖暖反駁,原身的奶奶就說「你這個不知禮數的東西,與人苟合還珠胎暗結,壞了我們楚家的名聲,我們沒有讓你滾就夠便宜你了,你還敢誣陷你妹妹。」

其他人都是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看來不給他們一點教訓 他們是不知道誰是誰了。

「讓我滾,你們還不夠格,這座宅院的房契地契上都是我的名字,要滾也是你們滾,哦,對了,你們不是一直在找房契和地契嗎,就在我這裡。」還好原身還有腦子,留了一手把地契和房契藏起來了。

「你,你這個死丫頭,這是我兒子蓋的房子,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你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原身的奶奶楊氏惡狠狠的衝過來。

出於本能的反應楚暖暖一腳踹了過去,把楊氏一腳踹倒在地。

「你個小畜生,你竟然敢打你奶奶,你這是要了我的命啊」楊氏在地上撒潑打滾,一群人圍着楊氏指責她,說她不孝。

呵呵,想拿道德綁架她,做夢,只要她沒有道德,那誰都綁架不了她。

「對了,限你們三天之內搬出去,如果不搬,我可就向官府告你們私闖民宅了,我爹娘留下的東西你們一個也別想動,否則,少了一個,咱們就縣衙里見。」

說完,楚暖暖向外走去。

回到小屋的楚暖暖,掀開床鋪,把所有的地契和房契都收進空間里。

估計他們怎麼都不會想到,原身把所有的地契和房契都藏在了褥子裏面。

既然他們不仁就別怪她不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