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後成了炮灰金主
穿書後成了炮灰金主 連載中

穿書後成了炮灰金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只想睡個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瀾清 林覺 現代言情

林覺穿書了,穿到一個舔狗,到最後一無所有,男主還把人送入鐵窗淚的女配身上
林覺看了看身邊的男主,行!錢給你!別搞我就行! 一邊把女主推到其身邊
「祝你們幸福!」 本想拍拍屁股開始新的生活,享受一下有錢人的樂趣
但是黑化的男主的又是什麼鬼! 有話好好說啊!展開

《穿書後成了炮灰金主》章節試讀:

第3章 破壞婚禮


「那個,我還有事,要先回去了。」

「我送你吧。」季清瀾直直的看着對方,心裏暗自想着,她怎麼今天有些不一樣了。

「不…不用了,我打車。」

林覺慌張的一把搶過東西,頭也不回的坐上電梯,看見對方並沒有追上來。

這才鬆了口氣,這樣可不行!自己明明記得是婚禮上男主才出場啊,這是怎麼回事,自己明明隨便找到商場,這也能碰上。

季清瀾靜靜的看着對方消失在視線里,笑容立刻收了起來,輕輕的搓動着手指。

身後跑走來一個清瘦的男生看起來年紀不大,穿着一身校服,一臉燦爛的挽上季清瀾胳膊。

「唉,咋回事?走了?」

季清瀾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對方,並不想過多的回答「走吧,回家。」

長腿一邁便把人拋在了身後,吳立睜大了眼,反應過來趕緊跟上。

「唉唉等等我啊!你回那個家啊?」

季清瀾拿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淡道「回季家。」

吳立臉上頓時不太好了,季家那個女人從小到大可沒少折騰季清瀾,總是一身傷的跑去自己家,也就這幾年才好過點。

想起那女的,吳立就一肚子氣,一路上吐槽個不停。

「哥,那你千萬可照顧好自己,可別再像上次一樣…」

話還沒說完,季清瀾就招來車子,轉身把人塞進了的士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吳立知道自己表哥的脾氣,只能不甘心的看着對方消失在人群里,一下子就蔫了。

「師傅,四春小區。」

第二天。

林覺一晚上也沒睡好,一直在做夢,夢裡亂七八糟的,起床後就捧着手機,看着屏幕上沒有發出去的話「季清瀾我們不合適,分手吧」

最終還是沒有勇氣按下發出鍵,畢竟這邊不知他倆到底確實關係了沒,萬一沒有,那也太尷尬了…

看着鏡子里萎靡不振的自己,化妝都遮不住的一雙黑眼圈,林覺煩躁的抓了抓頭髮,算了,順其自然吧。

穿好一身淡藍長裙的林覺打着哈欠慢慢走下樓,剛喝進一口水還沒咽下,耳邊就響起系統的聲音。

「今日任務,摧毀蛋糕,破壞婚禮!」

林覺沒有想過喝口水也能噎住,拍着胸口,眼淚都嗆了出來。

「艹!你這死系統!早不說晚不說!你搞我是吧!」

「請宿主完成任務!」

聽着系統毫無感情的聲調,林覺感覺煩透了,緊忙打斷他。

「停!我問你!現在到底是什麼階段?昨天我碰到季清瀾了,我們倆關係…現在是那種樣子嗎?」

林覺想起昨天那曖昧的關係,就感覺渾身不自在,一晚上夢裡都是季清瀾那張臉。

面對林覺的疑問,系統倒是做出了回答。

「是的,你們上個月確定了關係,季清瀾現在算是您的男朋友吧…」

林覺眉頭皺的更深了「算是?」

「是的宿主,您一個月付給男主十萬元。」

聽完這話林覺整個人都不好了,放下杯子筆直的站在那一動不動,感覺身心都涼透了。

真當自己是女配那冤大頭嗎!沒想到他們之間這麼早就確定這種關係了。

「媽的!分手!現在就分!」

一月十萬!你他媽還真有膽要!當自己是黃金做的啊!能吃還是能喝!

看着手機上的發送成功後,林覺又怕打擊到對方,默默加了一句。

「你是個很好的人,再見!」

發完連帶着刪除鍵一氣呵成,很是自豪的甩了甩頭髮,完活!

林覺美滋滋的坐在沙發上,覺得自己簡直太聰明了,這種情況就是要一刀兩斷,本來女配跟男主的感情線就不明顯,全是一筆帶過,跟後面劇情發展問題不大。

自己只要讓男主跟女主達成結局就好了。

「林覺?」

當聽到身後的說話聲還以為系統是在催自己完成任務,便附和道。

「放心,放心,不就破壞蛋糕嗎,小意思。」

「你說什麼?」渾厚的聲音響起,林覺頓時安靜了。

「沒…沒事。」看着一身西裝的林父,林覺有些心虛,總不能說自己要砸你結婚蛋糕吧…

林父疑惑的看着林覺,剛下樓便看到她捧着手機在自言自語,一會發獃一會笑的。

這走近了又不說了,唉,自己這個女兒是一點也看不懂啊。

婚禮定在一個酒店裡,離市區有些遠,林父坐上車去接人,讓林覺先去了現場。

到了地方後,發現這個地方的環境特別雅緻,沒有過多的奢華,一切都在剛剛好,今天也確實沒有來特別多的人,大概二三十個,想必都是比較要好的朋友吧。

林覺隨意的坐在了一邊,椅子還沒有暖熱,便有人過來進行攀談。

「小覺又變漂亮了啊。」

林覺對着面前微胖的女人笑了笑「謝謝阿姨。」

雖然都不認識,但是叔叔阿姨肯定是不會錯的,結果臉上的表情還來不及調整,就來了下一個人。

「還記不記得我?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

看着面前的光頭男人,林覺只能點頭「記得!」

「那小覺有了新媽媽,開不開心。」

「小覺看起來穩重多了,不愧是長成大姑娘了。」

聽到這些話林覺強忍住小翻白眼的衝動,都多大了,還開心!開心個毛線!又不是我結婚!

「叔叔阿姨,我先去個衛生間,你們聊,你們聊。」

林覺微笑着攏了攏頭髮,轉身離開了人群,這場合真的是適應不了。

這下為了避免與人交流,林覺找了一個角落,就坐在那裡安安靜靜的,人來人往,倒是沒有人再來寒暄了。

盯着手中反射着燈光的玻璃杯,林覺想着等一下,要不要把這個杯子插到那個蛋糕上進行破壞?

但原文中是說切蛋糕的時候林覺上場,一腳把蛋糕踹倒,在眾人詫異的眼光下離去,聽着還是挺簡單的。

但是等真正看到大廳**擺着的半人高的蛋糕,林覺有些泄氣了,那麼大的玩意,現場不過幾十人,搞那麼大的蛋糕乾啥?

看着手中的玻璃杯,林覺嫌棄的把它推到了一邊,轉頭看向了放着香檳的盤子。

這個盤子挺大,應該能翹得起來,嗯!就這個吧!

中午12點,沒有想像中的婚紗,徐靜穿着一身紅色旗袍,很是襯她的膚色,一臉嬌羞的挽着林父的胳膊走到人群中,林父也換下了西裝,穿上了一身長袍。

要是沒有林父那個大肚子,林覺倒挺想誇一下兩人挺般配的。

趁着四周的人都在討論着新娘還挺年輕漂亮,林覺繞過桌子慢慢走向蛋糕的地方,量好角度,把手中的盤子貼着底部輕輕的按了進去。

「姐姐?」

聽到有人叫自己名,林覺嚇的手一抖,想收回去也來不及了,在重力的壓迫下,眼睜睜的看着蛋糕從一邊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