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三界:開個婚介所順便找老婆
三界:開個婚介所順便找老婆 連載中

三界:開個婚介所順便找老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博倫敬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巫平兒 林向文

大唐婚介所第一月老林向文從異世蘇醒,陰差陽錯當上三界婚介所老闆,完成日常婚介所事務就能獲得隨機抽獎機會
皮帶?毽子舞大全?普通四十米大砍刀? 拜託呀,賞個老婆行不行? 本文是由異界婚介所中的日常搞笑事務短文與少年身懷神符、復興家族、斬妖除魔主線相互穿插的方式撰寫
開篇短文的篇幅會多一點,後期會完全回歸主線,請讀者放心食用…… 本文有熱血,有冒險,有槽點,有淚水,有愛情…希望讀者朋友們能夠喜歡,謝謝大家
展開

《三界:開個婚介所順便找老婆》章節試讀:

第4章 願為蜉蝣,朝生暮死


咚咚咚。

清晨寂靜的街道上響起急促的敲門聲。

「大早上敲什麼敲!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林向文從二樓的小窗中探出半個腦袋,衝著下面罵道。

站在樓下的是一個焦急不安的小個子男人。

「不好意思,我有很急的事,麻煩老闆通融通融。」

「別敲了,來了來了。」

林向文從二樓邊穿衣服邊走下樓來打開了大門。

「老闆,真的不好意思哈,我快死了,但是我老婆和我鬧矛盾跑掉了,嗚嗚嗚...」

「你這活蹦亂跳的,敲門敲那麼用力,死什麼死?別天天老婆跑了就要死要活的。」

「不是,我的壽命只有今天這一天。」

震驚!什麼生物壽命只有一天的?

「實不相瞞,我是只蜉蝣精。」小個子男子脫下帽子,露出他頭頂兩個伸出的觸角。

那這下就解釋的通了,為什麼他只有一天的壽命。

「所以你現在是想我們幫您尋找妻子嘛?」

「不,我受夠她了,我想再找一個新的伴侶,她除了會嘮叨其他什麼都不會,我要找個更漂亮的。」

「但是現在只有一天不到的時間,想要給您找個新伴侶可能時間上不允許,所以…」

沒等林向文說完,一大袋金幣砸在了桌子上,愣是把他到嘴邊的話收了回去。

「這是我曾曾曾…祖父傳下來的所有財產,總共一萬枚金幣,你收下。」

望着桌上這麼多的金幣,林向文直接改口道:「客人放心,絕對會在今天給您找到讓你滿意的另一半。」

「平兒,走吧,今天我們出差。」他轉而衝著樓上喊了一句。

平兒打着哈哈從樓上下來,「去哪?」

「去找老婆!」

清晨的街心公園裡。

小風輕輕地吹在三人的臉上,好不愜意。

「就是這裡了,看看這湖邊有沒有看得上眼的,我們婚介所會給你牽線搭橋。」

林向文指着湖邊的一群人,其中還真的有幾隻母蜉蝣精在快樂的嬉戲着。

「這個胖了,這個高了,這個好漂亮…」

蜉蝣精還真的有模有樣的挑了起來。

「就她了!」

蜉蝣精挑了一會兒,突然對着那邊身材最出眾、臉蛋最好的母蜉蝣精一指。

真會挑啊。林向文小聲嘀咕了一句,但還是很配合地走了上去。

「您好,我是婚姻介紹所的林老闆,我們這邊有名地表最優質的蜉蝣精先生想認識一下您,請問你現在有時間嘛?」

一群母蜉蝣精聽到林向文這番話後,紛紛起鬨起來。

「她有的,她單身。」

「我就說小麗第一個脫單你還不信。」

「選我選我,我超甜!」

一時間湖邊七嘴八舌,林向文也不顧周圍人的議論,直接一把把那個叫小麗的母蜉蝣精給拉了出來,帶到了小個子公蜉蝣精面前。

「額,你好,我叫大強。」小個子自我介紹着,伸出了手。

「哼,窮屌絲,長這麼難看,還學人找對象呀,你有車嘛,有房嘛?」小麗直接無視大強伸出的手,咄咄逼人起來。

「沒…沒有…」

「沒有就滾蛋!別打擾老娘。」說完小麗就扭着屁股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靠,大清早就這麼下飯,開局就來一個物質女。

林向文心裏想着,對着大強說:「別灰心,你那一萬枚金幣要是掏出來估計能閃瞎她的眼睛,我們換個地方找,別灰心。」

說完,他就把大強拉出了公園。

中午時分,在平兒的陪同下,他們又來到了一個酒吧門口。

雖然是白天,但一進入酒吧,瞬間就如走進了黑夜般。周圍都是喝酒打牌的年輕人,這讓老實的大強局促不安起來。

「要不,我們換個地方吧。」大強向林向文詢問道。

但這時,一個妝容妖艷的母蜉蝣精從背後搭上了大強的肩膀,「帥哥,來喝點酒吧。」

「好...好呀。」大強哪受過這種待遇,直接就被眼前突然出現的美女勾走了魂。

大強被拉到一個卡座里坐下,和那個母蜉蝣精攀談起來。

林向文冷笑一聲,帶着巫平兒坐在了吧台上。

「等着看笑話吧。」

「什麼笑話?」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林向文轉着手裡的酒杯,意味深長的看着此時被迷得找不着北的大強。

過了幾個鐘頭,大強打着酒嗝從迷糊中清醒了過來。

「嗯?大漂亮呢?」大強打量着四周,他望向林向文的方向,林向文笑着對着他舉了舉酒杯。

這時一個酒保模樣的人走到了大強的卡座前,禮貌地說道:「先生你好,一共消費2000金幣,是現金還是刷卡?」

轟!大強腦子一下子炸開了。

原來所謂的艷遇就是讓我買酒沖業績!大強悔不當初,但此刻他只能認賬,可現在他的身上只有可憐的幾枚金幣在口袋裡。

「能不能…賒賬…」

「嗯?保安!」酒保輕車熟路般叫着保安,應該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了。

「等一下,我幫我這位朋友結下賬。」林向文此刻走到大強的卡座前,做了一個自認為很帥的動作伸出一張黑卡遞給那名酒保,「刷我的卡,密碼8888。」

不一會兒,酒保就恭敬地把卡雙手奉上,臨走還不忘說一句:「這位爺,常來玩。」

而這一套操作,也讓這個酒吧里的美女向著眼前這位帥哥投來愛慕的眼光。

可這時,一雙手從林向文的身後一把探出來,將林向文緊緊抱住,「相公,我們回家啦。」

林向文一臉驚愕,但現在他真的一下都不敢動,動一下,骨頭應該就被這個姑奶奶分家了吧,只能乖乖地被抱着出了酒吧的大門。

回去的路上,夕陽下,大強垂頭喪氣的低着腦袋,如行屍走肉般挪着步子。

「哎,我這輩子應該就這樣了,以為遇到了真愛,但最後還是被騙的什麼都沒有了。」

「強子,你也別難過,一天後說不定又是只好蟲!」

「林哥,你就別笑話我了,我這輩子算是完了,但你一定要照顧好嫂子呀。」

「咳咳,先別說我…」

這時巫平兒從兩人身後探出腦袋,笑盈盈地說道:「嘿嘿,放心吧,他一定會的哦。」

還是那個夕陽下,只不過現在是兩個沮喪着頭、心情低落的人。

林向文和巫平兒就這樣一路把大強送回了家。

「就送到這吧,我該和這個世界做最後的道別了,謝謝你們,我今天很開心。」

分別總是來得如此突然,林向文此刻也是鼻子一酸,他來到異世界第一次遇到這麼聊得來哥們。

可就在這時,大強身後的院門突然嘎吱一聲開了道縫,一隻母蜉蝣精從門後探出頭來,「相公,你今天一天跑哪去了?你知道這一天讓我好等。」

母蜉蝣精衝出了大門,一下子就撲到了大強的懷裡。

「小…小美,你是說你這一生都在家裡等我?」

「是呀,剛剛我都絕望死了,你知道你讓人家好擔心嘛。」

「可…你清晨還…」

小美把手指按在了他的嘴巴上,「好啦,不開心的事我們就不說了,好嗎?就讓我們用最後一點時間好好度過我們這一生最美好的時光。」

「可…可我對不起你。」大強眼中飽含着淚水。

「都過去了…」

小美的背後忽然張開了一雙翅膀,大強此時的背上也漸漸突出一雙翅膀,兩人就這樣在空中交織在一起,在這夕陽的餘暉下綻放着屬於他們的愛情。

當夕陽收起它最後的餘暉,天空中,兩隻蜉蝣就這樣化作了點點星光,漸漸消散在了空中。

「願為蜉蝣,朝生暮死。」

林向文的眼眶中淚水打着轉,緩緩道出這樣一句話。

此時的巫平兒早已泣不成聲,「相…相公,我也要這樣和你一輩子,不離不棄!」

兩人就這樣陷入了無盡的悲傷中。

解決一樁婚姻大事,獎勵抽獎機會三次。

抽獎。

恭喜抽到復活石一顆,幸運值+1,祝下次好運...

恭喜抽到復活石一顆,幸運值+1,祝下次好運...

恭喜抽到青春永駐石兩枚,永不衰老、永葆青春,幸運值+1,祝下次好運。

林向文大喜,一把抓起空中緩緩落下的幾塊寶石,大聲喊道:「復活大強、小美!」

一時間,風聲四起,雷聲大作,飛沙走石,他的面前緩緩出現了兩道巨大的上古法陣。

過了好幾個時辰,兩個熟悉的身影就這樣在法陣中緩緩浮現出來。

「強哥!」

「小美!」

望着抱在一塊痛哭的二人,林向文如釋重負般擦了擦額頭的汗,走上前去,將兩塊青春永駐石掛在了二人的脖子上。

「我不希望你們的愛情就這樣短暫的結束,所以請收下這兩塊青春永駐石,可以保你們永生不老。所以如果要給你們的愛情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林向文紅着眼,鄭重地拍了拍大強的肩膀,「要好好待人家。」

說完,便拉着巫平兒的手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