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嬌弱農女把崽養成了暴君
嬌弱農女把崽養成了暴君 連載中

嬌弱農女把崽養成了暴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樊樓高百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明月昭 江淼

江淼車禍死後,綁定了一個打臉賺錢的直播間,穿越到古代成了一個爹不疼娘不愛甚至要把她賣給五六十歲的縣太爺老頭做妾
於是乎 在男尊女卑思想嚴重的村鎮被她帶出來王朝建國以來第一個女狀元
在貧瘠的土地上種出千千萬萬災民賴以生存的高產糧食 在王朝生死存亡之際說出誰說女子不如男一戰成名
總而言之在其他人眼裡她是個傳說
而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傳說,就怕從小養大的某個嚶嚶怪
這養崽多年到了年紀,就有人問 「江淼,你那麼厲害喜歡這麼樣的男人?」 「我喜歡乖的,奶夫夫的會撒嬌的,不喜歡舞刀弄搶打打殺殺的
」 ——刀? 原本暴力殘酷小殺神看着自己手裡沾滿血把刀一丟,面無表情的把手上的血擦到了暗衛的身上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抱着江淼撒起嬌來
——我只為你一個人乖! (厭世殘暴的隱藏系團寵小暴君@人間清醒的事業控馬甲精女主展開

《嬌弱農女把崽養成了暴君》章節試讀:

第3章 這巴掌


江父和蘇氏在屋子裡,都打着小算盤想到賣女兒的好處,心癢難耐。

這時門外傳來熟悉的喊聲,是江寶。

「爹!娘!是我阿寶!」

在屋子裡商量的兩夫妻對視了一眼,連忙收起了剛才的話題笑着開門,對於這個兒子他們簡直是疼到了骨子裡。

江寶看了一眼廚房,眼珠子轉了轉似乎有些猶豫,蘇氏把他拉進了房門,小心翼翼的關上了房門。

有些激動還帶着一絲喜悅:

「在外面站着幹嘛,外面冷屋裡暖和什麼事到屋裡說。」

江寶進屋之後自顧自倒了碗水,喝了三碗之後才壓抑了自己內心的喜悅,有些激動的問道:

「娘,我剛剛進來的時候聽你和爹說的事情是真的?那死丫頭真的能賣50兩銀子!」

江淼的爹也不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對,看着自家的兒子笑嘻嘻的說道:

「沒錯縣老爺的師爺親自跟我說的,這可是活活的50兩銀子有了這筆銀子,你就可以娶媳婦兒!」

江寶一聽這話眼睛更直了,要知道他看向隔壁村的翠花已經很久,只不過翠花娘嫌棄他們家窮,給翠花訂了個書生。

即便是翠花有些心儀自己,也拗不過自己娘,這讓他心裏很不是滋味,如今有了這筆錢,不用說是翠花了就算是村長家的姑娘都娶得!

「那爹!…這還不趕緊送去!到時候錢跑啊!」看著兒子心急的樣子江淼他爹心情也有些懊惱,要不是自己家窮,自己兒子早就老婆孩子熱炕頭。

隨即小聲的解釋道。

「那縣老爺還沒有回來呢,你急什麼,這可是板上釘釘的事!你就回屋裡想着娶哪個老婆吧?」

「我喜歡翠花!」江寶說出口的時候夫妻倆都是一愣,隨即都笑出了聲連聲點頭。

「好好好就翠花,我過些天就跟翠花娘去提親好不好?」

江寶聞言欣喜若狂滿意的點了點頭,還撒起嬌來!

「娘,你對寶兒最好!」

惹得蘇氏開心不已,江父也在旁邊連連點頭,三個人一片父慈子孝場景好不讓人羨慕。

看着這副場景江淼只覺得辣眼睛,這錢都還沒有到手,就開始想着怎麼花了?

「系統!這賣女兒是一件這麼開心的事嗎?」

「宿主,這個我不懂!」

「當然這靠宿主自己解決,不過,阿嗚相信這都難不倒宿主的,宿主一看就是個能成大事之人。」

江淼一本正經的看着一臉認真說胡話的阿嗚,這能成大事之人怎麼可能混了27年就依舊是個窮哈哈。

就像老闆畫大餅一樣。

凈說瞎話!

冷清的直播間時不時的有那麼幾個冒頭的:

「這家人一個比一個奇葩,得虧是親人這種事都做的出來。」

「正常的啦,重男輕女都這樣!我們老家以前還有那種換妻的風俗!」

「上頭的什麼是換妻呀?」

「這麼淺顯易懂的都不懂嗎?換妻就是以妹妹姐姐換妻子!」

阿嗚看着自己這宿主的進度條也拉得太慢了一點,要知道現在的人都喜歡打臉爽文自己宿主這種態度馬上就淹沒在人群了。

「宿主,請你支棱起來!!」

「不然你將受到懲罰!」

江淼慢條斯理的吃着自己那慘不忍睹的豬食,要知道吃這個她已經是相當鼓足勇氣了。

聽着阿嗚的話,她其實心裏也在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

在她看來打臉這個事得慢慢來,首先她不了解這裡的情況,不可能一下子就跟這裡的封建思想鬥起來。

阿嗚知道了他的想法之後,表示完全是他想的太多:

「首先我有什麼資格去給他們杠?他們還沒賣我呢?」

「我連把柄都抓不到村裡人會信嗎?即便是村裡人知道他們依舊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系統雖然覺得有些道理,但還是得以直播間的數據為準,告訴宿主是她想的太多了。

江淼也沒有繼續堅持自己的態度,畢竟自己也是第一次做直播業務方面肯定是不怎麼熟,看着阿嗚那份胸有成竹的樣子。

「你這小賤蹄子,竟然偷吃飯!看來是臉皮子長厚了!」

這下好了,連豬食都吃不安穩了。

蘇氏很不客氣的一把踢門,看到江淼正在細嚼慢咽的吃着鍋里的粥,氣更是不打一處來。

要知道平常這粥第一碗盛出來肯定是給當家人的,之後就是家裡的男子最後才輪到女人。

如今這小丫頭竟然背着自己在這裡偷吃,頓時就火冒三丈:

「你這賠錢貨,原本想着你就是賠錢!現在竟然還偷起東西來!這是你能吃的嗎?」

江淼看着鍋裏面那豬食一般的粥,要是之前自己連看都不會看一眼,感情原主在家裡連這東西都吃不得,這是有多慘?

蘇氏見江淼不理自己一把搶過了江淼手中乾飯的碗,狠狠的打了江淼一巴掌!

空氣在這一刻被凝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