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高考之後,我繼承了地球
高考之後,我繼承了地球 連載中

高考之後,我繼承了地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秋言冬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秋言冬雨 蘇明 都市小說

高考之後,蘇明穿越到平行宇宙,激活斬神系統,只要發生致命擊殺就能觸發系統的各種獎勵
  更離譜的是,他繼承了這裡的「地球」,並且生命與其綁定
地球不滅,蘇明不死
  本要邁入大學生涯的蘇明,開始了砍怪變強、賞花作樂,美妙絕倫的生活
  無數年後,地球爆發出波及文明傳承的星際戰爭……甚至這場戰爭威脅到了蘇明生命……   蘇明:地球境內,異族止步!   所有戰士聽我號令!   地球境外,衝殺一切生靈!展開

《高考之後,我繼承了地球》章節試讀:

第7章 真相大白


在距離竹房三四米距離之時,黑衣人突然停了下來,緊了緊頭上的黑色帽子,一步步踏入。

唰!

黑衣人看着空蕩蕩的房間,催動基因異能,隨着本身氣勢增強,黃色的眼睛化作紫色,手勢開合之下,一個巨大的紫色掌印朝床上拍去。

在掌印未曾落下之前,蘇明就已經察覺到了危險,隔空召喚出八荒戰戟,朝黑衣人扎去 。

同時,自己朝一側躲避。

轟!一聲!

掌印砸下,紫光揚起又落下。

面對強力的攻擊,竹床已經變成了碎屑。

劇烈的爆炸聲在深夜的黑水寨,引起了很大的波動。

哐啷!

八荒戰戟扎到地上,強悍的重量令地面渾然一震,形成一圈蜘蛛網似的裂紋。

「嘖嘖,沒想到幾天時間,你竟然已經是3階源能師了,不知是可悲還是可賀……」

察覺蘇明的攻擊力度,黑衣人意識到了不對,不過,他身為4階源能師,又是暗影屬性,哪怕蘇明和他同級,也會被屬性壓制。

更別說,只是剛剛踏入3階。

「你是誰?」

蘇明沒有理會黑衣人的邪笑,手中捏着一張技能卡,隔空對峙。

「你還不配知道!」

「夜影!」

高喝了一聲,黑衣人警惕的看着蘇明手中的卡牌,率先出手。

他這次出現,完全是因為上次的任務失手,所以才搶先出手,想要迅速擊殺蘇明,彌補過失。

區區三階源能師,他根本沒放在眼裡。

可他卻不知,蘇明早就升到了5階基因,根本不是幾天前2階的實力,更不是他推測的三階。

這傢伙居然擁有隱匿能力?

怪不得當時看不清的他面容。

蘇明看着發動異能後的黑衣人從視線中消失,略微一愣。

隨即收起了手中的技能卡,催動了擊殺蒼狼獲得的技能——利爪咆哮!

嗷!嗷嗷!

隨着一聲狼吼落下,一道藍白色的蒼狼虛影浮現在蘇明背後。

虛影在蘇明的控制下,不斷發出怒吼,每一聲怒吼都附加着擾亂精神的聲波,快速朝着四周擴散。

很快,通過蒼狼音波,蘇明確定了黑衣人的詳細位置。

此刻的黑衣人捂着頭,匍匐在角落之中,呈一副痛苦之狀。

音波造成的精神擾亂,對於這種普通的源能師來說,根本無法抵抗。

除非他還有精神防禦的能力。

不過,如果有那種能力,應該不會被音波干擾這麼久,還沒掙脫出來。

給我破!

蹭蹭蹭!

蒼狼虛影宛如一道閃電,迅速到達黑衣人的位置,連續揮出三次利爪。

噗噗噗!

啊!

濃濃夜色下,一道慘叫聲傳遍黑水寨的山頭,引來全寨人的反應。

毫無防備的黑衣人,在無法釋放異能的情況下,用肉身接下異能攻擊,結果可見一斑。

非死即傷。

非傷即死。

不過,蘇明感覺,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然後拿着八荒戰戟朝着黑衣人補了兩下。

然後他傻眼了!

本來是被痛暈的黑衣人,隨着他兩叉落下,又被痛醒了?

這……

啞口無言。

「你、你竟然是五階強者?」

黑衣人剛醒,就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氣,發出驚奇的目光。

「你才發現?」

蘇明看着螻蟻一般的黑衣人,目光殺意湧現,身上展現的氣場如同主宰審視萬物。

……

「別殺我……」

「你想知道什麼……我全都說……」

黑衣人捂着傷口,眼神里透露出恐慌,開口求饒。

看到對方奄奄一息的樣子,蘇明也不急。

坐下來喝了兩口水,冷淡的問去∶

「說吧,你就知道什麼?」

躺在地上的黑衣人掙扎着換了個姿勢,緩解了一下痛意,這才虛弱開口∶

「一切都是川本家主指示的,殺你的事兒,真的跟我沒有關係。」

「嗯?」

蘇明發出疑問。

「少俠,我說,別殺我!」

立馬求饒。

黑衣人面對蘇明的這個眼神,心裏只覺得驚恐,顫抖着身子欲哭無淚的說道∶

「其實……川本都是為了……為了櫻井家族的兩個寨主!」

「川本看上了她們!」

「然後用家人威脅我,讓我頂替你,混入寨子……配合他裡應外合!」

「這才……這才讓我做出這等傻事!」

黑衣人顫抖的聲音變得激動起來。

他的話十分有九分是真,假的拿一分,只為了避免惹怒蘇明這尊殺神,說不定才有活下去的機會。

抱有僥倖心理,黑衣人看到蘇明不解的樣子,繼續補充道∶

「戰亂平息之後,為了逃避饑荒,我帶着妻子來到了海域,這裡雖然針對外域人,但比起在混亂的邊境,我在這裡勉強還能夠混一口飯吃……」

「說重點。」

蘇明沒好氣的說了一句,黑衣人急忙改口∶好。

「附近不少寨子的寨主,其實都是海域上的大家族之人,這些人大部分年齡不等都是身份貴重的少女。

為了躲避獻祭海靈,所以他們在家族的安排下做起了山賊……」

「川本家族,世代迎接海靈,獻祭少女,只為了獲得海靈的恩澤通往秘境,所以川本家主的目標不止是黑水寨,還有附近的很多山寨,他說,那些大家族少女,都會被抓回去充當祭品。」

……

「所以,這和你殺我有什麼關係?」

蘇明眼神含怒質問。

他感覺黑衣人誠摯的眼神並不會撒謊。

可說了半天還是沒說出刺殺的真正原因。

很明顯,蘇明對黑衣人之前的那些話並不在意。

現在他已經失去了大半的耐心。

「別別,我說還不行嗎?」

眼看着蘇明就要動手,黑衣人再次求饒,他在心裏思索一番,最終看着急不可耐的蘇明,準備不再隱瞞,顫顫巍巍說道∶

「我被迫妥協之後,經過川本給出的資料,我發現黑水寨只有兩個外域人適合頂替。

一個是你一個是徐晃,正因為你是最…呃…最弱的那一個,所以才對你下毒……最後易容成了你的樣子,從川本家趕回之後,發現你居然沒死……」

「徐晃也才三階,這都不敢!你只會挑軟的捏嗎?」

蘇明打斷了黑衣人的話語,對於黑衣人的說辭,他有點不服氣。

「好吧,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徐晃經常外出狩獵,結識了一些他幫助過的山賊,人緣比你廣,頂替徐晃,容易露出破綻……」

噗!

聽到黑衣人這話,剛入口的茶水,全然被蘇明噴了出來。

我潮,離譜,太離譜了!

他表示不能接受這個原因,並同情了前身半秒鐘。

「所以,你發現沒毒死我,然後又來行刺?」

「是的。」

事到如今,黑衣人只能老實交代。

「那你搞這麼大的動靜,難道不怕暴露嗎?一旦暴露,你之前的努力可就白費了。」

蘇明很疑惑,從始至終黑衣人給他的刺殺態度就是低調行事。

那為何今日一點也沒有顧忌的出手?

還搞出這麼大的動靜,不知道會不會引起山寨的轟動。

「因為,你在我的印象里一直很弱,所以也沒有在意那麼多,沒想到結果真的讓人出乎意料。」

「那好吧,你可以死了!」

解決了所有疑惑後,蘇明並不打算饒恕這個亡命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