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反派大佬崩人設啦!
穿書:反派大佬崩人設啦! 連載中

穿書:反派大佬崩人設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十月晨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溪 現代言情 肖桓

溫溪被小偷開了瓢,再一睜眼就穿進了書里
穿成了一個驕矜自傲的豪門小公主,還有一個大反派未婚夫
這可把頂級顏控高興壞了,然而這個未婚夫對他愛答不理甚至厭惡至極
溫溪表示姐不care
於是她開開心心搞起了事業線
但是第一份工作就讓她去採訪成功人士肖桓,溫溪尷尬的笑笑只想轉身就跑
之後去災區現場報道,沒想到捐獻物資的又是肖氏集團
老天鵝啊,救救我吧
後來兩人在一起之後溫溪又一次採訪肖桓,迫於台里的壓力她問道
「肖先生的理想型是什麼呢?」
「你
」 如果非要問我擇偶標準,只有一個,就是你
展開

《穿書:反派大佬崩人設啦!》章節試讀:

第3章 欲擒故縱


肖桓天悅的專屬房間,溫溪被孟穆領了進來,房間是頂層的大套間,面積極大,整個豪華無比,溫溪邊看邊發出感慨。

有錢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樣啊,以前她只是一個社會底層人民,從來沒有見過這般豪華,就算她剛醒來時看到的溫家也沒有對她造成這麼大的衝擊。

「溫小姐,請您先在這裡等一會,肖總忙完就會過來。」

「好的,孟助理不用管我,您去忙就行。」溫溪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這種日子他們肯定不會清閑,現在還要分出精力顧着自己。

孟穆有些好奇的撇了一眼溫溪,這大小姐今天怎麼換了性子,擱平常這會早該鬧騰起來了,今天居然還知道體諒他們了?

不過這些也不是他該關心的問題,他叮囑了兩句就離開了房間。

溫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回味着剛剛驚鴻一瞥的男人,穿着剪裁合身的高定西裝,身姿如長松玉立,整個人看起來矜貴又沉穩。頭髮上應該是抹了東西,抓出了一個好看的髮型,露出了精緻的眉眼,鼻樑高挺,嘴唇薄薄的,一看就很好親。

更絕的就是被合體的西裝褲包裹的臀部,挺翹緊緻,讓溫溪想起了她以前粉過的翹屁嫩模的小鮮肉們。

嘖嘖嘖,如果原主以前沒做出那麼多事來,那這個結婚對象是真的不錯,可惜了,就沖原主幹的那些個爛事,人家能喜歡上她那才是天上下紅雨了。

暗自嘆了一口氣,果然啊,高嶺之花只可遠觀不能褻玩啊。

另一邊,肖桓離開了剪綵現場之後並沒有去溫溪那裡,而是回了公司,孟穆隨即也趕了回來。

孟穆向肖桓彙報了溫溪的情況,「溫小姐今天好像不太對勁,我帶她到了房間說讓她稍等片刻,她也不急,還說讓我們先忙。」

「不用管她,她等不到自己就回去了。」肖桓只是短暫的想到了在剪綵現場看到的那個穿着打扮跟以前不同的女人,但很快就如浮萍一般散開了。

這件事情並沒有在肖桓的生活中起到火花,就如往常一樣,用同樣的手段避開她,之後她等不到人就會自己離開的。

然而溫溪不清楚啊,她還以為肖桓真的很忙很忙,她在酒店房間等到了很晚都沒有等到人來,生怕自己耽誤了人家的事情,畢竟她這次來只是來看看帥哥,順便表達一下解除婚約的想法,但兩人連單獨談話的機會都沒有。

她中間就給司機打了電話讓別等了,需要的話會打電話的。

就這樣,溫溪在酒店一下等到了第二天。

保潔來打掃衛生的時候還被房間里的人嚇了一跳,溫溪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一看時間已經是第二天早上的九點了。

------------

孟穆接到了酒店的消息。

「少爺,溫小姐她還在天悅。」

肖桓剛到公司,就聽到孟穆這樣說,她在天悅等了一晚上?

「去看看。」

------------

酒店其他的工作人員看到溫溪從樓上下來有些驚詫,這祖宗昨天居然在這呆了一晚上么?可是肖總早就離開了啊?

轉念又想這大小姐為了追他們家總裁真是臉都不要了,一個大姑娘家的夜不歸宿在別的男人地盤上呆一夜,雖然他們都知道房間里沒別人,但是總歸是姑娘家不自愛的表現。

沒得讓人又對她看低了一成。

溫溪也是一肚子火,不願意見她直說不就行了,把她晾在這一晚上,平白的耽誤事。

搞得好像他是個香餑餑自己就非上趕着不可。

她要是再上趕着見肖桓她就是大傻蛋!

這時候她倒是忘了確實是她自己要跑過來見一見這個大美人的。

她簡單洗漱了一下就準備離開這裡,誰知她剛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肖桓帶着孟穆進來了。

見狀溫溪笑了,「呦,這不是我們的大忙人肖總嘛,終於有空接見我這個小人物啦?」

肖桓面無表情,語氣里似乎帶着冰刀子嗖嗖的衝著溫溪飛過去,「溫溪,上次跟你說的很清楚,不要再跟蹤我,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

「是啊,您的時間寶貴,您的行程保密,就我閑,天天跟着你屁股後面瞎跑。」溫溪語氣里有着淡淡的嘲諷。

長得帥了不起啊?

長得帥就能這樣說話啊?

害的姑奶奶睡了一晚上沙發,脖子疼死了要。

肖桓聞言站起身,眸光冷冷的睨着溫溪,說出的話卻讓溫溪上頭,他道,「婚約的事情我會解決掉,還有,肖小姐還是少插手我公司的事情。」

「我插手你公司什麼事情了?」溫溪一臉疑惑,隨即她恍然大悟,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是你那個女員工跟你告狀了吧?沒錯,我是說了她幾句,怎麼了心疼了?」

溫溪瞟到了肖桓眼底閃過的一絲不耐。

「沒想到肖大少爺還是個憐香惜玉的,但是我溫溪也不是好欺負的。你那個員工一口一個我不知廉恥,我溫溪做事情哪輪得到她來評頭品足了。」

「你信不信我告肖奶奶說你欺負我!」溫溪跟只小刺蝟似的豎起了滿身的刺,誓要扎死對面這個眼睛長到天上的大反派。

「你隨意。」肖桓語氣淡淡,轉身離開。

溫溪在身後氣的不能行,「總之,肖桓肖總裁肖少爺,婚約會解除,但是是我溫家提出來,而不是你!你以為你是個香餑餑誰都喜歡啊!」

肖桓對身後的話充耳不聞。

溫溪在房間里氣的跳腳,她決定回去以後就告訴父母,現在立刻馬上就解除這個婚約!

孟穆跟在肖桓身後,眼珠子滴溜溜的轉着,「少爺,溫小姐這話?」

「欲擒故縱,」肖桓懶得搭理。

旋即又吩咐孟穆去處理柳菲菲,雖然溫溪做事沒有章法,但也的確不是柳菲菲那樣身份的人可以訓斥的。

溫溪氣呼呼的回了家就等着父母回來,然後第一時間告訴他們自己要解除婚約的事情。

還沒等她想好怎麼跟父母說,溫時就從國外打電話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