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沒病怎麼談戀愛
沒病怎麼談戀愛 連載中

沒病怎麼談戀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蟲牙飛飛滿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小余 現代言情 顧辰溪

安小余病了,還是得了大病的那種,不然她為什麼會突然想談戀愛呢? 顧思雅說,也許是因為春天到了,萬物復蘇了,連小動物都開始蠢蠢欲動了,所以安小餘思春也很正常
於是顧思雅便把他的弟弟顧辰溪介紹給了安小余
安小余以為,但凡她還有點腦子,就不能幹那沒腦子的事兒
被老闆當姐妹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她又怎麼敢覬覦老闆的弟弟
於是當她一身乞丐裝扮,外加傻逼精分的來到顧辰溪面前,非要給他耍個花手時,顧辰溪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說: 行,就你了,爺就好你這一口... 什麼玩意兒就這一口?這跟變態有什麼區別? 於是,當她掛變態科查看自己的過敏源時,她還真的碰到了變態副主任顧辰溪? 這是什麼要命的緣分? 好吧,她都掛變態科了,遇到一兩個變態不是也挺正常的嘛!展開

《沒病怎麼談戀愛》章節試讀:

第5章 好久不見


安小余自顧的陷入回憶,完全忘了此時的自己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一個陌生的男子,於是她眼中的情緒落在顧溪辰的眼裡,就變成了另外一種含義。

顧溪辰沒想到,時隔五年再次相見,安小余竟然可以這麼從容淡定。

比起安小余的淡漠,他覺得自己好像就是個傻子。

五年來的相思,在他看到安小余的一瞬間,紛涌而出,那一刻他渾身顫抖的就像隔壁腦血栓的王老五,可即便他激動的,手挎筐兒,腳畫圈,他還是一邊不停的做着深呼吸,一邊「步履蹣跚」的往安小余身邊湊,可安小余呢?除了稍縱即逝的驚訝後,竟然像對待一個陌生人一般?

就在顧溪辰想要質問安小余的時候,顧思雅卻不知從哪兒冒了出來,並且一臉八婆的指着二人驚訝的問道:

「顧溪辰?安小余?你們倆怎麼在一起?這是互相認識了??」

看着顧思雅的滿臉興奮,好像「大事已成,老母親如願」般的姨母笑時,安小余不禁在心裏驚訝,原來眼前這位「搓澡工」,就是顧思雅的弟弟顧溪辰。

於是驚訝的同時,趕緊微笑着伸手打去招呼道:

「你好,我是安小余,很高興認識你!」

此時的顧溪辰,並不知道安小余已經把他忘了的事,所以只當安小余是故意裝作第一次見面的樣子,於是原本就鬱悶的情緒此時更加憤怒值爆表,所以索性的眯起眼睛,雙手插兜的盯着安小余,不予回應。

安小余沒想到顧溪辰會這樣不給面子,於是尷尬收手的同時,也多少有些莫名其妙。

顧思雅一看她弟這架勢,似乎是生氣了,於是生怕嚇着安小余的趕緊打着圓場的說道:

「這是我星宇娛樂的主管,我之前我不是就跟你提過嘛!」

顧溪辰聽到此話不禁眉頭一皺,他沒想到自己尋了五年的人,最後竟然就在自己身邊,於是內心一度百轉千回。

「行,你們先聊…」

說完,顧溪辰便轉身踢着他那雙大拖鞋的離開了現場,只留下一臉莫名其妙的安小余和顧思雅。

「別介意,他就是個狗脾氣,家裡慣的,你別介意,他不是沖你…」

顧思雅安慰安小余的同時難免在心裏惋惜,安小余這顆好白菜終究是沒落到自家的豬圈裡。

然而就在顧思雅安慰安小余的同時,她突然一把拉着安小余,一臉嫌棄的左看看又看看後對安小余說道:

「你是逗比派來的猴子嗎?你瞧瞧你這是什麼打扮,難怪顧溪辰看不上你!」

「大姐,你弟那打扮就好,跟個搓澡堂子的搓澡工似的!」

「得,你少跟我廢話,你們一個兩個都不是正常人,兩精分!」

「那還難為你這個精分院院長了,你不精分也帶不了我們不是!」

「臭丫頭,懟我的時候一個頂倆,剛剛咋那麼慫?你倒是給我懟死顧溪辰那狗東西啊!」

「嘿嘿…那不是沒長那「傢伙式兒」嘛!」

「呵…老娘跟你講事實,你跟老娘講道理,老娘跟你講道理,你又跟老娘耍流氓是吧!」

「沒沒沒…不敢跟你耍流氓…」

「少跟我嬉皮笑臉,一會兒負責熱場!」

「憑啥?」

「憑我弟沒看上你!」

「真的!」

「咋的?你還挺高興?」

「不然呢?」

「做我弟妹不好嗎?」

「大姐…這不是好不好的問題…這是…總之我心中也有自己的硃砂痣…」

「呵…我看你就是胸無大志!你知不知道,你要是能搞定我弟,你從此就衣食無憂了!」

「我現在就已經挺無憂的了?」

「呵…那你還真是知足常樂呢!」

顧思雅在瞪了一眼安小余後,便自顧自的裝作一副生氣的樣子,因為她知道,安小余最吃她這套。

於是安小余也趕緊認慫的,一邊似有撒嬌的扯了扯顧思雅的衣角,一邊笑嘻嘻的從她那個碩大的編織袋裡拿出要送給顧思雅的生日禮物後,一臉戲謔的對顧思雅說道:

「顧思雅…31歲…生日快樂!」

「安小余,你個狗東西!你跟顧溪辰簡直就是天生一對!老天就應該把你倆湊成一對免得禍害旁人去!」

「可惜…你弟沒看上我!哈哈…」

其實顧思雅雖然嘴上嫌棄安小余,但心裏卻對安小余這個聰明又呆萌,乖巧又瘋傻的小慫貨很是喜歡。

她也不知道一個人怎麼可以「精分」成這樣,但她自己又何嘗不是人前人後兩幅面孔呢,也許這就是當下年輕人的結症。

只過不過安小余「精分」的恰到好處,利弊平衡。她善良卻不聖母,呆萌卻不蠢笨。她堅毅中又點小慫,獨立中又有些許懦弱,她一直秉承着自己的小原則,樂觀大度,做人有分寸,做事有底線。她和朋友一起時可以精分的像個傻逼;她和陌生人一起時又聰明果斷的讓人覺得她十分精明,所以這樣的人間至寶,顧思雅又怎麼捨得讓給別家豬,肯定是要先可着自家豬先拱,結果自家的大冤種弟弟竟然不知好歹。

但顧思雅不知的是,安小余其實受她父母的教育影響,「門第觀念」極重,所以,在安小余心裏,她能和顧思雅成閨蜜,就已經是自己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了,她又怎麼可能貪心的覬覦人家祖宗?

再說,九代單傳啊?那是一般人能伺候得了的嗎?安小余可不認為自己能夠讓一個高高在上的公子哥圍着自己低三下四,況且今日一見再度印證安小余的想法。

安小余自知,做人做事總要問自己一句「何德何能」,並且這些年,即便她憑藉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走到中產,但她年幼時,奶奶中傷她的那些話依然時刻縈繞在耳旁,所以,她也時刻提醒自己,人貴在自知…

顧思雅看着眼前笑的像個傻叉一樣的安小余,一邊怒其不爭的扒掉安小余身上的透明氣囊,一邊忍不住的嘟囔道:

「你說你,我讓你打扮,你卻跑這來當救援隊來了?這什麼玩意?還真有傻冒會買這玩意…」

「咦?這話說的,奢侈品不就是賣給你們這幫土大款的嗎?」

「土大款只是土,又不是腦袋長包,誰會花錢買這破玩意兒?」

「所以…他們設計這玩意兒是為了賣給誰?」

「誰腦子有包賣給誰!」

「嘁…」

雖然顧思雅三句話不到就得損安小餘一句,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顧思雅對安小余的偏愛。

所以當顧思雅拉着安小余上台熱場時,台下的人都拿出無比熱情激動的情緒吶喊着,讓安小余跳一個。

因為台下觀眾里,有不少是星宇娛樂的人,而但凡是星宇娛樂的人就知道安小余跳舞了得。這不光是因為有顧思雅的吹噓,更是因為安小余曾經憑實力挽救過一部電影。

當時拍攝進入尾聲,急需一名專業的舞蹈演員,結果舞蹈演員臨時出了事兒,所以安小余就秉持着一切以公司利益為先的原則,充當了一次舞者,從此一跳成名。

好多導演當時看中安小余想讓她出道,但安小余卻始終堅守原則,拒絕進軍娛樂圈,因為在安小余看來,她現在的生活,就是她喜歡的樣子,她實在不想再費心去周旋於各大人物之中。

所以顧思雅雖然嘴上嫌棄安小余胸無大志,但卻在心裏十分認可安小余的選擇。因為在顧思雅看來,娛樂圈娛樂圈,說白了就是供富人娛樂的地方,試問沒幾個人能在那個圈子孑然一身的,所以安小余能在面對名利誘惑時選擇拒絕,足見她是個內心純凈,精神富足之人。

所以顧思雅也是真心想讓安小余成為自己的弟妹的。結果她那個大冤種弟弟卻是個不知好歹的傢伙。這麼好的妞兒,竟然沒看上,還惦記他心中的白月光,也不知道是該說他痴情還是該說他傻。

原本安小余盛情難卻,是想跳一段舞的,可是她跳的一直都是民族舞,實在不適合這麼嗨的場景,於是她拿過麥克風,也來了興緻的說道:

「今兒不跳那娘娘唧唧的舞蹈,今兒我和顧思雅給大家耍一段花手,咱們一起搖着一起嗨!!!音樂!」

說罷便帥氣的向身後的樂隊示意,然後隨着樂隊激情四射的鏗鏗鏘鏘彈奏起來,現場氣氛也被安小余帶動的熱鬧非凡。

而倚靠在二樓圍欄邊上的顧溪辰,則目不轉晴嘴角含笑的盯着樓下舞台上,連唱帶蹦的安小余,忍不住思緒萬千。

五年了,顧溪辰原本以為,這丫頭只能出現在自己的回憶里了,結果就在他思念最深的時候,她卻好似聽到他的心聲般,突然從天而降,讓他不禁心中歡喜,這奇妙的緣份。

他喜歡安小余,從他和安小余第一次相遇時,他就忍不住被這精靈般的女孩所吸引,顧溪辰很難相信這世上還有這麼美的女孩子,她像一個精靈般,只一抬眼,就讓自己的靈魂遭遇了攻擊。

她的眼神純粹,沒有一絲雜質,那種美而不自知卻又時刻透露着傻氣的模樣,不禁讓顧溪辰為之着迷。

可顧溪辰生養在大富之家,所以,他見過太多的心機女孩,想要仰仗美貌來獲取利益。他不是對自己的樣貌沒自信,而恰恰相反是對自己的樣貌太有自信,所以他才會以為,任何女子都會將他這樣的高富帥作為首要目標。所以他時刻警惕着,有心中接近他的任何女生,生怕自己一旦錯付,傷心傷神。

在感情上,顧溪辰也有着自己的小偏執。

索幸安小余這丫頭也對他一見鍾情,並且狂追不舍,所以他也就想藉此機會好好考驗考驗她。

當這丫頭和他約定畢業就交往時,他內心是欣喜若狂的,可他當時太好面子,所以在一眾同學面前表現的不以為意,其實心裏早就欣喜若狂。

他何止是想要畢業就戀愛?他其實更想要的是畢業就結婚,然後將安小余牢牢的困在自己身邊。

結果約定的當天,他母親突發心梗,他沒有去赴約,等他再想去尋找她時,她突然就隨着畢業消失於人海…

顧溪辰這五年無時無刻不在想着安小余,尤其是夜深人靜的時候。他也不知道是因為睡不着才想的安小余,還是因為想安小余所以才睡不着的,總之常常失眠。

尤其近來他姐催婚催的緊,他就更是想念那個曾經三百六十個日子裏,無時無刻不給他驚喜的安小余。

她會突然從校園裡的某個角落,突然竄出,然後一臉陽光明媚,不顧他人眼光的送他狗尾巴草戒指求愛;或者是在某個溫暖的下午,偷偷出現在他身後,踮起腳尖給他戴上,野菊花編織花環,然後伺機而動的偷親他…她總是有頗多的鬼點子給他不一樣的心動,但他卻始終不肯承認自己的心,一次次的告誡自己,再等等,再等一等。

具體等什麼,他也不知道,直到把人等丟了,他慌了…

這些年他始終堅信,他們的緣份絕對不會就這麼斷了,他們都是本地人,怎麼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再說他是醫生,他就不信安小余沒個頭疼腦熱的時候,況且這丫頭每年春天都會過敏,所以他特意出國深造,努力讓自己成為神經系統科的專家,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在安小余前來找他來看過敏時,他抬頭對她說一句:

「嗨…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