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劍,斬盡妖魔
我有一劍,斬盡妖魔 連載中

我有一劍,斬盡妖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數字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數字哥 蘇禾

天寶元年,人間妖魔縱橫,百姓民不聊生
師父令我帶下一把木劍,下山遊歷人間
此次下山,不需行俠仗義,不斬惡人,不除貪官
此劍負予我之後,便只有一個使命:斬妖除魔
展開

《我有一劍,斬盡妖魔》章節試讀:

第6章 黑蝠妖


卻見那黑蝠妖還未至,幾聲怪叫已經令人心生恐懼。幾名武差連同着吳夫人退到了院子角落捂住雙耳不敢多聽。

和尚與道士各自祭出法寶抵抗這股怪聲中所暗含的妖氣。

裘萬飛也不知使了什麼手段擋住了黑蝠妖所散發的妖力,蘇禾已經在黑蝠妖靠近院子的時候便拔出了背後的木劍在虛空中劃開朝他湧來的黑色妖氣。

黑蝠妖還未真正出招,便已經試探出院中幾人的實力。

除了手持木劍的少年和那個手上抓着鐵鏢的男子之外,其餘人想來都沒有什麼修為。

黑蝠心中暗道。

祭出法力抵擋妖氣的和尚和道士在它眼中自然與凡人無異,即使站在原地不動給他們打估計連皮都破不了。

裘萬飛與蘇禾二人將精神鎖定在黑蝠身上,見它撲騰着兩隻翅膀落在了林杵生跪倒的身體旁。

原本跪地等死的林杵生見到黑蝠卻高興萬分:「黑蝠兄,你怎麼跑出來的?不對,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這個小鬼來我府上抓捕妖物,要把修鍊妖法的我抓去獲罪。你來的正好,幫我送這小子下地府,讓他見見妖法的神威。」

說著他將手指指向裘萬飛身上,眼神中的怨毒都快溢出來了。

黑蝠見林杵生指着裘萬飛,心中也有了算計,便向林杵生回道:「你我交情雖然只有數月,但感情幾乎有生死之交一般。我平日里傳你妖法,你給我送來生血供我回復傷勢。如今有人想抓你回去,我自然不會讓他得逞。」

林杵生當即點頭回道:「蝠兄,此事過後,我林某定有大報。」

說著,他環視了一圈眾人,先是指了身前的裘萬飛,又指向躲在角落的吳夫人說道:「待將此人殺了,在場諸位皆供你服用。這個人是我以前人身時的妻子,也隨你服用。這個賤人背叛了我,不得好死。」

說到此處,他臉上的表情已經略顯猙獰,笑容中也充斥着妖氣。

被他指着的吳夫人面色如紙,驚嚇間失去了神智,昏了過去,被一旁的一名武差扶過身子。

黑蝠人性化地頓首回道:「理應如此,我會替你完成你的心愿。」

它轉頭看着林杵生,眼中帶着冷氣:「不過,我剛從洞穴中脫身而出,傷勢還未完全恢復,體內的妖氣並不足以我完成你的心愿。」

「所以,你可以借我一點東西嗎?」黑蝠死死盯着林杵生。

林杵生並未發覺黑蝠看它的眼神中帶有的詭異,他此時已經被劫後餘生與翻身的快感沖昏了頭腦,便爽快答應:「無論什麼東西,你隨意拿去!」

「不愧是我的好兄弟。」說完,黑蝠雙翅一張,一隻爪子從林杵生身後穿過他的胸膛,再出來時,爪中已經多了一顆黑紅色的橢圓肉球——正是林杵生的心臟。

林杵生的表情還留存着狂喜,隨着心臟被黑蝠取走,面色逐漸僵硬起來,面上失去了血色,身體徑直地倒在地上。

這下子,林老爺是死得徹底了。

黑蝠獰笑着將林老爺的心臟吞入口中,體內妖氣頓生,身周的妖氣又濃烈了許多,生出了一團黑霧將身體籠罩在其中。

黑霧中,傳來黑蝠的怪笑:「林兄為我而死,那我便借他的力量將你們通通殺了,也算還了他的心愿。」

說著,黑霧朝裘萬飛的位置飛去。

裘萬飛譏笑道:「人間賊人心中尚有些許道義,兇殘如虎都還不以自己的子代為食。你這妖物,上一秒還和這林老爺情同手足,下一秒便能面不改色地去了他的姓名。妖性之劣,可見一般。」

黑霧中妖物聽得此言,笑聲更盛,揮翅間妖風陣陣,黑霧收縮不停,就朝着裘萬飛撞去。

裘萬飛一邊在嘴上譏諷,手上的動作卻也沒停,身子向後急退,收起了手中的鐵鏢,又從袖中取出三顆赤色彈丸。

這是其精心所練的暗器,赤火丸。

赤火丸的材料為稀有的數種礦石粉末研製而成。

要使用的時候,往裏面注入些許靈力,激發其中熄滅的火種,再將其投擲到目標身上,碰撞後內部粉末摩擦,能夠爆發出極強的力量。

裘萬飛將三顆赤火丸逐一朝黑霧投去。

蝠妖能感受到其中蘊藏的能量,控制着身體躲開了兩顆,第三顆躲避不及,被擦在了黑霧邊上。

赤火丸隨即爆開火焰,燒掉了好厚一層黑霧。

蝠妖本以為這赤火丸有多厲害,沒想到只是燒了一層黑霧,心中更是篤定這小子不是自己的對手,再次攻向裘萬飛。

裘萬飛一邊後退一邊重新從袖中取出赤火丸朝蝠妖扔去,蝠妖也是不敢大意,畢竟難免被多顆一起砸到會傷了根本。

裘萬飛雖然臉上依舊冷靜自如,心中卻已經心急如焚。

這赤火丸他也不過有十幾顆,這樣子下去,再扔幾個,他就要直接面對這黑蝠妖了。

可這黑蝠妖的黑霧厚重如水,他也不清楚自己的暗器能否對它造成多少傷害。

若是一擊不成,自己必然就要落入妖物手中了。

他有意等蘇禾自己動手相助,卻見那蘇禾久久未動,一時急喊道:「蘇少俠,救吾,吾命喪矣。」

蘇禾本來還想看這裘萬飛藏有什麼後招,沒想到幾下子就被打的尋他求助。

他也沒想再看裘萬飛洋相。

將木劍斜置在身前,朝着黑霧的方向邁過幾步,隨意劈去。

這一劍蘇禾出的隨意,卻讓黑霧中的黑蝠如臨大敵。

它能感受到這把木劍中所蘊含的力量,心中驚恐之下,縱身向後退去,不再追向裘萬飛。

裘萬飛從黑蝠的追殺下逃出生天,在離蘇禾幾丈遠的地方喊到:「謝了兄弟,這黑蝠妖妖力不淺,此時體中應還負有傷勢。」

蘇禾聽在耳中,瞬間明了了裘萬飛話中傳遞的意思。

裘萬飛的意思有二。

一是這黑蝠受了傷還有如此神威,巔峰狀態必然強的驚人。二是這黑蝠體內受了傷,若是尋到其弱點,擊在它傷口上,必能讓它的傷勢增重,獲得奇效。

蘇禾臉上浮起微微的笑容,露出了一絲自得。

對付這隻妖怪,還不必費這麼多心思。

心想着,右手單手持劍又往黑蝠方向刺去,身形如梭,快得讓人無法反應。

果然,黑蝠反應過來時,這一劍已經刺入黑霧。

木劍刺入黑霧,原本濃郁如墨的黑霧彷彿擺設一般輕易的被刺穿,黑蝠閃避不及,待它向一旁避去時,它翅膀上已經留下了一道劍痕。

墨綠色的妖血從傷口中滴下,在地面腐蝕出一道又一道凹坑。

裘萬飛見此變化,嘴中小聲念叨:「妖王者,滴血即可腐蝕木石。」

頓時心中如翻江倒海般震驚。

妖王可是妖族中的帝王,身負上古血脈,出生既伴有無窮妖氣。

傳聞中妖王一擊即可擊穿巨峰,斷流河水,輕易可毀去一座人類王朝的軍事重鎮。

如此恐怖大妖怎麼會無聲無息出現在此處偏遠小鎮,且實力百不存一的樣子。

不知裘萬飛所想,此時的妖王還在賣力閃避着蘇禾的攻擊。

鬼知道這麼小的少年竟有這般神力,輕易一擊即可擊破自己的護體妖氣,而且看樣子還尚未使出全力。

如果自己傷勢能再恢復少許就好了,即使只有巔峰時候的百分之一,也容不得這少年這麼戲弄它。

只是這少年的劍法越加迅疾,本來每三息才能出一劍,畢竟還要朝妖蝠方向再走兩步才能夠得着,現在逐漸每息都能擊出一劍。

這蘇禾是什麼來歷,竟有這般玄妙的身法。遠處觀看着這場人妖大戰的裘萬飛心中暗道。

妖蝠終究不堪蘇禾的戲弄,本來還想靠實力逃出一劫,沒想到還要調動體中所剩無幾的本源妖力來對付眼前的小子。

黑蝠大聲怪叫,使蘇禾的步伐停滯了一息,自己迅速往後退了數丈,揮翅便要逃走。

卻沒想蘇禾停住腳步後也不驚慌這黑蝠逃走,站在原地比了個劍勢,雙眼一閉一睜,原本指向地面的劍尖朝空中一挑,在虛空中划出一條優美的弧線。

空氣中竟留下了白痕!

裘萬飛大驚失色。

半空中生出白痕剛剛從空氣中消失,下一息就出現在了剛逃出幾丈的妖蝠身上。

此時黑蝠身上的黑氣已經全數被它收入體中,白痕沒有阻攔地擊中妖蝠的背脊,切開它的身體,將它分為兩半。

妖蝠碎成兩半從空中掉落下來。

平齊的切口處沒有一滴血液殘留,想來已經全被那道白痕蒸發乾凈,一絲不剩了。

兩塊碎肉掉在地面,看得在場之人皆目瞪口呆,其中最為驚訝的唯屬看懂了正常戰鬥的裘萬飛了。

懂得越多,越發能知道少年的厲害。

妖王啊,這可是妖王啊!

即使這妖王看起來目前實力百不存一,哦不,是不到萬分之一,但畢竟是妖王啊!

裘萬飛就像是看到貶為庶民的皇子被街頭乞丐**一般吃驚。

更何況,剛才那道白痕,分明是傳說中的劍氣吧。

傳言中千萬劍客中唯有一人可練出的劍氣。

還在震驚間,蘇禾已經靠近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裘兄,這妖蝠我殺了,現在沒事了。」

「我可以走了嗎?」蘇禾氣息平淡,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殺了一隻妖王的自覺。

他不會不知道吧!

裘萬飛心中腹誹。雖然想直接大聲質問少年「這可是只妖王,你殺了他,能不能給點反應」,但也知關於妖王的事不能說與旁人聽,畢竟現在場上還有幾人,若傳出去了可能會在百姓中引起恐慌。

便暫時收住了心中激蕩之情,沉吟了一聲。

他正要說些什麼,卻見那地上的兩塊碎肉在蘇禾轉頭找他的時候融合起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便化作一道黑影向東邊飛馳去了。

「那妖物復活跑了!」幾名眼尖的武差看到了這幕,驚呼道。

裘萬飛和蘇禾二人自然不需要他們提醒,早在妖蝠復活的時候他們就感覺到了。

只是那黑蝠跑得實在太快,連蘇禾都沒能反應過來攔下,只好眼睜着看它跑走。

裘萬飛傻眼看着蘇禾朝院門外走去,喊道:「蘇少俠,你要去哪兒?」

蘇禾回頭一臉疑惑地看着他:「這邊一個妖物都沒有了,我留着作甚?」

裘萬飛急道:「那隻妖物不還活着?」

隨即反應過來:「你要去追它?」

蘇禾一臉肯定:「那是自然。」

裘萬飛跑上前去,說道:「那帶上我一個。」

這麼個大佬見到了不趕緊抱上大腿是不是傻!

蘇禾與裘萬飛雙目對視了幾番,雖然不想身邊跟着一個官府中人,但也不好強硬將他打跑,便不再管他,尋着空氣中蝠妖留下的氣味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