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紀元餘孽
紀元餘孽 連載中

紀元餘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夜夢九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月尊仙 李幸

入侵的侵擾,妖魔的殺戮
時空的崩壞,歷史的錯改
古紀元的復蘇,眾生的抉擇
宇宙漸漸走向滅亡,而眾生卻期盼的上天的賜福
最後是眾生是臣服於敵人,還是跟隨古紀元斬盡侵蝕者
展開

《紀元餘孽》章節試讀:

第5章 一劍


「不如何,就是想…」李幸的目光掃過虛空四人。

「不可能」察覺到李幸的目光魔仙立刻拒絕道。

「既然如此,那換一種方式」

「什麼方式?」魔仙疑惑的問道。

「接我一劍,如果你的分身不破滅帶走他們。」

「可」

聽到魔仙回答李幸袖口一揮,空洞立刻縮小回到他手中。

劫後餘生的四人眼中的恐慌並沒有消除,看着虛空中的男子,眼中充滿了恐懼。

「那你準備好吧!」李幸的聲音不帶感情的說道。

他的長劍緩緩出鞘,伴隨着長劍的出鞘虛空中出現大量的裂縫。

當長劍即將抽出之時,四周的空間立刻凝住,連時間都暫停了。

「時斬」

李幸瞳孔一凝,抽出剩下的劍身向魔仙斬去,一道無形似有形的劍痕橫空而來,所過之處,時間獃滯,空間破碎。

看着襲來的時斬,仙魔分身瞳孔微縮,立刻做出決策,龐大的魔氣匯聚一道漆黑的光罩包裹全身。

咔—嚓—

虛空中一聲破碎聲響起,魔仙祭破碎開來,時斬威力並未減弱。重重的斬在魔仙身上。

魔仙分身瞬間破碎,接着重組,再破碎,再重組…

許久之後,時斬的威力漸漸消失,魔仙也重組完畢。

祂用着淡漠的眼神看向李幸。

「你輸了」

看着無限重組的魔仙,李幸聳了聳肩有些無奈,他知道這招,沒想到紀元之後還能見到。

「行吧,你贏了,我遵守約定,不斬殺他們,至於你…」

「下次再聚吧,這次我先離開了,」李幸撇了一眼四人沒有說話,身形一閃便消失在虛空之中。

恢復過來的四人漂浮在虛空,對着魔仙分身微微一拜,齊聲說道:「多謝魔仙大人。」

空靈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用多禮,爾等自行散去吧,趙雲翼留下。」

其餘三人互相對視一眼再次一拜化作三道流光消失在虛空之中。

寂靜的虛空再次傳來空靈的聲音。

「雲翼尋找李幸的下落。」

剛鬆了口氣的趙雲翼聽見此話差點嚇得道心崩壞。

隨即顫顫巍巍的問道:「大人....為什麼要尋找李幸?」

虛空一陣震蕩「只管做即可,其他的不要多問。」

「屬下…明白」趙雲翼身形一閃消失在虛空中。

寂靜的虛空,魔仙的身體再次破碎,祂剛才強行抽去主系統的力量才勉強抵擋住李幸的時劍。

再次重組的魔仙開口喃喃道:「不愧是最神秘的始祖,經過一個紀元的戰鬥還能有如此戰力,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即便是主系統到來恐怕也要隕落。」

......

「咳咳」

李幸背靠在巨大的樹木之下,緊閉着雙眼,嘴角還流着淡金色的鮮血,似乎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下一刻他的臉上露出痛苦之色,隨着時間的流逝,扭曲的面部終於得到緩解。

「呼,呼」

他喘着粗氣,面露苦澀。

「沒想到力量衰弱到如此地步,連千分之一的力量都發揮不出來。權柄的力量暫時還是不要亂動為妙。」

「不過今天我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算是不虧吧」

李幸剛才的一劍並沒有用全力,只是試探魔仙的立場,凡是魔仙有一絲動搖,他就立刻調動權柄的力量強行驅逐魔仙,永遠鎮壓於時空之中。

他抬頭遙望星空,看着閃爍的星辰,回想起古紀元的種種,心中難免有些凄涼。

剛準備起身的他便感覺到腦海一陣恍惚,強忍着恍惚往前走了兩步,便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

清晨兩位少女走在緩慢的穿行在樹林當中。

「雲曦,昨天夜晚的場景你看到了嘛?」

「場景?」

名叫雲曦的女孩楞了一下,便想到昨晚的場景。

「晴雪你說的是昨晚的天地異象嘛?」

昨晚q市附近出現一道巨大的光柱,照亮了整個q市,讓陷入黑夜的城市日夜顛倒。

「沒錯就是那道天地異象。」晴雪心情激動的說道:「聽說那道異象是什麼神物出世所造成的。」

看着神情激動晴雪,雲曦輕笑的搖了搖頭道:「好了,那種神物我們得不到的,所以還是放棄幻想吧!」

「哎,哎,雲曦,你怎麼這樣,打擊我的信心,你想啊,如果我得到神物,我今天的武道考試就不會墊底了。」晴雪撅着小嘴不滿的說道。

「就算你得到神物也改變不了你學渣的本能。」雲曦揪了揪她的圓潤的臉蛋一字一字的說道。

撅着嘴的晴雪一把打掉雲曦的小手,白了一眼道:「你就不關心昨天的異象嘛?」

「關心什麼?我又得不到我為什麼要關心。」當雲曦說出了理由,一旁的晴雪一臉無語。

「也不知道你一天都幹些什麼,這麼八卦的消息都不想了解」晴雪小聲的嘀咕道。

「你說什麼?」雲曦只聽見很小的動靜並沒有聽的太清楚。

「啊,沒什麼,我們趕快要去學院吧,不然今天又要遲到了。」

雲曦嘆了口氣,她這個好友什麼都好就是武道天賦差了點,還經常遲到。

並且她家庭還很富裕並不像她一樣這麼貧窮。

兩人在樹林之中緩慢的行走着,突然晴雪一聲尖叫打斷了雲曦的思考。

「雲曦你看,那是什麼。」

被打斷的雲曦順着晴雪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見一道模糊的身影趴在地上。

兩人對視了一眼雲曦道:「快,過去看看。」

兩人迅速上前查看,扶起男子兩人看到他的身上大量乾枯的血跡兩人臉色微微一變,趕緊檢查了一下男子身體的各處。

「呼」

「還好沒有什麼傷口。」神經大條的晴雪坐在地上緩緩的說道。

雲曦看着地上的男子,並沒有和晴雪一樣神經大條,眉頭緊鎖似乎思考着什麼。

「怎麼了?」發覺到雲曦神情有些不對,晴雪疑惑的看着她。

「雪兒,你不覺得有些可疑嘛?」

聽見雲曦的話晴雪更加疑惑了,脫口問道:「可疑什麼?有什麼可疑的?」

看着這個神經大條的好友,雲曦有些無奈。開口解釋道:「他身上毫無傷勢,但衣服上有大量乾枯的血跡,這一點你不覺可疑嘛?」

聽見雲曦的話晴雪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腦門道:「是啊。」

隨即看向地上的男子又道:「我們給他檢查傷勢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什麼傷口,但是衣服卻有大量乾枯的血跡。」

兩人對視一眼,都默不作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