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靈城
快穿之靈城 連載中

快穿之靈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木木汐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夏 現代言情

快穿,玄幻言情,腦洞 暴力少女與間歇性精分小狼狗的故事
一個一言不合就開揍,一個分分鐘拆家
他們結合會有什麼樣的故事
男主出場很慢,因為女主喜歡,擅長裝乖
臨城和靈城兩座城市鏈接着兩個時空
一個科技為主,另一個玄學為主
臨城一個不普通高中生(真大佬失憶)被迫在靈城銀河組織打工還債的故事,最後發現一切都是個局,她白白乾了苦力! 快穿文,鹹魚向,看看熱鬧,煉煉兵器
看誰不順眼,先揍一頓再說
再養個夫君,談個戀愛
溫馨提示,女主比較暴力,未成年人禁止觀看
展開

《快穿之靈城》章節試讀:

第8章 實習世界真假大小姐7


楚慕凌耐心耗盡,起身離去。

藍藍,他們到哪了?我拖不住了。林夏着急起來。

「就來了,就來了。」水藍也很着急,這裡距離城市遙遠,雖然之前它也是讓他們往這個方向來,但沒到目的地前,她根本沒辦法說太明白。

倉庫大門重重的關上,已經調試好設備的混混向她走來。

藍藍,你就沒有道具商城之類的東西嗎?有沒有有用的東西。林夏撐着身子站起來,一邊和水藍溝通,一邊目光遊離找找有沒有可以利用的東西。

水藍看着眼下的場景,一咬牙。很着急的道「給,是迷藥。」

一個瓶子狀的東西出現在手裡。

林夏正準備按的時候,外面傳來了汽車的聲音。

「誰!」一聲高呼,也不知是誰的聲音。

林夏將東西收起,向門口處走去。

混混們好像沒料到有人會來,其中一個拿着刀向林夏逼近。

「嘣」的一聲。

大門被人從外面踹開,林夏看着距離她只有兩三厘米的門默默往後退了半步。

門外的人影看到之後尷尬的立在原地,從他身後竄出來一個黑影,兩步就掛在了林夏身上。

「小夏,太好了,你沒事太好了。」白沐笙帶着哭腔死死抱着林夏。

穿着制服**同志與站在門口的那位一起將混混制服。另一名**同志向林夏走來:「你好,白小姐。」

因為白家的關係,**簡單詢問了兩句就帶着混混走了,明天再去補筆錄。

白沐笙從林夏身上下來,這才有空仔細打量。

林夏慘白着臉,一副站不穩的樣子。當她看到林夏脖子上的掐痕時,眼淚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緊緊抱着白沐笙,抖着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更是怕的牙齒都在打顫。今天的事讓她有些驚魂未定,現在沒事了緩過來了,才感覺到後怕,後背已經濕透了。

她不過是個普通學生,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不過好在順利解決了。

林夏迅速的平復自己的心情。

「小夏很厲害啦,很勇敢也很機智。沒事沒事,我會成為你的靠山的。」縮小版水藍小人出現在林夏眼前,飛到到林夏臉旁抱着林夏的臉安慰着她。

一旁的顧南看到兩人心情平復了,出聲道「笙笙,我們先回去吧」

直到顧南開口林夏才注意到他,溫柔男配也在啊。

呸,才不溫柔呢。林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顧南自覺愧疚,低下腦袋深刻反思。

當車子到達地方後,白夏才驚訝的發現這裡是白家。

推門進去後一大家子人都在,白老爺子板著臉坐在沙發上,白母在擦眼角,白父在安慰她。

聽到開門聲,白母猛的站起身來,看到是林夏後一把抱着林夏。眼淚嘩嘩往下掉。嘴裏還念叨着,小夏別怕,沒事了啥的。

林夏看了眼外面,正在送顧南離開的白沐笙嘴角抽搐,不愧是母女,動作都一毛一樣。

白母抱了一會兒鬆開手,拉着林夏往餐廳走:「小夏餓了吧,來先吃點東西。」

說著就將林夏按在座位上。

林夏看着眼前一大桌子幾乎沒動過的菜,趕緊招呼他們一起吃。他們很關心自己的。

房間里,林夏坐在床上把玩着手裡的白色瓶子。這是水藍遞給她的,巴掌大小,拇指粗細,上面沒有任何標籤。也不知道藥效怎麼樣,可惜了。

「藍藍,這東西你們系統能回收嗎?」林夏問了一句,畢竟這東西已經沒有用處了,也不知道水藍怎麼弄來的。

空中浮現出一行字幕【可以的,不過回收價格只有出售價格的一半。】

「那還是別了。」林夏將手中的藥瓶捏緊,又轉頭看着字幕方向疑惑的說道:「藍藍怎麼不說話了?」

【能量不夠了,用這種方法溝通更好。】

林夏在心中暗想,應該是這葯的緣故。

「有什麼辦法恢復?我可以幫到你嗎?」

【過段時間就可以恢復了。】

空中的字幕停頓很久,又接着出現另一行字【小夏,儘快開始修鍊吧。你修鍊的靈力可以作為我的能量。】

「修鍊?也需要從系統商城兌換嗎?」林夏又問道。

【不需要,這是銀河人人都要學的。畢竟人類壽命有限,不修鍊的話根本完不成幾個世界。】

林夏看着空中的字從中體會出另一重意思。

林夏很是震驚,直接站了起來幾乎是吼着說:「壽命有限,你是說做任務消耗的是我自己的壽命!」

「你不是說不管在任務世界呆多久,我回去的時候還是那個時間點嗎?這裡不是兩個世界嗎?」林夏急的在地上來回走動,一邊走一邊念叨。

【兩個世界只是流速不同,你所經歷的時間都是真實流逝的】

水藍很耐心的解釋。【你是靈魂過來的,所以消耗的是你的靈魂壽命。靈魂壽命雖然比正常壽命要長很多,但也會被用完的。】

等林夏冷靜下來,她的眼前又浮現出了字幕。

「那如何該如何修鍊呢?」林夏又問道。

【這個世界很難修鍊,等到了合適的世界我會幫你的。】水藍繼續解釋道。

林夏總感覺自己上了什麼賊船。

第二天林夏做完筆錄之後,回到白家就上樓補覺去了。到晚飯時間才下來,吃飯期間白母一直給她夾菜。

晚飯後,又是家庭會議,林夏簡單的將自己的經歷講了一遍。

白母拉着她的手問道:「傷口上過葯沒?醫生怎麼說?還疼嗎?」

「已經上過葯了,醫生說都是皮外傷兩三天就好了。還有點疼,不要緊的。」林夏回握白母的手,一一回答。

「你是說,是楚家那小子做的?」白老爺子發話。

林夏臉上帶着委屈,眼角隱隱帶着淚光,扭頭扎進白母懷裡悶聲說道:「嗯,就是他,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招惹到他了,要這樣對我。」

那聲音軟綿綿的,臉上的神情再配上這聲音,一下子讓白家長輩心疼的不行。

白母趕忙安慰懷中的孩子,老爺子和白父的表情都不是很好。

「不能讓小夏受委屈,之前的事就是他做的現在還來搞事。」白母一臉氣憤,她家女兒這麼好,也不知道那小子發什麼瘋。

白父也是一臉嚴肅,必須要給點教訓。

「爸爸,我也想參與,讓我去咱家公司工作吧」林夏扭頭看着白父,畢竟是男主她擔心不會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