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一個搞笑女的成仙之路
一個搞笑女的成仙之路 連載中

一個搞笑女的成仙之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樂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劉居延 古代言情 顧右賢

(~千年愛戀+甜虐+妖魔鬼怪~) 前期單純師尊劉居延×偏執狂燥大徒弟顧右賢 後期冷艷搞事業夏嫡仙君×奶王茶藝犬系 爭風吃醋大師姐搶奪男主光環戰! 重塑肉身的清冷師尊再次回到妖魔世界當成了乞丐,秘密解答回憶中的一切謎題! 凌雲國周圍數萬個小國,人魔妖共生於世 ~千萬年恩怨糾葛,總要有人來解! 「師尊,我們回怪物山成親吧!」 「成親,我的大師姐第一個不同意!」展開

《一個搞笑女的成仙之路》章節試讀:

第 五 章 竹林指向


這是一片竹林,一片沒有路徑的竹林。

只是晃眼過去都是一節節空心的悶竹,她在這片竹林一次又一次的呼叫,抬頭往上看,想看看有沒人家生火炊煙,可是密林深處只有水霧,影不現,人不見。

這片竹林牢牢的生長在這,彷彿本身就是一座無盡水牢,潮濕,悶熱,擁擠,多蟲,如果想睡個好覺,難上加難。

竹子之間的距離略微擁擠,渾然透着一股能把人憋死的錯覺。

劉居延在疼痛中醒過來,看着上方被壓彎的一眾竹子,看來是這竹子救了她一小命,她醒來時小腿正架在一把匕首上,她坐起來看看傷勢,慶幸,還好,匕首不長也不寬,只是一道未見骨的口子不停的往外滲着血,處理好傷口她站起來觀察四周的情況。

「這是哪片竹林?」

在一通抱怨,撒潑之後,她除了嗓子啞了,出汗了,汗流到腿上的傷口上更疼了,沒有人,這裡沒有任何人,連動物的聲音都是細如棉水,溫潤無聲,她妥協了,深知這裡空洞無實,她現在只能想着辦法自救。

她隨着自己的感覺不斷的往前走,走了不知多久,走到太陽下山,夜幕降臨還是沒有走出去。

出發前,想起之前小時候看過的荒野求生節目,她藉著匕首的利刃,磨斷了兩根長細的嫩竹,隨意找了個方向沿着磨斷的筆直細竹,一直往一個方向走,

只要是竹林就一定有盡頭的,只要一直沿着一個方向走,就一定有盡頭,她就這麼天真的想着。

可直到再次回到起點,看見地上殘留的那攤血跡和那片壓彎的細竹,她又回來了。

走了幾個小時,加上天氣燥熱,年輕人難免有些急躁,額頭上冒出的汗珠就是證明。

「完蛋了!我死定了!我會被困死在這裡。」

忙活來忙活去,一切都還是在起點,劉居延忍着滿頭的焦慮,坐在一株竹下,看着那把匕首自嘲的笑道:「我根本走不出去,蕭關啊,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還是在打磨我,讓我跟那些小說主角一樣快速成長,可是……嗚嗚」

「可是,我只是一個凡人啊,你是神仙,我嗚嗚……我只是個凡人啊!我在那邊還能幫幫你,可這是哪啊?」

「我幫不了你……我還有爸媽要養,如果在這邊死了能回去的話還好,可要是死了,那邊的我也沒了,我爸媽怎麼辦?你把我帶到這來,也不對後面的事情負責……」

「現在我也找不到你,你也找不到我,現在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我能撐幾天……嗚嗚」

一個十七歲的女生被扔在一個寂寞的林子里,還是一個充滿危險充滿壓抑的荒林,劉居延一時不知道怪誰,是怪那個把她丟下的閨蜜,還是怪那個守門人,還是……怪自己都不知道的肩背上的所謂價值,她只覺得委屈。

委屈死了。

「去她媽的!」

哭過之後,心情似乎好了些,沒有之前那種沒有方向和死糾結於為什麼怎麼辦的焦慮了,她大罵一聲冷靜下來後,她在彎下來的竹上砍了很多竹葉,鋪在一塊凸石上,做被做枕,安詳的睡下了。

她在下午就發現一個奇怪的地方,這裡的蟲子都不咬她,連雨林一貫不識物的吸血蚊子都不在她耳邊叫喚,蜘蛛爬行蟲都繞着她走,可能是……連蚊子都覺得不能欺負一個外鄉人吧。

夜晚也不是很暗,月光還是有點明亮,竹葉像專門為她把月光讓進來一樣,晚風暖暖的襲來,她只是覺得自己像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很安心,她就在這一片安心中沉沉睡去。

她沒注意的是,她身邊有一處地方正在生長着一株株美景。

陽光從緊實的葉片中擠進這一小片空地,在水霧的配合下,光束在霧中有了形,它在霧中起舞,溫柔的撫摸掉她眼角的淚珠……

一種關心人的錯覺,悄然而至。

劉居延被熱醒之後,摸了一把臉上的淚痕,她不知道現在何時何地,她今天一定要走出去,花香留過,余光中無意間瞥到身旁一處,昨天她留下的血跡周圍長出了一株株紫紅色的小花,有些欣喜的跑過去。

「我還有這特異功能!」

……

要是這花有毒,也算了吧,死就死吧,至少有一半的機會回去,萬一我在這裏面是主角呢,主角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死,劉居延在心裏不信邪的說著。

「對不起了……小花們。」劉居延自覺對不起這一大早上的美景,連連對着這一片小花抱歉。

我也不可能去生吃蟲子,雖然那些蛋白質挺高的,但是生吃的話,我有點接受不了,劉居延在心裏說。

劉居延吃光了這一片美景的花瓣,一陣風吹過她的眼角,她剛好順那陣風兒扭頭看過去,一隻黑色的大犬正在那不遠處看着她。

「怎麼這裡有狗?」奇怪。

「這乾淨的毛皮,像是家養的,那這附近就一定有人!」劉居延驚喜道,慢慢往那狗的方向走過去。

那狗盯着她的眼睛,走近之後一驚便跑開了。

劉居延追着那隻犬跑了好久,那隻犬也是跑一段距離就停一段時間,劉居延發現這一幕,喃喃念叨:「還挺有靈性的,不會是什麼哮天犬之類的吧。」

說完那隻犬竟像生悶氣的孩童一樣,動作竟然加快了些許,離老遠的距離等待,再一溜煙的開跑,劉居延每次追上都差點累個半死,來來回回幾個小時就過去了。

她已經深刻的體會到了,兩腿的真比不過四腿的。

前面的視野越來越開闊,竹林間的距離也沒了之前的擁擠,她追着的那隻犬也在她跑出來前的那一段距離沒了蹤影,這是一個很奇妙的感覺,就像被人拯救了一樣。

劉居延出來就是一片寂靜的草地,草地在往前跑,是一片小白林,白林下是一條車馬喧囂的小路,有行人車隊在這裡依次經過,她躲在樹叢中,等着這對運貨的人馬離開,她的衣服和他們身上的格格不入,出去恐怕會被抓起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不如不遠不近的在後面跟着他們最好,先了解了解情況。

身上的古裝是在拍電視劇,還是……真的!

她心中還是有些不信,穿越古今的事,對於她一個21世紀良好優秀學員來說,未免顯得有些過於荒唐!好吧!

這隊人馬去了,劉居延來到小路上,她突然想起背後的竹林,背後又是一陣暖風爬過她的脊背,她扭頭看向它,有微風從兩頰繞到耳後,像是撫摸着她的臉頰,像一種不舍,又像是一種不得不,也是在叫她往前走的意思……嗎。

劉居延看着這竹林良久,轉身跟着小路上馬車碾過的痕迹追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