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旗魂左道
旗魂左道 連載中

旗魂左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喝酒的陽光大男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愛喝酒的陽光大男孩 王紹淵

諸天位面,包羅萬象,諸多位面如巫師界,信仰界,修仙界,諸界又有起始,發展,繁榮,鼎盛,衰敗,中興,沒落,敗亡等進程,故事從異界之魂的碎片投入到修仙界下層位面開始展開

《旗魂左道》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雲水王家


靈真界之中分有五大洲分別為東勝神洲、西牛賀洲、南贍部洲、北俱蘆洲、仙台中洲。

而這五大洲之中除了仙台中洲,其他洲域又被四大海域所分割。

東洲地域,地幅遼闊,南面群山連綿起伏,北面則較為平坦,而在南面群山之中有一座綠柳山脈,綠柳山脈西起南漠荒域止於北域,橫跨兩域幾百萬里,山高林深其中以一種名為陰沉木的樹木居多,山脈也因此而得名,山脈之中時常有毒蟲猛獸出沒,在一些靈氣聚集的地帶常常滋生出一些珍貴異常的奇珍異寶吸引着眾多修仙者鋌而走險。

起初一些修仙者抱團取暖成為宗門的雛形,也有一些修仙者結為道侶在此地落地生根,形成一個又一個各具特色的修仙家族,而散修的數量最多修鍊條件也最為艱苦。

綠柳山脈中有座靈山,名為雲水山在三百多年前被築基修士王侯宇佔據,繁衍生息久而久之也就成了現在的築基家族王家,隨着三百多年的發展與征伐雲水山周圍的九座靈山也被王家所佔據。

這九座靈山都是練氣靈山在上面修鍊的都是王家的練氣修士,而雲水山是一座築基靈山上面有王家的五位築基修士。

一處靈氣充沛的靈山福地是修仙者必不可少的,在修仙者煉化屬於自己的第一絲靈氣時便能控制靈氣在體內運轉儲存,在靈氣匱乏的時候也不至於靈氣潰散,但對於修為進展必然極為不利。

也有一些陣法師會以靈石為布陣材料,布置聚靈陣,但尋常的初中階練氣修士也不會用自己手中為數不多的靈石來布陣用於修鍊。

每一塊靈石都蘊含著精純的靈氣,修士在鬥法時如果遇到靈力耗盡僵持不下的局面,比拼的就是雙方的財力,誰的手段多財力強,誰就更有機會活下去。

在王家的九座靈山之中的一座,名為芸山的靈山,上面有一座洞府,洞府內有一名青年修士看起來二十幾歲雙眉如劍長有一雙丹鳳眼留有一頭烏黑長發,整體看上去十分富有正氣。

青年身穿玄色長袍,雙眼閉目鼻間的呼吸似乎具有某種特定的規律,隨着呼吸吐納空氣之中的靈氣被其所吸引牽動匯聚在青年的身上漂浮其在玄色長袍之上,在其匯聚到一定濃度時靈氣整體緩緩融入青年體內,青年睜開雙眼吐出一口污血,皮膚之上也出現一層污垢。

「終於進入鍊氣六層了」

王紹淵吐出一口濁氣,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但很快王紹淵陷入了思考之中。

「剛剛突破又多出了些許記憶,但這些記憶就像是碎片一樣十分的雜亂,有些記憶竟然透露着另一方世界的信息,而有的記憶卻只是一些十分無用的垃圾,用我剛踏入修仙時多出的記憶來說這究竟是莊周夢蝶亦或是蝶夢莊周呢?」

這時洞府外傳入一道傳訊「老爺午飯已經做好了」

一道恭敬的男子聲音傳出

王紹淵透過陣法檢查了一下外面確定是自家的僕人後,於是便收起一部分陣法陷阱給僕人留出一條道路讓僕人入內。

王紹淵傳訊道「進來吧。」

王紹淵從洞府內門的暗室里出來,向洞府的客廳走去。

一名樣貌端正老實看起來三十多歲的青年進入洞府,手中拿着一個木製的托盤,盤上擺着三碗米飯、一盤紅燒肉、一盤青菜、一碗蛋湯,用一個透明罩子罩着,單看菜的色澤就十分讓人有食慾。

「老爺這是今日的午飯,您看行嗎?」

青年把飯菜擺好之後,站到一旁恭敬的說道。

王紹淵道「嗯,下去用午飯吧,用完午飯過來收拾。」

「遵命」

僕人立刻答應一聲,行禮之後,退出洞府。

僕人走後王紹淵用靈器測了一下飯菜,測出並無問題又檢查了一下洞府法陣也無問題,這才坐下吃飯。

三百多年前王家先祖王侯宇與其道侶在雲水山定居之後,又遷移了一些王家的人,在兩位築基修士的庇護下,不到百年人口就翻了幾十倍不止,雖然具有靈根的幸運兒較為稀少,但也為王家之後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經過了三百多年的發展王家的整體人口不斷翻倍,具有靈根可以修鍊的修士也不斷增加,目前為止,王家修士已經有了百十來人,普通族人也有十三萬多人。

王家的總駐地在具有二階中品靈脈的雲水山上,常駐有兩名築基期的太上長老和族長與長老們還有一些具有潛力練氣後期的族人,至於王家的九座一階靈山其中一階上品的有一座,中品的有三座,下品的有五座,而王紹淵洞府所在的芸山是一座一階中品的靈山,不過位置比較靠近一片陰沉木林時常有妖獸與王家縣城發生衝突,位置也離雲水山較遠。

王紹淵的父親母親都是修士,雙方都是四靈根,修為不高只有練氣七層和五層,在王紹淵剛剛踏入練氣期時死於陰沉木林中爆發的一次微型獸潮中

但王紹淵的父親和母親並非死於妖獸之手而是幾名散修,那幾名散修打算趁着獸潮搶奪一些修鍊之物和煉製邪器,與王紹淵的父母和幾名家族修士展開了戰鬥,最後那幾名散修只逃脫了一個傀儡師,其餘散修當場死亡,但王紹淵的母親和一名家族修士也當場戰死,而王紹淵的父親在大戰之後交代了王紹淵一些後事也相繼去世,從此之後王紹淵就變得十分謹慎。

因為家族修士人口只有百十來個人所以還是十分團結的,想要把當時才剛剛進入鍊氣期的王紹淵調到距離家族駐地更近的靈山上,但當時王紹淵並沒有同意接受調往更安全的靈山,家族也只是以為王紹淵不想離開父母付出生命所守護的地方,於是便不了了之,只是在給王紹淵撫恤之後加強了芸山守備修士的力量並把王紹淵的五叔調到芸山守備。

而王紹淵進入鍊氣期時識海之中多出了些許記憶,還沒等王紹淵進一步吸收這多出的記憶,獸潮就爆發了,再之後就是父母雙雙陣亡的消息。

...

...

「紹淵,二哥二嫂被散修打傷,快不行了。」王學明的五弟王學凌身上還帶着與人鬥法時受的傷,來到王紹淵的住處焦急的說道,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聽到這話,王紹淵不敢怠慢,被王學凌帶着趕往大戰的地方。

沒過多久王紹淵和王學凌來到戰場處。

王學明與其妻子躺倒在地上王紹淵的母親已經失去氣息,而王學明胸口處下陷身上有多處傷痕不過做了止血處理,但胸口處的致命傷卻無能為力,全憑回春丹和一旁王紹淵的六叔給王學明緩慢少量的輸送木屬性靈氣吊著一口氣。

有主的靈氣是不能大量用於他人療傷的,只有到了築基期靈氣化液才可以吸引周圍無主的木靈氣或者用特殊的法器儲存或者轉化一些無主的木靈氣,供人治療傷勢。

「二哥紹淵來了!」王學凌悲痛萬分的說道。

「爹!」王紹淵聲淚俱下

「紹淵啊,嗑嗑嗑,以後的修行路我們不能給你幫助了,你要小心人心險惡,萬萬不能意氣用事,咳,守護好家族,這崎嶇仙途漫漫長生路,紹淵今後還需五弟你多幫襯幫襯啊,嗑嗑...」王學明緩緩說到聲音越來越小。

「爹!我知道了,您少說兩句,少說兩句。」王紹淵眼圈泛紅帶着哭腔的說道。

「二哥你安心去吧,紹淵我會照看的!」王學凌面露悲傷道

王學明緩緩閉上了雙眼嘴角殘留着一抹笑意。

「爹!爹!!」王紹淵痛哭流涕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