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無賦
無賦 連載中

無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髙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長孫無極 高演

【無後宮+不甜寵】盛世即起,異世少年跨越時空,卻發現自己只是棋盤裡一枚小小的棋子,是改變命運,掀翻棋盤!還是成為棋盤裡的一枚棄子?展開

《無賦》章節試讀:

第三章 狼來了


「哥哥,你在想什麼呢?」

坐在高演左手邊,是早晨的小女孩高嶺,到了中午用膳的時間,嫌麻煩褪下了華服,換上了平常的衣服。

褪去身份,仔細觀察這個孩子才愈發覺得不妥,與旁邊端菜的丫鬟一比,才驚覺這哪是大戶人家的小姐,連端菜做粗活的丫鬟都不如,人乾瘦瘦的,又有些黑,看上去在京都可沒少吃苦頭。

高演伸出手,拿了雙乾淨的筷子,夾了塊紅燒肉,就要往高嶺碗里送:「你啊!先別管我了,你看看你瘦巴巴,來先吃塊肉,我們再愉快交談。」

高嶺像是頭一次有人給她夾菜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謝謝哥哥!」

高演有些心疼眼前的小女孩,雖然現在他是以哥哥的身份在應對着她,經過這幾個時辰的相處,自己不過是給她夾了個菜就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這麼看來自己這個便宜老爹對他的親生骨肉並不上心,像極了很多父母生了孩子,取了個名字,就棄之不顧,任由孩子們自生自滅。

不過話又說回來,侯爺府這麼貧困潦倒嗎?一個千金大小姐,硬是被他們養成了這個黑瘦乾巴的模樣,唉……未來堪憂啊!

他覺得這個妹妹是異常的懂事,不像他這種一出生就帶着兩世記憶的般,而是那種打小就嚴加管教,從未有過人對她關懷的,被迫懂事的孩子,她才四歲啊!

高演放下筷子,輕輕的伸出手,理了理高嶺頭上的碎發,笑眯眯的問道:「你在京都都有些什麼好吃的和好玩的啊!」

聽到哥哥的發問,高嶺顯得有些措不及防,小聲的回答道:「哥哥,爹爹讓我在家扎馬步,扎不好,不能出去,所以……」

可轉頭一想,高嶺又說到:「不過哥你可以問我在來武清的路上有什麼好吃的。」

「好,那我問你來武清的路上,有什麼好吃的啊?」

高嶺很認真的一根一根的掰指頭慢慢的數到,有春卷、馬蹄糕,以及那個怪哥哥的一大堆的好吃的,還有……四歲的小丫頭片子哪能記得那麼多啊!說來說去就三樣,其餘的儘是她不認的食物。

「你說的怪哥哥是誰啊?」

「就是一個戴着閃閃發亮的面具,比爹爹還要冷冰冰的怪哥哥,沒怎麼聽他出聲,但是呢!他車上的東西都很好吃。」

高嶺沒有見過怪哥哥的長相,也不知道人家名字,所以描述的也不大清楚,竟是被怪哥哥車上的美食吸引了過去。

吃完飯後,陽光正好,照的人暖洋洋的,兄妹二人靠着院里的一棵大樹下席地而坐,曬着太陽。

高演盯着太陽嘴裏叼着根狗尾巴草,忍不住發問:「妹子,你在京都平日里除了扎馬步,都做些什麼呢?」

「啊除了扎馬步,我會洗衣服,替娘按摩,還有吃好吃的……」

小丫頭看上去想的很困難,小臉蛋都憋紅了,才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沒了。」

高演瞠目結舌,呆了下,惋惜的嘆了一聲:「侯府小姐,就算琴棋書畫不學,也不至於淪落於此吧。」

高嶺聽到了一個自己從來沒聽過的詞,好奇的問:「哥哥,啥是琴棋書畫啊?」

「就是四藝,你要記住,洗衣服,替人按摩,這些事情不是你乾的,你叫高嶺,定要做京都之花。」

「哥哥京都之花是什麼啊?能像蛋花一樣可以吃嗎!」

「算了,等你長大就明白了。」

高嶺眼中憧憬着未來,「那我一定要快快長大。」

「長大啊!」高演有些愣神,自己小時候也憧憬着長大,直到十二歲那年的車禍,似乎剝奪了他快樂的權利,雖然他長大了,可有些事情經歷過一輩子就難以忘懷,於是接着感嘆道:「長大啊,可不好了,長大了,很多事情身不由己。」

「什麼是身不由己啊?哥哥。」高嶺小小的眼睛裏閃爍着大大的求知慾。

「就是,好吃的放在你的眼前你不能吃,還要看着別人吃你的好吃的,這就是身不由己啊。」

話沒說完,高嶺這個小丫頭放聲大哭起來,她不理解身不由己,但是她知道到要是自己的好吃的被別人吃了,自己就會不開心。

「別哭啊!」高演沒料到,這也不嚇人啊,怎麼就哭了啊?他最見不得女孩子哭了,無奈只好撇了撇嘴,說道:「哥哥剛才是開玩笑的,要不哥哥給你講故事吧?」

「哥哥要是講的不好,你也不許再哭了。」

擦了擦眼淚,撐着着頭滿是憧憬的看着高演:「嗯。」

高演在大腦里瘋狂的搜索着童話故事,可無奈他的童年記憶中確實是沒有童話故事的存續,童年看的幾乎都是些稀奇古怪的書籍,童話故事對於他來說太幼稚了,拒絕涉獵,長大後也多是看些殺人犯罪的書,若要是讓自己換成這些講,那定是娓娓道來。

可面前的是個小不點,沒辦法,索性把自己當初住兒童科室看的那幾集喜羊羊與灰太狼能講一點是一點。

「有一天,一隻叫灰太狼的狼的夫人紅太狼又想吃羊肉了,灰太狼萬般無奈,只得去捉羊。他被羊戲耍了一番,沒有捉到一隻羊,但是他夫人肚子餓,他就下河抓了幾隻青蛙,可是河裡的魚也欺負他……」

「然後呢?哥,然後呢?」

看的出來高嶺是從來沒有人給她講故事,幸好她人不大,好糊弄過去,就自己剛才講的故事,哎!

高演聳了聳肩:「完了啊,哥哥就知道這麼多了。」

「哥哥,我還想聽。」

「要不給你講鬼故事吧!」

高嶺開心的應答:「好啊!」

「一個很黑很黑的晚上,我睡着香甜的美夢,夢裡有好多好多好吃的,但是做着做着,夢就變成了噩夢,把我嚇醒了,噩夢中驚醒的我,看到哥哥坐在床邊,背對着我輕輕地問我:怎麼了。」

「怎麼了!」

小傢伙眼睛睜着大大的,她聽不太懂,什麼是噩夢,但她還是表現出很大的興趣聽下去。

「我說,夢見一群抱着自己腦袋的鬼追我!」

「然後呢?」

「是不是這樣的?說著,哥哥把他的頭摘下來了。就像這樣……」

高演還準備現場演示一遍。

「不聽了,不聽了,太嚇人了!」高嶺嚇了一跳,拚命地搖頭,不爭氣的又流下兩行悔恨的淚水。

「這還嚇人?」

「哥哥,就知道欺負我,我去找祖母去,不理你了。」

「哎!別介。」

高演心裏想着,真的有個妹妹,好像真的不錯。

……

高演睜開眼,發現外面天都大亮了。

自己已經兩天沒看到藍竹了,他這是去哪了?帶着滿心疑惑,被一個聲音打斷。

原來是高嶺歡快地小跑過來說:「哥哥,起床了,祖母叫你出去吃早飯!」

高演洗漱好走到了廳堂。

祖孫二人都坐在桌前吃着點心,高嶺吃的格外的香。

「演兒,你傻愣愣的站着做什麼,」老夫人看着高演獃獃的望着也不上前,「還不過來。」

「嗯。」

桌上擺着幾碟小點,儘是些江南廚子做的精緻小點蓮子糕、桂花糕之類的,老夫人素喜清淡,所以這府里的人,也都吃的寡淡。

旁邊侍候的丫環端着碗黍米粥還有一碟豬肉脯上來。

高演專心的吃着,偶爾也挾一片肉脯。

左手邊的高嶺見狀也挾了一片,見沒有人說什麼,連忙低下頭繼續吃。

老太太輕輕地放下筷子,交代着:「演兒,等下你帶着妹妹去逛逛,熟悉熟悉。」

「好的,祖母。」高演答應着。

兩個小孩,不對,嚴格的來說一個小孩,還有一個外表是孩子內心很大叔的,牽着手蹦蹦噠噠的就跑出去了。

高嶺笑着問道:「哥哥,喜歡讀書嗎?」

高演微微低了低頭,「嗯,喜歡,不過,比起讀書,哥哥我更到處跑聽些八卦,逛逛鋪子。」

高嶺抿了抿嘴,看着高演的目光中閃着小星星:「哥哥,我好羨慕你啊!我從小到大,就逛過一次珠寶鋪子。」

高演被妹妹眼中的小星星閃花了眼,有些傻乎乎地又拉起她的手:「妹妹若是想逛鋪子,哥哥以後天天帶你逛!」

「哥哥最好了!」高嶺鬆開了拉着的手,開心的朝高演撲了上去。

雖然她年紀尚小,但也分的清,誰對自己好,誰對自己不好。

隔幾丈外,突然有個人影出現,是今日的站兩旁白的發光男子中的一位,麻木的說道:「高少爺,我家公子請你過去一趟。」

「你家公子?」

見來人無反應,高嶺小聲的提醒着自己的哥哥:「就是那個怪哥哥!這個大哥哥我見過,是那個怪哥哥身邊的人。」

高演慫了慫肩,懶散的靠在樹上,若有所思的問:「我要是不去呢?」

他清楚自己面上帶着懶散,心裏還是暗道不好,這是狼來了啊!那為什麼這匹狼會看上自己呢?

還沒等人把話說完,男子拱了拱手,兩步並作一步,還沒等高演反應,就已經死死的拉着他的小胳膊:「那我只有多有得罪了!」

「等下,我去!」

這麼快的嗎?都沒等他反應,現在這個情況只得認慫,這個人看上去冷血無情的,戰鬥力也至少比自己高出好幾個檔次,保不齊真的掰折自己的胳膊,「有話好好說,能別動手動腳的嗎!我這不是做個假設嗎?」

「假設也不行,請高少爺,快點。」

「等等,要我去可以,但是你得先告訴我你的名字,不然被人帶走了不明不白的。」

「花不事。」

「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好名字!」

花不事就像是什麼都沒聽見樣,冷冷的問道:「可以走了嗎?」

「妹妹,哥哥我先走了,等晚上再給你講哥哥擅長的故事。」高演對着高嶺「莞爾一笑」,臉上浮現出不屬於這個年齡的詭異,不過這是,自然不能讓花不事看見。

高演邊跟着邊輕鬆的朝着高嶺揮了揮手,大聲說著,「老妹,要是哥哥回不來,就找這個花不事,明白了嗎?」

高嶺聽到哥哥的囑託,認真的重複一遍,「要是哥哥回不來了……就找……就找……花不事,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