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戀綜修羅場,在神明懷中肆意撩火
戀綜修羅場,在神明懷中肆意撩火 連載中

戀綜修羅場,在神明懷中肆意撩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赤豆奶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軟軟 現代言情 陸宴

【直播➕生存➕戀綜➕修羅場➕娛樂圈,甜寵1v1雙強】 (披着嬌軟外皮的武打小演員vs病嬌變態惡趣味神明) 姜軟軟被經紀公司出賣了,等她恢復意識,人已經來到四面是海的孤島上
被困島嶼,逃離方法只有一個:每晚與某人成為搭檔cp
配對成功的人當晚可搬去"情人島」,享受優質食物和住宿,而未找到伴的人,晚上得在孤島自力更生
直播間彈幕里觀眾都在期待着刺激的畫面…… 這場遊戲最大的神明親自下場,他享受男女為了世俗目標而爭奪的混亂畫面
他自持神明的天堂神聖,埋藏在骨子裏面是撒旦魔鬼的貪婪
陸宴偽裝成孤僻又弱小的「玩家」,融入這群人中
落單的她被壓在角落動彈不得,陸宴的手恰好蓋住她半張臉,只露出那雙靈動且驚慌的雙眼
陸宴舌尖抵着唇邊虎牙,而後一字一句慢吞吞地說:「別那麼大反應,這可是直播,要全網都知道我們的關係……」展開

《戀綜修羅場,在神明懷中肆意撩火》章節試讀:

第5章 她盪過去他關注


姜軟軟上下打量着繩索,她將黑色行李箱放在腳邊,單手托腮若有所思的盯着安全扣。

就在六個人互相看着對方,對這個懸崖隔斷的道路有些茫然的時候,天空四周開始響起熟悉的主持人那略帶輕佻的聲音。

「大家~終於到了第一個關口,要想進入真正的「戀愛即生存」還需要經過重重考驗!現在有兩條道路可以選——

一條下山坡,但需要繞很長一條山路;另一條,就是眼前這條繩索!諸位想要如何選擇,請隨意安排!」

嘈雜的廣播聲晃蕩在荒島的天空之上,時間幾乎到了黃昏的時候,天空上還是有零星烏雲,透着霞光隱約告知大家馬上就要落日了。

瓏傑小心翼翼靠近懸崖邊,腳下不小心踢掉了邊沿的碎石,石頭滾落下去,雖然聽不見沙沙聲,但還是能看到碎石自由落地沉入海底的畫面。

他緊張的咽了咽口水,回頭看向她們。

「這太危險了,萬一繩索卡住了,卡在半路怎麼辦——要不我們還是繞道走遠路吧。」

他連忙退步遠離懸崖邊,甚至身體面向都朝着下坡路口了。

「我覺得瓏傑哥說的有道理,繞遠路總比冒險好。」苗阿酒也有所顧慮,她順着瓏傑的話接著說道。

陸宴在人前似乎並不太愛說話,他坐在黑色行李箱上,一雙長腿無處安放,就索性微微屈膝踩在地上。

他戴着寬大的灰白連帽,帽檐頗大,遮掩了他那雙桃花眼,唯一暴露在外的薄唇忍不住勾起些許弧度。

看着眼前四個人逐漸朝遠路倒戈,陸宴的心情就越發歡快,看着四個人僵持不下的糾結,他就差吹口哨看戲了。

在一旁盯着那繩索看了半天,沒有發表意見的姜軟軟,緩緩開口詢問道:「天馬上就黑了,確定要走夜路嗎?」

她聲音本來就軟糯,再加上她小心翼翼的詢問,所有人的注意力很快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青珂本沒想到這一點,她聽了這話,立即從帆布包里掏出地圖開始研究。

那四個人下意識聚在一起研究地圖。

苗阿酒想起什麼,她抬頭往陸宴的方向望了過去,索性拿着手中的地圖朝他的方向走了過去。

「如果是宴哥,你想選哪條路呢?」苗阿酒將這個問題拋給了一直默默不說話的陸宴。

姜軟軟這邊將行李箱小心翼翼的放在安全扣旁邊,她大膽的往懸崖邊走。

在直播鏡頭的畫面中,對比瓏傑小碎步挪到懸崖邊觀察局勢,姜軟軟腳步邁動沉穩且膽大。兩個人前後不超過半個小時的畫面,很快就在觀眾眼中看出了鮮明的對比。

陸宴抬起頭來,黑色短髮散碎在眼前,但仍然遮掩不住他那雙自帶深情的桃花眼中璀璨的眼神光。

「我跟着大眾走,阿酒選什麼,我就選什麼。」男人的聲音就像是悅耳的大提琴,磁性中帶着舒服的沉穩語調,聽得讓人心尖晃動。

晃動的原因,一時之間竟分不出是對他的聲音心動,還是對他這個人心動。

青珂低頭看着地圖上另外一條路線,上面只標註了沿路會有箭頭,但是路上會遇到什麼,一個標記都沒有,這種不確定因素太多,人多更難保護安危。

姜軟軟確實說的沒錯,本來就人生地不熟的,還要摸黑前行,這確實不是什麼好方法。

山坡口三兩堆的人站在一起,誰也沒有注意到懸崖邊的姜軟軟已經嫻熟的給自己扣上了安全帶,並將安全帶利落的扣成了高掛抵扣的模式。

穿戴好了安全帶,姜軟軟確保萬無一失,又拽了拽繩子。

手掌心能感受到繩子穩固的力道,她微微側身將腳旁的黑色行李箱抱緊在懷裡。

這一套動作可謂是行雲流水,輕鬆順暢。

直播間的觀眾看到這一幕,瘋狂發佈彈幕言論。

「騎電驢來看直播:我透,小白花業務能力這麼嫻熟嗎,這麼柔弱可憐的小白花,就應該在我家被我好好珍惜保護的啊,那群人在幹什麼吃的,居然沒人注意到小白花!」

「啊這能說嗎:外表柔軟,實則人狠話不多,這逆反人設萌死我了!!她到底還有多少驚喜,是朕不知道的!」

「豬豬:嗚嗚嗚小白花居然會知道系掛方法,這也太讓人意外了愛了愛了♡♡♡」

直播間的畫面里,很明顯所有人都在關注這個看似柔弱不能自理的姜軟軟。但姜軟軟實際上每一個實際動作,都能刷新所有人對她的觀感,彷彿每看一眼,都能看到新鮮東西。

隨着直播間人數突飛猛進的往上增長,姜軟軟渾然不知,自己會因為「綁架」式上戀綜,居然能全網爆火。

「軟軟!」青珂眼皮一跳,她連忙將地圖往帆布袋裡一揣,快步往懸崖邊趕了過去。

福林是個只有肌肉沒有腦子的人,他向來手比腦快,抓住了青珂的手腕,拉住了她。

「懸崖邊那麼危險,別過去。」福林語速極快地說道。

姜軟軟聽到有人喊她,她抱着黑色大行李箱,本來外表看着就軟嫩人畜無害的,再搭配上笨拙的動作,整個人看起來就更加呆萌。

「青珂姐,我就試試你放心吧,這種繩索我天天跟它們打交道,這裡的人沒有人比我更熟悉它。」

她抱緊了懷中行李箱,腳開始往後踩了幾下,準備往前俯衝。

陸宴上一秒還對苗阿酒笑意不達眼底,漫不經心的敷衍着苗阿酒的回復;

下一秒聽見懸崖邊姜軟軟和青珂的對話,他目光散去虛假的笑意,目光深沉且凝重的看向姜軟軟。

隨着姜軟軟幾步助跑離開懸崖,陸宴心底沒由來的窒息住了呼吸,他猛地從行李箱上站起來,目光如炬緊緊盯着姜軟軟的背影,直至那個嬌弱身影穩穩地掛在安全帶上。

他心裏那莫名懸浮起來的大石頭緩緩落在心底。

姜軟軟迎着海風,面向荒島後方那一片燦爛的夕陽,安全帶朝着下方荒島緩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