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是最強進化者
我是最強進化者 連載中

我是最強進化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孔默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孔默 紀清寒 都市小說

二十三世紀的歷程開啟,神秘的異變大浪潮席捲全球,關乎存亡的種族之爭打響
我站在一望無際的猩紅原野,碾碎絕望的枯枝,扳斷惡獸凶戾之牙
萬般算計皆壓我身,命運只在自我之手,不服?那就來打!展開

《我是最強進化者》章節試讀:

第1章 地脈(過度章節)


公元2225年,異變大浪潮毫無徵兆的來襲,地球體積擴大三倍,人類文明遭受巨大打擊。

公元2226年,各個地區的返祖動物迅速統一,向人類展開毀滅性打擊,人類逃亡正式開始。

公元2233年,人類傷亡慘重,隱隱有滅絕的兆頭。

公元2240年,殘存人類中誕生了足以與返祖動物對抗的進化強者,人類進化者進步神速,人類的生存環境得到緩解。

公元2245年,人類進化強者劇增,部分地區的人類嘗試反攻。

公元2247年,地球原亞洲版塊的人類統一,種族之戰正式打響。

公元2247年~公元2397年,種族大戰結束,**雙方傷亡慘重,分割領地。

公元2398年,人類佔據新亞洲版塊、新非洲版塊和新歐洲版塊,其餘陸地版塊皆被動物佔據,原四大洋版塊除原華夏版塊臨海區域皆被海洋生物佔據。

公元2400年,人類文明開始重建,同時第一批進化者正規軍成立。

公元2425年,人類科技文明恢復到二十一世紀水平,文學著作等精神層面的文明遺失嚴重,無法補全,倖存下來的普通人回歸舒適區,進化者們則是開啟了與返祖動物們的領地資源之爭。

公元2450年,人類最強組織——中樞成立。

公元2451年~公元2501年,普通人類所處環境的科技水平毫無變化,各個林立而起的進化者組織的科技水平則是達到了新的高度。

現在,二十六世紀的篇章正式開啟……

——

城市的燈火之下,常人不可見之地,一座全封閉式的長方體鋼鐵堡壘掩埋在地下一百米處。

穿過二十米之厚的特製合金障壁,鋼鐵堡壘的內部是如同蟻穴一般錯綜複雜的結構。

地脈,近年來地球上誕生的最可怕的基因研究組織,在它的基因實驗下誕生了許多半人半獸的可怕生物,由於理念偏執,實驗毫無人性,遭到了地球最強大的進化者組織中樞的抵制追殺。

地脈的大部分據點都被中樞的九階強者以雷霆手段拔除了,這個地下的長方體鋼鐵壁壘是地核最後的據點。

今天,世界上最完美最強大的產物將在此誕生……

鋼鐵堡壘最中心,地脈所有的研究員和高層齊聚於此,他們都看向了那個站在實驗台下的男人。

那個男人,叛逃中樞的最強天才,以一己之力讓地脈在中樞無數強者的追殺下挺立了十年之久,人類進化史上最強的智將。

他的名字叫孔截,九階大腦進化者,被賦予了一字稱號的存在,地脈的獨裁者。

雖然沒有戰鬥能力,但是孔截依舊有着一大批死忠黨和九階強者的追隨,是個人格魅力和領袖氣質都極強的男人。

孔截緩緩轉過身,面向那群眼神炙熱的下屬。

孔截不到四十歲,但是他已經掛上了些許銀絲,眼眶凹陷,面容消瘦,如果有孔截年輕時的朋友看見了這幅模樣,肯定會無比驚訝,這哪裡是意氣風發的孔截呀,簡直就像是絕食一周的落魄乞丐!

掌控地脈的十年,孔截為了自己的最終目標,付出了無數的心血,讓一個成立了不過幾年的組織在最強的中樞下存活至今,同時還要在未知的領域接連突破,怎麼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孔截和煦的掃了眼跟隨了自己好些年的下屬們,淺笑着說:「成功與否,就在今日了,我們已經沒有更多的時間了,這裡不難被找到,中樞的強者恐怕都在往這邊趕了。」

地脈的高層和研究員們都振臂高呼,他們彷彿沒有聽到後面的半句話,絲毫不在乎自己的災難即將來臨,他們只知道接下來,世界上最強的怪物即將在此誕生!他們的夙願即將達成!

孔截看着亢奮的下屬們,依舊和煦的笑着,然後低頭看向了他懷中抱着的孩子,那是他的孩子,名叫孔默。

「各位,在正式開始前,可否聽我一言?」孔截淡淡的說,原本還很亢奮的人群立馬安靜了下來。

孔截溫柔的看了看自己懷裡的兒子,然後對着下屬們說:「各位,對於你們一直以來的付出與忠誠,孔某不勝感激,事到如今,孔某必須要跟你們坦白一件事。」

孔截頓了頓,然後繼續說:「我成立地脈,以及地脈這十年間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為了救我的孩子,是我利用了你們,為了我的孩子,很抱歉。」

高層們都沉默了,研究員們則是亢奮的表述自己的話。

「您在說什麼呀主席!我們研究員存活於世就是為了探索不知名的領域,進行常人不敢企及的實驗,是您帶來了那顆心臟,是您帶來了那些基因資料,是您不斷為我們提供實驗材料,我們的價值因為您的到來才灼灼閃耀,如果說這是利用的話,那您可真的賺不到什麼!」

高層中也走出了一名看起來氣勢很足的中年人,他叫紀十一,孔截的摯友,與孔截一同叛出中樞的進化者,九階血液進化強者,實力是二字稱號里的佼佼者。

「老孔,你認為我們為什麼會一直待在地脈,時不時就要逃亡拼殺,哪怕是失去自己的親人,理想,性命也不離開嗎?」

孔截笑着說:「因為我帥?」

沉默的高層們都忍俊不禁,笑了起來,孔截從來不會被現場的氣氛影響,一直保持着自己的風格與人交談。

「去你大爺的!」

紀十一笑罵道,然後走上前將雙手按在孔截肩上,直視着孔截說:「我們只是想追隨你孔截而已,你是值得我們追隨的人!」

是的,孔截就是這麼一個值得他們追隨的人,紀十一從未忘記,最開始自己還是一名廢柴的時候,孔截摟着他的脖子告訴他,「我孔截的兄弟可不是廢柴,我這種不會戰鬥的才是!阿紀,以後我就是你的狗頭軍師了,我負責讓你變得更強,你負責罩着我昂」。

孔截是真正的天才,他擁有無比卓越的戰鬥智商,如神似鬼般的陰謀陽謀,以及無人能及的對於進化者體系的自我理解,他的存在讓同時代的天驕們抬不起頭來。

是孔截一手將紀十一這個廢材變成了高居人上的九階強者,並且是實力上乘的九階強者。

紀十一一直依靠孔截,而孔截無需依靠任何人。

孔截拋去進化者天才這一頭冠也依舊完美,溫和的性格,處變不驚的心態,極強且不聖母的善心,決絕明銳的判斷力……紀十一年輕時無比羨慕孔截,甚至是產生了嫉妒之意,但後來孔截的遭遇讓他不由得感嘆造化弄人。

……

其實地脈在一開始成立時只有紀十一一名九階強者,孔截自己也只是八階水平,用孔截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對我而言境界並不重要,我動動腦就行,打架還得靠你」。

地脈從一個僅僅只有一名九階強者的三流組織,蛻變成能與中樞糾纏的強大勢力僅僅用了五年,五年!

這五年里,孔截和紀十一帶着孔默和幾名最初的成員四處奔波,一是為了尋找值得拉攏的進化者,二是為了孔截一直進行的研究。

加入地脈的大多都是一些因為做了錯事或者本就遭受不公的被唾棄之人,他們都有着屬於自己的故事,但都無一例外,他們的故事因為孔截的到來多了些許陽光與美好。

所有選擇追隨孔截的人都將孔截當成了自己的救贖。

他們一直以來都被無盡的黑暗包裹,孔截是照射進他們陰暗世界唯一的一束光,他們害怕失去孔截,因為他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為了報答孔截,他們可以失去自己的所有,為孔截奪取他想要的一切。

地脈,是一個只能由孔截所統率的組織。

……

孔截被紀十一的眼睛盯得心裏發毛,同時他也看向了紀十一身後的高層們,高層們回以微笑點頭,孔截也是會心一笑。

「你剛剛上廁所洗手沒?我這可是新衣服,我還想體面的離開這個世界呢!」孔截抖掉了紀十一按在肩上的手,同時還貧了下嘴, 紀十一和高層們都笑了笑。

「死不死還不一定呢!」紀十一說完看向了孔截懷裡的孔默,伸手摸了摸孔默的臉蛋,嘆了口氣說:「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了。」

孔默是個先天殘疾的孩子,並不是尋常的先天殘疾,按年齡講孔默其實已經十歲了,但他依舊保持着出生時的模樣,體重,毛髮,牙齒都和出生時如出一轍。

並且孔默更驚人的是,他居然沒有心臟!更更驚人的是,孔默的生命體征一切正常,活的好好的。

孔默就像是一個被詛咒的孩子,出生就帶來了不幸,自己的先天殘疾和母親的死亡。

是的,孔默的母親在孔默出生後去世了,死在了孔截和紀十一的面前。

野獸的鮮血染紅了山野,年輕的孔截抱着襁褓中異常的嬰兒,跪在了摯愛僅剩的一顆眼球前,滿身暮氣。

上天給予了孔截令所有人羨慕的天賦與才華,卻帶走了他唯一在乎的摯愛,並對他的血親遺留了最惡毒的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