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青夏溫柔
青夏溫柔 連載中

青夏溫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欠債碼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緲 現代言情 陳桉

【1v1,校園,青春】 江緲: 我想,世上是沒有十全十美的愛情的
所以,我一定是很幸運很幸運,才會遇到如此溫柔的你
展開

《青夏溫柔》章節試讀:

第5章 衝突(1)


「你來這裡幾天了?」

「唔……包括今天的話,已經有8天了。」

「那……感覺怎麼樣?」劉曉薇背靠在教室前走廊的欄杆上。

「嗯?」江緲雙手拉着欄杆,身體往後傾斜,疑惑地和劉曉薇眼對眼。

「她的意思是,你來到雲城一中上學,感覺怎麼樣。」趙舒婷單手倚在欄杆上,另一隻手則拿着一盒冒着水汽的,剛剛開封的冰紅茶。

「哦……」江緲的語氣有種「你說這個啊」的意思。

「比南城一中好一些,這裡挺不錯的。」南城一中是江緲轉學前的學校。

「這樣啊。」劉曉薇盯着教室的窗戶看,上面倒映着遠處的天空。

這時,雲層被晚風撕碎,霞光漸漸傾瀉了出來。

玻璃折射着光暈,如碎片般地砸落三人的身上。

劉曉薇興奮地拿出手機,轉過身,對着夕陽拍照,「真美呢……」

「是呢。」江緲完全贊同。

趙舒婷手裡拿着冰紅茶,安靜地吸着,瞳孔里映着一副夕陽畫面。

上帝故意打翻調色盤,使整片天空潑了一層濃郁的紅。

落日被點綴在無邊蒼穹的畫布上,暈染着天地萬物。

看不見的筆刷從雲層落入凡間,鬼斧神工地為一切塗上色彩。

在即將西沉的遲暮中,光與影如歌曲般柔和地飄蕩。

輕微的晚風徐徐而過,撩動着少女的心。

何謂青春?

學生時代,二三好友,落日晚風,大抵如此。

浪漫的年紀里,盛放着浪漫的心。浪漫的心,欣賞着浪漫的事物。

三人沉浸在餘暉之中,直到晚讀的鈴聲不合時宜地在7點響起,才戀戀不捨地回到教室……

晚讀是語文,趙舒婷帶讀,仍是讀古詩詞。

待會第一節晚自習是項老師坐班,早上語文課時,項老師說今晚會抽查詩詞。

故而現在,同學們晚讀格外認真熱烈。

齊讀了10分鐘後,趙舒婷讓大家自由閱讀。於是,每個人都抓緊時間,背誦着各自所不熟悉的詩詞。

一時間,教室里鬧哄哄的。

但是,即便在這種情況下,陳桉仍可以做到雷打不動地趴在桌子上睡覺。

許韌則是拿着鋼筆在臨摹動漫人物,旁邊放着一瓶「英雄」牌墨水。

晚讀下課後,休息10分鐘。

「上廁所。」劉曉薇站起身,在江緲的桌子上習慣性地敲了兩下。

江緲看着語文詩詞的複印資料,頭也不抬,「你們去吧,我還有幾首不那麼熟的,得再多讀幾遍。」

「行吧。」

劉曉薇和趙舒婷走了。

不多時,教室外面突然有些吵,江緲看過去,見走廊那邊有幾個人。

那幾個人從後門進入教室,往江緲這邊走來。

很快,江緲便知道,他們是來找許韌的。

走在中間帶頭那人留着老鼠尾,在他左右兩邊跟着一瘦一壯兩人,除此之外,還有三個人跟在後面。

那個老鼠尾男生表情淡漠,打了耳釘,戴着戒指,眉眼低垂冰冷,但嘴角微揚,似笑非笑。

許韌還在臨摹着漫畫,對這幾人的到來一無所知。

老鼠尾男生剛走過來,就冷不防地踢了一腳許韌的桌腳。

桌子立刻震動地往裏面撞去,使江緲的桌子連帶着也顫動了一下。

許韌桌子上的墨水瓶跳了起來,險些潑出。

他手裡的筆也滑了一段距離,在紙上扯了一道黑線。

「啊……抱歉,腳偶爾會不聽使喚,見到東西就想踢。」老鼠尾男生冷淡地盯着許韌。

「坤……坤哥?」許韌怔愣地坐在座位上,側頭仰視着老鼠尾男生,感到一股莫名的壓迫。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坤哥居高臨下地,眼裡帶着一種輕蔑。

許韌慌慌張張地站起來,滿臉堆笑地問道,「忘……忘了什麼?」

「難道還要我親口告訴你?」坤哥旁邊的瘦男生陰陽怪氣地說道。

許韌表情唯唯諾諾,像泄了氣的皮球,「可是……我真的不知是什麼……」

瘦男生伸出食指和拇指,在許韌的面前摩擦着,「這個,要一個星期一次,懂?」

「嘿,朋友。既然忘記了,那就跟我們出來一下,我們教你怎麼記住好了。」上次的壯男生又過來把手搭在許韌的肩膀上。

許韌為難地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乖乖順從地說道,「呃……那個……我明白了……」

瘦男生陰鷙地笑道,「倒還識點趣。今晚放學,到上次的三川巷口來,記住了。」

許韌服軟地,言不由衷地點頭「嗯」了一聲。

江緲看在眼裡,敢怒不敢言言。她想起和許韌成為同桌後,許韌對她的好,一時間心裏感到忿忿不平。

坤哥轉過身,準備帶着人離開教室,走了幾步,忽地又回頭,一腳踢在了許韌桌子的桌腳上。

桌上的墨水瓶晃蕩的厲害,潑了出來,灑到了許韌身上。

很快,許韌身上的校服就被墨汁染黑了一片,臉上也有幾處受到墨汁的牽連。

「記住了!」坤哥的聲音很囂張,對許韌的狀況完全不在乎。

許韌垂着身軀,屈辱而無奈地點了一下頭。

這時,江緲看見,許韌的嘴巴緊閉着,下頜角的肌肉抽動了一下,那明顯是在咬牙切齒時才會出現的動作。

但是,這個動作只出現了1秒不到,很快就被許韌切換的笑臉給隱藏了。

許韌一臉沒關係的表情,用一種無比難堪的笑來緩解着自身此刻的窘境。

被欺負成這樣都不吱一聲?江緲氣不打一處來,覺得許韌窩囊,同時感到再也看不下去了。

「誒……你們這些混蛋,憑什麼這麼欺負人!」江緲的聲音很大,透着一股義憤填膺。

但是,一說完,江緲就開始感到了後悔。

就好像她自己也沒想到會說出這句話一樣,她的表情窒了一下,但很快又調整回來,帶着一種強撐着的心虛。

她的心裏,到底還是怕這幾個不良少年的。

坤哥有些意外地看着江緲,走到她的面前,語氣冷冷,「你說誰欺負誰?」

江緲抿着唇,一時間噤了聲,不敢答話。

「你說……誰欺負誰了?」坤哥重複着這話,向江緲走近了一步,眼神如鷹,直直地盯着江緲。

江緲低垂着眼,往後退了一步,不敢直視坤哥。她的聲音雖然怯怯,但仍帶着不願低頭的意志,「你們這麼做是不對的。」

「我們欺負你了嗎?」坤哥恥笑着,又向江緲走近一步。

「我……我……要告訴老師……」江緲說話的聲音帶着幾分顫,明顯透着害怕。

「哈……你還挺愛管閑事的嘛。」坤哥很無所謂地笑了,聲音輕狂,眼神冷戾。

同時他又進一步逼近江緲,如老虎獵捕羔羊,此刻兩人的距離已不到1米。

許韌這時插了過來,站到兩人中間,弱弱地說道,「坤哥……對不起,我放學後,一定會去三川巷口的。」

「現在沒你的事。」坤哥一把拖開許韌。

但許韌立刻又走了回來,擋在江緲的面前,「和她沒關係吧」。

「現在有關係了。」坤哥眉眼帶怒,又一次推開許韌。

出乎意料地,許韌又一次走回來,擋在了江緲的面前。

不良少年們都饒有趣味地看着許韌,沒想到這個如此懦弱的傢伙,居然還有這麼倔地反抗他們的時候。

江緲本來被坤哥逼得害怕不已,心裏早已後悔了十幾遍自己幫了如此沒骨氣的許韌說話。

但此刻許韌擋在她的前面,使她對其印象又多了幾分改觀。

只是,許韌的表情,神態,仍舊帶着卑躬屈膝的屈從,終究是不敢完全反抗對方的。

「呵!你該不會是喜歡她吧?」坤哥訕笑地看着許韌。

許韌沒有答話,只是低着頭,一直擋在江緲身前。

「你確定不讓開?」

許韌就像粘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好!」

坤哥邪邪地咬出一個字,然後抬腳對準江緲的桌子,把她的桌子踹翻了。

這麼一鬧,動靜不小,整個教室都不太平了。

有人擔心事情鬧得太大,會出現肢體衝突,立刻偷偷跑出教室,告老師去了。

坤哥掃了一眼許韌的桌子,一把拿起那瓶「英雄」牌墨水。

看到「英雄」二字,他立刻覺得眼前的膽小鬼許韌就是在逞英雄,不免心生玩弄踐踏之意。

他毫不猶豫地,拿着墨水瓶,提到許韌的頭上,準備倒下。

許韌認命了一般,竟不反抗,反而是閉上了眼睛。

江緲卻是眼疾手快,看到墨水即將兜頭潑向許韌,也顧不得害怕不害怕。想也不想地便衝上前,跳起來一巴掌就拍了過去。

那瓶墨水頓時便脫了坤哥的手,飛一般地撞在了他的臉上。

墨汁四濺,不僅灑了坤哥一臉和滿身,還多多少少地殃及到了他背後的幾個兄弟。

如此一陣騷亂後,所有人都驚呆了。

很明顯,事態已經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坤哥愣住了片刻,內心早已怒不可遏。他也不理臉上和身上的墨水,臉色陰沉至極,伸出手,想要去抓江緲的頭髮,把江緲拽過來。

江緲也呆住了,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會做出這種事情,現下看來,自己鐵定是無法安然無恙了。

看到對方那暴怒的表情,以及直直伸過來的手,害怕的情緒立刻在她的臉上無所遁形地顯露出來。

江緲不禁往後退去,但自己的位置靠窗,一退便碰在了牆上,瞬間就退無可退。

坤哥的手即將觸到了江緲的髮絲。

這時,斜刺里飛出一隻腳,毫不留情地踢開了坤哥的手。

江緲怔愣了一瞬,有些意外地看向那個突然挺身而出的人。

所有人都看了過去,只見陳桉正撓着頭髮,眼神睏倦,神情慵懶,一副剛睡醒模樣。他利落地收回腳,沉沉地說道,「誒,不要太過分了。吵死人了,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