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福晉一撒嬌,王爺就沒招
福晉一撒嬌,王爺就沒招 連載中

福晉一撒嬌,王爺就沒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落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凌綦 琦月

古靈精怪的蒙古格格vc清冷霸道的當朝王爺 初見時,他救她於狼口 再見時,他為她的夫君 落玉為引,兩起相思
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你幹什麼?」 「你說呢?」 ……展開

《福晉一撒嬌,王爺就沒招》章節試讀:

第7章 讓人猜不透的葉凌綦2


隨着話音落下,一道頎長帶有壓迫的身影站到了主僕二人面前。

兩人沒曾想葉凌綦會這麼早過來,都被唬得一愣。雲香先回過神來,「那奴婢先退下了」。說完,帶了門一溜煙跑了。

屋裡就剩下他們兩人。琦月的心開始有點慌了。她對着葉凌綦扯出了一絲比哭還難看的訕笑,試圖解釋:「王爺誤會了……我只是怕王爺見了我生氣,沒想逃,呵呵呵……」。

「是么。」

葉凌綦惜字如金,目光冷淡的看着她。看的琦月心裏直發毛。

估計再強行解釋他也不會信的,琦月乾脆不說話了,就這麼直勾勾看着他。

葉凌綦今天穿着明紅色婚服,不過胸口的位置好像被水打**一片,腰間系著的金線綉龍圖案腰帶更顯得他身材挺拔,發冠高束,烏黑如流水的髮絲貼順在後背,眼眸深邃,鼻子高挺,輕抿着淡粉嘴唇,儼然一副既強勢又妖孽的模樣。

「擦擦口水吧!」

隨着一道聲音的傳出,琦月只覺得有個東西蒙住了她的頭,上面還有淡淡的檀香味,用手扯了下來才發現是葉凌綦扔過來的婚服。

「你……要干……什麼。」琦月看着眼前的男人就穿着一件裡衣對着她,心裏一驚,臉開始發燙起來。

難不成現在他就想與她同房?不行絕對不行。

雖然草原女子素來開放,但是也得兩情相悅才能……,現在就……未免太快了些。

琦月心裏百轉千回,腦子裡不斷閃現着不同的畫面。想着想着,居然兀自臉紅了起來。

「唏」,額頭一陣吃痛。疼得琦月眼淚花差點灑出來。

葉凌綦收回手,冷着眼瞧了一眼又在發獃的女人:「替本王更衣」。

說完抬了抬下巴,指向琦月背後衣架上的常服。

原來他不是那個意思,琦月現在有點被自己剛才腦子裡閃過的想法噎到。幸好他沒看出來。

捂着被葉凌綦敲的生疼的額頭,琦月從衣架上拿了衣服給他穿在身上,然後仰着頭給他系扣子。

葉凌綦生的修長挺拔,礙於身高差,琦月只能踮起腳給他系領子上的盤扣。

可是領口處的扣子怎麼都系不進扣眼裡,琦月只覺得手心都開始冒汗了。

距離隔的這麼近,男人鼻間的氣息灑在她臉上,溫溫熱熱,還帶着他特有的檀香味。

琦月心裏越發緊張,兩手使勁拽着扣子往中間一扽,男人身體絲毫未動,她卻因為用力過猛,額頭瞌到了男人嘴上。

只聽男人輕唏一聲。

「對不起……我」。摸着被撞的生疼的額頭,琦月抬頭對上了葉凌綦微怒的目光。

男人的下唇瓣被自己的頭磕的略微冒出來一點血絲。琦月只覺得現在場面尷尬至極,要是眼前有個洞她能立馬能跳進去。

「蠢女人」

葉凌綦帶着怒氣低語了一句,自己動手系起了扣子。

低頭思索了半天的琦月從懷裡掏出了帕子顫顫巍巍遞了出去。

半天沒見動靜,只感覺有陣涼風從面上帶過,緊接着門吱呀一聲。琦月抬頭尋聲看去,卻只捕捉到了葉凌綦快閃而出的背影。

看着消失在面前的人影,琦月這才長吁一口氣。

守在門口的青衣看到王爺冷着一張臉從屋裡走出來,一臉不悅。而且,王爺的下嘴唇上還往外滲着血絲。

多麼讓人想入非非的位置,直覺告訴他剛才屋裡一定發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場景。

青衣繃著一張想發笑得臉,緊跟在葉凌綦身後。不過他可不敢上前瞎打聽,除非自己活膩味了。

「格格,王爺怎麼走了?」

雲香端着茶水進到屋裡掃視了一圈也不見王爺的身影滿臉疑惑。

半響才從趴在床上的人嘴裏聽到一句「嗯」字。

雲香無奈又心疼自家格格,忍不住小聲嘟噥:「今日可是格格與王爺新婚的日子,王爺這樣就走了,明日府里的下人……」。後面的話終究沒忍說出口。

不過琦月卻不以為意,葉凌綦走了剛好中了她的心思,還省的她絞盡腦汁想辦法躲他了。

「咕……咕咕……」。

昨夜說好的只喝一點馬奶酒,最後沒忍住硬生生幹了一壺直接斷片了。清醒過來就是剛才的樣子,幸好葉凌綦沒看見,不然下場應該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好險好險。

一天沒吃飯,怪不得站着腿肚子軟。「雲香,你快去廚房給我弄些吃的。」

「是」。雲香欠了欠身,轉身朝廚房走了去。

剛過了一會兒,就聽到有聲音抬腳進了屋。

「雲香,你怎麼這麼快就……。」

趴在床上的琦月側過身子用手托着腦袋,抬頭看了一眼門口,驚的直接彈跳了起來。

門口的人居然是葉凌綦。這使她慌了神色。剛換了常服走了,怎的現在又回來了?

「你怎麼……剛才不是……現在怎麼……」。每次看見他,琦月的伶牙俐齒好像就失靈了,說到最後自己都聽不見說的啥了。

「怎麼?不願意讓本王過來?!」葉凌綦看着眼前的女人一副生人勿近的表現,竟有幾分惱怒。生冷的話語又增加了幾分不悅。

「沒沒沒,怎麼會呢!」

琦月皮笑肉不笑的衝著葉凌綦說著昧心的話,自己都覺得尷尬。

況且剛才他還看到了自己有**份的體態,琦月真怕他再傳孫嬤嬤過來。

等了半天葉凌綦也沒傳喚任何人,卻自己躺在軟榻上捧着本書看了起來。琦月站的腿麻,便順着床沿坐了下來。

褪下喜服的葉凌綦一身墨黑色長衫加身,倒更符合他冷峻的氣質,嘴唇上的傷這會兒好像也凝固了,變成了一個暗紅色的印子。

月光從開了半扇的窗戶上打進來正好照在葉凌綦身上。一時間琦月竟有點恍惚,他怎麼有點像那日救她脫險的冰塊臉?

不不不,一定是自己想多了,那個時候葉凌綦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古葛。她晃了晃腦袋迫使自己回歸現實。

「格格,奴婢給您弄來了您心心念念的桂花糕」。雲香一臉高興的提着食盒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