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與君恰相逢
與君恰相逢 連載中

與君恰相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厚黑的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花芳飛 蕭炎

在大幽王朝,汪氏是比肩皇室的姓氏
汪氏的女兒,生來便是皇家的媳婦
日後的皇后
那是比公主還要尊貴的身份
汪氏女汪陽,一出生便受到萬眾矚目
只因她是汪氏嫡女,未來大幽王朝的皇后
頂着這樣的殊榮繼而也讓她有了危機
一次故意放手,使她跟她的命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轉變
十八年後,那個本該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大幽皇后淪為靠坑蒙拐騙生活的女騙子
而那個當年造成這場轉變的罪魁禍首成了萬人敬仰的大幽皇后
皇室紛爭,陰謀暗涌,她跟她的命運又該如何? 一朝設計,讓本該為大幽皇帝的他淪為他國質子受盡欺辱
後得叔父相救回歸故土卻要對自己的親弟弟俯首稱臣
母親被逼殉葬,皇位被奪
心愛之人嫁與他人為後
為了活着他要認自己的叔叔為父
十八年後,他成為大幽人人懼怕的人間閻王
斗惡毒太后,治姦邪大臣
奪皇位
看他如何玩轉前朝後宮
男女主前期甜蜜互毆,後期聯手帶飛,全文無虐只有甜
旁白:「愛上女騙子怎麼辦?」 男主:「沒招
只能寵!」 旁白:「撿了個腹黑美男子怎麼辦?」 女主:「沒辦法,只能收!」展開

《與君恰相逢》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不給你好看,我就不叫蕭炎


「大!大!大……」

聽着周圍賭徒叫喊,花芳飛用力搖響骰盅。看她自信的面容,可見這場賭局她早有必勝把握。

「小!小!小……」

對方賭徒不甘心叫喊,眼眸一刻不離骰盅。

眾人期待下,花芳飛停止搖盅眉毛一挑緩緩打開骰盅。只見三個六。

「大」

對方賭徒失望嘆氣。

「脫吧!」

花芳飛一臉嘚瑟看向對方賭徒,圍觀賭徒跟着起鬨「脫!脫!脫……」

氣氛一下子熱烈起來。站在樓梯上抽着水煙的賭坊老闆似笑非笑的看着花芳飛,看他的神色似乎早已看穿了什麼。

「脫!脫!脫……」

聽着起鬨聲,對方賭徒不情願的脫下外衣。花芳飛接着起鬨「脫褲子!脫褲子!」

周圍賭徒跟着叫喝「脫褲子!脫褲子……」

對方賭徒氣紅了臉看向花芳飛嚷道:「我說花芳飛!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居然大庭廣眾之下逼着一個血氣方剛年輕有為的大好青年當眾脫褲子!你還知不知道羞臊兩個字怎麼寫了?」

「年輕有為?大好青年?」花芳飛「噗嗤」一聲笑出聲來「我說你個燕小六。坑蒙拐騙偷,吃喝嫖賭抽。你是樣樣都占。就這還有為的大好青年?我看是當代的害群之馬!少啰嗦!願賭就得服輸!趕快脫!」

「脫!脫!脫……」

圍觀賭徒繼續起鬨。燕小六見說不過花芳飛,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解開腰帶。

「脫!脫!脫……」

聽着起鬨聲,燕小六不耐煩道:「吵什麼!吵什麼!不就是脫個褲子嘛!我脫就是了!」

花芳飛做出手勢示意周圍人住口。燕小六一扔解下腰帶,隨即展露出一副挑逗嘴臉看着花芳飛道:「你想看,我就脫給你看!」

就在燕小六即將脫下褲子的瞬間,站在樓梯上的賭坊老闆突然說話「等等。」

眾人視線轉向賭坊老闆。燕小六見有了救星趕緊抓緊褲腰巴結道:「興爺,您可得給小的做主。好好教訓教訓這臭丫頭。」

賭坊老闆抽着水煙走向花芳飛。圍觀賭徒識趣退讓兩邊讓出路來。

對視上賭坊老闆審視的目光,花芳飛心虛的縮了縮手。

「小飛兒。興爺說過了。在興爺的地盤不許耍老千。你怎麼就是不聽話呢?」

「耍老千!」燕小六蓋特到了重點提着褲子來到花芳飛面前「臭丫頭!我說怎麼你把把都能開大。原來不是你賭術好,而是你出老千!」

說到情緒激動處,口水情不自禁從燕小六嘴裏噴了出來。聞到那熟悉的下水道氣味,花芳飛一掩口鼻道:「你離我遠一點。有味兒。」

燕小六臊紅了臉,氣焰也小了許多。

「有味?真的有味嗎?」

燕小六說著沖身旁一賭徒哈氣。那賭徒立刻嘔了出來。

「至不至於這麼誇張!」

看到那賭徒的反應,燕小六嫌棄一瞥。

花芳飛趁機轉移話題「燕小六,我都跟你說過多少回了!口臭是病!得治!南街賽華佗醫館的賽大夫。人家那可是治療這方面疾病的專家!得空你趕緊去找他看看。提我!有折扣!」

花芳飛用肩膀輕輕撞了一下燕小六的肩膀,眉眼間流露出一抹挑逗的神色。

仔細打量花芳飛。雖穿的沒個女人樣,打扮的也稀里糊塗。但她那張白皙的小臉卻真是少見的標緻。尤其是她那雙勾人的眼睛,只需微微眨一眨就能撩撥的人春心蕩漾。還有她那**如桃花的嘴唇。淺淺一揚,惹得人直舔嘴唇。

這樣的花芳飛誰能抵抗,誰能拒絕。看着眼前這個故意挑逗他的美人,燕小六已經浮想聯翩。哪還記得他的本意。周圍的賭徒露出同燕小六一般的神色。放眼整個場子除了見慣花芳飛手段的賭坊老闆興爺外只剩下花芳飛自個頭腦最為清楚。

見自己的慣用招數起了作用,花芳飛腳下抹油轉身就跑。留下一臉懵的賭徒們突然回過味來。

「臭丫頭!敢跑!給我追!」

燕小六恢復一開始的怒氣提着褲子帶人追去。其他賭徒起鬨跟上。熱鬧的館子里突然只剩下興爺一個。他視線轉向那骰盅裏面骰子,用水煙壺重重一磕。骰子破碎兩半。再看裏面原來是灌了鉛。

逃命於街上的花芳飛遙遙領先,追隨她而來的賭徒累的氣喘吁吁。花芳飛似乎有意戲耍他們,時不時放慢腳步等等他們,時不時沖他們做做鬼臉。又時不時抓起街邊小販攤子上擺的物件丟丟他們。

就這樣花芳飛戲謔着他們來到一家客棧前。

「陸伯伯的客棧!」

看着牌匾上「有客來」三個字,花芳飛開心一笑接着道:「進去混點吃的也好。」

邁步走入客棧。夥計像看到了舊識打招呼道:「飛兒!」

花芳飛一拍夥計肩膀玩笑道:「幾日不見,小順子好像長高了不少。」

小順子害羞的撓了撓頭,坐着吃飯的食客們一個接着一個跟花芳飛打着招呼。

「飛兒!你可是幾日沒去我店裡消遣了。怎麼?忘了東伯了?」

飛兒走向說話老漢微笑「哪有?哪有?只是最近忙的很!明兒,明兒我准去!」

「那可一定要來啊!」

老漢言罷,又一女子向花芳飛道:「飛兒?瞧你這衣服都舊成什麼樣了。一會兒!一定要到嬸子那去。嬸子給你好好做幾件新衣衫。」

「謝謝桃花嬸,我一會兒就去。」

「飛兒,接着!」

一書生打扮的年輕公子突然向花芳飛丟來一個梨。花芳飛熟練接過,一口咬下。

「陸遊,陸伯伯呢?」

花芳飛嚼着嘴裏的梨問話。陸遊看了一眼樓上示意道:「上樓給客人送茶水去了。」

「客人?是熟客嗎?」花芳飛有了興趣,湊近陸遊問道。

陸遊看着賬本,撥弄着算盤珠子漫不經心回道:「不是熟客,是生客。聽口音像是從京城來的。」

「京城!好玩了。我去會會他們!」

陸遊一抬眸剛要出言制止,花芳飛一抬手用梨堵住陸遊的嘴。

「好好算你的賬!」

花芳飛快步上樓,陸遊無奈搖頭,拿出嘴裏梨接着吃絲毫沒有嫌棄。

來到二樓看到端着茶水往前走的客棧掌柜。花芳飛放輕腳步快步來到掌柜身後,一拍掌柜肩膀。

「陸伯伯!」

前一刻還被嚇得差點打翻茶水的客棧掌柜,下一刻看到花芳飛的笑臉。立刻展露笑容。

「你這瘋丫頭,差點嚇走了老夫半條命。」

花芳飛接過掌柜手中托盤賠笑道:「陸伯伯長命百歲,才不會這麼容易嚇沒了命。只不過飛兒確實不該故意嚇陸伯伯。為了賠罪。這壺茶就讓飛兒代為送去給房裡的客人吧!」

「誒……」

掌柜剛要出言阻止,花芳飛已經端着托盤向前走去。

「天字二號房!別送錯了!」

為了不打擾在二樓歇息的客人又為了準確告知花芳飛送茶的房間。掌柜只能壓低聲音提醒。

一心想着送茶趁機看看陌生人的花芳飛,並未將掌柜的話全部聽在耳朵里。來到天字一號房門前,花芳飛遲疑道:「剛剛陸伯伯說的是一號房還是二號房來着?」

猶豫片刻,花芳飛自言自語道:「管他呢?送錯了大不了便宜了房裡的人白得一壺茶。總不見得他白得了茶還罵我吧!」

想到這,花芳飛推開房門。

寂靜的房間里安靜的就像沒人一樣。花芳飛大膽向裏面走去。一股花香從屏風裡飄了出來。徐徐熱氣上升,透過屏風向裏面看,隱隱約約看到一個人正在洗澡。

烏黑順滑的長髮垂在桶外,花芳飛以為洗澡的人是位姑娘。大膽向裏面走去,長發微甩,那人露出小麥色的背。細看那背,強壯而結實,還有那背上的疤。

那麼密,那麼深。看起來是那麼的可怕。

「誰?」

屏風內傳出一男子問話聲。再看搭在屏風上的衣衫。正是男人的衣衫。

「男人?」

花芳飛驚呼一聲,慌了神。透過屏風看浴桶裏面的男人,只見他從浴桶中站起摸向屏風上衣服。

發覺男子要穿衣服,花芳飛一丟手中托盤先一刻搶過屏風上衣服直接跳窗逃跑。浴桶中的男人顯然沒有想到花芳飛會有此舉動。一時間愣在那裡。

抱着男子衣服跳到街上的花芳飛得意道:「沒衣衫穿,看你怎麼抓我!」說著花芳飛摸了摸手中衣服,隨即擺出一副可憐相「真是對不住了。我也不想偷走你。只是我一個如花似玉還未出閣的大姑娘。若是讓人知道偷看男人洗澡,我的名聲不就毀了嘛!所以只能帶走你。這樣一來你的主人沒有衣服可穿,沒法子出來追我。也就不知道是誰偷看他洗澡了。」

就在花芳飛得意之際,突聽有人喊話「大膽小偷!還我衣服!」

順着那聲音,花芳飛抬頭看去。只見一個**着上半身,用棉被裹着下半身的男人扶着窗子看向花芳飛。

一縷陽光好巧不巧照在那男人精緻的面龐上。一瞬間花芳飛心中有了未來夫君的模樣。

「太英俊了!公子只應見畫,此中我獨知津。寫到水窮天杪,定非塵土間人」

花芳飛陶醉於男子驚世容顏中,一時無法自拔。樓上的男子看着花芳飛一臉痴迷的面容,煩躁道:「喂!我跟你說話呢!快把衣服還給我!」

「衣服?」花芳飛回過神兒,趕忙將自己拿着衣服的手背到身後,突如其來的心虛感使她轉身就跑。

「臭丫頭!休想逃!」

男子一推窗子從樓上跳下,一抓花芳飛肩膀反手將花芳飛擒拿。花芳飛被男子壓跪在地。掙扎道:「放開我!」

周圍百姓見有熱鬧看,紛紛圍了過來。那男子一把奪過花芳飛手裡衣服訓斥「你這女子好不知羞恥。不僅闖入我房裡偷看我洗澡,還偷我衣服!」

「飛兒?這不是飛兒嗎?」

人群中一人認出花芳飛。花芳飛趕忙擺手賠笑「我不是飛兒,你們認錯人了。認錯人了?」

「行啊!花芳飛你不僅出老千還偷看男人洗澡!」

站在人群中的燕小六趁機嘲諷。花芳飛氣的火冒三丈。

「我沒有!我才沒有偷看男人洗澡。」

花芳飛越說越沒底氣,聲音漸漸變小。

「我只是不小心,剛好,順便,看了一眼。真的只是一眼。」

聽着花芳飛的解釋,周圍人笑出聲來,男子目光掃向圍觀人群突覺羞臊。

「走!跟我去見官!」

聽到見官兩個字,花芳飛慌了神。

「不行啊!我答應過縣老爺這個月不再犯事。若是你拉我去見他,他定是要打我板子的。我不能跟你去見官。我不能去!」

見花芳飛有了怕意,男子得意的嘴角一揚。

「你不去?不去也得去!」

男子拉起花芳飛要走,說時遲那時快,花芳飛一把扯下遮擋男子下半身的棉被。

春光乍現,男子下意識護住身體重要部位。花芳飛趁機逃走。

圍觀人群指着男子嘲笑。男子一時慌了神。

「公子!公子!」

一侍衛打扮的年輕男子從客棧裏面跑了出來。男子聞聲看去。侍衛推開人群護於男子身前。

「不準參觀我們家公子的身體!」

圍觀人群聞言嫌棄一「切」隨即散開。侍衛打扮的男子趕忙撿起地上男子衣服幫忙穿衣。

「臭丫頭!你竟敢害我當眾出醜!不給你好看,我就不叫蕭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