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農家極品:我把丈夫養成首輔
穿成農家極品:我把丈夫養成首輔 連載中

穿成農家極品:我把丈夫養成首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貝貝不是南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秋 陳文彬

外科「一把刀」蘇秋,失足穿越成個整日吃酒賭錢、懶惰成性的敗家娘們… 面對妹妹的陷害、刁鑽的妯娌,小姑的刻薄,她智斗極品永不言敗;面對可愛的雙胞胎兒女,帥出天際的孩他爹,她「洗心革面」勤勞養家,結果,兒子成了神醫傳人,女兒成了大富婆,孩他爹更是成了權傾朝野的大人物…展開

《穿成農家極品:我把丈夫養成首輔》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賣親生兒女的娘


初夏的天說變就變,剛還晴空萬里,一轉眼陰雲密布。

陳家婆婆老宋氏黑着臉,舉着掃帚,劈頭蓋臉地朝外轟着自家小兒媳婦蘇氏。

「…你好吃懶做,賭錢騙人也就罷了!竟然還要賣親閨女!你這還是人么?舉頭三尺有神明!小心你死了下十八層地獄!」

蘇氏口中罵罵咧咧,雙手胡亂抵擋着,結果不想腳一滑,整個人朝後重重摔去,正好磕着後腦勺。

「轟隆」空中陡然閃過一道驚雷,一滴滴豆大的雨珠砸了下來。

「嘶…」蘇秋只覺得後腦勺一陣悶疼,疼得都要背過去了!

她怎麼這麼倒霉啊,好不容易升上了主任醫師,都沒來得及慶賀,就因為連做三台手術太累,下樓梯時眼前一花,一腳踩空摔着了腦袋。

「別給老娘玩裝死!」老宋氏實在氣不過,作勢就要踢她。

剛放了書假回來的陳文彬,推開門正好見着,沉聲喝道:「娘?這又是怎麼了?」

這一聲呵斥,明明聲不大卻震得蘇秋腦子轟隆一跳,擠進來許多陌生的記憶。

「疼……」腦袋針扎一般的刺痛,蘇秋痛苦地蜷縮起身子**着。

那頭見着小兒子回來的老宋氏,立時上前將蘇氏這兩天做的「好事」,竹筒倒豆子般一通訴苦。

越聽陳文彬那張清俊的臉龐越發黑沉,清亮的黑眸帶着絲厭惡與漠然掃過地上的婦人。

旋即無視她痛苦的模樣,抬腳直接從她身上跨過,末了還扔下句,「娘,下雨了,快些進屋吧。」

「哎?那她…」老宋氏話沒說完就被陳文彬打斷,「您別管了,讓她好好在這兒反省下。」

「盡說傻話,回頭凍出個好歹來,不還是得掏錢給她瞧病……」老宋氏抱怨的話還沒說完呢,陳文彬便進屋不見了身影。

見狀,老宋氏不耐地沖地上的蘇氏啐了口,卻還是轉身準備找蓑衣給她先遮一遮。

噼里啪啦的雨點砸在蘇秋身上還有點疼,她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這些話,可腦袋一陣陣抽疼,告訴她不是做夢。

所以這就穿越了?!小說、電視里的事就讓她碰上了?

她也真是夠出息,直接把自己給摔over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穿的這個人,蘇秋就非常想再摔一跤穿回去。

好吃懶做也就算了,還坑摸拐騙好賭錢…

說起來,原主出身還挺不錯的,親爹熬了半輩子,四十多歲終於撿了個縣令當上。

下面的人少不得要來巴結,親爹趁機從中挑了門好親事。

哪知原主吃醉酒大鬧酒樓,硬是把一門好親事給鬧黃了,轉頭人家就退了親,另娶了她的妹妹,而原主的「美名」也傳遍了十里八鄉,沒人敢提親。

沒法子,親爹只能貼了嫁妝將人塞給沒幾個錢的陳家,只因為陳家老爺子當初受過他的恩。

剛嫁了人的原主也曾消停過一陣,可等嫁妝用完,就又舊態復萌。

最後破罐子破摔,一路黑到底了。

簡單來說,原主成親就是挾恩圖報,難怪原主相公對她那副冷淡的態度,換她被人逼着成親也挺不樂意的。

正想着,一個細瘦的小丫頭跌跌撞撞冒着雨從屋裡跑出來,邊跑還邊哭着道:「…我要娘…娘不會賣我的…」

哦,對了…原主之前還因為沒賭資了,到處騙人錢不說,還叫了人牙子要把親閨女蘇雲蘿給賣了。

蘇秋頭疼無比的嘆口氣,這都是什麼人哦!

「娘,娘…你真的不要我了么?我聽話,我…我天天給娘幹活……娘別不要我……」

娘?單身狗一隻的蘇秋對這稱呼還挺不習慣的,但想想既然已經穿過來了,就接受現實吧…

她艱難的睜開眼睛,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張黑瘦的小臉蛋,眼淚混着雨水吧嗒吧嗒地落着,哭得就跟小花貓似的,十分惹人疼惜。

小丫頭似乎在害怕什麼,不敢離蘇秋太近,一隻手膽怯的勾住她的手指,話語里滿是濃濃的襦慕之情。

小手溫溫的,這股暖意順着蘇秋因為淋雨而發涼的手指流到了心底,燙得她一陣心疼。

多好的孩子啊!怎麼就捨得賣呢?!

想到小丫頭說的那些話,就是沒當過媽的蘇秋都一陣揪心,奮力抬起手,想要給她擦擦眼淚。

哪知,這手剛伸一半,小丫頭就被不知打哪兒衝出來的男孩拽到身後,手中的油傘將小丫頭遮得嚴嚴實實,而那張相似的臉蛋上更是布滿憤怒,黑溜溜的眼珠子直瞪着蘇秋道:「不許再打我妹妹!」

蘇秋一楞,看着面前兩個相貌相似的孩子,這就是原主的一對龍鳳胎吧?

這真的有六七歲?!怎麼瞧上去跟三四歲的小朋友差不多?!

原主到底是怎麼帶孩子的?!蘇秋好奇的隨意看了下記憶,便氣得又是心酸又是憤怒。

這還是親娘?!簡直就是虐待!半晌她才吐出口濁氣,強撐起身子從地上坐起。

拿好蓑衣回來的老宋氏皺眉往前走了兩步,生怕蘇氏又出什麼幺蛾子,但見她只是坐起,便先沒了動作,想看看她到底要做什麼。

「娘……」陳青蘿怯怯從哥哥陳雲盛背後露出小半張臉來,眼圈紅紅的,淚水不要錢的直往下掉,蘇秋的心都要酥了。

「別叫她娘!她都要賣你,你還叫什麼娘啊!能不能有點出息!」陳雲盛怒氣沖沖地瞪着蘇秋。

蘇秋尷尬一笑,努力放柔表情,看着陳青蘿輕聲細語道:「那個是誤會,娘就是叫人來…吃酒的……」

雲盛翻了個白眼,哼了聲,明顯是不屑。

蘇秋訕笑,話鋒一轉,「娘真沒想要賣青兒…」

這話蘇秋自己說的都沒底氣,忽而福靈心至,她眼珠子一轉胡編道:「娘剛才暈過去那會,看到個神仙,他說了好些道理,娘決定從今以後改正錯誤,端正態度好好做人,這樣才不會下十八層地獄…」

「哎喲!你遇上的怕是咱這兒的山神大人吧!」兩個小的聽得一臉懵呢,老宋氏一拍大腿激動的嚷嚷起來,兩眼都放光了。